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列仙有悔深空彼岸

手机 2022-04-08 10:23:04 2.21 W 深空彼岸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360手机助手这是要处理手机垃圾所以就开始做了,5分钟后列仙有悔深空彼岸出来了,留守的战舰中,安全起见没有人类,只有纯机械人,方便出舱作业,提取样本,检测这条缝隙的能量粒子等。

机械小熊控制歼星舰,一路神速前行,贯穿虫洞,横渡星域,最后来到云拓星域边缘,临近目的地。

当王煊赶到时,那道光已经消失了,现场有些狼藉,有战舰残骸,有断裂的机械人。

难道有人跨宇宙成功了?!

他心头一沉,当年大赤天刀断裂在这里,虽然他收走了刀尸,但是,它的意识光团没入此地。

按理来说,它需要漫长岁月后才能再现。

但是,那只是常态,如果有些意外等,或许能激活它,配合对岸的违禁物品多少出一些力气。

不远处有一艘留守的战舰出现,略微受损,但无大问题,还有机械人在当中,并且这片地带也不少探测器,可以回放不久前的过程。

“血,残尸,机械生命族”王煊还没有观看监控,就先看到位面裂缝附近的一些遗骸。

很快,机械小熊开始采集信息,将这里发生的事复原在他的眼前,在屏幕上逐一滑动而过。

的确有人想打开这条道路,这里不断轰鸣,而后,有赤红旳光芒复苏,大赤天刀的刀魂果然重聚了。

随后,这里变得地动山摇,对面疑似不止一件违禁物品在发力,不然的话,单方面想撼动这里,根本不可能。

到了后来,监控画面中,变得一片刺目,除了大赤天刀的刀光外,还有撼道锤的光,还有几种光,都短暂照耀过来。

疑似有数件违禁物品在参与这件事。

奈何,大赤天刀碎了,只剩下刀魂,那团朦胧的意识不够给力,很难真正打通这里的道路。

接下来,王煊看到了63号、元道、络蒙、卓空几人先后赶到这里,发疯一般向着裂缝中冲击。

深空彼岸列仙有悔

“大瘆灵,蛰伏这么多年,除了63号外都老去了,苟活到现在!”

王煊认出他们的身份,因为,当年他附体衍道和慕寒时,曾在他们的心中见到过这几人的形象。

并且,他知道了63号就是墓,瘆灵中的第一个高手,之所以消失很久,那是因为被奇人重创过。

这几人真的很能躲藏,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他们。

除却墓身有火种碎片,依旧很强,不在商毅之下外,其他人都不行了,只有精神力量还算不错。

对岸的人唤醒大赤天刀的意识,想探寻这片宇宙,也是63号等人离开的最后机会。

过程中,他们利用最后的霞光照耀过来时,疯狂冲撞,肉身破碎,机械之体断裂。

最终,他们舍弃肉身,以及机械之躯,以精神力构建的神核冲了进去,没入细微的缝隙中。

其中,63号的神核被火种碎片保护着。

不知道这几人是否成功了,留下残尸和血,就此真正从这片宇宙消失。

王煊注意到,钥匙的作用非常重要,不仅是坐标,还负责同化这片大宇宙的规则,让它放行,开启规则之门。

仅是一把残碎的钥匙,哪怕对面有数件物品猛攻都不行。

王煊皱眉,这意味着,以后再也无法打穿两大宇宙了?

按照他从体验者那里获取的信息来看,除却排名前三甲的无敌违禁物品外,罕有至宝可以单方面击穿大宇宙。

不止王煊一个人来到这里,接下来很多人得到消息,都先后出现了,主体都是昔日的超凡者。

九成是列仙,以及出自大结界的诸神,到了如今这个时代,关于“天门”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们动容,重视。

自超凡落幕那一年开始算,大宇宙的压制无比猛烈,重点关照他们,在特殊的大环境下,这些人的寿元在一百六十岁到两百岁不等。

而身体有伤,当年出过意外的人,寿元会更少。

超凡落幕97年了,有些人早已生出白发,少数人看起来还算是壮年的样子。

但是,他们已经怕了,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绝望了。

“开启了一道缝隙,又闭合了?!”他们得知详情后,心头沉重,这意味着最后的机会也错过了。

部分人的确后悔了,上一次古今开启通道,召唤十万仙魔进超凡大宇宙,他们觉得,九成的人都要战死,所以迟疑了,拒绝了。

现在看来,此生真的无路了。

这一刻有人后悔了!

一些头发花白、眼看寿元不断流逝的人,忍不住低吼起来。

他们穿着宇航服,去触摸位面裂缝,身体在摇动,从此再无长生的希望!

在这个时代,哪怕他们中的强者,也都失去所有超凡手段,全部沦为凡人,没有一个例外。

王煊对一些人点头,乘坐歼星舰离去。

身后,部分人的情绪波动无比剧烈,如同受伤而绝望的野兽困在囚笼中嚎叫,此时列仙有悔。

“神话腐朽,一直延续到今天,列仙的心态也失衡了吗?”王煊叹气,没有出路的大环境,旧时代的超凡者如同囚徒,打不破樊笼。

超凡落幕98年,继三年前陈永杰的妻子去世后,他的长子陈瑞也离世了,而在一年后,他的长女,龙凤胎中的女儿陈菲也去世了。

这对老陈的打击有些大,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或许不正确,花白发丝的他送一双满头白发的儿女远去,他格外的心酸,悲痛。

陈瑞和陈菲这对兄妹,正是超凡落幕之际出生的,生在这个时代,他们成年后就彻底放弃了旧术。

兄妹两人,一个有自己的生意要做,平日应酬很多,一个投身科研领域,十分消耗心神,即便身边都是养生领域的达人,但他们两个也都没有活过百岁。

看起来比自己师傅还要老的青木,早些年就失去了妻子,如今每天都陪着陈永杰。

刘怀安也劝自己的徒弟,人生就是如此,需要放下。

老钟开导:“我送走了自己的三个儿子,两個女儿,十几个孙儿辈,也痛苦过,但最后麻木了,习惯了,人生要看开。”

超凡落幕100年,百年流逝,一代人更迭,很多人在岁月中消失,同时代的普通人找不到多少了。

这一年,钟诚已116岁,他比王煊小了6岁,初见时,恰是在青木的庄园中,他不过是一个16岁的少年。

现在,他又来这里了,垂垂老矣,牙齿大多都脱落了。

他是为见王煊,也要见一见他的太爷爷,王煊的住处离这里很近,散个步就能走到。

看着属于秘路组织的这片熟悉的庄园,钟诚有些伤感,当年他还是一个翩翩少年,还和王煊切磋过。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活力蓬勃,结果被王煊轻易碾压,她姐姐小钟情急之下,上前拦阻,险些挨一记爆胸拳。

“王煊,你给了我一个列仙梦,但终究是没能带我上路。”再次看到王煊,他带着倦意,笑着说道。

王煊也大受触动,时间确实无情,他印象中的钟诚,始终是那个少年,蓬勃有朝气,虽然是财阀子弟,但却一直向往剑仙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御剑飞天,以仙剑裂战舰。

可是现在,他却这么苍老了,一切都仿佛还在昨日。

还记得当初,两人切磋后很投缘,钟诚向他求教,怎样才能快速提升自身,为此还拿他姐姐的写真集送他。

当年和今日对比,青葱少年的背都有些弯了,成为白发老朽。

“好兄弟!”王煊搂住他的肩头,都到这一天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还要说剑仙之路可期?一切都晚了。

钟诚有些伤感,道:“时间为什么过的这么快,越是年老,我越是怀念过去。我和你去过密地,一同探险,也进过你的内景地,共同修炼,但是,我最后还是老了。那些回忆,那些往事,似乎就在不远处,我仿佛还很年轻。但我知道,时日无多了,我快离开你们了,这次特别想过来看看你们,也算是最后的告别。”

这种话语让人唏嘘。

他也提到了自己的姐姐,钟晴比他大三岁,如今119岁了,状态比他还差一些,不宜远行了。

王煊看向芦苇塘那里,昔日姐弟两人就是在那里和他初见。

小钟在他心中的样子,也停留在当年,素面朝天,清纯靓丽,站在芦苇塘畔的草坪上,没有什么财阀子弟的架子,到了今日她的身体也不行了。

当年,王煊初入超凡,在新星和孙家冲撞时,这姐弟两人曾将老钟常年防身用的异宝,那件可收万物的兽皮袋借给他,实在算是可交,所以和他们的关系一直很近。

“太爷爷,我终究是没有熬过你。”在这里,钟诚看到了老钟,这次很直接地当面说道,也不怕挨打了。

老钟也有一些白发了,但应该还有数十年可活。

这一刻,他也有些伤感了,毕竟,钟诚和钟晴是他最喜欢的两个后辈,一个衰老成这个样子,而另一个都不能出门远行了。

“好孩子,让我再好好地看看你。”老钟拉着他的手,平静的心有了波澜,似又体会到了送走长子时的心情。

“太爷爷,你保重,我年少时的剑仙梦全都化作泡影,彻底远去了,希望你能活得很久,最终长生。”钟诚疲惫地说道。

两日后,他精神稍好后,返回新星。

超凡落幕101年,旧土外太空中,有一簇又一簇火焰腾起,灵能波动巨大。

暂时没找到钟诚的照片,发一张钟晴的照片,不知道需要审核多久才能出来。

标签: 深空彼岸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