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舍利轮回金身咒万古神帝3651章

手机 2022-04-24 09:02:55 2.03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张若尘以八卦罗盘护体,退至残破魂界的边缘地带,与玄鼎相距十数亿里,目光凝望远方,内心的震动难以平复。

魂母何等之强大,能操控秩序的力量,以真理殿主的修为也只能以死相拼。

但,对上石叽娘娘,她居然毫无还手之力,肉身顷刻间碎灭,就连大世界身躯也裂成碎片。

魂母的神魂,融入进了血海之水。

但,一层层万里高的血海,却被玄鼎牵引。

血水一缕缕被拉扯进鼎中。

玄鼎释放出来的黑暗力量,化为黑色涟漪,在不断磨灭血海中魂母的神魂和精神意志。像是有成千上万个嘶吼、惨呼、怒斥的声音,从血海中释放出来,蔓延进星空。

如万魂哭泣,天地悲啼。

真理殿主手托驭魂鬼玺,于星空中,映照出一个个文字,以定住欲要逃走的魂雾,务必将魂母彻底镇杀在此。

龙主定住身形,守在另一方位。

无论石叽娘娘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是什么样的立场,目前他们都只能选择,助她一起,先磨灭魂母,消除隐患。这背后,存在惊天大风险。

涉及他们的生死,也涉及许多人的生死。

张若尘向真理殿主和龙主传音,道:“可收取和镇压魂界破碎后的那些世界碎片!”

魂界的世界碎片,就是半祖的身躯碎片,有很深的研究价值。

离地心内核越近的世界碎片,价值越高。

其中一些世界碎片,像是拥有独立智慧一般,正在向星空深处逃逸。

万古神帝舍利轮回金身咒

龙主打出神龙日月混沌塔,真理神主释放一道道真理神光,牵引和收取世界碎片。在此之前,外围的刀尊和阿芙雅,早就行动了起来。

就在张若尘也准备动手镇压一些世界碎片的时候,忽然,心神生出感知,双目一凝,在远处一层层绯红色血浪中,看见了潋曦的十魂十魄。

十魂十魄,宛若二十道纤瘦的幽影,长发飘飘,半虚半实,不断被玄鼎的吞吸力量,向鼎中拉扯。

张若尘的目光,与潋曦的神魂和神魄的目光触碰在一起,感受到她的情感、情绪、意识。

真理殿主察觉到张若尘的情况有异,道:“别被魂母欺骗了,她是故意在利用你,想要借此脱身。潋曦早已魂飞魄散,神魂和神魄不可能还能保留下来。”

魂母的声音,在张若尘脑海响起:“她的七魂三魄,乃是本座赐予。本座要避开元会劫难,避开天地法则,不仅要夺舍她的肉身,更要夺舍她的魂魄。张若尘,你若助我脱身,我便将她的三魂七魄还你,我只要七魂三魄。”

真理殿主道:“别受她的蛊惑,她若逃走,后果无法想象。”

魂母声音再次响起:“张若尘,你真就不想试一试吗?是真是假,你心中自有判断。你身怀真理之心,没有人骗得了你,除了你自己。”

“现在她的生死,就掌握在你手中。她是为了你,才会选择回光明神殿。也是为了你,才会到血海中求我。你若见死不救,就太无情无义,必将一生都活在愧疚之中。”

另一個声音响起:“不要相信她,她就是想要借你的手脱身。你能来到魂界,能够出现在血海畔,我……我已经满足了……”

这是潋曦的声音。

魂母道:“再多说几句吧,就要生离死别,有什么心里话,皆可讲出。”

潋曦的声音,没有再响起,显然是洞察了魂母叵测的居心。

远处,十魂十魄皆以幽怜苦涩的神情,遥望张若尘。

一切无言。

张若尘紧锁眉头,脚下出现一圈圈空间涟漪,向玄鼎和血浪所在的中心区域行去。

真理殿主恨铁不成钢,欲要出手,将他拦截。

龙主挡在真理殿主身前,道:“殿主,让他去吧!这件事,终究需他自己来面对,无论成败生死,都是一场必渡的劫。我对他有信心!”

真理殿主深吸一口气,道:“姓张的,就没有一个令人省心。”

真理神光从真理殿主身上喷薄而出,如同神阳照耀星空,冲击在层层血浪之上。

令真理殿主失望的是,血浪中的十魂十魄,并没有因此发生改变,说明这不是魂母的幻术。或者,幻术高明到,连她都无法破去。

越是靠近血浪,张若尘身上承受的神力、诅咒、空间挤压、神魂侵袭,就越恐怖,如同立身于风雨飘摇之中,处在天塌地陷的境地。

近距离对望,潋曦的十魂十魄齐齐摇头。

魂母的笑声和蛊惑之音,绵绵不绝。

“别在这里碍事,赶紧滚。”石叽娘娘的声音,从一层层血浪的内部传来。

“我想试试。”张若尘道。

“凭你现在的修为?血浪中的每一缕神劲都能令星空旋转,令时空坍塌,你敢触碰,必会将你碾碎。我不可能因为伱的妇人之仁,停止催动玄鼎,给她逃走的机会。”

石矶娘娘话音刚落,玄鼎中,一道黑暗涟漪穿透血浪,击中张若尘。

“嘭!”

张若尘倒飞出去数十万里,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

“娘娘不必手下留情,全力催动玄鼎便是,若尝试都不敢,若就在眼前之人都不救,这是何等之懦弱?人生得留下多少遗憾?”

张若尘在脑海中反复思考过,若被困在里面的是龙主,是风岩,是小黑,是项楚南,甚至是阎无神、血屠,自己都很有可能会拼一次。凭什么,要放弃潋曦?

在生死面前,在危险面前,与其说是在与敌人较劲,不如说是在与自己的内心较劲。

霎时间,张若尘态度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化为一道剑光,击穿重重神劲和血气,逼近血浪下方。他与血浪内部潋曦的十魂十魄,已是近在咫尺,只隔着一层猩红色的水幕。

潋曦似在涕泪,轻轻摇头。

张若尘很果决,一掌按向血浪。

刹那间,他就被拉扯进玄鼎的黑暗场域,跟着血浪一起急速旋转。

但他定在虚空,身形平衡,掌心阴阳二气流动,四象化为四个方向的力量,逐渐撕开血浪。

异变突发。

“哗!”

血水像是有了宣泄口,疯狂从血浪中涌出,冲入进张若尘掌心的阴阳二气漩涡,继而钻向他体内,冲进每一条血管。

须知,这里的血液,不是魂母的血液。

很可能是长生不死者的血液,是冥祖的血液。

这些血液中,蕴含惊人的诅咒力量,连轩辕第二的半祖骨骼都能腐蚀。

这一切突变,都在张若尘预料之中,嘴里发出一声长啸,无极神道全力运转,体内凝化出一个个太极四象图印。

亿万道图印,在体内诞生,犹如大道印记,犹如亿万个小世界在衍化。

九彩色的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在体内运转了起来,护住全身血管。

张若尘身体不断膨胀,很快就达到千丈高。

血水源源不断涌入张若尘身体,如同江河决堤,止不住。

太极四象图印、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勉强挡住了诅咒之力。但血水中,融入进去的,还有魂母的神魂。

这些神魂,随着涌入的血水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强大,不断冲击张若尘的神魂意识,发起神魂攻击,使得张若尘脑海中,杂念丛生,身体摇摇欲坠。

那只本是探向潋曦十魂十魄的手,越来越缓慢。手臂上的皮肤裂开,白骨森森。

潋曦知道张若尘的处境,每一刻,都在变得正加凶险。

因为要救她,才会被魂母利用。

而要从魂母的手中将她救出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哧哧!”

她眼神绝然而凄楚,渐渐的,十魂十魄浮现出一缕缕幽蓝色的火光。

张若尘道:“你敢自燃神魂试试?”

对上张若尘那双眼睛,潋曦的十魂十魄无不受惊,被吓住,又无比的委屈,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

远处,真理殿主嘴里嘟嚷的骂了一句什么,跨越重重神劲,出现到张若尘身后,右手托着明镜台。

明镜台散发出来的佛光,越来越明亮,万千梵音,响彻星海。

在这一刻,真理殿主像是跨越时间长河,看见了挺着大肚腩嘻嘻哈哈的六祖,又像是看见了当年带着明镜台离去的须弥。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缘法?这就是你死后化身明镜台的原因?这就是你留下的烂摊子?”

真理殿主盯向张若尘更加高大的背影,道:“张若尘,我传你《舍利轮回金身咒》,炼化明镜台于肉身,将可抵挡血水中的诅咒之力。今后,世间万千诅咒,将再也奈何不了你。”

“炼舍利,继承六祖佛法,修轮回金身,铸不灭法体。长生不死者的血液也好,冥族的血液也罢,一起炼了!不灭法体成,肉身证不灭。就看你这个年少始祖,是不是真有始祖之资,一品神道是不是真的天下无敌。不成功,就是死。”

“轰!”

真理殿主咬牙,一掌按出,将明镜台打入进张若尘背心,亦将《舍利轮回金身咒》的修炼法,打入进张若尘脑海。

下一瞬,张若尘背后出现一道阴阳图,阴阳化四象,四象衍五行……

紧接着,一道耀目的佛光,亦在背后凝聚出来,无数梵音响起,像是天下佛修皆在诵经。

“好强的悟性。”

真理殿主暗暗松了一口气,本是没有底的她,终于多了一些信心,继而引动驭魂鬼玺的力量,压制魂母的神魂,助张若尘一臂之力。

“哗啦!”

一粒粒白色的时间印记光点,像是神雨一般,从上空洒落下来。

真理殿主刚刚放松的心,猛然间又提了起来,看向四周,发现这片星域,皆被时间光雨覆盖。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一条宽阔而明亮的时间长河,由远而近,快速的奔流而来。

在时间长河上,绽放着一朵洁白的七十二品莲。

整个天地的时间规则,变得无比紊乱。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