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飞天鱼美人计绝妙禅女对张若尘

手机 2022-02-18 18:29:51 1.51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飞天鱼

万古神帝美人计,“走丢了?”张若尘道。

绝妙禅女道:“一位神尊不可能无声无息消失在地狱界,必有痕迹留下,我派遣几位神将去查。”

“不急!”

张若尘对白卿儿颇有信心,论聪慧和机警,天下少有人可以比拟。

况且,她精通藏天大法,得星海垂钓者真传,在一定程度上,可隐藏气息和天机。除非运气太差,正好撞上大自在无量以上的存在,否则,不会出差池。

张若尘闭上双目,施展出《云梦十三篇》中的“入梦大法”。

神魂离体,遨游虚空。

意识编织梦境,穿越亿万里空间。

他与白卿儿关系密切,可以跨越时空,入梦沟通。

不多时,张若尘在梦境世界中,看见一片灰蒙蒙的死寂疆域。

那里大地破碎,寸草不生,但却有无数白骨碎片从黄褐色泥土中露出。显示,在遥远的过去,那里存在生灵。

白卿儿穿一身洁白无瑕的素裙,浑身神光缭绕,风姿绰约,灵动如仙,站在一条数十万里长的地裂边缘。。身旁,跟着龟王爷和地魔雀。

六十五枚青铜编钟,从她体内飞出。每一枚都化为山岳大小,高达万米,落在地裂四方,散发古韵,气势磅礴。

张若尘尝试引她入梦,在梦境中沟通。

但,意识刚刚靠近,她已揍响青铜编钟。

灭世神音爆发出去,地动山摇,泥石随之崩塌,向地裂中滑落。

青铜编钟散发奇异的光彩,与她一起,冲向地裂深处。

张若尘的意识,被青铜编钟震散,从梦境中,退了出来。

“怎么样,找到了吗?”修辰天神问道。

张若尘摇头,道:“距离太遥远了,能在梦境中看到她,但,无法令她入梦。我记得,卿儿的那套青铜编钟,应该是有大来历吧?”

一道清冷悦耳的声音,远远飘来:“此钟,名为灭世钟,位列《太白神器章》的第一章。”

“钟声一响,世界乱。”

“钟声九响,神灵陨。”

万古神帝飞天鱼美人计绝妙禅女对张若尘

“钟声九十九响,为灭世钟声。”

“冥古时,冥祖曾凭借此钟,奏出灭世篇章,毁灭了一座万古不灭大世界。冥祖故去后,此钟曾被历史上多位强者得到,其中包括乱古时期的大魔神。再后来,灭世钟被圣族得到,封存了起来。”

“它会出现在白卿儿手中,或许与此有关。”

无月沿着小溪行来,道:“连她都踏入无量境了,这个时代,还真是让我们这些老辈神灵,无法循序渐进静心修行。尘哥,我欲借用日晷一段时间,你可愿意?”

绝妙禅女提议,道:“不如就在白衣谷开启日晷吧!”

“本神必须重新炼化时间源珠,提升修为,才能支撑多位无量境修士修炼。”

修辰天神看出无月和绝妙禅女对修为提升的渴望,欲利用她们,向张若尘施压。

张若尘当然知道,无月和绝妙禅女是何等心高气傲。

如今,他的修为,后来居上,远远超过了她们。她们岂会没有奋起追赶的想法?

白卿儿破无量,对她们而言,无疑是一种刺激和压力。同时,也让她们看到追上张若尘修为境界的可能性!

“可是,我得立即回昆仑界。要不你们同行?”张若尘道。

无月黑袍轻扬,神情凝肃,道:“劫尊者刚刚击败雷祖,声威正盛,谁敢这个时候对付昆仑界?再说,昆仑界一直暴露在天堂界和天庭那些强者的监视中,与无定神海离得太近,处于防线的关键位置。若是在昆仑界开启日晷,那股时间波动,很难瞒过雷罚天尊和天庭诸天。”

绝妙禅女道:“白衣谷没有这样的隐患!况且,白衣谷可谓是当今天下最安全的地方,若尘神尊何不留下来,沉淀自身,巩固刚刚突破的修为?”

无月又道:“昆仑界是是非之地,劫尊者体内的始祖神源是是非之物,你是是非之人。你在这个时候回昆仑界,不仅帮不到昆仑界,还会带去是非。”

修辰天神道:“主人身怀多件异宝,是诸天都垂涎之物,藏身白衣谷提升自身实力,才是最佳选择。”

绝妙禅女道:“白衣谷藏典无数,许多冥族和佛门的经文都值得观阅……”

“停!你们说服我了!不过,日晷不能大范围开启,暂时得保密,否则后果难料。”张若尘道。

当年昆仑界的惨案,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大范围开启日晷,短时间内,造就出许多强者,打破了宇宙中的力量平衡,才会遭到地狱界的针对,与天庭一些神灵的黑手。

此前各方强者没有花费太多力量去夺取日晷,是因为,日晷残缺,只能支撑低境界修士修炼。

若让他们知道,日晷渐渐恢复了过来,必会引发惊天动地的波澜。

十万年前,修辰天神乃是大自在巅峰的修为,张若尘很不想将时间源珠给她,担心她修为恢复到巅峰,自己将很难控制得了她。

压她最狠的是谁?

肯定是张若尘。

她乃修罗族神灵,那股杀性,没有任何种族可比。

可是,修辰天神若不恢复一定的修为,张若尘便无法利用日晷修炼,修炼速度将大打折扣。不知多少年后,才能将五行修炼圆满。

张若尘决定,再等一等,得再压一压她的锐气。

以修辰天神现在的修为,支撑绝妙禅女和无月修炼,是够的。

当天,张若尘修书了一封,画出自己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个地方,派人送往石神殿,交给荒天。

他们父女间的矛盾,很难评判谁对谁错。

但,相较而言,张若尘认为荒天在此事上更加理智一些,所以将白卿儿要挑战他的事,提前告知。

同时以荒天的身份,在地狱界,应该是可以护住白卿儿,可防止发生意外。

至于白卿儿那边,张若尘并不担心。

白卿儿肯定是去寻找提升自身实力的机缘了,而且,多半与灭世编钟有关。

她在积蓄力量,为击败荒天做准备。

……

三天时间,转瞬过去。

言输禅师和冥族第二战神“亥子囚”,将异吉押解到白衣谷。

异吉,乃是七十二柱魔神中的第五十七柱。

经过探查,没有在他体内发现那种特殊血液。

张若尘其实有所预料,毕竟他吃过不少羌沙克的羊肉,至少在羌沙克的血液中,没有发现那种特殊血液。

怒天神尊对异吉进行了搜魂。

但。异吉在北泽长城苏醒的那段记忆,被斩掉了,没能探查出结果。

张若尘道:“难道他们的情况,与绯玛王不一样?”

“未必!”

怒天神尊道:“斩去异吉记忆之人,修为极高,以本尊的修为,用命运之道也无法让那段记忆恢复。可见,有人在刻意掩盖他们苏醒的真实原因!”

张若尘道:“如此说来,七十二柱魔神苏醒,其实根本不是绯玛王的手笔,而是另有强者?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保存七十二柱魔神神源、神魂的特殊血液,会不会被那位神秘强者全部吸收了?”

“有这个可能性。”怒天神尊道。

张若尘道:“羌沙克和盖灭皆苏醒!但至上四柱中,仅次于天魔的那位,却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巴尔!”

怒天神尊窥望头顶星空,道:“碲的教训,尚历历在目。若我是巴尔,在这个时代苏醒了过来,在修为没有恢复到巅峰之前,肯定不会现身。只希望,我们的这个猜测是错的,不然……”

天尊级的确可以傲视当世。

但,若有半祖出世,怒天神尊又怎会没有压力呢?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寻找冲击半祖境界的契机!

第二,赶在巴尔没有完全恢复前,将他找出来,除掉。

张若尘能够感受到危机四伏和暗潮汹涌,无论是九死异天皇和雷罚天尊,或者可能还活着的巴尔和七十二品莲,以及让人看不透的昊天和阎罗族,任何一方都有让他万劫不复的实力。

幸好,平衡尚存在,他们相互牵制,张若尘目前并不是他们最忌惮的对手。

“我在想什么呢,我只是一个后生小辈而已,他们怎么可能视我为对手?怒天神尊、太师父、天姥才有资格,被他们视为对手。”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回到他在白衣谷的住处,张若尘立即就将石叽娘娘的画取出,挂在了香炉后的墙上,深深三拜。

“主人竟如此敬重石叽娘娘?”

不远处,响起一道柔美悦耳的声音。

修辰天神穿着一身明艳的宽松女装,坐在玉榻上,长发自然垂落,一双修长而笔直的玉、腿露在裙摆外,斜靠在玉榻边缘,同时,赤着双足。

她显然勾画过妆容,嘴唇晶莹红润,雪腮飞着红霞,与往日简直天差地别,有着如水般的柔情。

特别是那双眼睛,没有冰冷和锋利,也没有妩媚和妖娆,清澈灵性如圣湖之水,让人看一眼,就能想到世间一切的美好事物。

房间中,点着灵烛,映照得她肌肤分外白皙。

张若尘投目望过去,眼中微含笑意,道:“妙离,修辰让你来的?”

“修辰不就是妙离吗?”

她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眸,睫毛长而弯曲。

张若尘道:“你们多久可以融合?”

“等到魂体炼化了时间源珠修为恢复之时,就可与肉身相融,继而,冲击不灭大境。求主人成全!”

妙离跪到张若尘面前,拱手行礼,深深一拜,长裙铺展在地上。

张若尘眼神始终平静,四平八稳坐到玉榻上,道:“美人计?你难道不知,你越是这般不择手段,我对你的忌惮就越深?我反倒觉得,以前那个什么都写在脸上,不服就战的修辰,才最没有威胁性。”

“这难道不是主人想要的妙离吗?”

妙离起身,若温香软玉一般坐到张若尘腿上,靠到了他怀中,轻柔的道:“我若做了主人的女人,主人又怎还会忌惮我呢?”

标签: 万古神帝飞天鱼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