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天尊出手一击斩一天张若尘懂人情

剑来 2022-02-25 20:13:53 1.9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吧天尊出手一击斩一天张若尘懂人情。时间长河彻底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紫色神异古河,也在快速远去,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它引走。

唯有修辰天神失魂落魄,沮丧无比,没有一代修罗的杀伐,也没有绝世天神的战威。

她盯向张若尘,咬牙道:“你怎知她是梵宁?”

张若尘叹道:“能让圣僧失去复仇之心,遁入空门。能让印雪天生出愧疚之情,亦入佛修行。这其中又岂会没有原因?”

须弥圣僧年轻时,与空梵宁相恋,虽有传言,是被未知强者算计。

但,张若尘太懂人情世故,根据自己了解到的须弥圣僧和空印雪的种种反常行为,更愿意相信,其中另有隐情。

十个元会前,空印雪能离开不动明王大尊,带着怒天神尊和空梵宁回到冥族,本身就意味着心中已是无比失望和痛苦,如同被抛弃了一般。

谁都不知道,在枯死绝发作之时,他们遭受了何等痛苦?是否有被耻笑?

但,摩尼珠只有一颗,暂时只能先救其中一方。

任何人处在不动明王大尊的位置上,选择也会变得无比艰难。

空印雪因为对大尊有情,在一定程度上,或许可以理解他的难处。怒天神尊做事更加理智,能克制心中的恨意。

但,空梵宁又是怎样一个人呢?

张若尘思考过许多,想到过当初在云武郡国,在寒冬之时,自己和林妃被兄长赶出宫殿,那种屈辱和恨意,至今没有完全忘掉。。恨当时的八王子和其母后欺人太甚,也恨云武郡王对他和林妃的淡漠。

可是,对空梵宁和怒天神尊而言,他们遭受的枯死绝痛苦,绝对远远胜过当初的张若尘和林妃。

站在人性的角度上,张若尘不相信,空梵宁和怒天神尊没想过要报复灵燕子一脉。

哪怕是十个元会后,已经隔了数代人的绝妙禅女,当初在黑暗之渊,对张若尘的恨意都极为浓烈,欲要致他于死地。

所以,在张若尘看来,真相应该是。大尊消失于天地间后,空梵宁就已经在策划报复,故意隐藏身份和血脉,设计年轻时的须弥圣僧,令其爱上自己。

既然不动明王大尊做了负心人,灵燕子抢走了本属于他们的摩尼珠,那么,她就要须弥圣僧痛不欲生。

直接杀了须弥圣僧,反而是便宜了他。

她承受了枯死绝之苦,灵燕子的儿子,就必须承受更大的痛苦。灵燕子一脉,全部都得死。

这才是复仇!

张若尘正是明白仇恨对人心的影响,知晓感情的反噬之痛,所以,从修辰天神、凤天那里了解到空梵宁的事迹后,才会生出种种怀疑,很想探查空梵宁是否真的已经陨落。

实际上,张若尘根本不希望真相是这个,宁愿空梵宁真的是因为须弥圣僧而陨落。

毕竟这个真相,太残忍了!

或许十个元会前,圣僧本就是一心求死吧,希望自己死了,就能化解空梵宁心中的地狱。

张若尘思绪万千,忍不住长叹一声:“我只希望,她并不是空梵宁。天尊,你是否能告诉我们答案?”

中年儒士站在张若尘的不远处,身上清辉散去,望着远去的紫色神河,眼中不免出现一道落寞神采,道:“世间的恩怨,大多是起源于一个情字。若万物无情,如草木,如流水,自然世间就没有了痛苦和仇杀。”

张若尘道:“若万物没有了七情六欲,又何必来这人间走一回?”

万古神帝吧天尊出手一击斩一天张若尘懂人情

“你无须太多担忧,她那边,我来解决。跟我走吧!”

昊天手指划出,一条空间通道穿透虚无世界,连接向未知地域。

走在空间通道中,张若尘能清晰感觉到空间规则呈奇异方式流动,犹如宇宙被折叠,每一步都能跨越真实世界中的一座星域。

“我们这是回天庭?”

张若尘没有丝毫担心。

虽说,昊天令人看不透,但他若想杀张若尘,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刚才他只需要不露面就行了!

“先去清理几个人,再回天庭。你有什么疑惑,直接问便是。”昊天道。

张若尘再三斟酌,道:“晚辈冒犯了,敢问天尊和空梵宁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唯一动情过的女子。”昊天言简意赅,显然不愿多提。

张若尘道:“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其实不该问这个问题,因为,对一个人,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看法。一个人不同的时期,也完全不一样。你认为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就是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你自己心中有答案就行。”昊天道。

张若尘失去继续问下去的兴趣。

因为昊天刚才都已经说了,空梵宁那边由他来解决,显然是不希望张若尘掺和进去。

无论当年真相如何,许多事都已经发生,根本无法挽回。

不多时,张若尘和昊天从虚无世界走出,出现在真实世界的星空下,继续前行。

一颗颗明亮的星辰,在不断后退。

见张若尘沉默不言,昊天主动道:“界尊难道不想知道空间神殿发生了什么?”

张若尘闪过一道锐色,道:“天尊若知晓空间神殿发生了什么,那么此刻你已经将凶手带到了我面前。”

“当时,我未在天庭。”昊天道。

张若尘道:“我若去天庭,去空间神殿,天尊是否会阻止我?”

“你是为杀人而去?”昊天道。

张若尘道:“昆仑死在那里,我难道不该去杀人吗?”

“你若大开杀戒,闹得天庭动荡,岂不正是量组织希望看到的?所以,我会阻止你。”

昊天步法稳健,虽没有任何神气外露,但依旧气势卓绝,话锋一转道:“除非,你不是以剑界界尊的身份前去。”

“池昆仑父亲的身份,还不够吗?”张若尘道。

昊天摇了摇头,道:“空间神殿大长老的位置,尚还无人。”

张若尘脸上微微一怔,道:“天尊,这是想要我加入天庭?”

昊天停下脚步,看向张若尘的双目,道:“界尊觉得,天庭宇宙是谁的?”

“天尊一言可定天下法,又何必如此一问?”张若尘道。

昊天道:“天庭宇宙若真的属于我一人,别的修士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天庭宇宙,属于二十诸天,属于称雄一方的神王神尊,属于各界的神灵,亦属于亿万芸芸众生。”

“我的确是天尊,被人尊称修为天下第一。但,我神魂神念终究是有限的,不可能知尽天庭所有事。所以,每一个修士都有他存在的意义,修为强,能做的事越多罢了!”

张若尘道:“天尊是想让我以大长老的身份,肃清空间神殿?”

“空间神殿里面的一些人,牵扯到不少大世界的利益,轻易动手,怕会引得人心惶惶,最终像四阳天君那样背叛天庭。需要有一个外人出手,以雷霆手段,将所有隐患全部清除。这个人,你最适合!”昊天道。

张若尘十分清楚接任空间神殿大长老位置意味着什么,正在思考利弊的时候。

昊天望向满天璀璨星河,道:“将来,若天地有变,秩序彻底崩塌,就连天庭都毁灭,你总得有一个身份,才能将空间神殿收于旗下,带去剑界吧?你能忍心看着空间神殿毁灭?”

张若尘脸色一变,看向昊天那双深邃的眼睛。

“你好好想想,我们到了!”昊天道。

前方,是一片七彩斑斓的星海,无边无际,星云厚密,无数星辰和墟界飘浮在里面,犹如一座真正的海洋。

这便是,号称宇宙起源之地的海石星坞。

星桓天和星天崖迁走后,海石星坞变得更加热闹,天庭和地狱那些胆大的修士,都冒险来此,闯入星坞寻找宝物。

张若尘极目远眺,以他现在的修为,神念所及之处,海石星坞外围千亿里区域中的修士,几乎无所遁形,犹如地上的一只只蚂蚁。

“哗!”

昊天身上爆发出清辉神霞,天尊威势外泄,立即震得整个海石星坞的空间,出现一道道涟漪。

霞光绚烂瑰美,照亮一方宇宙。

星坞中的修士,几乎全部都立即跪地叩拜。

这时,张若尘在海石星坞的深处,发现了三煞帝君的气息。

很淡!

但,能够洞悉,三煞帝君在急速逃窜。

“唰!”

昊天一步跨越星海,追上疾逃的三煞帝君,一掌落下,将其拍碎成了血雾。

衣袖随之一卷,将所有血雾,全部装进袖中。

“刺啦!”

他斩去衣袖。

衣袖化为了一根鼓胀的袋子,扔向站在海石星坞边缘的张若尘。

那昊天衣袖所化的布袋,包裹在规则神纹中,穿透一层层空间,落到张若尘面前。

张若尘将布袋捧在手中,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一位诸天,一掌就被拍得失去了战力,被一只袖子做的布袋给装纳。这手段,未免太过强横,世间何人可比?

奇瓦达母神化为本体,如同一只赤红色的螳螂,从海石星坞的劈碎空间逃向虚无世界。

但,根本逃不掉。

昊天一脚便将它庞大如大世界的神躯踩碎,甲壳四分五裂,神血染红上亿里的虚空。

昊天如法炮制,用另一只衣袖,将它的残躯收取,斩落下来,化为布袋,扔给张若尘。

“魁量皇,今日本座灭你量组织,你还想往哪里逃?”

昊天头顶亿万里清辉,脚踩一圈圈空间涟漪,踏平海石星坞中一座座禁区,直向最深处行去。那盖绝天下的英姿,如同穿越了古今,要将天地都能踏平。

标签: 万古神帝吧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