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亲爱的顾魏余生,请多指教十章

手机 2022-03-30 12:42:29 2.06 W 余生请多指教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我曾经想过,如果没有遇到林之校,现在我会是什么样子发现想象不出来。

“以前很多人问过我:我未来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遇到林之校之后,我觉得我未来的妻子就应该是她这样的。她是个聪明但非常简单的人,和她在一起,生活也变得很简单,很轻松,很踏实。她让我期待婚姻,期待家庭,期待和她在一起的生活。”

顾魏婚礼

谁说男神不会吐槽

“林之校是个非常不浪漫的人。带她去看电影,恐怖片她就认真推理,科幻片她就认真看特效,爱情文艺片我也不知道她在干吗发呆?反正和表姐的反应完全不一样。科研工作者的大脑构造都挺不正常的。”

顾魏to安德烈

“我不担心她红杏出墙,她懒得爬墙,她就喜欢在院子里晒太阳。”

顾魏to小草

“她对我能有写论文一半的积极性,我睡觉都要笑醒了。干脆结婚,不等了。她就是惰性气体,结完婚,随她慢慢化学反应去。”

顾魏to陈聪

“舅妈willloveyouasmuchasIloveyou。Youcankissher,embraceher,betogetherwithher,dowhateveryouwant。Doyoulikehertobe舅妈?”“Yes!”

顾魏vs六月

“林之校是您失散多年的孙女吧?我怎么觉得我成入赘的了?”

顾魏to爷爷

“不要不好意思,以后她就是您女儿,除了没亲自生她,对于她,您和亲妈一样,因为您生了我。您不是一直想有个女儿吗?恭喜你,现在有了。”

顾魏to医生娘

谁说男人不懂女人

“她很少用语言表达。她在拉萨,冬天,外面天寒地冻,她给我打电话唱《回到拉萨》,让我听她的声音能传出多远。在海南的时候,晚上把潮水声录下来,发给我让我当催眠曲。我的手机里有很多录音,鸽哨、鸟鸣、山歌、钟楼敲钟都是她每次出去录的。很多我以前没亲耳听过的声音,都是她带给我的。这大概是最另类的‘浪漫’了。”

顾魏to表姐

“不论她上不上班,她每天都送我上下班。我们俩总有一辆车是空置的。她不觉得这是个事,她觉得很理所当然,想想她要再接送我上下班三十年,我突然很想笑。”

顾魏to安德烈

“超市有百洁布,一面是百洁布一面是海绵的那种,百洁布这面打湿,打上肥皂,刷水池、瓷砖、墙镜、玻璃、流理台,圆角方角斜角都行,边边角角都能刷,刷完了翻过来海绵这面把肥皂沫一抹,水渍水锈都没有,又快又干净。之前我们刷那个圆角水池,拿牙刷拿钢丝球得刷半天,搁林之校那就是两分钟的事儿这样的老婆必须娶回家。”

顾魏to陈聪

“林之校是唯一一个让我踏实、安心的女孩子。碰到什么事,她都在我身边。奶奶走的时候我睡不着,她就一直站在我旁边守着我,我睡了多久她就站了多久。那时候我就想,换成别人一定不行,我一定要娶她。”

顾魏to医生娘

两口子秀恩爱,是种本能

我坐在沙发上叠衣服,顾魏走过来,瞟了一眼,风轻云淡:“我要买内裤了。”

余生,请多指教亲爱的顾魏

我僵:抬头看他。

顾魏:也看着我。

我差点脱口而出“那你买啊”,及时意识到,不对。于是作淡定状,低头继续叠:“嗯,好。”

之前给他买过衬衫、羊绒衫、领带,鞋

内衣这个领域,还真没涉猎过。

终于想感慨一句:这婚怎么结的啊!

晚上趁医生洗澡,拉开他的内衣抽屉,咳,研究牌子和大小。

再迅速撤回书房作无事状。

周日一起去商场,我直奔柜台,闷头挑,挑完结账。

顾魏:“你为什么买的都一样?”

我:“男同志的,需要很多花式吗?”

顾魏:

其实我很想咆哮:你缺吗你缺吗你缺吗?三个礼拜你都能穿得不重样的好吗?!

付完款回去拿东西,专柜小姐(其实应该是大姐)把纸袋递给我:“小两口刚结婚吧?”

顾魏:“有年头了。”

“啊?”大姐把我们上上下下扫了一遍,笑道,“早婚?”(两个人都穿的运动套装,显得小。)

顾魏笑眯眯:“没,我们早恋。”

我:

离开柜台。

我:“您准备活两百岁啊,三十还早恋。”

顾魏:“认识你的时候二十九还没到。”

我:“四舍五入就三十。”

顾魏:“有这么四舍五入的吗?”

我:“我那会儿四舍五入一下二十。嗯,勉强算早恋了。”

顾魏:“幸好你不是学数学的。”

吃完晚饭,闲来无事,就做地瓜饼。反正也不急,慢慢做。等到出锅,已经晚上十点了。

我捏着一个喷香滚烫新出炉的地瓜饼递到顾魏嘴边:“尝尝好不好吃?”

顾魏:“我刷过牙了。”

我:“尝一口嘛。”

他一脸为难地咬了一口。

我:“怎么样?”

顾魏:“还不错。”

我甚为高兴,坐在他旁边一口接一口,咬到第三口,他伸手过来抢走。

顾魏:“我好像有点饿了。”

我:

我转身去厨房,电饼铛里还有一个。

等拿回来,顾魏已经把第一个消灭了。

我:“不要对我露出仓鼠的眼神!”刚才是谁一脸嫌弃不愿意吃的?

顾魏:“老婆,我饿了。”

我无视他,手躲来躲去不给他抓到。这厮抢不到手里的就抢嘴里的,想耍流氓直说啊!

三三回了趟Y市,印玺让她带了一堆东西回来,我去她那拿。进了门,把顾魏扔在客厅跟老肖聊天,我跟着三三进卧室。

三三家的装修风格很简洁,她翻箱倒柜,我就在旁边发呆,目光飘飘飘,就飘到了他们房间唯一的一件装饰品上我正对面床头柜上的数码相框。

明显是三三的恶趣味大作。

老肖睡觉被偷拍。

老肖打领带被偷拍。

老肖看杂志被偷拍。

而且通通后期成黑白色系。

本来人小两口的情趣,没我什么事,But,循环到一张照片,我怎么看都没看出来是什么。整个画面什么都没有,就一个圆圆的在中下方。

我抱着求知精神问:“三,那张拍的是什么?”

三三抬头,“啊”了一声,迅雷不及掩耳把相框“啪”地扣在了桌上。

老肖在外面:“怎么了?”

三三:“没事!”

我看着三三别别扭扭的表情,立刻明智地保持沉默。

过了一会儿,萧珊同志故作镇定地捋了捋头发:“肖仲义的肚脐。”

我:这算不算艳照?

三三:“度蜜月的时候,碰到一个神父,他说每个人都是上帝的作品,每个作品都有值得骄傲的部分。我觉得肖仲义全身上下,就肚脐好看。”

我:老肖听到这话估计能吐半升血

我们俩从卧室出来,客厅里的两个人扭头盯着我们看。肖仲义眯了眯眼睛,顾魏挑了挑眉毛。我迅速和三三告别,抱着东西拖着顾魏就撤退了。

晚上洗完澡,我喊顾魏:“我洗好了!”

顾魏拿了换洗衣服进来,衬衫都脱了,发现我还没出去,扭过头来看我。

我立刻:“你脱你的呀。”

顾魏突然笑得特瘆人:“你急什么?”

我:“我我没急啊”

顾魏:“来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肖仲义他们卧室看到什么了?”

我:“没啊,没什么啊”

顾魏:“真的?”

我点头:“真的。”

顾魏:“看来还是从严吧。”

我:“哎?不带这样的!”

顾魏:“不会又带了什么儿童不宜的东西回来了吧?”

我:“什么什么啊,你怎么把我们形容得跟女色魔一样!我们三观都很端正的!”

顾魏眼神X光一样把我扫射一遍:“那你看到什么了?”

我压力很大:“裸照。”

顾魏眯起眼睛:“谁的?”

我:“老肖的。就就只有一个肚脐。出于出于出于三三特殊的审美”

顾魏皱皱眉头:“所以你就来鉴定我的肚脐?”

我立刻摇头:“不是不是不是。”

顾魏:“那你要干什么?”

我突然灵台清明,“我们都结婚了我还不能看看吗?!”

对,就是这么个道理!没事儿我还不能看看吗?!

顾魏补觉,一张脸睡得粉粉的。我坐他旁边看书,看他睫毛动了动以为他快醒了,就凑上去亲了一下。

这厮居然眼没睁就开始笑。

笑完居然接着又睡着了

早上,睡梦中。睫毛痒痒,我皱了一下眼皮。还痒,再皱一下。还痒,我睁开眼睛,迅速一咬。

顾魏:“嘶属小狗的啊!”

谁让你手指头不老实!

顾魏:“松松松松。”

我用劲咬了一下,松开。

顾魏:“牙印!”

我闭上眼睛继续睡。

顾魏炸:“睡神!起床!”

林老太太的九十大寿打算认真地办一下。于是林老师和娘亲要来X市待上三天。

周四晚我打电话回家:“你们什么都不用带,人来就行了。”

林老师开着免提,我听到他在那头欢脱地指挥:“睡袜带蓝色的那双,睡衣灰格子的那套。老婆,你的那个枕头带不带啊?还有居家服!”

我内心阴暗地想,林老师每次都不肯穿顾魏的睡衣,是不是担心穿起来没顾魏玉树临风。

我:“您怎么不干脆连被子都抱过来呢?”

林老师一本正经地回答:“被子就先不用了。”然后扭头,“老婆我的剃须刀充电器别忘了!哎,带点零嘴路上吃。”

我囧:“林老师!”您开车吃神什么零食啊!

林老师直接无视我:“老婆,我的擦脸的呢?”

我:“现在装包,明天早上起来不用吗?”

林老师突然觉醒,扭头:“那先不放了!”

我的亲爹啊!

我:“这边什么都有,您大包小包的带过来累不累啊。”

林老师:“带过去了就不带回来了,省得以后带来带去麻烦。”

我:

顾魏在旁边笑得无比乖巧:“他想带什么就带什么吧。”

得,你们一个个的就可劲儿惯他吧。我:“爸,顾魏要和你讲话。”就把手机放到顾魏手上。

顾魏茫然地对我做口型:“我说什么?”

我耸耸肩:“随你。”

电话那头刚刚不搭理我的人突然回神了:“顾魏啊。”

顾魏:“啊,爸。你们在收拾东西呢?”

林老师:“嗯。差不多收拾好了。”

顾魏:“明天路上注意安全。可能会碰上上班高峰期,不着急慢慢开。”

林老师:“嗯,好。你就别操心我们了,好好上班。”

我看着翁婿俩这么和谐,恍然生出一种“顾魏是你亲儿子,我是捡来的吧”的错觉。

林老太太满头银丝一袭旗袍,端庄美丽典雅大方,完全把顾魏震傻了。(我们结婚的时候,老太太穿的唐装,比较低调。)

我看到顾魏眼睛都直了:“怎么样,资深美女吧?”

顾魏立刻:“嗯。”

我:“那是,不然当初怎么能拿下我爷爷?”那样的资深帅哥。

顾魏:“不是说你爷爷是被你奶奶的才华和气质吸引的吗?”

我:“你猜我奶奶换张脸,我爷爷还会一见钟情吗?”

顾魏:

过了一会儿,顾魏突然冒一句:“那我换张脸,你还喜欢我吗?”

我:“我又不是看上你这张脸。”

顾魏:

你因为他的美貌看上他,他不乐意,你说你完全不在乎他的美貌,他还是不乐意啧,帅哥真难伺候。

趁着上面致辞,我捏捏他手指悄悄说:“你变什么样我都喜欢你。眼睛不变就行。”

顾魏糯糯地“嗯”了一声,握握我手说:“我也是。”

哎哟~我的小心脏~

寿宴结束回到家,林老师老两口不知道怎么回事,闹别扭了。我决定去哄林老师。因为即使我把我妈哄好,林老师二起来,会立马又把炮仗点燃的。从兜里摸出一块糖递给林老师,他头都不抬继续玩手机:“我又不是小孩儿。”

听着怎么这么没有说服力?

对待林老师,果然不能像春天般温暖,他会傲娇。

我:“你又怎么招我妈了?”

林老师:“怎么不说她招我呢?”

我:“她招你是情趣,你招她是无聊。”

林老师:“嘁。”

顾魏走过来:“爸,你晚上夜宵吃什么?”

林老师:“不吃。”

我:“转性了?”

林老师:“你妈不让我吃。”

娘亲突然从房间杀出:“什么叫不让你吃?告诉你少食多餐,你刚才那样,撑到怎么办?!”

顾魏听完娘亲报了一遍林老师刚才消灭了多少吃的,沉吟了一下:“爸,您胃口真不错。”

林老师撇撇嘴。

顾魏:“那宵夜就算了吧。”就拽了我去洗澡。为毛要拽我一起?

关门前我担忧地看了眼客厅方向,被顾魏一把拎走。

等我们从浴室出来,发现娘亲已经在厨房炖红枣桂圆汤了。

顾魏:“爸,妈,我们先休息了,你们也早点睡。”就把我拽进了卧室。

我:“就就就这么着啊?”

顾魏笑:“人两口子的事,你瞎操心什么。”

我:可以这样的吗?

第二天一早,林老师两口子果然又甜甜蜜蜜地在一起了。

顾魏他们科轮转过来一批实习生。下班后,顾魏去护士站。

A对着我:“师师”

我看着他,囧囧地等着那句“师娘”或“师嫂”。

A酝酿了半天,还是喊了句“师姐”:“顾老师当初怎么追你的?”

我:

B:“当初怎么想的就嫁了个医生?”

我:“医生又不是洪水猛兽,两个人看对眼了就在一起了。”

A:“我们这行找对象真是伤不起,好多姑娘说自己多么多么想找个医生,结果一看工作那么忙,工资那么低,立刻就跑了。我就奇了怪了,她们都是被谁灌输了医生又帅又闲又有钱的概念的?”

我刚准备说“不入一行不知一行”,B吐槽:“全是看小说看的!”

我心里一虚,立刻闭嘴。

A:“我这是要孤独终老的节奏吗?”

我安慰他:“不会的,顾魏一把年纪都找到老婆了。”

顾魏刚好进门听到这句。

我默

“顾魏,我要看你的日记。”

“我不写日记。”

“你爸说你有的。”

“那是工作日志,上面全是病例和会诊记录,你要看吗?”

“那你干吗扉页放我的照片?”

“为了和别人的区分开来。”

很多时候我觉得顾魏是外星人。

下班到家,对顾魏说:“做玉米烙给你吃。”(刚从电话里跟林老师学的。)

然后就埋头苦干。

顾魏就默默在旁边炒菜,做汤。

等他三菜一汤端上桌,我还在和玉米粒奋战。

顾魏:“嗯”

我:“嗯?”

顾魏:“我就想问问,今天几点能吃上晚饭。”

我:

最后放弃平底锅,改用电饼铛,往里一倒,盖子一压:“先吃菜。”

顾魏坐我对面,一脸要笑不笑的表情:“不会菜吃完了,它还没好吧?”

我:“那你就慢慢吃。”

等了十分钟,我跑去厨房把玉米烙拿出来,卖相还是相当好的。

端到桌上。

顾魏:“吃菜已经吃饱了。”

我炸:“顾魏!”

顾魏:“开玩笑的。”

然后他吃了一大半。

我:“你不是吃饱了吗?”

顾魏:“首长都下指示了,我还敢饱吗?”

我:“如果当年我不去找你,你怎么办?”其实我一直很好奇。

顾魏一脸淡然:“那我就去找你。”

我:“然后呢?”楼下点蜡烛、弹吉他吗?

顾魏:“直接打电话叫下来。”

我:“然后呢?”

顾魏:“抓了就走。”

我囧:“然后呢?”

顾魏突然打住:“告诉你干吗?”

我:“好奇。”

顾魏:“告诉你下辈子就不能用了。”

啧,顾魏你这是学会说情话了吗?

顾魏陪我回Y市。

晚上洗完澡我给娘亲吹头发,我站着,她坐着,额头靠在我怀里:“等我老了,你也这么给我吹头发吗?”

我说:“等你老了,你想干吗我就给你干吗。”

娘亲笑:“我都老了我还能干吗,老胳膊老腿儿的,也就窝在家里。”

我说:“可以吃嘛,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吃银我给你金,想吃金我给你翡翠,想吃翡翠我给你钻石。”

娘亲:“那我要想吃钻石呢?”

林老师飘过,抹了把娘亲的脸:“那就把你扔矿坑里”

空气比较干燥,而林老师又没有洗完澡擦润肤乳的习惯,于是晃到娘亲身边:“后背痒痒,挠挠。”

娘亲是从来不会对皮肤做过激行为的人,于是在他背上抚摸了一下:“好了。”

林老师:“再挠挠。”

娘亲:又抚摸了两下。

林老师:“左边,左边一点,嗯,再上边一点太上边了!”

娘亲炸,“我是你丫鬟吗?!”

林老师:“这活儿是丫鬟干的活儿吗?!”

娘亲:

林老师:“就算是,那也得是一男丫鬟啊!”

我和顾魏笑翻。

我抱着一大摞叠好的衣服往更衣间走,看到顾魏一边游荡,一边低头翻看手里的东西。

我:“看什么呢那么认真?”

顾魏晃了晃手里的东西:“你妈给我的。”

我N小的时候的日记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过什么!有这么坑孩子的娘吗?抢!手上床单被套一大摞腾不出来,于是就踢!

右腿目标高度,顾魏胸口。结果没踢着日记本(他闪开了)。

我:“啊啊啊啊啊”

拉到韧带了

果然是上了年纪。

顾魏把我抱到沙发上,放松我腿部肌肉,哭笑不得:“你多久没运动了?你出去是不是就没锻炼过?”

我:“谁没事就锻炼高踢腿啊?”

顾魏笑:“叫你踢我。”

我:过了一会儿,“不会韧带拉伤吧?”

顾魏一口白牙:“不会。最多以后右腿比左腿长点。”

我迅速伸出左腿朝他扫去,被他一把捏住小腿。

顾魏:“我就知道!”

我笑:“这样不就一样长了嘛。”

顾魏:“造反了你要。”

关于孩子这个事

印玺推荐我看《爸爸去哪儿》,看得我莫名欢乐。

“顾医生,你带你家娃会是啥样?”

“说得就跟不是你家娃一样。”

“我觉得当爹的男人都特帅。”

“嗯。”

“有种成熟的气质。”

“嗯。”

“暖萌暖萌的。”

“嗯。”

“看着就开心。”

“林之校,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

和顾魏一起坐地铁,只剩一个位置了,想了想,决定和他一起站着。

标签: 余生 请多指教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