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飞天鱼谋未来张若尘失去法力

手机 2022-02-21 20:07:36 1.49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飞天鱼谋未来张若尘失去法力。对修行者而言,可以手举道剑,斩去一些不必要的欲望。也可,随心所欲,从欲望中寻求心境的通达。风雨过后,芳草萋萋的大地,变得泥泞而润泽。玉榻上,张若尘身体疲惫,有着精疲力竭之感,但心情却有一种久违的松弛。他赤着上半身,肌肉线条分明,目光看向琉璃罩中的烛火。无月坐在离烛火不远的梳妆台前,手持木梳,梳理乌黑直长的发丝。

持梳的手,是天下最美的手,手指纤细,皮色如玉,手臂纤长而凝白,除了手腕处因为先前的反抗有些发红,实在找不出任何瑕疵。只是半身背影,就让人浮想联翩。而镜面上,映照出来的仙容,更是无法用任何言语可形容其美。她将长发一缕缕挽起,用玉簪束住,露出月白色的颈部,又取来耳饰,在脸蛋的两侧比划。张若尘道:“你变了!遥想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何曾在意妆容和发饰?那时的你,如同一尊神出鬼没的杀神,甚为恐怖。”

无月能听到张若尘穿衣的声音,道:“没有任何一个女子愿意一直做杀神,毕竟,我是嫁人了!既然当时选择了不一样的未来之路,就得为自己的选择,做出改变。不然,当初为何要做出那样的选择呢?”她抬起一双清澈的凤眸,看向站在身旁的张若尘。张若尘很清楚,一个人,是很难改变的。特别是无月这样的强者,身在黑暗数十万年,手上沾满鲜血,怎么可能说改变就改变?

无论她话语中有几分真,只要她能一直演下去,张若尘也是可以接受的。演一辈子,自然也是真。张若尘双手按在了她香肩上,看向她镜中的面容,道:“你说得对,打打杀杀的事,就交给男人来做吧。”“你做什么?”无月道。张若尘已将她轻柔的娇躯,再次抱了起来,未固定的簪子坠落一地,长发如瀑般洒落,随着长裙上移,修长而紧致的玉腿展露了大半。

“美色销人魂,仙子一笑,葬送英雄骨。我欲在这温柔乡中再沉迷几日!”张若尘抱着无月,走下玉梯,进入白雾弥漫的神泉中。衣衫、长裙、裘裤,皆落在泉水边。浪起,水花四溅。几番云雨后,张若尘抱着无月雪白的仙躯,坐在池水中,眼神逐渐变得凝肃,道:“你从上古一直修炼到现在,比我更了解这个世界,我想听听你对天下大局的看法?”

无月仙肌玉骨,长发湿漉漉的,脸上尚存惊人的红霞,晶莹的肌肤滑落一缕缕水珠,这绝对是仙子蒙尘的画面,若让别的修士看见,她就这么被张若尘抱在怀中,一定会道心崩塌。她太像月神,仿佛月神被亵渎了一般。对很多倾慕月神的修士来说,绝对比死亡更痛苦。无月道:“以你现在的修为高度,的确是已经到了必须眼观天下的地步。但,今日的天下大局,在三十万年前就已经注定,目前还没有人可以撼动。谈天下,不如先看自身。”

张若尘道:“我欲彻底摆脱棋子的命运,成为谋天下的棋手。你觉得,我接下来该如何布自己的局?”无月移开张若尘水中那只不安分的手,白了他一眼,道:“你这是想要掌握主动权?”“是。”张若尘道。“你目前与诸天相比,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与他们对弈,必定会输不少棋子。你能承受,自己手中的筹码一个个死掉的代价吗?”无月道。

无月所说的“筹码”,无疑是张若尘身边那些至亲至信的人。在大事面前,她可无情到冷血,视一切人为筹码。无月眼神深邃,透着蔑视众生的冷漠,道:“你若做不到冷酷无情和不择手段,我这里倒是有另一策。”“你说。”张若尘道。无月道:“藏巧于拙,提升自身修为实力的同时,暗中掌握主动权。”“怎么讲?”张若尘道。无月道:“这要看你谋的是未来一万年,一个元会,还是长远不可计数的未来?”

“三者区别在何处?”无月道:“谋一万年,是短期利益,只能谋局部。一万年内,你能做的事,其实并不多。得向下看,将自己的精力放到那些修为实力不如你的修士身上,在他们身上谋取主动权。”“比如:我,绝妙禅女、血绝战神、荒天,也包括地狱界和天庭那些潜力巨大的顶尖大神,帮助他们在万年内,冲击到无量,让他们欠你天大的人情,然后再通过一步步运作,将他们牢牢绑定到你的战车上。别小看这些人,一旦他们达到无量境,在任何势力都能身居高位,掌握大把权力。”

万古神帝飞天鱼谋未来张若尘失去法力

“至于那些没有破无量潜力的大神,就没必要谋了,浪费精力和资源。至于,太过年轻的天才,你也没必要将目光放到他们身上,亲力亲为,只需安排下面的修士去做就行。编一只网,网罗天下能人和潜力者。”“如何筛选可以拉拢的修士,地狱界这边,我可以给你一份名单。当然,你若放心,也可将此事交给我来做。”张若尘暗暗点头,自己手中掌握的能够帮助修士冲击无量的各种资源,的确应该暗中运用起来。

以谋未来。“若谋未来一个元会呢?”张若尘道。无月道:“得将目光看向天下间的神王神尊,包括大自在无量和一些拥有诸天的势力。与他们谈利益和合作,告诉他们,你能给他们什么。”“不一定是修炼资源,其实,剑界、怒天神尊、天姥,他们都是你得天独厚的无形资源,不少神王神尊都会有极大兴趣。谁不想受一位天尊级的庇护?谁不想为未来谋一条退路?”“至于日晷和地鼎这两件堪称逆天的修炼至宝,更是你底牌中的底牌。”

“借地鼎,你和凤天不就合作得很愉快?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可以凭借地鼎,请动诸天级强者,去除掉一些敌人,自己则可藏在暗处,不用露面。”“要对付古之强者,就请当世强者。”“要对付雷族,就请不惧雷罚天尊的人。”“要对付地狱界的强者,就请天庭的诸天。”“凭借只有你可以催动地鼎的优势,借诸天为刀,斩天下一切敌。这里面的本质,是利益交换!”

“若你要杀柯罗,就去请九死异天皇。光明和黑暗天生对立,光明神殿一直是九死异天皇的心头病。你明白了这个道理,将来就算遇到九死异天皇,陷入绝境,也就还有一线生机。”“当然这是万不得已,才能去做的事。与虎谋皮,反被虎食,才是常态。诸天皆是虎!”张若尘道:“若我要谋的是未来数十万年,甚至是灭世量劫,又该怎么做呢?”无月眼中出现了一抹弥漫与深深的忌惮,道:“量劫不可抗衡,不是人力可挡,谋之无用。”

“是吗?”张若尘眼神锋锐且坚定,并无她那种绝望和迷茫。无月扭转欺霜赛雪的仙颜,近距离的,看着他的眼神,顿时明白自己与他的差距了!那是天塌了,也要挺拔直立的气魄。不可为,也要迎难而上的无畏。她叹道:“你若真的以对抗量劫为己任,要打破生灭法则,重塑天地。那就想想谁是你的敌人?”“量组织?”张若尘道。无月轻轻摇头,道:“一切不能为你所用之人,非志同道合之人,皆是敌人。”

“为何?”张若尘问道。无月道:“要迎战量劫,岂是儿戏?那是与天相争。他们不是志同道合之人,就是不确定因素。他们不能为你所用,就可能为敌人所用,为天所用。”“你可以不视他们为敌人,但要视他们为假想敌。换言之,暗中团结一切未来为你所用和志同道合的修士,这是你目前唯一可以做的。”“与不如你的修士,谈情感,赐恩情。”

“与你差不多的修士,谈利益。”“超越你太多的,你与他们谈梦想和愿景。”不得不说,无月的确是当今天下最聪慧的女子之一,无论是自身阅历,还是大局观,非寻常人可比。与她谈论过后,张若尘便立即派遣数位白衣谷的神将,将一封封书信送出。无论怎么说,荒天和血绝战神,张若尘是可以绝对信任,且他们天资高绝,未来成就不可估量。

若他们的修为,能够迅速提升起来,掌握石族和不死血族的大权,这对未来大局,必是影响深远。恰好,张若尘准备将子仁鬼帝炼了,练出来的神丹,足以让他们修为突飞猛进。而张若尘自己,目前需要的是苦修和积累,根本用不上这种神丹。唯一让张若尘感觉有些对不住的就是白卿儿了,若荒天的修为大进,她又要继续追赶多久呢?修辰天神已经将时间源珠完全融合,修为恢复到大自在无量初期的地步。需要大量修炼资源,才能恢复到十万年前的巅峰。

她听完张若尘的讲述,道:“多位神灵一起进入日晷修炼,造成的时间波动,涅藏尊者未必掩盖得住。我建议,你还是谨慎一些,一次性最多两位无量境修士修炼!至于你和大自在无量层次的神灵,最好一次性一位。不能再多了!”“可以,目前我的时间,还算毕竟充裕。”张若尘又道:“至于你想要的修炼资源,等外公和荒天殿主来了,你可以向他们要。他们最不缺的就是这个!”

修辰天神眼中浮现出一道藏不住的喜色,笑道:“若我的修为,能够尽快恢复到大自在无量中期,到时候,我可以更加精妙的控制日晷,哪怕支撑多位无量,时间波动也会很细微。”

标签: 万古神帝飞天鱼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