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再临白衣谷

手机 2022-02-17 08:42:03 2.33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再临白衣谷,“昆仑界又有绝世强者出世,不愧是上古至今最鼎盛的大世界,底蕴简直深不可测。”

星霓神妃向傲雪神妃看了一眼,着实是羡慕了!

那劫尊者,一看就是诸天级的存在,多半是不灭无量。

换言之,青夙拜了张若尘为师,在天庭,就有一位诸天做靠山。

傲雪神妃眼中含有欣喜激动的神色,问道:“一拳重创雷祖!神君,劫尊是不灭无量吗?”

帝祖神君沉默片刻,道:“他执掌着不动明王大尊的始祖神力,是什么境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体内的那颗始祖神源,从今日起,将具有更大的威慑作用了!”

又沉思片刻,帝祖神君声音略带冷意,道:“傲雪,你去一趟五行观,告诉聂琳,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

傲雪神妃露出困惑神色,终是点了点头,应下。

聂琳,已经是一个很久远的名字了,出生皇道大世界三大神朝之一的巨鹿神朝,天资极为出众。那时,帝祖神君强势崛起,帝祖神朝蒸蒸日上。

巨鹿神朝不想与帝祖神朝争锋相对,欲缓和双方的恩怨矛盾,于是,动了和亲的念头。

巨鹿神朝挑选出来的女子,正是聂琳。

本来巨鹿神朝的使者,已经和帝祖神君商谈妥当,成婚之日都对外公布。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此事最终没成。

后来聂琳还拜入了五行观,出家为道。

这件事,当年闹得沸沸扬扬,传言甚多,帝祖神君丢了极大颜面,以神威天罚,杀了不少修士。。最终,巨鹿神朝赔偿了八十颗资源星球才作罢。

傲雪神妃并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见神君突然提起一个十万年都没有提过的人,心中顿时生出许多想法。莫非,当年的事,竟与劫尊有关?

就算心有此想,也只能烂在肚子里,她不敢对外吐露半个字。

……

轻语声眉头微皱,向轩辕涟传音,道:“此事有些不对劲,按照飞仙谷的情报信息分析,劫尊者……”

轩辕涟以冰冷眼神,打断了她接下来欲要说的话,道:“你的精神力,尚未达到一念定乾坤,就敢妄议劫老?一拳重创雷祖,连炼神塔都不可挡,劫老凭《三十三重天》的二十一重境,与始祖神源,已拥有不灭无量的战力。这是天庭万界之福,是撑起一方宇宙的神脊!”

“动用飞仙谷和红尘绝世楼的力量,将此事宣扬出去吧!”

“本公子也会禀告天尊,既然劫老不愿继续隐修,有意出世,那么诸天之位必定得有他老人家一席。”

“天佑我天庭!”

万古神帝再临白衣谷

轻语声躬身行礼,道:“明白了!不过,恐怕根本不需要我们大力宣扬,地狱界那边自己就会迅速传开。观战的,可不止我们。”

“不一样的,我们来宣传,代表了天宫的意愿。”轩辕涟道。

由天宫出面宣扬劫尊者的战绩,为他封天造势,只要是聪明人,都会明白天宫的意图,他们就算心存怀疑,也不敢再去试探劫尊者了!

天位,不仅仅只是天位,也是权利和利益的划分。

让劫尊者封天,摆明天宫是要拉昆仑界一把,以平衡天堂界在西方宇宙的势力。

“劫尊!”

“劫尊!”

……

辽阔的旷野上,战旗猎猎,身穿圣铠的天庭军士齐声呼吼。

许多年轻修士热血沸腾,为新的诸天诞生而兴奋,怀揣宏伟愿景,编织属于自己的修炼之梦。

……

为了安全,张若尘收敛气息,选择了走虚无世界和三途河,费了不少波折,花了接近一个月时间才到达白衣谷。

已经许多时日过去,怒天神尊与雷罚天尊一战的后续影响却越演越烈,每天都有无数神灵前来拜访。

这等影响力,已是远远盖过冥殿。

张若尘、修辰天神、青夙一行人,沿着溪流,走在深谷中。两旁的石壁上,尽是神魔雕像,给人庄严肃穆之气势。

青夙何曾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深入地狱界,来到白衣谷这样的凶恶禁地?

一路上,见到了不少地狱界神灵,不乏有神尊级的存在,她跟在最后面,神色凝重,总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来到空梵宁和须弥圣僧的墓前,张若尘微微停步,看了一眼后,才走进一旁的草庐。

草庐中,怒天神尊、涅藏尊者、言输禅师、绝妙禅女已等在里面。

张若尘一一见礼后,将须陀洹白银树取出,还给言输禅师,并且,慎重道谢。

虽说当初算得上是一场交换,但,须陀洹白银树的价值高出菩提树太多,是白衣谷最重要的守护宝物。既然已从黑暗之渊归来,张若尘并非是贪婪之人,自然是要归还。

言输禅师瞥了绝妙禅女一眼,摆手道:“都说送你了,你还还回来做什么?你的意思是,让贫僧将菩提树也还你?没可能的,想什么呢!”

绝妙禅女雪白的手腕上戴着念珠,双手作揖,道:“一件身外之物而已,目前白衣谷根本用不上。若尘神尊行走天下,敌者无数,它当可护你。若将来有一天,若尘神尊修为大成,用不上它了,再还回来也不迟。”

张若尘倒也不矫情,将须陀洹白银树收下。

青夙感觉到不可思议,这就是凶名传天下的白衣谷?

这些冥族神灵,都这么好说话的吗?

而且,大名鼎鼎的怒天神尊和涅藏尊者,似乎没有威盖天地的气场,就与两个普通人一般居于一座草庐中。这与来之前她心中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回想天宫的神圣宏伟,帝祖神宫的富丽堂皇,白衣谷简直就如一座山间古寺,有与世隔绝的幽静缥缈。

很难想象,这里已是地狱界冥族的星空疆域。

怒天神尊虽收敛了所有气息,但,依旧不怒自威,道:“你说的那件东西呢?”

张若尘将冻结在空间中的魔心取出,递给了怒天神尊。

怒天神尊刚刚拿到魔心,神色就是一变,道:“你见到了她?”

魔心上,怒天神尊感应到了空印雪的力量气息。

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空印雪还活着,心中怎能没有触动?

涅藏尊者鼻子嗅了嗅,神色大变,目光死死盯着魔心,眼中变得湿润,继而欣喜的大笑了起来,道:“她没死,她果然没死,她回来了吗?张若尘,她回来了吗?”

言输禅师和绝妙禅女皆无法平静,释放神念,感知魔心上的气息。

张若尘看着他们期待的目光,道:“老祖已经陨落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涅藏尊者使劲摇头,道:“刚才本尊已经感应过了,封住魔心的力量非常强大,多半是半祖级。她达到了半祖境界,当今天下,谁杀得了她?她不可能陨落,张若尘,别开玩笑了,她去哪了?告诉我们真相。”

张若尘将自己给印雪天画的那幅画取出,递给涅藏尊者。

他道:“时间能杀死所有人!我见到老祖的时候,她已只剩一刻寿元。她用最后的力量,与混沌老祖同归于尽,化为光雨,洒落在了黑河畔。”

随即,张若尘将《冥兵卷》和《冥海卷》取出,放到木桌上,道:“这也是老祖让我带回来的。”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早知道还能见她最后一面,我就该随你一起去黑暗之渊,我为何没有去,我该去的……我这个贪生怕死的老狗……我该去的……”

涅藏尊者手持画卷,看着画中那位风情绝代的白发女子,老迈的身躯,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跌坐回位置上,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言输禅师和绝妙禅女皆念诵起经文。

是《往生经》。

怒天神尊只是闭目了片刻,便完全恢复平静,道:“终有一天,我会去黑河之畔祭奠她,为她在大冥山立一块碑。她可有什么话,让你带给我们?”

一双双眼睛,齐齐盯向张若尘。

张若尘道:“老祖说,生来本就无一物,何须遗言留人间。”

“这是她,这肯定是她说的,她就是这样的人。”涅藏尊者使劲点头。

张若尘暗暗向怒天神尊传音,道:“老祖说,提防阎罗族。”

紧接着,张若尘将九死异天皇与大魔神的关系,包括大魔神出生阎罗族,也包括九死异天皇的威胁之言,一一讲了出来。

怒天神尊神情凝重,继而冷哼一声:“九死异天皇要灭白衣谷,要报复印雪天?好得很,他若敢与白衣谷为敌,本尊必定奉陪到底。”

张若尘道:“就目前而言,九死异天皇与白衣谷已然是你死我活之局。”

怒天神尊看向魔心,知晓张若尘所指。

无论是魔心,还是藏身白衣谷修行的无月,都是九死异天皇修炼圆满的九生九死阴阳道必须要得到的。这是最根本的矛盾!

相当于白衣谷斩断了九死异天皇冲击半祖,乃至始祖的路。

张若尘道:“以神尊的修为,自然不惧九死异天皇。但,千日做贼易,千日防贼却很难。况且神尊有着明显的弱点,九死异天皇却没有这个弱点,可以肆无忌惮。”

怒天神尊当然知道张若尘所说的弱点是什么。

正是,白衣谷中的这些修士,也包括白衣谷所在这座大世界中的生灵。

他当日之所以去界外迎战雷罚天尊,就是因为,在乎这些生灵的生死。而这个弱点,一旦被九死异天皇抓住,怎会不用呢?

怒天神尊岂会不知张若尘心中所想?

他道:“目前,还没必要迁往剑界。九死异天皇真要这么迫不及待出手,他就是在与地狱界所有神灵为敌,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怒天神尊这句话,已是明确的将他和白衣谷的态度,告诉了张若尘。

张若尘连忙道:“等天庭那边的事处理妥当,我会立即回剑界整顿,到时候,必会有一番新气象,随时欢迎空冥界各族众生前去修行。”

怒天神尊知道真正的大秘,藏在手中的这颗魔心中,否则印雪天不会花费那么多力气将其封印,并且让张若尘带回来必须交给他。

或许是因为,只有他这等修为境界的人,才能处理此事。

怒天神尊道:“所有人都出去,涅藏尊者和张若尘留下。”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