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飞天鱼张若尘交战无月

手机 2022-02-20 08:06:26 1.65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飞天鱼

万古神帝飞天鱼两千年,万古神帝飞天鱼张若尘交战无月,青夙随绝妙禅女离开后,张若尘踩着厚厚积雪,竹林另一头的无月行去,无月没有修炼,而是坐在一座藏青色八角亭中,手持玉笔,蘸取始祖血液炼制出来的墨汁,勾画符纹,与往日不同,她并未穿黑色神袍,反而一身素白,清新脱俗。既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缥缈,也有端庄宁静的书香之气。与黑暗、阴狠、狡诈,完全不沾边。

倒是极为反常,雪落,而笔起,笔痕如神河,在纸张上流动,她身旁,侍奉着一个鬼族小女孩,手持花篮,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无月炼制符箓,她叫做汐汐,是无月年纪最小的弟子。张若尘曾经见过,实际上,这些年,无月早已将自己在黑暗神殿的嫡系,全部唤来白衣谷,座下人才济济,张若尘来到亭外。。

她伸出两根纤长的手指,捻起刚刚画好的符箓,似乎颇为满意,嘴角扬起一道迷人心魄的美丽弧度,道:“接我一张神泽符!”“唰!”符纸飞出去,如一柄神剑,刹那间到达张若尘身前,张若尘一指点出。“嘭!”符箓还未近身,就被击碎,未等张若尘松懈,天地改换,四周响起轰鸣磅礴的声音,抬头望去,只见,天空裂开,一条宽阔而迅疾的紫色神瀑,涌落下来。

张若尘托起手掌,撑起一片云天,将瀑布挡开,“这不是神泽符!”张若尘眉头微微皱起,收回手掌,头顶冲出一道真理光柱,将所有幻影全部击碎,依旧在竹林中,一切恢复平静,唯有林中竹枝摇晃,发出沙沙声响,“当然不是神泽符,是一道幻符。”无月持着玉笔,仙躯挺直的站在亭中,喜滋滋的道:“以夫君现在的修为,且身怀真理至宝,尚被我炼制的幻符蒙蔽了片刻,换做别的神王神尊,又有几人可以走出幻境?”

万古神帝飞天鱼张若尘交战无月

无月,以符道、幻道、丹道“三道神师”之名,闻名宇宙各界,如今精神力达到八十七阶,可想而知,她的三道造诣,已恐怖到何等地步,只是站在亭中,就有一种超脱物外,天下尽在执掌中的气度,张若尘道:“就为试探我,却白白浪费了这么珍贵的一张神符。不值!”“值得。”无月仙手盈盈,将玉笔递给汐汐,拍了拍她脸蛋,示意她退下去,她道:“神境之下,精神力修士占优势。神境之上,精神力修士其实处于劣势。神劫斩了庸俗之辈,能成神的武者,都是曾经同境界近乎无敌的存在。”

“在神境,精神力修士发动精神力攻击,也很容易被武道神灵以神魂挡住。想要与武道神灵分庭抗礼,甚至压他们一头,必须得借用符法、阵法、幻术、驭术、诅咒、念力神术……等等。”“以我现在八十七阶的精神力强度,若是准备不够充分,遇到一些厉害的乾坤无量巅峰都不一定能占上风。”“可是,若提前炼制了厉害的符箓和幻阵,便是遇到大自在无量初期的强者,也能击败。这是多少倍战力差距?”

“那些老牌的天圆无缺,之所以让人忌惮,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谁都不知他们炼制了多少底牌,准备了多少禁忌之物。”“因此,我必须提前知道,炼制出来的符箓和幻阵的精确威力。这样在实战的时候,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若错估了自己的实力,在实战的时候,被对手近身,那么将逃都逃不掉。你说,这张符箓用得值吗?”

张若尘点头,道:“你若能炼制出数十张刚才那样的幻符,一人就能牵制住数十位无量境。”“实战的时候,哪有这么简单?真爆发需要数十位无量出手的大事,必有数位大自在参与,更会有诸天压阵。”无月道,张若尘走进八角亭,忽的,道:“你杀了月神?”无月脸上笑容瞬间消失,眼神逐渐变得冷寒,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张若尘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脸色已是越来越冷酷,道:“你从离恨天回来后,变化太大了!在我面前,你多少还要隐藏几分。但,刚才我突然进入紫竹林,你来不及隐藏自己吧?你的身上有月神的气息,而且很浓厚。”“在离恨天,你不仅炼化了古之月神的残魂,也炼化了她?”

“为何不是她炼化了我呢?”无月反问,她单手背在身后,目光变得与张若尘最初见到她的时候一样,幽深、冷狠,如同毒蛇的眼睛一般,令人恐惧,无月又道:“在你心中,月神是圣洁无瑕的化身,自然不会做出那么恶毒的事。但,你莫非忘了,她主修的道中,有魔道。魔,亦噬人!”“我坚信月神不会那么做,就算那么做,也必是迫不得已。”

张若尘手掌托起,定神针在掌心旋转,“你要杀我,为她报仇?”无月道,“你藏在身后的那只手中,何尝不是捏着神符?”张若尘道:“月神对我有大恩!你致她于死地,你说,这仇我报不报?”“月神对你有大恩,我呢?我不止救过你一次吧?你还完了吗?而且,我们是夫妻,一日夫妻尚且百日恩。我们之间的恩情,该如何了断呢?”无月道。

张若尘与她对视,片刻后,将定神针收了回去,道:“我没有那么多精力与你斗智斗勇,戏弄我,是会付出代价的。月神到底去了哪里?”无月道:“月神已经被我杀了啊!你不信?”“不可能。”冷静下来后,张若尘已经完全回过味来,道:“你若杀了月神,又怎敢回到我身边?你十分清楚,自己一定会露出破绽,到时候,地狱界何处是你的容身之地?”

“张若尘,你太自信了!以我的精神力造诣,加入命运神殿、阎罗族,他们必定会十分欢迎。退一万步讲,就凭我的容貌,肯庇护我的诸天,也是大有人在。”无月眸中含有冷笑,张若尘道:“既然如此,从今日起,我们便斩了这夫妻情分。你,请离开白衣谷!”无月太精于算计,心思极重,令人猜不透。

与她成亲,本就有太多迫不得已的原因。若能借此机会,消除这个不确定因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先前,她故意散发出月神的气息,无疑是在给张若尘设局,引他向最坏的方向猜想,她刚才的那番话,更是让张若尘极为不悦。既然她谋好了退路,自己也就不留了!无月目望飞雪,檀口吐出一缕淡淡的白气,叹道:“好绝情啊!但,本神与白衣谷已经达成深度合作,你要赶我离开,怕是做不到。”

远处,修辰天神从日晷中走出,与妙离站在一起,一副看好戏的神情,见张若尘眼神越来越冰冷,无月忽的嫣然一笑,那笑容,如同一道光束穿破阴云,撕裂黑暗,她那只背在身后的纤手,拿出一只雕琢精致的木匣,递给张若尘,道:“两千年前的今日,我们在命运神殿祭天地,以命运为见证,结成了夫妻。这样的大日子,你莫非忘了?”

张若尘眼中的冷意,渐渐转为错愕,到底什么情况?她的心到底什么做的,真的让人完全猜不透,这算什么?惊喜?她修炼多少年的人物了,竟还在意这个?竟还会记得这个时间?对神灵而言,每隔万年的大寿,都未必放在心上。唯有渡过元会劫后,才会大摆宴席庆祝,无月嗔道:“上一个千年,可就错过了呢!这次,我是故意将劫天的信拦下,等到今日,才让青夙去禀告你。你好像一点都不高兴?没想到号称多情的张若尘,比号称无情的无月更无情。”

“你这是惊吓好不好?”张若尘接过她递来的木匣,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枚神丹,“亲手炼制的,可提升精神力。认识到有一位丹道神师妻子的好处了吧?”无月道,张若尘心情复杂,大起大落,不知该如何言语才好,将木匣合上,慎重的道:“谢谢!不过,下次不能再这样了,万一我真的误会你杀了月神,并且果决了一些,后果就难料了!”无月目光极为认真,道:“老实说,我的确颇为伤心,说到底,我们之间,还是缺乏信任和情感基础。”

张若尘心中略显愧疚,正欲补救,无月道:“不过没关系!既然你不爱我,我就自己想办法再努力一些,或许以后可以走得更近。至少今日的事,我相信很多年后,你依旧会记得。对了,月神去了罗祖云山界,是天姥召唤她去的,应该和大尊留下的玉皇鼎有关!”

修辰天神感觉到失望,没有了兴趣,重新回到日晷中,无月笑道:“没有别的事了,我继续炼制神符。”“可是,我还有事,想要与你商议。”张若尘道,无月见张若尘神情凝重,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肃然道:“重要吗?”“极为重要。”张若尘道,无月取出尘心皓月神殿,激发出神殿中的阵法,领着张若尘走了进去。

“进了这座神殿,便是以涅藏尊者的精神力,也休想知晓我们要商谈的事。”无月道:“为何要避开他,是否与大尊和灵燕子有关……”“你太自作聪明了!”张若尘从身后将她抱住,继而手掌下滑至腿弯处,将她横了过来,向内殿走去,“你要做什么?”无月喝斥一声,“两千年了,今天首次觉得,你比月神更美,你这穿的也和月神一模一样……别动,不然我就用强了!”

张若尘道:“你今天的确是给了我一份难得的感动,但,一切都被你操控,按着你的计划进行,这种感觉与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鼎中那次一样,太被动了!我觉得必须报复回来。”“你疯了!”无月秀目微瞪,引动精神力,欲取神符。

“你都说了,被武道神灵近身,就逃不掉了!”张若尘捉住她的手,将她制伏,放到床榻上,在她起身的瞬间,张若尘按住她的香肩,又压了回去,俯身吻到她晶莹的嘴唇上,双手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其中一只手,摸索到玉腰处,抓住了她的腰带,片刻后,无月身上的白袍被脱下,挤出床帘,从床榻上滑落……烛光中,床帘上,剪影如画。

标签: 万古神帝飞天鱼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