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飞天鱼笔趣阁薨天箭池昆仑事件

手机 2022-02-24 06:41:55 2.19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飞天鱼笔趣阁薨天箭池昆仑事件。言输禅师、绝妙禅女、青夙,皆是修行数十万年的古神,见惯了生死。但,眼前这一幕,依旧让他们脸色凝肃,生出浓烈的担忧,盯着一步步走到独角兽身旁的张若尘。

独角兽在张若尘身旁停了下来,双目随之暗淡,侧身倒在宇宙虚空中。

池昆仑的无头尸身,无声无息的飘在张若尘面前,除了脖颈处平整的断口,身上找不出别的伤痕。

可见,他遭遇的,是远胜于他的强者。

一剑便被斩下头颅!

悲莫大于无声。

张若尘脸色不悲不喜,抬起手臂,微微犹豫了一下,继而,手指触碰到流淌着鲜血的脖颈断口处。

血已凉,神魂枯竭。

神源化为齑粉,生命之火早已熄灭。

显然对方做得很绝,将神魂都磨灭,连魂灵碎片都没有留下,不会给张若尘招魂的机会。

张若尘闭上双目,脑海中,浮现出在昆仑界最后一次见池昆仑的一道道画面。

他从帝位上退了下来,本是要去黑暗之渊历练。但,听从张若尘的建议,去了空间神殿修行。。

其实,从一开始,张若尘就知道,去空间神殿修行,的确是一件危险的事。但,以池昆仑的性格,又怎肯落后于人?

池孔乐敢冒着风险,去地狱界修行。

他做为兄长,又怎肯一直待在昆仑界,做温室中的花朵?

做为空间掌控者,他去空间神殿修行,再合适不过。

空间神殿唯一的危险,乃是空间大长老背后的那位还没有被揪出来的量尊。但,空间神殿位于天庭,在昊天和诸多天庭大人物的眼皮子底下,在量组织人人喊打的情况下,一位量尊,怎敢冒着自己暴露的风险,对池昆仑这个小辈出手?

相比于去黑暗之渊,去空间神殿修行,可谓安全了十倍不止。

在张若尘预估中,他遭遇的最大挑战,应该是空间神殿中天堂界派系修士的打压和排挤。

而这种压力,应该是他成长的动力才对。

直到此刻,张若尘心中终于生出悔意与强烈的自责。

这或许就是无月所说的,与诸天级强者博弈,需要付出的代价。

他这千年的做为,一点一点的布局,的确已经很低调,但,对手并非蠢货,反而精明至极,不会允许他的势力和实力继续这般增长,选择了主动出手。

毫无疑问,对方哪怕冒着牺牲一位量尊的代价,也要打断张若尘继续布局,逼他走出白衣谷。甚至还有,借此打击张若尘的心境,让他心生畏惧,一蹶不振的意图。

涅藏尊者从空间缝隙中走了出来,向绝妙禅女等人摇了摇头,道:“没有痕迹可查,应该是天圆无缺者。”

“昆仑一直在空间神殿修行,那么幕后推手一定是魁量皇。他此举,是在逼我离开白衣谷。若我不离开,接下来,只会有更多的尸首,送到我面前。一位天圆无缺者要杀人,谁也防不住。”张若尘眼神锋锐,蕴藏无尽杀意。

怒天神尊出现在数十丈外,背后命运之门浮现,一指点了出去。

万古神帝飞天鱼笔趣阁薨天箭池昆仑事件

命运神光将池昆仑的无头尸包裹。

“天机被斩断,无法推算他的过往,的确有天圆无缺者参与其中。每个人都要面对属于自己的挑战,赢则生,输则死,是去是留,自己做决定。”

怒天神尊丢下这句话,身影逐渐变淡,消失于无形。

“张施主对生死还真是看得淡,不愧是不受生死观影响的存在。”

言输禅师如此说出一句后,继而双手合十,对张若尘道:“对方故意将尸首送到你面前,就是要激怒你,让你失去理智,前往空间神殿追查真相,你若走出白衣谷,岂不恰好落入对方的算计中?越是如此,越不能让其如愿。”

绝妙禅女道:“留下来吧!量组织越是这么做,越是说明他们对你的忌惮。不需要太久,在日晷的帮助下,再有万年,诸天也奈何不了你。加上那时昆仑界太上肯定已经出关,你要去天庭,我绝不拦你。”

见张若尘一言不发,将池昆仑的无头尸身抱起,背影如一柄利剑,透着寒意,无月不由的叹息一声:“你们劝不住他的。那些人这么做,固然是有逼张若尘走出白衣谷的意思。但,何尝没有令张若尘畏惧,让他不敢走出白衣谷的心境压迫?”

“张若尘若真的选择龟缩不出,自己就过不了内心那一关。”

“况且,你们就不好奇,池昆仑的头颅去了哪里?那些幕后之人手段高明,既然采取了行动,就绝对不可能只是针对张若尘那么简单。”

“杀了池昆仑,可以引出张若尘。若张若尘有危险,又能引出谁呢?或许他们最终的目标,还是在昆仑界。布局之人,未必只有魁量皇。”

“那些天圆无缺者皆谋算极深,既然动手了,就一定先让自己处于不败的境地。这是酆都大帝都只能拼成平手的对手!与他们对弈,我们谈何胜算?”

无月以最理智的方式,帮张若尘分析了局势,但找不到破局之法,看不到胜算。

绝妙禅女道:“要不请天姥出面,护送张若尘回天庭?”

这话任何人听到,都会觉得荒谬,但却已经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毕竟怒天神尊是地狱界修士,在地狱界这边,能够庇护张若尘。但天庭宇宙那边就鞭长莫及了!

唯有天姥,与天庭没有仇恨,且目前还处于一种中立的状态,有机会进入天庭宇宙。

只不过,羌沙克还没有被完全炼化,这其中藏有另一重危机。

“如果我连白衣谷走不出去,必须请一位天尊级护送,那么我这一生修行,还有什么意义?既然他们宣战了,那边战吧!”张若尘道。

所有人都能感受张若尘身上那股杀意,可以预见,他若回到天庭,必会引发一场惊天风暴。或许,这也是量组织想要看到的结果!

本是在日晷下修炼的五清宗和阎无神,感知到外面的变故,已是提前出关。

他们二人与修辰天神,齐齐出现在空冥界外的宇空中。

修辰天神修为今非昔比,底气很足,道:“有什么可惧的?去天庭,踏平空间神殿,斩了与此事有关的一些修士,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只有这样才能震慑住一些人。否则,今天死的池昆仑,明天死的可能就是血绝战神、血后这些人。”

“听本神的,借此机会正好立威,让天庭那群宵小见识一下你的厉害,免得依旧将你当成一个小辈。只要你们张家那位天能稍微强势一点,本神敢说,你就算血洗了空间神殿,天宫也只能忍着。独子陨落,此仇不共戴天。”

阎无神身后一道龙影若隐若现,迈步间,天地共振,走到张若尘对面,道:“将他给我吧!”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道亮光,道:“你有办法?”

“我能想到的办法,你也能想到。”

阎无神道:“他神魂虽灭,但离恨天尚有残魂存在。我曾传他六道轮回的真谛,凭借尸身和残魂,或能逆天改命。关键在于,他是否真的领悟了六道轮回。”

只凭尸身和残魂,修士就算能附体重生,但也只是“假生”,元会劫难到来,依旧灰飞烟灭。

但修炼了六道轮回,却有逆天改命的可能性。

“离恨天很危险,或许他们就是在等我去离恨天,寻池昆仑的残魂。”张若尘道。

“我可是阎罗族的天骄,在离恨天,谁敢动我?再说,我乃神尊,黑暗之渊我都视为无人之境,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阎无神从张若尘手中,接过了池昆仑的无头尸,道:“做为师尊,我来救他的命。做为父亲,你去杀人吧!如果不是在天庭,我就和你换了!”

阎无神身后,六道轮回印浮现出来。

印记旋转,击穿通往离恨天的空间极壁,他身形后退,抱着尸身,消失在黑暗冰冷的宇空中。

一道明亮的光束,穿过浩瀚星空。

光束所过之处,引动毁灭性的风暴,一颗颗星辰崩碎,化为庞大的岩石碎片。

“轰隆!”

光束飞行了亿万里,击穿昆仑界外的神纹和阵法,与大气层碰撞在一起。犹如石子落入湖水,云海出现一层层涟漪,向整个大世界扩散。

昆仑界大地微微摇晃,天空明亮如白昼。

离昆仑界较近的大世界的修士,皆看到了夜空这惊心动魄的异样天象,无数星球在坠落,天地灵气紊乱,连他们所在的大世界都受影响。

数之不尽的传讯光符飞出,消息迅速传遍天庭宇宙。

身在天庭的轩辕涟,第一时间,收到了红尘绝世楼传来的讯息,立即召见了楼主庄太阿,询问情况。

庄太阿脸色极为难看,凝肃的道:“射向昆仑界的,乃是《太白神器章》上第一章神器,薨天箭。能造成这么大动静,至少也是诸天级出手。具体是何人所为,目前还无法确定。”

轩辕涟道:“如果本公子没有记错,薨天箭是精灵族始女王阿芙雅炼制出来的吧?传言,她曾凭此箭,射杀过十余位诸天。这是一件能杀诸天的神器!”

“乱古时,精灵族的薨天箭,就被至上柱巴尔夺走了!是谁出手,暂时不好猜测。其实,这不是我们的修为,该考虑的事。我这里,还有另一件要紧的事。”

庄太阿忧心忡忡,道:“池昆仑死在了空间神殿,头颅被人送去昆仑界。池瑶女皇此刻已经到了天庭,正在赶去空间神殿的路上。昆仑界别的神灵,怕也会有所响应。最可怕的是,在白衣谷修炼那位,他若是回来了后果实在无法预料。”

标签: 万古神帝飞天鱼笔趣阁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