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斜阳落山万紫青剑来第一千一十一章

剑来 2022-04-22 22:34:44 1.78 W 剑来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正午时分,日在天中。

陈平安将竹竿放在地上,站起身,脚尖一挑,将酒壶挑起,抿了一口酒水,“边走边聊。”

陆沉便暂住于老人这座逆旅客舍当中,与陈平安在这条溪边散步。

落在旁人眼中,也不觉奇异,身为裁玉山开采官的白伯,与外门知客陈旧,素来交好。

陈平安说道:“一个凭空想象而成的假相而已,陆掌教何必如此兴师动众,不惜违反文庙礼制,擅自潜入浩然天下。除非……”

陆沉笑着接话道:“除非贫道原本就有心相之一,一直没有收回,始终在浩然长久飘荡,既然贫道并非从白玉京赶来,所以不算违反文庙规矩。”

陈平安摇摇头,“除非陆掌教想要立即跻身十五境,填补师尊散道之后、大掌教师兄返回白玉京之前的那个空缺,好震慑青冥十四州,既然浩然、蛮荒皆可视为一条蹈虚渡船,想必青冥亦然,恰好古语有言,‘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至于无敌是否真无敌,想必陆掌教作为旁观者,对此心中自有答案。结果陆掌教经过推演,发现当下破境,成功的可能性毫无征兆降低了,觉得不对劲,思来想去,就想到了我,不惜压境,使用秘法瞒天过海,陆掌教能在此逗留多久,一刻钟?还是一炷香?”

“陈平安,你不是一个如何难猜的人。分出心神,涉险行事,想要将一座心中天地无限趋于真相,以术近道,结果被外人看穿分身,寻常修士还会举棋不定,想个折中法子,你不一样,就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静观其变,押注虚惊一场,一种是果断炸碎一粒心神,不惜伤及大道根本,双方就此结下死仇,然后你一边通知坐镇天幕的文庙圣贤关门,帮忙盯着天地屏障,一边喊来小陌先生和谢姑娘堵路。陈平安,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好像还是没有彻底改变这种非对即错的想法和思路。”

两位关系颇为复杂的“道友”,他乡重逢,却在这边各说各话,鸡同鸭讲。

“想法和思路有何不同?”

“想法可以无边无垠无量,思路却有条理脉络和门径。”

陈平安点点头,“这算不算心神有别?比如同一条道路,逐渐衍生出了感性与理性。”

陆沉笑道:“天学修心,人学修身。身安心乐,即是天人。可能说得比较笼统了,那贫道就举个简单例子,后世神主牌位,山上的祖师堂,山下民间祠堂和一国太庙都有,一般是用来供奉祖宗和先人,立神主以事死,神主当中写逝者名讳,一旁小字,题主祀者姓名,敬天法祖,慎终追远,如此说来,你觉得心神若果真有别,谁是主人谁是次?”

陈平安疑惑道:“能这么比喻?”

“当然。”

陆沉说道:“不能!”

陈平安转过头,若非是白伯的身躯,真想对饱以老拳。

陆沉说道:“贫道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你猜错了,没有什么一刻钟一炷香的时限,贫道在浩然天下想要待多久就待多久,文庙管不了贫道。”

陈平安突然说道:“其实是我一开始就说错了,人的感性与理性,其实不是岔出两条道路,而是一脉相承,先有感性才有理性,不对,是先有理性才有感性,天理人欲之别?就像你所谓的神主被供奉者与祭祀者……追本溯源,可以往前追溯到一姓之祖,再往上……便是身主于人,心主于天?”

陈平安有感性

陆沉小鸡啄米,使劲点头,“唉,竟然还能如此解释,岂不是被贫道给瞎猫撞见死耗子了。妙极妙极。”

陆沉先抬头望日,再环顾四周,抖了抖袖子,“果然是大言炎炎,大道之言势若烈火,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嘿,无不包括,无所遁形。”

陈平安感叹道:“陆掌教厉害啊,这么快就找到我的第二个分身了。”

陆沉微笑道:“反正闲来无事,不如猜谜破题。”

咦了一声,陆沉侧过身子,横着行走,望向陈平安的侧脸,“此地知客陈旧,玉宣国道士吴镝,再加上落魄山竹楼分身,这就已经是三粒心神了,再加上那郓州山脚村塾的‘神主’,开馆蒙学,想必不太走动,不动如山,那就是宛如天上北极了,遥遥笔直一线牵引,莫非其余分身,是一分为七的路数?嗯,贫道终于想明白了,竟然是一座法天象地的北斗七星阵,陈山主是从桐叶洲金顶观那边得到的灵感?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师法于贫道,荣幸荣幸,荣幸至极。既然人间以日月升落确定东西,以紫微星断南北,这就意味着陈山主七个心神附着在符箓的分身,除了斗口必须始终指向学塾主身之外,在宝瓶洲的活动范围,都是有一定限制的?剩余三个分身的藏匿之地,容贫道猜一猜,大骊禺州,大渎以南的青杏国一带,最后一个,稍微有点难猜……不管怎么说,为了保护好七粒心神不被修士截获,各个击破,陈山主确实花了不少心思。”

如此结阵,陈平安原本极为冒险行事的分神之举,就安稳多了,通过大阵牵引,就像为散落各地的七粒心神,同时在“祖师堂”设置了一盏续命灯。

除非是被未卜先知的大修士刻意针对,否则宝瓶洲地仙之流,就再难剥离、拘押住一副分身的心神,真要斗法厮杀起来,敌对修士即便获胜,只会诧异为何一个大活人的练气士,竟然连魂魄都没有,等到陈平安那一粒心神退散失踪,重归“祖师堂”,露出符箓傀儡的本来面目,那些修士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招惹到了不该惹的角色。

陈平安说道:“其实还有两颗辅弼隐星,负责从旁策应,免得被地仙太过轻松就打碎某张符纸,牵一发动全身,功亏一篑,导致我必须立即收回全部符箓分身。”

陆沉唏嘘道:“难怪当年在泥瓶巷,你会与贫道说一句,自己的记性很好,看东西都记得住。”

那会儿的泥瓶巷草鞋少年,还会毕恭毕敬称呼自己一声陆道长,真是叫人怀念。

从陆道长,陆沉,王八蛋,到如今的陆掌教,好生伤感。

陆沉现在庆幸自己这趟没白走,绝对是不虚此行,当下的陈平安,算是入山修行,已经走到半山腰了,陆沉所谓的半山腰,与一般练气士不一样,是那种可以看到山顶风光的位置,才有资格被说成是半山腰,与境界高低没有绝对关系,比如许多飞升境大修士,一辈子都不曾找到合道契机所在,在陆沉眼中,就还是那种未至山腰的门外汉。

如今陈平安凭借两把飞剑本命神通的叠加,已经找到了一条极为宽广的“剑道”,就是通过眼见、耳闻、道听途说、以及想象在内诸多法门,集合出一个又一个的小千世界,如果说从剑气长城返回浩然天下之前,只是一个略显稚嫩的构想,那么等到陈平安开始着手通过金精铜钱炼化出一条光阴长河,尤其是这趟天外返回,提升了一把“井中月”的飞剑品秩,陈平安的分身各处,七个“陈平安”,在宝瓶洲不同地界的一切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皆是一种好似时时刻刻都在以真实天地作为斩龙台砥砺剑锋的“炼剑”。

如此练剑之道,让陆沉都要倍感大开眼界。

比如今日知客陈旧在酒局所见,白泥、夏侯瓒和梁玉屏,三人的身材容貌,眉眼,声音,语调,气态,神色,都已经被知客陈旧“记录在册”,已经悄然融入主身陈平安的那座剑法天地。

简而言之,所有人物和山水景象,在这条陈平安行走的道路上,都是一个“字”或者“词语”,那么裁玉山散花滩的这顿酒宴,就仿佛组成了“一句话”。

组成这句话的词汇,数量越多,越是繁密,内容越是详细,就越是接近与“假相”对立的“真相”。

就像先前陆沉所询问的,世间到底有无光阴?是否由无数个定格的静止组成一个一?陆沉此说,就等于将整个天下视为一本完全静止不动的书籍,等到陆沉认定的“那个一”,他开始翻书,书上人物与景象才会“自觉”和“被动”流转起来。而陆沉的这个说法,显然与李-希圣的那个想法,属于同源不同流。

突然忘记某个字,又突然记起某件事,好像曾经经历过……

人生在世,何其悲哀。杞人忧天之哀,穷途末路之哭,都曾让陆沉心有戚戚然。

又像陈平安之前在天外,与小陌和白景御风返回浩然途中,白景抛给他一大摞绘画有远古风景的纸张,当时陈平安觉得像一本小人书,更像裴钱在课堂上书页一角绘画某个小人儿,不同姿态,快速翻页,就是一整套完整动作。

故而等到陈平安这个写书人再将“这句话”单独摘出来,放入笼中雀内的那条光阴长河当中,将来旁人看到,就会觉得越真实。

如果说是今日酒宴,是一个短句,那么道士吴镝在玉宣国京城永宁县的那座宅地内,女鬼薛如意,少年张侯,还有那些院内的花花草草,再加上每天外出与那些衙门胥吏的请客喝酒,街上闲聊,摆摊给人算命看相……就是一个光阴长河被拉伸到数月之久的“长句”。

而陆沉的那个“假相”,就是万法之宗,如同是第一块……神主牌位。

陆沉假相

但是陈平安在与李-希圣闲聊时,双方聊到邹子时,陈平安心中所想,曾经有个念头,作为作为河道定位的船锚存在,不可能是陆沉。

这就是陈平安一种类似惯性“思路”的自欺欺人。

而这种先自欺、再欺人、继而欺天的手法,自然是陈平安与崔瀺学的,可惜未能学到全部,毕竟是陈平安自学,全凭自己去摸索,就像一道术算题,知道考题答案,再去倒推追溯一个极为繁琐的解题过程。与此同时,恰好是这种画蛇添足的自欺欺人,陈平安有此起念,等于心声言语陆沉名讳,这就让当时同样远在天外作壁上观的陆沉,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同样开始倒推回去……又是一场心有余悸,甚至半点不逊色于先前剑气长城的那场将至未至的伏杀,而陆沉若是不曾离开青冥天下,没有凑这个热闹,被一座大天地隔绝了天机,兴许就会错过这条线索。

陆沉这次返回浩然,还真不是违例“偷渡”,而是事先与礼圣报备过的。

是真有一件正事来着,至于见陈平安,只是顺路。

“容贫道再算一算,今年清明日,陈山主这座七星阵的斗口,是指向……玉宣国京城的那条永嘉街?!”

陆沉始终学螃蟹走路,跟着陈平安的脚步,问道:“一个马苦玄而已,值得你如此分神去封神?”

陆沉所谓的封神,却非封正之封,而是封禁、封山之封。

陈平安和马苦玄,双方心知肚明,有一笔陈年旧账,有人讨债有人还账。

可能是两个,可能是三个。如果马苦玄一定要阻拦,那就可能是三个或者四个。

都会死。

陆沉转过身,一脚将路上石头踢入溪水中,“照理说,即便马苦玄的父母能够成为一路山水神祇,无形中得了一洲西岳山君府的神道庇护,又如何?能拦得住你报仇?”

“是了是了,原来如此,确实有点棘手。”

“这对夫妇,竟然是要跻身城隍爷之列,获得冥府官牒的护身符,这就与山水神灵别出一道岔路了。呵,何止是护身符,真是世间最名副其实的救命符了。”

“奇了怪哉,是如何做到的,以马苦玄这对父母的刻薄品行,即便他们想要凭借各类行善之举、

积累阴德跻身此列,可是酆都冥府自古就有那条‘有心为善虽善不赏’的铁律,阳间人物,即便精通冥间阴律,想要积攒功德,钻空子,那么光是这道门槛,他们就注定跨不过去,想要担任高位城隍爷,纯属痴心妄想了。”

陈平安终于开口说道:“马苦玄很聪明,早就有意绕过他们两个,在玉宣国京城偷偷安排了人手,只逼着他的父母不得不去做某些事,却故意不明言缘由,甚至不许他们去追问个为什么,曾经用极其严厉的言语内容,警告甚至是恐吓过他的父母。”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马苦玄是反其道行之,可能慢了点,但是有效。”

陆沉笑道:“马苦玄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谋划的?”

陈平安说道:“不会太晚,也绝对不会太早。当年杏花巷马氏连同那拨亲戚,一起搬出小镇,直接搬出了当时的大骊王朝,去往西岳地界的玉宣国,那会儿的马苦玄,心高气傲,根本不觉得我有资格当他的仇家,之所以让父母搬出家乡,估计至多是担心他们的下场,跟蔡金简和苻南华比较像,毕竟他要在真武山修行,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骊珠洞天。”

“等到我第一次离开剑气长城,返回宝瓶洲,尤其是走出书简湖,马苦玄可能就有所警惕了,但更大的比例,是他为了故意恶心我,有意让我一心报仇却迟迟无法报仇,甚至会觉得一辈子都报仇无望,要我一辈子都生活在仇恨和愧疚当中。等到我担任剑气长城的隐官,消息传回浩然天下,马苦玄才开始真正将我视为威胁,我仔细研究过玉宣国马氏台前幕后的所作所为,就是在那几年里,各房子弟开始频繁出手,甚至开始试图通过子孙的科举一道,得诰命,光耀门楣,以后再试图某人或者数人得到朝廷谥号、追赠家族等诸多举措,都开始按部就班进行了,唯一的意外,就是马苦玄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就追上他的境界。”

上次落魄山观礼正阳山,马苦玄就曾听从真武山那个余时务的建议,后者坦言,如果再不出手,就没有机会了。

只可惜陈平安几乎拆解掉了整座正阳山,依旧没有给马苦玄出手的那个机会。

陈平安微笑道:“等到马苦玄的父母,成为玉宣国一方城隍爷,相信他们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马氏家族内那些作恶多端的自家人,凭此坐稳金身。都城隍庙,文判官高升调离出玉宣国京城,原阴阳司主官纪小蘋,顺势升迁为文判官,阴阳司与某司官位空缺出来,两人便由地方州郡城隍身份入京述职,按功升迁补位。”

陆沉笑呵呵道:“不愧是马苦玄,委实用心良苦。”

一国各级城隍爷,不同于山水神祇,虽然五岳山君有权利管辖两者,但是前者真正的上级,还是酆都冥府,简而言之,五岳山君可以直接决定境内山水神灵的升迁甚至是生杀予夺,但是没有资格惩罚各级城隍爷,必须按律转交给酆都判定罪责,就是说大岳山君府对各级城隍有一部分定罪权,却无执行权。

在山水官场,城隍庙就像一国朝廷的御史台,地位超然,身份清贵,可以监察百官,吏部却无法直接决定一位御史的升迁贬谪。

当然马苦玄能够做成此事,就在于骊珠洞天自成天道循环,昔年小镇百姓的生死与罪福,都不被酆都在内几处阴间冥府掌控。

陆沉问道:“可有破解之法?”

陈平安点头道:“有。”

“你们剑修偶尔不讲理一次的那种路数?”

“刚好相反,循规蹈矩。别说是玉宣国都城隍庙,还有酆都冥府那边也挑不出半点毛病,既然挑不出毛病,就无法按照冥科阴律庇护马苦玄的父母,最终只能秉公行事,两不偏袒。不这样,只会纠缠不休,冤冤相报何时了。上一代人的恩怨,我们这一代人做个彻底的了解,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留给下一代人。”

纠缠不休

陆沉笑道:“马苦玄处心积虑,满盘皆输,岂不是要被你气死。”

陈平安说道:“他道心坚韧,气不死他。”

陆沉无言。

贫道只是与你开句玩笑,你不用这么一板一眼。

陆沉换了个更为讨喜的话题,“陈平安,你还真当起了知客啊。”

先前陆沉曾经提议陈平安,有机会一定要当个迎来送往的知客,会很有意思。

陈平安笑道:“从善如流。”

陆沉没来由感叹一句,“双眼所见即天地,一个人的记忆,何等宝贵又何等脆弱。”

夕阳即将落山,紫青万状,顷刻间变化无端,如梦如幻。

不对啊,不才是正午时分吗,怎的就日落西山了?

托大了托大了,陆沉心知不妙,立即闭上眼睛再睁眼。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惨也。

你陈平安也太不念旧情了,贫道可是帮你与宁姑娘牵红线的月老!

河边,白伯坐在杏花树旁,问道:“钓上几条鱼了?”

蹲着的陈平安手持鱼竿,笑道:“暂时没有鱼获,只有一条大鱼咬饵了,可即便上钩,也未必能遛上岸。”

白伯笑道:“你好歹是个练气士,还拽不上一条鱼?”

陈平安板起脸点头道:“鱼成精了呗。”

白伯哑然失笑,臭小子还挺会说笑话。

一处光怪陆离的神异境界中,陆沉与一个陆沉面面相觑,如照镜,故而双方眼中,存在着无数个陆沉。

(本章完)

标签: 剑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