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飞天鱼遇莲张若尘对战劫尊者

手机 2022-02-25 08:16:40 2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飞天鱼遇莲张若尘对战劫尊者。张若尘知道一旦离开白衣谷,自己能活着到达天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怒天神尊要镇压图谋神尸体躯的各个时代的古之强者,更要提防雷罚天尊,根本无法离开白衣谷,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即便面对如此大的生死挑战,他依旧义无反顾,踏上了前往天庭的归途。

出发前,他做了充分准备,布下星域级空间传送阵,从白衣谷直接跨越数百万亿里星空,进入陌生地带。随后,立即遁入虚无世界,隐藏身上的气息和天机。

张若尘在虚无世界中急速赶路,心中想到了许多。

对方的目标,绝不只是他。

既然斩下了池昆仑的头颅,就绝不可能留在自己身上,给张若尘找到他的机会。那么,头颅去了哪呢?

答案已是呼之欲出。

对他们而言,张若尘是威胁。

可是,劫尊者和太上何尝不是更大的威胁?

在虚无世界疾行了许久,不知跨越了多少距离,也不见有大恐怖之存在现身,张若尘不免生出一丝侥幸心理。或许,空间传送阵帮他甩掉了藏在暗处的强敌,虚无世界帮他掩盖了一切气息。

但,这一丝侥幸心理很快就被浇灭!

虚无世界没有任何物质、声音、气流、规则,但张若尘却在远处看到了一条紫色光线。。

那条紫色光焰,如同连接着整个宇宙,横贯南北,就挡在张若尘前方。

避不开,绕不过。

张若尘眼神坚毅,戴着麒麟拳套的手,捏成了拳。另一只手的掌心,散发银白色佛光。

他速度不减,直向前方而去。

再大的挑战,再强的敌人,也必须打过去。

“哗啦啦。”

万古神帝飞天鱼遇莲张若尘对战劫尊者

随着越来越近,张若尘听见了水流声。

那横贯南北的,并非是一道光线,而是一条磅礴的大河。河水呈紫色,如同神液,散发厚厚的水雾。

河道周围的雾气,便有数万里厚。

看不见从何处流淌而来,也看不见流淌到了何处。

如此滂湃且壮观的神河,绝不输天河和三途河。最诡异的是,它居然存在于虚无世界中,没有被虚无化。

不多时,张若尘已站在紫色神河畔。

太宽阔了,看不见河对岸,如同望海。

水流平缓,给人以宁静和永恒的感觉。

张若尘虽然内心有所震动,但并未太过吃惊。因为,各个大世界,有太多关于虚无世界存在一条神河的传说。

传说,《洛书》就是天初文明的先祖,在虚无世界,遇到了一条神秘的古河,从一只神龟的背上得到。

也有传说,十万年前,酆都大帝和虚天没有出现在天庭宇宙的神战中,就在虚无世界对抗未知。

传说中的神河,出现在眼前,张若尘不敢有丝毫放松,因为,这绝不可能是巧合。

修辰天神从日晷中走出,心情激动的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道:“传说中的神河!张若尘,你这气运也是没谁了,这都能够遇到。”

“这是气运吗?我看未必。”

张若尘一指点了出去。

一道剑气,从指尖飞出,击穿河道,斩断流水,一直向千里外冲去。

这一剑,有开天辟地之威,似要将传说中的神河斩断。

“哗!”

神河上方,出现明亮的光芒,一粒粒时间印记光点就像萤火虫一般汇聚到一起。

时空像是被打开了一般,一条时间长河,出现到张若尘和修辰天神的头顶上方,与下方的紫色神河平行流淌。

时间长河中,一朵行星大小的雪白莲花绽放,共七十二片花瓣,光芒圣洁,散发佛蕴,气息犹如一位行走尘世万古岁月的佛祖,悠长而浩瀚。

莲花中,站有一位白衣黑发的女子。

她眉心生着青莲印记,目光中闪烁着时间光痕,手腕上,戴着一串莲子佛珠,身后是一道耀目的佛环,气质浩渺无形,神圣得令人忍不住要跪地叩拜。

只是那股神圣之气,已是如同神魂攻击,给予张若尘和修辰天神以震慑。

“可是七十二品莲?”

张若尘斩去转身逃走的心念,身体腾空,悬浮到与她平视的地方。

修辰天神与张若尘一起,但她的目光,却死死盯着莲中女子手腕上的莲子佛珠,叱问道:“那串佛珠,你是从何处得到?”

“那串佛珠是什么来历?”张若尘问道。

“那是梵宁生前之物。”

修辰天神身上杀意冲天,不顾张若尘的劝阻,直接出手,打出一道大手印,向七十二品莲镇压下去。

手印蕴含无数规则,神力浑厚,犹如修罗战气凝成的五指形状的气海。

但,这道大神通手印,还未到达七十二品莲面前,就被时间规则磨灭,逐渐淡去,最后化为浮光泡影。

从始至终,莲中女子甚至都没有动过一根手指。

要知道,修辰天神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在时间之道上的造诣,但今日,却被时间力量轻松破了神通。可想而知,她此刻内心所受的冲击是何等之大。

“这……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七十二品莲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时间造诣!你到底是谁?”

修辰天神一根根长发,如利剑在虚空中疾速飞行,眼中杀意浓烈,道:“当年在昆仑界,是不是你杀了梵宁?”

莲中女子并未回答她,只是淡淡的道:“你的修为,恢复到了大自在无量中期,若由我来催动日晷,已是足以支撑诸天修炼,如此甚好。臣服于我吧!”

“纵然你修为再高,若你是当年的凶手,今日本神便是自爆源珠,也要拉你一起死。”

修辰天神狠劲十足,直接驾驭日晷,冲向时间长河。

日晷如一道泉眼,涌出数十条白色的时间河流,与此同时,修辰天神身周出现密密麻麻的时间规则。

但,以修辰天神修为,撞入时间长河,却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如同镶嵌在了那里,变得一动不动。所有杀气和力量,皆消弭于无形。

这绝对是诸天看到都要惊恐的画面!

是时间力量。

修辰天神和日晷,被莲中女子困在了时间法则中。

这种道行差距,如同神灵和孩童一般。

莲中女子的目光,落在了张若尘身上,道:“其实,我是为你而来,收服日晷只是顺手为之。到目前为止,你依旧这般镇定,很出乎我意料,不过是天下一品。”

声音美妙,极为悦耳。

张若尘早已在修辰天神出手之时,就打出须陀洹白银树,挡在了自己和时间长河之间的虚空。

但他很清楚,须陀洹白银树挡不住莲中女子,同时也明白,在一个时间造诣如此高深的强者面前,自己逃走的可能微乎其微。

张若尘体内神血直接燃烧了起来,战意旺盛,目光如剑,道:“敢问你可是空梵宁?”

不含情绪波动的莲中女子,眼中终于浮现出一道异色,道:“是须弥告诉你的?”

张若尘本只是试探,哪想到竟然得来一个如此确切的答案?

张若尘平复心中翻腾的情绪,道:“不,是我猜测的。要摆脱枯死绝,自然只能夺舍,舍弃旧身,换得新身。但身可舍弃,魂呢?魂又怎么舍得掉?”

莲中女子平静以待,目光幽邃。

张若尘道:“我只想知晓,当年是不是你算计了圣僧?害得昆仑界强者尽殒,张家几乎灭族的幕后真凶,是不是你?”

“以你的修为,就算知晓了真相,又能如何呢?今日,我本就是来绝你们这一脉的。”

莲中女子声音依旧那么动听,不含任何情绪,就像是春风拂面一般柔和。

她白袖挥出。

一片时间光雨,从莲花中飞出去,轻松吹散了能挡住诸天的须陀洹白银树,直向张若尘涌去。

看似美丽绚烂的光雨,却蕴含恐怖绝伦的时间力量,一旦被其冲击,就算张若尘寿元再多,怕是都要被斩尽,化为枯骨。

“哗”

张若尘双手捏拳,太极四象出现在了身周,脚下凝出一片辽阔神土,调动玄胎中的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一拳轰击出去。

麒麟光影和雷电瀑布,齐齐冲向时间光雨。

但,这些力量刚刚和时间光雨接触,便静止不动,失去了所有威力。

任何修士遭遇这样的强敌,不免都会绝望,只能闭目等死。

可是张若尘不甘心,并不认输,大吼一声,立即施展种种禁法,燃烧神血、神魂、寿元,最大程度提升自己的战力。

眼看时间光雨就要落到张若尘身上,一道清辉神霞,从张若尘身后浮现出来。

就在张若尘身前三尺的地方,时间光雨和清辉神霞对冲在了一起。

没有惊天动地,犹如晨雾遇朝霞,化为细密的雨滴,洒落在张若尘身上,使得脚下的神土变得淅淅沥沥。

张若尘回头望去。

只见,远处的虚无中,一位大道天成的中年儒士,踩着清辉神霞一步步行来。

他白面无须,儒雅且俊美,但绝无半分文弱之感,反而透着一股气吞山河的威势,犹如古今亿万英雄皆在脚下,浩瀚天地也只是他的背景。

在轩辕涟的粥铺,张若尘曾见过此人一面。

再回头的时候,张若尘发现,七十二品莲已消失在时间长河上,就连时间长河也在快速变淡。

被冻结在时间长河上的修辰天神和日晷,“脱落”了下来,她没有目的的,追向其中一个方向,心中充满恨意和迷茫,嘶声怒吼:“你别走,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梵宁?”

标签: 万古神帝飞天鱼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