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印雪天主人公张若尘人物分析

手机 2022-01-24 08:51:22 1.82 W 金骏眉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印雪天主人公张若尘人物分析,刚才那话,张若尘并非随口说出,而是经过严密思考,每一个字都有其用。

其一,诅咒只落在元笙身上,可见,印雪天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

或者说,不急着杀他。

其二,张若尘猜测,印雪天当年遁入空门,很可能不只是为了以佛法压制枯死绝,还有可能是悔过。

她施展斩道咒,虽只是斩去了大尊和灵燕子后代成神的机会,目的是为了逼灵燕子现身,夺取摩尼珠,解自己和怒天神尊身上的枯死绝。

但,张家却因此遭受前所未有的劫难。

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若她真怀有这样的愧疚,那么,张若尘“报于后人”之言,就能如同一柄利剑,直刺她内心。

元笙被冥光咒禁锢,欲刺长枪,但手臂如万千锁链缠绕,无法动弹。

欲兵解肉身,化为天地规则状态,可是,神气不受控制。。

并且体内的神血,在无形中流失,身体逐渐变得干瘪。显然是中了噬血咒!

此后寿元、生命之气,甚至修炼出来的规则神纹,皆在流失。

她心中之震惊,无法用言语形容。在下界,还从未遇到过这么恐怖的强者,自己竟毫无反抗之力。

突然,她体内神血、寿元、生命之气停止流失,诅咒散去了!

不过,身体依旧无法动弹。

元笙困惑,看向前方张若尘的背影,暗道:“这家伙居然跟空印雪讲道理?但似乎真的有效果,倒是奇了!”

她从未想过,竟然有一天,要将自己的生死,寄托在一个人类男子身上。

“冤冤相报何时得了?”

印雪天跟着念了一句,继而道:“你在教本天如何做事?须弥都没这个本事。”

“那是因为,圣僧无法做到化解两家的恩怨。但我做到了,所以,我可以心怀十足底气,站在前辈面前,说出这样大无畏的话。这并非是教前辈如何做事,而是,料定前辈并非滥杀无辜之辈。修佛积善,虽冥族亦可敬。”

张若尘很清楚,自己来到无间世界的目的是什么,因此,该说出真相的时候,就必须主动说出来。

这不是在故意表现!

而是要让印雪天了解他,与他所做的事。

否则,冤死在印雪天手中,岂不更惨?

“唰!唰!唰!”

怒天神尊的那滴血液,须陀洹白银树,明镜台,不受张若尘控制,飞向那只百丈长的发光玉手。

小小一滴血液,延伸出无数血管,继而,化为怒天神尊的身影。

印雪天和怒天神尊在掌心交流着什么,张若尘无法听见。

很显然,怒天神尊给张若尘的这滴血液,并不寻常,蕴含了别的东西。只不过,以张若尘的修为,无法解析而已。

半晌后,怒天神尊的身影燃烧,消逝在无间世界中。

张若尘感受到印雪天的目光,注视在自己身上,立即又道:“前辈,若尘并无任何冒犯之意,也不想参与进你与元道族的恩怨。但,她乃是因为我,才进入无间世界,蒙受此劫。我怎能看你杀她,却置身事外?”

“倒是有些担当,本皇看来是没有看错他。”元笙心中如此想到。

百丈大手飞来近处,就悬浮在十八丈外。

张若尘压制住心中的忌惮,抬头看去,目光落在空印雪身上,能看到一道神圣瑰美的身形轮廓,浑身发光,若虚若实,灵动且自然。

空印雪道:“以你的修为,敢目视本天,这种心境胆魄,还真不多见。说吧,摩尼珠是哪里来的?”

张若尘能感受到,空印雪身上的寒意已少了许多,道:“是在荒古废城中,一位鬼类太古修士给我。”

“若是这样,她看来就在下界。”

空印雪自言自语,继而又看向张若尘,道:“你将摩尼珠交给白衣谷,是在谋划什么?最好说实话,否则,本天只能搜魂了!”

“原来她还是没有信任我。”张若尘暗道。

想来也是,天下有哪个大傻瓜,会将摩尼珠拱手送人?

张若尘洒然笑了起来,道:“前辈未免也太小看始祖后人,晚辈但凡有任何谋划,岂能骗得过怒天神尊?”

张若尘这话,一语双关。

既是在告诉空印雪,小看了他。

同时,也是在说,她小看了怒天神尊。

张若尘道:“是云青祖师的嘱托!他老人家,让我放下仇恨之心,主动去化解两家的恩怨。”

“说到底,祖师只是一个外人,尚且在临死,将之视为最重要的事。而我们自己呢?”

“本是一家人,流淌着相同的血脉,都已经过去了十个元会,不知多少代人,但仇恨却还存在于内心。前辈不觉得讽刺吗?”

“摩尼珠的确珍贵,但它也只是一件器。若能用它,化解两家世代恩怨,在我看来,它才配得上佛门第一至宝的称号。”

“这种勇于放下的心怀,你没有,怒天神尊没有,但不代表,我不能去做。说到底,你们就是没有办法,在内心与自己和解。”

元笙总觉得张若尘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很担心恼羞成怒的空印雪,一指将他也按死。

空印雪凝思许久,道:“与自己和解?是啊,所有的执念和不甘,皆是一厢情愿罢了!你们走吧。”

元笙身上的冥光散去,恢复自由。

须陀洹白银树和明镜台,被她挥手打了出去,飞向张若尘。

张若尘收起两件佛宝,没有急着离开,道:“九死异天皇进入了无间世界,前辈可有见到他?”

元笙无语,翻了一个白眼,叫你走,你就走啊!

别节外生枝了!

九死异天皇自有混沌老祖和列位族皇对付。

空印雪眼中露出异色,道:“你找他做什么?”

张若尘道:“如此说来,他还在无间世界中?实不相瞒,九死异天皇进入下界有大谋划,很可能,与混沌族也有合作。”

“他告诉了本天,他就是要挑起太古各族的内乱,既是要救本天出无间世界,也是要阻止太古生灵在禁约到期后,攻出黑暗之渊。”空印雪淡淡的说道,同时,目光落到了元笙身上。

张若尘道:“怕不只是这么简单!据我所知,九死异天皇的第一世,很可能是大魔神。”

“哦!此事,他倒没有跟我说过。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算他第一世是大魔神又如何?”空印雪反问一句。

张若尘被问住了!

九死异天皇所行之事,虽然有坑害他的嫌疑,但,对空印雪,对地狱界,似乎的确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张若尘道:“敢问前辈,他进入无间世界,到底是为何事?真的只是来救前辈?”

“叫老祖!”空印雪道。

张若尘微微一愣。

空印雪道:“怎么?还是心有怨恨?先前你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都是假的,实际上,并没有放下仇怨?”

张若尘露出喜色,知晓印雪天很可能早就已经放下了心中怨气,连忙抱拳,躬身一拜:“见过老祖!”

想了想,张若尘又道:“先前是若尘冒犯了!想来老祖早就在内心与自己达成了和解,并非是一个偏执之人。”

“你要见异,就跟我走吧!”

发光的百丈大手,携带印雪天的身形,向黑暗深处飞去。

张若尘看了元笙一眼,道:“你先走。”

元笙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确是没有必要继续留下,于是,道:“刚才多谢了!”

刚说完,她就感到一丝小小的后悔。

自己明明是因为他,才会进入无间世界,为什么要谢他?

况且“谢”字一出,岂不是代表自己欠了他人情?

她想改口已经来不及,张若尘已追着印雪天而去。

不多时,张若尘看见了九死异天皇。

黑暗中,就像是出现了一团团绚烂的星雾,蔓延数千万里。

万古神帝印雪天主人公张若尘人物分析

星雾中,无数星辰闪烁,围绕最中心的黑洞旋转。

九死异天皇的气息,就是从那个黑洞中散发出来。

以一己之力,在无间世界,撑起一座这么广阔的星海,无疑是证明了九死异天皇的强大,给人高深莫测之感。

这种层次的修为,张若尘无法理解,不好判断他的境界。

张若尘问道:“他在做什么?”

空印雪淡淡的道:“他携带六世残魂,五世尸身,五世神源而来,自然是为了修为更上一层楼。”

张若尘道:“九生九死阴阳道?”

“知道得蛮多嘛!”空印雪道。

张若尘疑惑道:“为什么他要选择在无间世界融炼六世残魂和五世尸身?别的地方不行吗?”

“天下动荡,但始终处在一个平衡之中。可是,他若修成九生九死阴阳道,多半能证道始祖,就会打破这个平衡。谁都不可预料,平衡被打破的后果,那么也就没有人希望他修成九生九死阴阳道。”

空印雪道:“所以,他只能找一个能够躲避天机的地方,防止在融炼的过程中,引发天地异象,从而被人袭击。”

张若尘道:“这就是他告诉老祖的理由?”

“是!”

张若尘道:“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他若有此担心,完全可以远走宇宙边荒,为何来无间岭这么危险的地方?”

“你说得有道理。”

张若尘知晓,空印雪肯定看透了九死异天皇的谋划,所以才会转变态度,将他带到此处。难道是因为,知晓九死异天皇的第一世是大魔神,让她洞察了真相?

张若尘问道:“老祖认为,让九死异天皇修成九生九死阴阳道,会不会威胁到白衣谷?”

“不知道。”空印雪道。

张若尘道:“那为什么要让他破境呢?”

“你不想他破境?”空印雪很直接的说道。

“是的!”张若尘想了想,坦然的道:“两个原因。第一,我妻子或是他修炼九生九死阴阳道的最大阻碍,现在就藏身白衣谷,受怒天神尊庇护。”

“第二,若他的第一世是大魔神,那么他破境后,必会前往昆仑界。”

空印雪手捋白发,若有所思,道:“你这让我很难办!他是为了救我而来,我总不能恩将仇报吧?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求我。”

张若尘又一次愣住,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将摩尼珠给了白衣谷,解了他们身上的枯死绝。这是站在了多么高的道德层面,让我很是不爽,但又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欠了灵燕子后人的人情。你求我,我才能找回脸面,不至于始终认为弱了她灵燕子一筹。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空印雪道。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