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起点星坞翻腾张若尘引星坞

剑来 2022-02-27 08:50:18 1.84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起点星坞翻腾张若尘引星坞。海石星坞,空间规则活跃,无数星体、世界、物质在这里诞生。

七彩斑斓的星云中,无数元会以来,空间都在不断膨胀,一道道贯穿亿万里虚空的空间裂缝横陈。这里存在着不少神灵都不敢靠近的禁地,也有许多古之诸天将自己的大墓建在里面。

大如海,深似渊。

茫茫渺渺,不见边际。

昊天早已锁定魁量皇的气机,行走其间,使得星坞震荡,一座座禁地坍塌,一只只邪凶爆开,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的脚步。

张若尘终于明白,当初昊天欲引爆海石星坞,摧毁修罗星柱界是何等大气魄,且他的确有此实力。

破灭一片星空,摧毁一切挡在身前的阻碍。

张若尘手中两只布袋,一只装着昔日天庭的二十诸天之一“奇瓦达母神”,一只装着昔日地狱界二十诸天之一的“三煞帝君”,袋子在蠕动,但,被昊天留在袖子上的神纹禁封,无法逃脱。

“有些不对劲啊,三大量皇为何盘踞在海石星坞?”张若尘眉头皱起。

海石星坞时空混乱,禁地无数,能够一定程度上影响天机推算。同时,有连接虚无世界和离恨天的通道,可以迅速从各个方向逃走,的确是绝佳的藏身之地。

但,直接藏身到离恨天或者虚无世界,岂不更好?

难道……

量组织想引爆海石星坞?

海石星坞这片浩瀚星空中,许多星体上都有修士盘踞,甚至建有交换物资的城池。。

一座座修士聚集的城池中,所有人都被昊天身上的气息震慑得颤颤巍巍,跪伏在地,连行动都不能。

张若尘双臂抬起,凝出两道数亿里长的手臂虚影,衣袖挥动间,破开星云,将一颗颗星体搬移到身后。

以他现在的修为,别说苍生,就连一颗颗星体都如弹丸,一座座世界都如叶片。

昊天若是与魁量皇交锋,散发出来的力量余波,必能毁天灭地。唯有张若尘这种层阶的存在,可以在大战前夕,救下一部分修士。

并非昊天没有怜悯之心,而是相比于击杀魁量皇,海石星坞中的这些修士的生命,显得太微不足道。

量组织也不可能用这些生灵,绑架一位天尊的善心。

做为天尊,注定只能有大善,不能有小善。

注定只能狠心和理智,不能优柔寡断。

必要时,虽牺牲亿万人,牺牲一界、十界,亦要坚定自己的意志,斩必斩之人,做必做之事。以撑起天地,保全更多的人。

是以,十人恨,万人尊。

十人恨他无情,万人尊他如神。

若天尊计较于小善,着眼于个人纷争,舍不得,放不下,心胸和气魄注定大不到哪里去,注定做不成大事。那么,他就不配做天尊!

“是若尘神尊,他救了我们。”

“多谢神尊救命之恩。”

……

有大圣层次的修士,看见了星空中的张若尘,高呼其名。

万古神帝起点星坞翻腾张若尘引星坞

随即,一座座洞窟外,一条条街巷中,数不尽的修士,叩拜宇天外的那道神圣身影。

张若尘感知敏锐,在海石星坞外一片幽蓝色星云中,察觉到一道熟悉的气息。

相隔数十亿里,张若尘探出手掌。

数十亿里外,一只星云大小的手掌光影凝聚出来,将藏在星云中的御英古神抓住。

御英古神,乃罗衍大帝心腹,与天音神母走得极近,毫无疑问是量组织的一员。

御英古神无法挣脱手掌光影中的规则神纹,道:“神尊可否看在昔日交情之上,放在下一条生路?在下必定铭记。”

抛开御英古神是量组织成员的身份,张若尘对他的印象并不坏。

他也从来没有出手对付过张若尘。

“我会将你交给罗衍大帝,给你留不留生路,他说了算。”

张若尘将御英古神托在手心,如看一只蚁虫,手掌一翻,将他镇压到了神境世界中。神境世界的中心,出现一座五指大山。

“咦!”

张若尘感应到另一道气息。

又是一尊厉害的大神!

在张若尘镇压御英古神时,那位大神穿过空间裂缝,遁入虚无世界。

这位大神,空间造诣极高,隐匿手段厉害,且施展了禁术,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已遁入虚无世界深处,几乎快要消失无踪。

换做别人,没有张若尘这么高深的空间造诣和感知,稍微疏忽大意,或反应慢了一些,怕真会被他逃走。

张若尘打出明镜台,将其镇压。

……

魁量皇站在海石星坞深处一座发光的白色大陆上,一身布衣,鬓发染霜,相比于昔日的福禄神尊,多了几分内敛与朴素。

这座大陆,如同白银堆积而成,南北十八万里,东西二十五万里,宏伟壮丽,山脉陡峭。

它悬浮在混沌空间中,四周是数不尽的空间裂痕。

五颜六色的庞大星体,不断在此处诞生。星体上,存在各种神异物质,硬度极大,甚至能找淬炼至尊圣器的材料。

魁量皇手持乌木法杖,以杖为笔,蘸取血液,在大陆上刻画铭纹。

“轰隆!”

远处,一座赤红色的荒芜大世界崩塌,惊天动地,宇空震动。

一缕璀璨的昊天清辉,从破碎的世界板块中冲出,直向白色大陆而来。

魁量皇站在大陆中心,抬头向昊天清辉望去,并不惧色,反而浮现出一道慈眉善目的笑容:“昊天,你来迟了!海石星坞就要坍塌,毁灭风暴将席卷黑暗大三角星域、古文明星域、天庭、修罗星柱界,整个星空战场都将化为宇宙中的枯寂尘埃。”

“是吗?不见得吧!”

昊天击碎魁量皇布置在外围的一座座神阵,疾速向白银大陆靠近。

“哗啦!”

魁量皇摇晃乌木法杖。

法杖上的原本灯,散发出幽蓝色光华。

顿时,星空中,响起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凄厉、狂放、愤怒,声音从四面八方向昊天清辉蔓延过去。

一片片灰蒙蒙的尸云,从空间裂缝中冲出。

尸云中,是一座座大墓,有的墓堆如星体一样巨大,立着千里高的十字架。有的墓堆如金字塔,是白玉晶石堆砌而成。有的墓堆残破了,能看见墓中的邪恶棺椁。

这是那些将自己葬在海石星坞的古神的墓,其中一些墓中,葬着远古诸天。

魁量皇以赶尸御魂之法,将这些古神大墓挖掘,炼成了一支阴军。

“吼!”

一座座大墓,皆闪烁阵法铭纹,处在一座神异阵法的结点上。

大墓连成片。

有神尸从墓中冲出,披头散发,身体枯槁,吞吸天地之气。

张若尘眉宇紧锁,发现诡异的地方。

那些大墓,还有那些神尸,散发出来的灰色死气,极为古怪,与星桓天雨辰神庙所在的恶土的气息极像。凡是被埋在那片恶土中的神尸,在特定的时间,都会“活”过来,如同尸变一般。

“嘭嘭!”

昊天清辉蔓延过去,古墓分解,神尸崩裂。

哪怕是魁量皇布下的神阵,也未能挡住多久,就随着墓群一起坍塌。

昊天道:“你这阵法造诣,已足以称太上。”

“昆仑界那位不死,谁能称阵法太上?”

魁量皇神色凝重,十二座命运之门在身周凝聚出来,显化命运十二相之力。

昊天道:“是啊,你的精神力还差了一些。若能达到九十三阶,借这阴阵,倒是能够与本座斗一斗。”

“若加上命祖神血呢?”

魁量皇将手中乌木法杖重重击向地面,顿时,一道道玄奥复杂的血色铭纹,从他脚下蔓延出去。

就如血红色的江河,血色铭纹迅速布满白银大陆,继而,如同触手一样,一万道化一亿道,一亿道化万亿道,万亿道化万万亿道……,不知多少亿道阵法铭纹,延伸到外面的混沌空间中,使得七彩斑斓的海石星坞,逐渐变成了血红色。

毫无疑问,魁量皇准备充分,并且使用了大量始祖神血。

但,他并不认为,这样就能与昊天一战。

这些大阵,并非是用来对付昊天,而是用来引爆海石星坞。

原本灯的光芒,变成血红色!

魁量皇胡发飞扬,衣袍如展开的旗,苍老的脸上青筋暴凸,嘶声念叨:“命祖之血,燃烧出命运之光,凡光芒所照,皆为命土!阵……起……”

“轰隆!”

一股天塌地陷的力量,以白银大陆为中心爆发出来,形成一个恐怖绝伦的宇宙漩涡。

魁量皇被十二道恒星大小的命运之门包裹,站在漩涡中心。

漩涡化为龙卷,直往上空冲去。

龙卷风暴的内部,就足有数十万里粗,一颗颗五颜六色的星球,一座座残破大陆,一座座古神墓堆,与万千雷电一起,在风暴中旋转,酝酿能够毁灭一片星域的可怕力量。

张若尘哪怕站在万亿里之外的星空中,都感觉到了一股拉扯力量,能看见海石星坞深处那根升起的气柱。

气柱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嘭!”

昊天闯入龙卷漩涡,出现到魁量皇的上方,继而身体急速向下,打破速度规则,爆发出远超光速的速度。

一拳从上而下打出!

在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倒流了一般。

守护魁量皇的十二道命运之门全部爆开,未能挡住一个刹那。

魁量皇本是撑起乌木法杖抵挡,却挡不住昊天这一拳,“噼啪”一声,法杖直接从中间断裂。

等到昊天悬浮在风暴中心,定住身形的时候,魁量皇肉身化为微粒,被打碎成一团精神意识神雾,向三界的四面八方扩散。

标签: 万古神帝起点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