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月下佳人

手机 2022-03-21 14:41:38 1.58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月下佳人万古神帝。阎无神从离恨天传来消息,找到了池昆仑的残魂。

找到残魂,至少可以谋一个“假生”。

若池昆仑能够领悟六道轮回的真谛,甚至可以逆天改命,真正的活过来。

无论怎么说,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张若尘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池瑶,又亲自以分身,携带池昆仑的头颅,赶去离恨天,将之交到阎无神手中。

池瑶站在朱红色的窗棂边。

旁边的镂空金炉中,飘出缕缕香雾。

她性格一贯坚韧,面容清冷,没有凡间女子的楚楚可怜,与丧子之母的黯然神伤,不知多少年前,就已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表情。

世间能打倒她那颗坚韧之心的力量,实在太少。

张若尘来到池瑶身后,看着她略显单薄的向下斜销的香肩,能想象她内心绝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无懈可击,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池瑶红唇的嘴唇轻启,带有几分乏力感,道:“我们总是在夹缝中求存,走在最锋利的刀刃上,不仅有肆虐的风无情吹打,更要承受各种明枪暗箭。。稍有不慎,便死无葬身之地。”

“看惯了家破人亡,经历过毁天灭地,也见证过一座座大世界顷刻间化为劫土尘埃,万族生灵或化为血食,或沦为奴隶。”

“未来是否有一天,这一切也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张若尘能理解她的担忧,如今宇宙大动荡,他自己何尝不是如履薄冰?

多少次险死还生?

不会每一次运气都那么好。

池瑶目光望着窗外火焰一般艳丽的云霞,道:“对敌人,我们必须要狠!既然求不到太平盛世,便只能杀,为孔乐、羽烟、红尘他们杀出一个安宁的修炼环境。敌人,要么被杀尽,要么让他们不敢与我们为敌。”

张若尘从身后,展臂将池瑶芳香的玉躯抱住,道:“放心吧,一切有我。以我们现在掌握的力量,谁要让我们家破人亡,那么他一定要承受相应的代价。不,应该是更加惨烈的代价。”

“孔乐还好吗?”池瑶问道。

张若尘道:“她随影儿去了阎罗族修行,不会有危险的。”

“阎罗族!”池瑶念出这三个字。

显然她并不放心。

不仅是对天外天阎氏,对离恨天阎氏,也包括与离恨天阎氏关系极近的阎无神,都有不小的担忧。

其一是因为,古之强者的集体归来,离恨天阎氏难逃干系。

其二在于,阎无神和张若尘本是生死对头,却收了张若尘之子为弟子,这其中未必没有更深的谋划。一山不容二虎,一個时代又怎能容得下两个年少始祖?

哪怕阎无神如今在努力帮助复活池昆仑,也依旧没有打消池瑶对他的提防。

将人想得太坏,固然会得罪许多人。

但,将人想得太好,却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张若尘何尝没有相同的担忧?

张若尘和阎无神恶斗了不知多少次,甚至在他和般若订婚那天,还斩过他一次。那一次,虽是一场公平且双方都期待的决战,但决战背后,何尝没有藏着私心?

阎无神真的丝毫都不在意?

同是天骄,被张若尘超越,他就真能够接受?

他若能接受,他也就不是阎无神。

一个人不可能无条件对另一个人好,如果有,那么这个条件可能会大得不能告诉你。

正是因为对阎无神所有防备,所以当初池昆仑想去黑暗之渊,张若尘才拦了下来。

池瑶道:“量组织要彻底杀死昆仑,完全可以直接咒杀昆仑在离恨天的残魂,为何却偏偏留了他的残魂?或许你和阎无神交情很深,或许此人的确值得你结交,但你想过没有,你尚且许多时候身不由己,他呢?他背后之人呢?”

“总之,此人不可不妨。你欠得越多,未来还的可能更多。”

张若尘道:“无论未来我们的关系走到哪一步,至少这次我能看出,他是真心想要救昆仑。”

“那就找机会,还了他的人情。”池瑶道。

万古神帝

天边的云霞逐渐暗去。

一轮明月升起,悬浮在云海之上,天空皆笼罩在银色的光辉中。

月光下的池瑶,肌肤宛若凝脂一般,不输月神的至美仙颜,看不出任何岁月感。

在顶尖大神中,她算是极为年轻的。

剑阁内的修炼环境,虽不如日晷。但,这两千多年,池瑶修为提升极快,并没有掉队,已凝聚出十七重天宇,再进一步,就是无量境。

而实际上,她和葬金白虎在一起,战力已不输乾坤无量境界的存在。

葬金白虎做为史前遗种,修炼速度自是不用提,寻常神王神尊,还真不是它对手。

张若尘将日晷取出,交到池瑶手中。

池瑶抬起眼眸,尽是疑惑之色,道:“纪梵心一骑绝尘,将我们远远抛在了身后。白卿儿破无量境,我也是知晓的。我的确很想借日晷修炼一段时间,以追上与你们的差距。”

“但日晷重器,诸天都觊觎,万一有个闪失,你让我如何向你交代?”

张若尘道:“将日晷交给你,不仅仅只是助你修行。更是为了保护你!如今修辰天神修为近乎恢复,有她在你身边,我才能放心。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

池瑶双眸含雾,始终坚韧的心,仿佛要融化。

不等她开口推拒,张若尘又道:“修辰天神的修为的确强大,但,现在绝不能暴露。若让外界知晓,日晷已能支撑大自在无量修士修炼,后果非同小可。”

“将它暂时交给你运用,就是对外释放错误的信号,以麻痹敌人。”

“第二,天尊要和诸天博弈,以整顿天庭内部的不确定和不稳定的因素。我现在是天尊摆在明面上的刀,处在风头浪尖,需要与各方斗法,不仅要耗费大量精力和心力,更要得罪许多势力。”

“所以,你得帮我。用日晷,帮我笼络值得信任的修士,提升他们的修为。”

“总不能将整个天庭都得罪了吧?”

池瑶自然能看懂天下大势,轻轻点了点头,道:“如今,明眼人都能看出,劫天来到天庭,是代替天尊坐镇天宫。加上太师父找到了续命神药的消息外泄,现在,昆仑界已显鼎盛之气象。在这之前,就有不少大世界的神灵,主动拜见过我、蚩刑天、神妭公主、千骨女帝。”

“现在有了日晷,对他们的吸引力只会更大。”

“西天佛界、天龙界、千星文明、帝祖神朝、五行观、真理神殿、广寒界,还有风族,都是值得重点结交的势力,且实力不俗。只要有他们支持,就等于拉拢了接近一半的诸天。到时候,无论你闹出多么大的动静,得罪多少人,至少不会落得举世皆敌的地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够强大的大世界和势力,也可示好。比如,妖神界的狐族。”

张若尘道:“这些事,不用告诉我的,我相信你必能做得极好。”

池瑶慎重的道:“但是,我不建议,大规模开启日晷。如今天庭的许多古神,对十万年前的昆仑界,依旧还有阴影呢!”

十万年前,昆仑界开启日晷,实力突飞猛进,须弥圣僧、问天君、殒神岛主、第四儒祖等人甚至有了制定宇宙新规的意思,不仅让地狱界压力极大,也吓坏了天庭许多人。

当你太过强大,且要动多方利益,想要你死的,绝对比尊敬你的更多。

可以说,那时的昆仑界,的确达到了一个时代的巅峰,烈火烹油,花团锦簇,但也为后来的劫难埋下了祸根。

如今,若再大规模开启日晷,就算对外宣布只能支持大自在无量之下的修士修炼,也足以让天庭许多古神回想起十万年前的恐惧。

“十万年前!”

张若尘念出这几个字时,眼神极为深邃。

在见过七十二品莲、雷罚天尊、魁量皇、巴尔这些隐藏极深的人物后,张若尘对十万年前,昆仑界遭遇的一切,又有了新的认知。

特别是七十二品莲,完全就是不灭张家,不灭昆仑界,就不罢休的态势。

十万年前,怎么可能没有参与?

太上隐瞒了张若尘许多事,深怕他卷入进去,显然是知晓背后的水有多深。

如今,张若尘修为已达到大自在无量,自认为,已经有资格知晓背后的黑手,决定下次回昆仑界,就要问个清楚。此外,他还准备去拜访项楚南的师尊,了解关于巴尔的秘密。

就在他心念想到此处之时,一道悦耳的女子声音,在外面响起:“师尊,项师叔和风师叔来了,想要见你。”

“吱呀!”

推门而出。

青箐戴着面纱,站在门外,沐浴在月光中,身姿宛如空谷幽兰,极为清纯动人,因为修炼无极神道,身上有着一股缥缈朦胧的道蕴。

她没有辜负张若尘的期望,修为已达至神境。

若非这个万年,出了太多妖孽。她绝对可以站在时代之巅,笑傲同辈。

看见从里面走出来的俊美非凡的师尊,她微微低下螓首,没有了往日绝代奇才的傲气。

月下佳人

月下佳人万古神帝:https://www.19910627.com/3204.html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