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半祖万古神帝第3650章

茶烟酒 2022-04-23 20:57:55 2.05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六方天尊鼎,便是九鼎中的“玄鼎”,亦被称作黑暗之鼎。

虽说,张若尘早有猜测,石叽娘娘可能藏身玄鼎,玄鼎可能藏身于自己身上,但当两者真的被证实,心中还是不免震惊。

以他现在的感知能力,玄鼎和石叽娘娘藏在身上,却浑然不知,无法找出。

若修为达到石叽娘娘这个层次的人物皆能做到,那也太可怕。

张若尘只希望石叽娘娘是借了玄鼎的特殊力量,才达到完全掩盖气息和天机。

震惊之余,张若尘一直高度紧绷的神经,放缓下来。

石叽娘娘的手段既然如此高明,在历史上的威名又那么强盛,还被自己逼了出来,那么,今天的局势,应该能够得到控制了!

玄鼎中逸散出来的黑暗力量,在不断磨灭这片天地中的秩序。

黑暗扩散,势不可挡。

真理殿主和魂母的斗法停了下来,目光皆投望向张若尘,继而,锁定向玄鼎。

上空,轩辕第二的一根根骨头重新聚合到一起,看向下方争锋相对的血光和黑暗,道:“什么情况啊,怎么冒出两尊掌握了半祖力量的狠角色?”

轩辕第二对半祖的力量,了解很深,能够看出,魂母若是将血海和魂界完全凝练到肉身中,假以时日,恢复到巅峰,多半将是一尊半祖。

她现在使用的一些手段,就是半祖的手段。

了解很深使用的一些手段

而玄鼎释放出来的气息,比魂母还要高出许多,能够磨灭魂母的秩序力量,足以说明,单纯在境界上,两者绝对在同一层次。

当然,半祖级的境界,未必就有半祖级的战力。

魂母感受到了威胁,喝声道:“你是何人?”

“石族,石叽!”

玄鼎的上方,一道绝美倾世的身影显现出来,浑身白皙如玉,在周围黑暗力量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耀目。

无尽的光雨,将她笼罩,比画卷中的模样,更加动人心魄。

玄鼎爆发出来的气息波动,随之,又增长一截。

纵然是真理殿主,都不免为之震惊,继而,看向张若尘的眼神变得极为不善。这小子也太能招蜂引蝶,无月、凤彩翼、阿芙雅,哪一个是能招惹的,别的但凡有些理智的修士都是避之不及,他却是不管不顾,照单全收。

现在倒好,连传说中的石叽娘娘都敢合作,而且显然是将其都带到了天庭。

他怎么敢

太色胆包天了!

真当自己已经是始祖?是不动明王大尊?

石叽娘娘驾驭玄鼎,从真理殿主身旁飞过,直接与血柱中的魂母对峙,气势外放,道:“是冥祖将你唤醒的吧?他藏身在何处?他将你唤醒的目的是什么?”

魂母微微抬头,向上方的三途河看了一眼。

这个奇异的动作,自然落在石叽娘娘、真理殿主、张若尘三人的眼中。

真理殿主更受震动,心中暗道:“莫非冥祖真的还活在世间,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死者?三十万年前,二十四诸天去征战的未知存在,就是他?”

魂母笑道:“不愧是无敌了一個时代的半祖,看来你洞察到了不少秘密。但,凭你的修为,怎敢窥探冥祖?你应该知道,冥祖有多么强大。他若归来,翻手间,就能让尔等灰飞烟灭。万界诸天,众生臣服,谁敢不从?”

真理殿主喝声道:“冥祖若真能无敌,为何藏身于暗?他为何不现在就现身?”

这话,自然是有试探的意味,想要从魂母口中了解到更多。

魂母沉默片刻,道:“冥祖唤醒我,就是为了接引他。我已于茫茫虚空中,感应到了他若有若无的气息,他在召唤我。你们若选择臣服,待量劫到来,自会有一条活路。”

张若尘微微皱眉,看出魂母对冥祖的情况并不是多么了解。

想想也正常,数千年前,她才被唤醒。

换做是冥古时代,魂母这话,绝对有威慑力,无人敢不臣服冥祖。

但,在这个时代,冥祖这个名字太过遥远和虚幻,岂能吓得住在场任何一人?

真理殿主还想继续询问,了解更多。

张若尘道:“动手吧!魂母的苏醒,绝对有非同一般的意义,不能让她恢复修为,不能让她离开。这个时代,还没有做好,迎接冥祖那种恐怖存在的准备。斩了她!”

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

张若尘没有因为她拥有潋曦的身体和容貌,就生出丝毫犹豫,反而杀心更重。

无论冥祖是否还活着,哪怕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对这个时代而言,也是灭顶之灾,当世,没有任何人挡得住。

龙主道:“她在拖延时间,战!先杀魂母,再寻冥祖,完成三十万年前,诸天没有完成的征战。血债血偿,谁都不想扰乱这个大世。”

龙主的父亲“龙众”,便是死在三十万年前。

二十四诸天齐出征,除了昊天、六祖,与另一位神秘存在,其余诸天全部陨落,未见马革裹尸还。

龙主至今记得父亲出征前,重重的拍了他肩膀一下,没有任何言语,唯有眼神中,充满坚定和绝然,然后,破开虚空而去。

便再也没有回来。

他不知道父亲是去征战什么,后来他去找过昊天,也寻过六祖,都没有得到答案。

此刻,听到魂母的这番话,龙主意识到,当年二十四诸天去征战的,多半就是冥祖。除了冥祖,世间谁能将诸天杀得几乎尽殒?

龙主一手持神龙日月混沌塔,一手持魔神石柱,向其中一条三途河的支流轰击过去。

“蚍蜉撼大树!”

魂母阴沉长笑,引动秩序之力,天地间的规则,化为密密麻麻的锁链,将上空的大陆板块和三途河支流,向血柱中拉扯。

而血柱中的血液,则是以更快的速度,涌向她肉身。

龙主劈出的魔神石柱,无法撼动三途河的支流,反被一座长达一千多万里的大陆板块,压得不断下沉,口吐鲜血,血液又被一股无形的诅咒力量,不断拉扯进血柱,被魂母吸收。

“冥祖的确得罪不起,看来还真不能让你逃离这里,去将他接引了出来。”

石叽娘娘的身影,化为一片光雨,洒落在玄鼎上。

玄鼎悬浮在虚空,晃动了一下。

“嗡!”

如同钟鸣,霸道的黑暗能量,以玄鼎为中心爆发出来。

空间如同纸做的一般,被撕裂成碎片,天地规则包括魂母的秩序力量全部断裂。

本是向下沉落的一块块大陆板块,尽皆崩碎。三途河的所有支流全部被撕碎,化为水气液滴。

张若尘本是做好了各种防御,但还是耳膜爆裂,头颅要炸开一般,身体被冲击得向后倒飞出去,神魂和精神意识都要被磨灭一样。

龙主和轩辕第二,并不比他好多少,都被冲飞出去,受伤严重。

“太可怕了,这就是半祖的力量?”

张若尘立即衍化太极四象图印,形成直径十八丈的防御,努力控制身体,抵挡玄鼎爆发出来的黑暗能量。

刀尊传讯昊天后,并未离开这片星域,与阿芙雅藏身在百亿里外。

刀尊盯着魂界的方向,道:“张若尘这小子还是能处的,在危险中,居然选择将我们送离,而不是强行绑架我们一起留在下面。而且,还是一个情种,为了一个女子,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

阿芙雅正在吸收玉洞玄的神灵物质,提升肉身,淡淡的道:“那又如何?当我们选择离开的时候,也就注定,我们和他只能是浅薄的利益关系。”

“哎,这倒也是!共患难,才能见真情。但要共患难,说起来容易,真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刀尊神色一动,睁大眼睛道:“有情况!”

阿芙雅已经感应到了,抬眼望向远处的魂界。

“哗!”

魂界剧烈震动,群山倒塌,岩浆喷薄。

下一刻,界体出现无数裂痕,一缕缕黑色光华,由内而外释放出来。

“轰隆!”

魂界崩裂,虚空破碎,就连真实世界和离恨天的世界壁都被击穿。

破碎的区域在不断扩大,一轮轮阴月化为尘埃,整个星空都在变暗。

那股无形中的黑暗能量,急速向刀尊和阿芙雅蔓延而来,让他们都生出窒息之感。

刀尊立即站立起来,一手持短刀,一手持死神之刃,道:“魂界居然就这么崩灭了,整个星域都在坍塌,这是……什么力量……”

“是半祖的气息,终于有真正的半祖出世了!”阿芙雅道。

……

破破烂烂的魂界中心,一片混沌,血气、死亡灰雾、黑暗之气交融在一起。

魂母的肉身,已被玄鼎击碎。

血柱爆开,化为一层层万里高的红色血浪,被玄鼎锁定,围绕着鼎身流淌和翻滚,无法逃离出去。

魂母败得这么快,乃是因为她本身就与石叽娘娘差距巨大。

魂母要完全达到半祖层次的战力,绝非短时间内能够做到,至少要受三个方面的制约。

第一,她的夺舍体太弱小,就算融合了血海和整个魂界,也需要花费不短的时间,才能完全融会贯通。从而达到,蒙蔽天地的作用。

做为魂母的躯体,魂界本身就是半祖神躯。

只有魂界和肉身相融,才算走完第一步。

第二,魂母的半祖修为,毕竟是在冥古修成而成,与这个时代的天地规则、天地之气并不融洽,亦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彻底适应,从而达至巅峰。

第三,便是她自己所说的,奥义和神器。

有了这三方面的制约,就算她此刻将血海和魂界完全凝练进肉身,也发挥不出半祖级战力,对上当世的天尊级,也未必敌得过。

更何况,她现在,连第一步都没有做到,与天尊级都还相差甚远,如何是石矶娘娘的对手?

在要不要写死潋曦这个事上,纠结了一天。

按照剧情的合理性,她是肯定要死的,我也是坚定要写死。但,看到读者都觉得她太可怜,这样写太残忍,我又犹豫了!脑壳痛!

到底是按原来的思路走,还是手下留情?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