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何须遗言留人间

手机 2022-01-30 19:24:04 2.11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第三千五百五十六章何须遗言留人间,九死异天皇并未否认,道:“盖灭告诉你的吧?”

张若尘看不见九死异天皇的眼睛,但却能够感受到,灼热如火焰一般的目光落在身上。

张若尘今非昔比,初步衍化出五行后,凭借真理和无极,可破九死异天皇外围的黑暗规则,又岂会被他的一道目光所慑?因此,他平静的道:“盖灭说,是你救他出酆都鬼城的。”

张若尘这话,无疑是在暗指,九死异天皇在与酆都大帝,乃至整个地狱界作对。

除非九死异天皇有雷罚天尊那样的无上魄力,自立一方,坐望天庭和地狱,方可无视这个罪名。

九死异天皇坦然回应,道:“此事,本皇的确有暗中出手。放他出来,只为牵制下界的诡兽。否则禁约失效,诡兽出黑暗之渊,地狱界将陷入三方围堵之困境。”

张若尘早就知晓,不可能凭此事拿捏住他。。。

以九死异天皇的身份,与如今的修为,肯开口解释,自然不是因为张若尘的质问。而是因为,站在张若尘身旁的半祖,空印雪!

否则,整个地狱界,谁能定他的对错?

他又何须在意对错?

空印雪有些不耐烦的模样,红唇微启,道:“大魔神的残魂和神躯在哪?对了,别说不在无间世界这样的话,否则本天会觉得你太不尊重半祖的智慧了!”

很平淡的话,但从一位半祖嘴里说出,那么,谁敢不重视呢?

九死异天皇刚刚破境,境界多半还没有巩固,敢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与一位半祖叫板吗?

张若尘都替九死异天皇赶到为难,可以想象,他心中此刻必然积压了一股浓烈的怒火,却不敢爆发出来。

九死异天皇当然不知空印雪寿元将尽,但却知晓,就在刚才,空印雪一指按死了一位大自在无量。

半晌后,九死异天皇道:“大魔神的残魂,尚在离恨天。”

“大魔神乃是始祖,且生前就有所预料,布下了跨越千万年时空的局。他在离恨天留下了大量残魂,因此,残魂十分强大,一直在躲避本皇的寻找。”

“大魔神的神躯,若无意外,应该是被天魔镇压在了昆仑界。”

空印雪眸中逐渐浮现出了笑意,道:“你是觉得修成九生九死阴阳道,就有与本天抗衡的本钱了?若是如此,本天还是挺佩服你的。”

张若尘暗暗紧张了起来,不太清楚空印雪的具体状态。

九死异天皇若是动手,她真能在寿元枯竭之前,将他拿下吗?

张若尘将地鼎唤出来,道:“老祖,用地鼎,他不可能逃得掉的。”

空印雪看着地鼎,继而,以质问的眼神,盯向张若尘。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地鼎,该藏在石皮中,放在她的道场里面才对。

对面,九死异天皇道:“前辈误解了,本皇并无对抗之心。实际上,前辈先前一直没有出手,让本皇在无间世界修成九生九死阴阳道,本皇已经十分感激和钦佩。”

九死异天皇抬起右臂,无尽黑暗中,一粒细小入微的尘埃,落在了他掌心。

“哧哧!”

密密麻麻的空间规则,从九死异天皇手心涌出,进入尘埃。

渐渐的,尘埃快速膨胀,化为一座数十万里长宽的黑泥疆域。

九死异天皇一指点出,“嘭”的一声,黑泥疆域外围的始祖隐匿痕印破碎,地底逸散出浓烈的魔气。

魔气中,涌出猩红恐怖的血雾。

血雾凝聚成一朵朵云彩,飘在魔气天空中。

在血雾最浓烈的地渊下方,一团赤红色的光晕飞出来,极其刺目,释放强横的始祖气息。

万古神帝何须遗言留人间

张若尘看不见光晕中心是什么,但却能够凭借真理之心感受到,那是一颗心脏。

一颗魔心!

九死异天皇黑袍笼罩全身,手托魔心,道:“大魔神和天魔的第一战,天魔断了一臂,却也以刀剖了其心。魔心飞走,遁于天地间,躲避天魔的追杀。这,便是本皇的第一世!”

空印雪颇有几分失望,道:“原来你的第一世,只是大魔神的魔心,并非其本尊。”

香袖盈挥,霞光流彩,魔心已是被她夺取到手中。

站在一旁的张若尘,立即受到魔心的影响,心脏跳动速度加快了数倍,脑海中,邪念滋生,拼尽全力才压制住不断冒出来的煞气和噬血感。

“不愧是离当世最近的三位始祖之一,一颗魔心而已,竟蕴含如此滂湃的血气,如一座沸腾的血海。始祖神力,也还很活跃!”

空印雪挥了挥手,道:“你可以走了!”

九死异天皇直向无间世界的出口飞去,在到达出口时,豁然停下,回头望去,脸藏在黑袍之下,道:“前辈认为自己还能活多久?半祖也会陨落,生前强大,死后凄惨的始祖都是有的。太过强势,得罪太多敌人,必会祸及后人。”

话音落下时,九死异天皇已消失在无间世界出口处。

空印雪并未理会九死异天皇的威胁之言,依旧在探查大魔神的魔心。

张若尘能理解她的淡然,毕竟她已知晓怒天神尊现在的修为,足以护住白衣谷。但,九死异天皇暂时还不知道!

“有点意思啊,大魔神居然是阎罗族的血脉,我还一直以为他出生盘古界呢!”

空印雪十根雪葱玉指,快速勾画,在魔心上刻画出一道道铭纹,将所有魔气和血气,全部封印起来。继而,丢给了张若尘。

她道:“异,绝不会善罢甘休,我已将魔心封印,只要不是离得太近,他推算不到魔心的位置。将魔心带去白衣谷,交给梵怒,他自会明白魔心内部的端倪。”

张若尘捧着魔心,问道:“什么端倪?”

“小孩子问那么多做什么?”

空印雪想了想,又慎重的道:“告诉他,小心阎罗族。”

大魔神出生阎罗族,但魔神古庙却在盘古界,本身就很有问题,像是刻意在隐瞒什么。

其次,若九死异天皇所言不虚,他没能在离恨天找到大魔神的残魂,这必然也有蹊跷之处。毕竟,阎罗族对离恨天,有着别的任何势力都无法比拟的掌控力。

“这是什么?”

张若尘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两卷用青铜片做成的类似竹简的物件。

“完整的《冥兵卷》和《冥海卷》。”

空印雪头也不回,向无间世界的出口而去。

冥书八卷,两卷在冥殿,四卷在黑暗神殿,剩下的两卷就在空印雪手中。

张若尘当然知晓,这两卷冥书不是给他的,看着她包裹在光雨中的背影,难受得要命,如有一剑抵在心口,道:“老祖,可有什么话,想要带回白衣谷?”

“生来本就无一物,何须遗言留人间。”

空印雪抬手摇曳,走出无间世间,冷喝道:“混沌老祖,空印雪取你性命!”

无间世界外,混沌族的一尊尊神灵,悬浮在虚空各处。

无间灭绝祖阵已经开启,与地势、天势相结合,引动了整个无间岭的混沌之气。一道道阵法光束,连天接地,使得十万里疆域,变得与无间世界一样,没有了时间和空间。

“轰隆隆!”

土皇、木皇、火皇皆召回了镇压在盖灭身上的神器,与云混悬联手,向先一步走出无间世界的九死异天皇发起围攻。

九死异天皇释放出来的黑暗神气,席卷四方,将四皇不断震飞出去。

但,在无间灭绝祖阵的压制下,他难以脱困,身上承受的空间重力越来越大,时间亦在侵蚀他的寿元,修为在不断下滑。

无间灭绝祖阵,乃是无间岭的第一杀阵,乃是始祖留下。

当然,此阵之所以能够压制九死异天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混沌老祖所化的空间裂缝眼睛悬浮在阵法中心。当然,混沌老祖的注意力,一直锁定在无间世界的出口处。

让他忌惮的,唯有空印雪。

“哗!”

光雨飞洒。

天地间的黑暗,被一道白光撕开。

随着空印雪的那道冷喝声响起,在场所有修士,皆感觉到浑身冰凉,身体无法动弹,犹如在一瞬间,陷入冰封之中。

“唰!”

空印雪飞出去,像是一道白色的明亮剑光,直冲向悬浮在天穹的那道空间裂缝眼睛。

混沌老祖早已等待多时,立即引动无间灭绝祖阵的所有力量,向空印雪碾压下去。

“轰隆隆!”

所有阵法力量,皆被明亮剑光穿透,不可阻挡。

来不可遏,去不可止。

“噗嗤!”

明亮剑光与空间裂缝眼睛撞击在一起,顷刻间,空间裂缝崩塌。

裂缝内部的那团神光中,响起混沌老祖惨烈且不甘的啸声:“你……你这是同归于尽……啊……”

神光随之湮灭,混沌老祖的气息逐渐消散。

天空中,降下了血红色的雨。

两人都处于寿元即将枯竭的状态,一瞬间就分出胜负生死。

有人震撼,有人惶恐,有人欣喜……

在各种眼神的注视下,空印雪所化的那道明亮剑光,飞出无间岭,从阿鼻岭、始祖岭上方飞过,进入莽荒辽阔的太古平原,直向大冥山而去。

整个下界,所有太古生灵皆颤抖不安,仰望天空飞过的白光。

如有一剑,划开天地。

渐渐的,空印雪的身体越来越虚淡,散发出来的神光越来越微弱……

白色光点在不断流失。

终于,她看到了地平线尽头浮现出来的大冥山,而这时她的身体再也无法维持,化为一粒粒光雨,洒落在了大冥山下的黑河之畔。

她本想临死前,再见灵燕子一面,可惜,未能如愿。

黑河哗啦啦的流淌,浪涛不绝,但,千百万年后,谁又记得曾有一位半生痴恋半生怨的半祖陨落在这里?

终是大梦一场空,世间再无印雪天。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