首页 减肥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飞天鱼商路

减肥 2021-09-27 06:46:01 1.96 W 商路

茶

万古神帝商路

万古神帝商路

说明:下文小说3633字,阅读约1201秒。

宇宙浩阔,无边无际。

黄泉星河承载了地狱十大族,与无数小族,有上千亿颗恒星发光发热,若不走空间虫洞、空间传送阵、古神路,只靠飞行,就算是封王称尊者也难以横渡。

任何修士置身其中,都会生出“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之感。

身在山中,不知山。

但,就是这么宏大浩渺的一片宇宙,此刻张若尘等人却能看清它的全部轮廓。如一条黄色的河,又如视野尽头的一条黄色的龙。

这得多么遥远啊?

渔谣叹道:“天地广阔,古今悠长。大神也只是浩瀚星空下的一粟,万古长河中的滴水。”

“夏蝉不知冬雪!十个元会后,谁还记得我们?除非成为天尊,成为始祖,在世间留下永恒的印记。”千骨女帝道。

蚩刑天道:“我们还回得去吗?若只靠飞行,只靠神灵步,十万年回得去吗?”

“你到寿元枯竭的那一天,也飞不回去。不过,我知道几处空间虫洞,可以跨越几段星空,可以缩短回去的时间。”

千骨女帝告诉众人,她曾来幻灭星海游历过。

因为,十万年前那一战,昆仑界诸天陨落,十劫问天君血染星空。但后来,神妭公主声称,自己在极南的宇宙天外,通过血脉联系,感应到了问天君的气息。

极南的宇宙天外,自然不可能是妖神界主宰的南方宇宙。

应该是比南方宇宙更南的边荒宇宙,这个方位,只能是幻灭星海。

除了神妭公主,没有别的任何修士,感应到问天君的气息,包括天庭的天圆无缺者。正是如此,大家都认为,她是无法接受惨痛事实,产生了幻觉。

十万年来,千骨女帝建立无间阁,独自一人应对各种危险,自然在某些时刻,心中抱有幻想。

若问天君真还活着,将他寻回,要营救爷爷,必然轻松一些。

这便是她来幻灭星海游历的原因!

可惜,一无所获。

蚩刑天道:“白尊、九螭神王他们肯定不知道外面是幻灭星海,短时间内,应该不敢走出虚无世界。”

“不要小觑这些封王称尊的人物,他们修行了多少年,能有现在的造诣,能活到现在,胆量、魄力、智慧都不缺。只要长时间感应不到七丧之气和你的神魂波动,一定会尝试进入真实世界。”渔谣道。

无论怎么说,暂时他们是安全的。

只要撑过了这几天,等蚩刑天炼化了七丧之气,女帝恢复伤势,张若尘凝聚出四象,到时候,就不用惧九螭神王了!

在千骨女帝的时间神阵中,蚩刑天没花多长时间,就将体内的七丧之气尽数炼化,伤势稳步恢复中。

他看向张若尘。

只见,太阴“玉树墨月”,少阳“神山”,少阴“神海”,越发的神秘莫测。任何一象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堪比乾坤无量初期的神王、神尊。…

他身体盘坐之地金光万丈,很像一轮神阳。

太阳在不断凝聚。

蚩刑天咽下一口唾沫,道:“他这也太强了吧!真要四象圆满,我看,能与全盛时期的白尊一较高下。一破境,就抵别人在无量境二十八万年修行?”

渔谣和千骨女帝都在疗伤,没有人理会他。

“呼!”

就在这时,整片星域中,出现猛烈的能量潮汐。宇宙罡风从某一方位掀起,天地规则被吹动,变得狂暴。

宇宙罡风所过之处,星空中,恒星一颗颗熄灭。

本是繁耀明亮的星空,恒星密集,突然一下全部消失。

并非真正的消失,而是失去了光芒,归于黑暗。

蚩刑天知晓幻灭星海的一些传说,但真正出现在这片星域,经历了传说,心中依旧震撼。

无数恒星,远的相距数千万亿里,数万万亿里,近的数亿里,数之不尽。但却一一熄灭,如此手段,诸天都做不到。

千骨女帝睁开双目道:“幻灭星海,一年熄灭,一年明亮。如某只星域般大小的生灵在呼吸,一呼一吸之间,就是两年。”

“黑暗年来了!”

蚩刑天道:“我听说,幻灭星海极其危险,特别是黑暗年期间。”

“对别的修士来说危险,对神尊而言,还好!”千骨女帝闭上双目,继续疗伤。

蚩刑天咧了咧嘴,神尊了不起吗?

“我的意思是,张若尘冲破无量,动静绝对很大。万一将幻灭星海中的凶险引了过来,该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该提前布置一下?”他道。

千骨女帝道:“张若尘走的是另一条路,修的是自身,自身就是一座天地。这与别的无量不一样,自己可以控制许多东西,未必会在天地间出现惊人显照。”

“况且,就算真的波动很大,不还有我在?”

千骨女帝早就以神念,与张若尘沟通过。

现在,不是在离恨天和虚无世界,她的三成时间奥义不再受任何制约,

这里又不是天庭宇宙和黄泉星河那样诸天并立。

在边荒宇宙,千骨女帝底气很足,无形中散发出的神尊风采很有压迫力。

蚩刑天很难受,想当初他是太虚大神,花影轻蝉才是一个小女娃,路都走不稳,摇摇拽拽。

十万年过去,沧海桑田,被彻底超越了!

他在无量之下看似已经难遇敌手,与无量境也只差一步而已。但,就是这一步,却有天上地下的差距。

时间流逝,张若尘身上爆发出来的光华越来越强。

太极阴阳图笼罩的范围,不断扩大,直径达到百万里,宛若一颗耀目的恒星诞生,在黑暗中,显得极为醒目。

千骨女帝早已将无间神剑释放出去,悬浮宇空之上。

无间神剑散发出来的空间力量,笼罩数亿里虚空。正是因为,有千骨女帝这位神尊对空间的绝对掌控,外界根本看不见张若尘身上的光华。…

数亿里外,就算有生灵,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感受不到张若尘身上强劲的神力波动。

渐渐的,四象初具规模,运转了起来。

千骨女帝不再疗伤,开始警惕四方。

张若尘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她已经无法完全掩盖。

这么强的波动,必会惊动幻灭星海中的一些厉害生灵。

白尊和九螭神王亦是巨大变数。

“张若尘积累深厚,未凝聚四象时,肉身、神魂已经强过不少乾坤无量初期的存在。凝聚四象如此顺利,算得上厚积薄发,水到渠成。”渔谣道。

千骨女帝道:“没那么简单!如今,他的四象只是初具形态。其余三象,都以神山、神海、玉树墨月的形态,具象显化出来,太阳却还是一片混沌。”

“这后的阶段,必然伴随危险和艰难。”

张若尘精神完全集中,物我两忘。

天地间的各种阳属性规则,皆被太极阴阳图席卷过来,特别是空间规则和光明规则。

动静太大,波及整个幻灭星海所在的星域,本是熄灭了的一颗颗恒星,又蒙上一层暗红色光影,像是要被重新点亮。

蚩刑天道:“这就是你说的动静小?我怀疑,我格局小了,他一旦突破,说不定比白尊都更强。太变态了!”

“神尊破境,本就是宇宙中的大事,避免不了对周围星域中的天地之气和天地规则造成影响。”

千骨女帝将太劫神雷已经炼化大半,因此,显得很淡定,神念始终外放,笼罩亿万里广阔的星域。

星域中所有生灵的动向,皆瞒不过她的感知。

东方深空。

一颗直径三百万里的恒星内部,爬出一只蜘蛛。

蜘蛛浑身燃烧紫色神焰,头颅足有山岳大小,散发出来的气息极其强横,妖气笼罩整个恒星。

“哼!”

千骨女帝沉哼一声。

神音跨越无尽遥远的星域,在蜘蛛脑海中炸响。

本是打算赶去查探的蜘蛛,立即变化成人形,化为一个妖艳的紫衣女子,脸色很苍白,向天外行礼,道:“小神拜见神尊!”

紫衣女子连传讯给幻灭星海别的强者的念头都不敢有,立即返回恒星内部。

天地规则的异常波动,惊动了星域中许多强大生灵,但都被千骨女帝爆发出来的神尊威势震慑,纷纷蛰伏。

“到底是哪一方的巨头,居然来了边荒宇宙?”

“空间规则和光明规则为活跃,多半是天庭宇宙的某位神尊,很可能是天庭的西方宇宙,天堂界那个派系!”

“好不要是乱古魔神……以防万一,要不现在就去禀告老祖?”

“不要乱了阵脚,如果是乱古魔神肯定已经大开杀戒,对方目前待在原地未动,仅仅只是开口震慑欲要靠近者,或许没有敌意。但,还是必须传讯出去,将此事告知各族的老祖。”…

幻灭星海靠近张若尘破境之地的星域,彻底沸腾了,许多厉害的生灵都在传讯交流,十分惶恐。

渔谣和蚩刑天捕捉到了部分神念,发现他们虽然远在边荒,但,对天庭宇宙和地狱界还是有一定了解。

甚至知晓乱古魔神出世!

……

幻灭星海有一颗名叫“幽星”的行星,位置偏僻,哪怕是在边荒宇宙也显得极为普通,仅有数亿人类生存在星球上。

幽星上,有一片白色的海。

哪怕进入黑暗年,海水依旧散发淡淡白光,为海边陆地上的植物提供光照。

这数亿人类,都生活在沿海五百里的生命带上。

“多谢商神医,若不是有你救治,我家老头子肯定熬不过这个月。”一位身穿蓝色布袄的妇人,连连道谢,向地上跪去。

商神医,名叫商路,是一味中药的名字。

她穿着朴素,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连忙将妇人搀扶起来,道:“莫要行此大礼,我只是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妇人

感激涕零,立即进屋取出一个包裹,里面装满了钱粮,欲要答谢商神医。

但,房间中,已经空无一人。

“商神医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啊!”

妇人跪在门口,三叩九拜,久久没有起身。

商神医走出妇人家中,便感知到天地规则的异常波动,特别是光明规则,波动强烈。

她的心,不禁一紧,立即向家中赶去。

她家住在海边,用木头搭建而成。

屋外,一根根篱笆上缠着青藤,吊满了瓜果。

木屋安静异常,就连海浪的声音都比平时小得多。

商神医小心谨慎,唤道:“云青,云青,娘亲回来了,你在家吗?”

没有回应。

商神医停下脚步,背在身后的那只手的掌心,浮现出一团金色光华。光华中心,包裹有一根针。

“吱呀!”

木屋的门,自动打开。

里面响起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很苍老,带有笑意:“既然回来了,就进来吧!”

木屋中,一盏油灯点亮。

商神医步入院中,借着灯光,看见木屋中的老者,眼中一道寒光浮现,道:“师叔,我们都归隐边荒,何必还要赶尽杀绝?”

老者披着一件麻布长衫,眉心有一颗红痣,将一个八、九岁的小孩抱在怀中逗玩。

他笑道:“桃花冷艳杀人,商路朴实救众生。可惜啊,可惜,一日是天杀的杀手,便终生都是!改个名字,换个样貌,悬壶济世,就能洗清曾经的一切?你怎么这么天真啊!”

商神医,正是与阿乐一起隐世而去的杀手,桃花。

桃花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藏不住,对方跨越无尽星域找来这里,也绝对不可能放过她。

她释放神威,金针从掌心飞出。

但,金针还没有飞进木屋,就立即停下。…

因为老者的手指,宛若铁钳,死死掐住怀中小男孩的脖子。刚才还在嬉笑的小男孩,一下子就窒息,双腿乱瞪,颈骨发出“咔咔”的声音。

“放开青儿!你到底想怎样?”

桃花紧咬唇齿,眼中既有无穷杀意,又有弱点被人拿捏的痛苦和软弱。

她早已不是杀手,心也不再冷。

她有了爱她的夫君,也有了自己溺爱的孩子,这些东西比她自己的生命都更珍贵十倍,百倍!

殷元辰无声无息,出现在院子外面,站在桃花身后的十丈之外,道:“我们的目标不是你,你也没有资格,让我们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找来边荒宇宙。说吧,你的夫君在哪里?说出来,青儿就不用死,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一些的死法!”

“你应该很明白,天杀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没办法,叛徒必须死。我能承诺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殷元辰从篱笆上摘下一颗青瓜,拿起一把小剑,削起皮来。

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他并不着急。

因为他知道,这个选择,对桃花来说很艰难,需要时间考虑。

做人嘛,总要多理解对方。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