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条件

手机 2022-04-28 21:02:08 1.55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条件

玄武真祖不知是多少个元会之前的存在,神源内的半祖神气流失了九成九,但,散发出来的气息,依旧浓厚,蕴藏有恐怖的能量。

龙主缓缓靠近,神源散发出来的寒气,令他头发上结出寒霜。

他看出张若尘的状态很不对劲,安慰道:“若尘,人生就是一场必散的席,哪有什么十全十美,往后你需要经历的只会更多。我也曾年轻过,春风得意马蹄疾,不信人间有别离。但,别离是修行必须要经历的,每一次分开,可能都是永辞。想要见最后一面,都是痴心妄想。”

张若尘抬头,看向龙主,眼神中的戾气逐渐收敛,苦笑:“龙叔,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我就难以接受,自己所在乎的人,死在眼前,却没有能力改变。”

“那种好像被命运锁住的感觉,太窒息,太痛苦,我欲挣开枷锁,但总有这样那样的人冒出来,将一重重枷锁又戴到你身上,让你只能接受安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你眼前。”

龙主道:“便是天尊身上,何尝没有一重重枷锁?你若真想挣脱,自己执掌命运,唯有努力变强,去证始祖道。”

张若尘轻轻点头,心中虽未释然,却也好受了一些,道:“我刚才搜了玄武真祖的部分神魂,在它记忆中,发现了一些东西。它能降临真实世界,是得了重明老祖的帮助。”

龙主显然是早有预料,并未太过惊讶,但眉宇间凝重之态散不开,道:“重明老祖乃南方宇宙第一强者,统领万族妖众。南方宇宙的十族十妖界,看似能够掣肘于它,实际上,连一个能够与它过招的都没有。”

“三十万年前,诸天征战,南方宇宙最强大的几位妖皇皆陨落。”

“十万年前与地狱界的神战,又有几位老辈妖皇惨死。”

“如今,连一个不灭无量都找不出来了!唯有五哥,距离不灭无量最近。但就算五哥踏入不灭无量,也还远远达不到,与他抗衡的地步。”

张若尘听出弦外之音,看清了重明老祖在南方宇宙的主宰地位。

这种人物,不是他张若尘动得了!

甚至,昊天也不能动。

至少在五龙神皇能够支撑起南方宇宙之前,绝对动不得重明老祖。

龙主道:“重明老祖或许有私心,但,最多只是和天尊理念不合,绝非大奸大恶之辈。若我所料不差,他只是想要将妖祖的残魂迎接回来,以壮大妖神界,改变南方宇宙和妖族衰弱的格局。”

张若尘并不完全赞同龙主的观点,道:“那颜无缺的事呢?他会不知情?”

龙主道:“若尘,修为达到我们这個地步,每个人都有一身罪孽。远的不说,就魂界这一战,多少修士在我们的神战中灰飞烟灭?”

“有时候,没办法去追究绝对的对错,唯有坚守本心,看向最大最远的那个目标。”

“在我们看来,颜无缺该死。但,在重明老祖看来,颜无缺身上的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张若尘叹道:“我对古之强者,并非完全怀有敌意,也相信龙叔对重明老祖的评价。但,我认为,重明老祖最大的问题,还是他自身的格局太小了!若只在乎妖神界和他自己的得失,就与天尊对抗,必会因此做出许多错事。”

“阿芙雅告诉我,她最大的担忧乃是,天地规则开始修正,天地法则不允许她存在,无论她修为多强,都将灰飞烟灭。到时候,她只能选择,臣服于执掌天地法则的那位。”

“魂母的出现,代表冥祖很可能还活着。若冥祖就是那位偷天窃道之人,是开启量劫灭世的黑手,到时候,降临的古之强者越多,我们的敌人就越多。”

“重明老祖会连这一点都想不到?但他还是一意孤行,这难道不是最大的错?”

张若尘从虚无世界,看向真实世界,天地一片残破,道:“按理说,魂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重明老祖和五龙神皇应该早就赶到的。”

龙主长长一叹,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此事我们插手不了,只能交给天尊。”

“哧哧!”

无数藤蔓,在龟背上疯狂生长。

五颜六色的异花,开满虚无世界。

龙主看向张若尘手中的那枚半祖神源,露出异色,道:“玄武真祖都死了那么多年,神源竟还蕴含这么强的生命之气?不,不对,不是生命之气,是木属性的气息。”

张若尘道:“玄武真祖在水道上的造诣,古往今来少有人能及。五行,水生木。有这么强的木属性气息,我在预料之中。有了这枚神源,我的修为境界,在短时间内,必定可以突飞猛进。万年内,我要和当世诸天平起平坐!”

“走,先去镇杀血符邪皇!今天一个也休想逃走。”

张若尘和龙主赶到之时,血符邪皇并未逃远。

虚空中,上亿里都是血红色,数不清的古老符纹,像满天星辰一般悬浮和运转。

每一道符纹,都蕴含高深的道则。

阿芙雅的手段更加非凡,以某种血液,构建出一条星空血河,将所有符纹全部笼罩其中,使得血符邪皇根本无法脱身。

张若尘和龙主停在了星空血河的外围,并未立即进入战场。

龙主盯着那条星空血河,道:“是始祖血液!如此大量的始祖血液,想来阿芙雅的始祖肉身尚存,而且,就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在阿芙雅使用始祖血液,封印永恒之枪的时候,张若尘就有此猜测。

龙主道:“她若夺舍自己的始祖肉身,风险会低得多,而且,很快就能拥有不灭无量层次的战力。但她却没有这么做!”

张若尘分析道:“她应该是不想走尸族的修行路!毕竟,她始祖肉身主修的有生命之道和光明之道,都与尸族的修行路冲突,会极大的影响她未来的成就。她本身就极为孤高,有大野心,不会甘心臣服于任何人。”

万古神帝条件(图片1)

“这才是始祖该有的精神!总之,你得多提防她,她隐藏的后手,必然不少。”龙主道。

张若尘叹息,道:“像阿芙雅和石叽娘娘这样的人物,心计太深,只有凭实力,才压得住她们。真要和她们比算计,必会吃大亏。”

阿芙雅的声音,传入张若尘耳中,道:“一起出手,镇压血符邪皇。不能再等下去,否则,恐生变故。”

张若尘没有急着动手,道:“我可助女王镇压血符邪皇,但我得先知道,我能得到什么。”

阿芙雅久久没有回应,显然没有想到,张若尘会与她谈条件。

不过,她很快也就释然。

说到底,她和张若尘的关系,远不如张若尘和龙主、真理殿主那种同生共死的关系亲密,大家只是利益上的结合。

那么谈的也只能是利益!

“你想分一杯羹?血符邪皇身上,除了那颗神心,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阿芙雅道。

张若尘道:“我不要他的神心,我要永恒之枪。”

“不可能!他神心的价值,也不如永恒之枪。大长老若是不愿出手,我只能在他自爆神心之前,放他离开了!”阿芙雅道。

张若尘道:“不急,女王可以再考虑考虑。没必要因为一杆枪,让我们闹出这么大的嫌隙。”

张若尘相信,阿芙雅一定会妥协。

像她这么小心谨慎的人,若不是血符邪皇身上有大利可图,怎么可能暴露始祖血液?

血符邪皇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张若尘也很好奇。

毕竟,这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主修精神力的古之强者。

不多时,阿芙雅的声音传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长老既然吃定了我,我又怎么可能留得住永恒之枪?但,血符邪皇身上的所有宝物,全部归我。”

“一言为定。”

张若尘唤出逆神碑,手臂一挥。

逆神碑崩裂而开,化为一块块碎石,飞入前方浓厚的血雾中。

血雾中的符纹,被碎石撞击,立即消散。

张若尘跨过血河,跟在这些碎石的后方,急速向血符邪皇飞去。

龙主并未动手,而是守在外面,提防血符邪皇以禁法逃走,可以第一时间拦截。

血符邪皇察觉到闯入进来的张若尘后,眼神凛然,继而身体化为一个血红色的火球,向远处遁逃。

对上一个阿芙雅,他就已经很吃力。

再加一个张若尘,将必败无疑。

张若尘的身体在空间中跳跃,追上血符邪皇,手掌探向虚空,顿时,化为碎片的逆神碑重新凝聚。

“轰!”

石碑重重砸落下去。

血符邪皇身上的护体符纹,被磨灭无数。

“嘭嘭!”

张若尘五指捏拳,一拳又一拳打出,将血符邪皇的身体打得不断下坠,护身符纹变得更加暗淡。

以张若尘的实力,单凭肉身力量,就能与赵公明那种层次的人物一较高下,再加上不动明王拳和麒麟拳套的霸道,近身状态下,血符邪皇哪有还手之力?

“女王,你的空间锁印秘术,应该能阻止他自爆神心吧?”张若尘道。

阿芙雅婉约高挑的身形,从血雾中显现出来,不断拉近与张若尘、血符邪皇的距离,道:“还得借空间奥义才行。”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