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血液感应

剑来 2022-01-21 10:43:39 1.87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第三千五百四十九章 血液感应,张若尘向劫尊者传音:“除了你那一招号称可以杀世间一切敌的底牌,你现在的真实战力,可能敌得过盖灭?”

“够呛。”劫尊者道。

张若尘露出失望之态,叹道:“那就不节外生枝了,走吧!”

张若尘很想将盖灭释放出来,令无间岭先一步爆发动乱,如此,才更有浑水摸鱼的机会。但,不具有压制盖灭的实力,一旦将其放出,后果难料。

劫尊者听到张若尘那声叹息,不高兴,道:“别人可是至上柱,就算再虚弱,也有大自在巅峰的战力。本尊积蓄多年的始祖神气已消耗一空,这种状态,若还能敌得过他,天庭二十诸天岂不是必占一席?”

劫尊者修出第十九重天宇,才能做到随时获得一丝始祖神源的始祖力量。

犹如一缕泉水!

想要爆发出“一拳败不灭”的力量,必须积累始祖力量,让泉水,变成一座湖泊。

当然,一拳后,湖泊就干了!

得重新积累。。。

“这话你就别跟外人说了,损我始祖家族威名嗯,大尊丢不起那个人。”

张若尘又道:“神树前辈,打开神狱吧!”

这座独立于天地之外的神狱,打开一道数十丈长的空间缝隙。

张若尘感应到了元笙的气息,目光微凝。

元笙内穿火神铠甲,身材曲线如妖蛇,外披宽大的黑色始祖神行衣,手持碧海混元枪,悬浮在空间裂缝后方,与外面明亮的光芒相融。

就在张若尘三人思考该如何应对她时,元笙冰冷的声音传出:“你们走吧!”

劫尊者率先飞出空间裂缝,道:“丫头,你家大长老呢?”

元笙下巴微扬,傲然道:“你既然能冲破封印,显然大长老是有意放你离开。别的事,休问,滚,立即离开下界。”

劫尊者身上九彩神光闪过,紫冠束起长发,身上落魄之态尽散,显露出绝代神尊的风范,道:“簌殷有危险,本尊岂会离开?始祖家族的传人,傲骨天生,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这一字字掷地有声,加上他此刻卓绝的身姿和气势,还真让元笙微微怔住。

她道:“你能说出这番话,算大长老没有看错人。混沌老祖要大长老献出你和张若尘,大长老佯装将你们携带在神境世界中,已前往混沌山。”

劫尊者惊道:“混沌老祖竟还没有死?”

后一步飞出空间裂缝的张若尘,问道:“混沌老祖是何方神圣?”

很显然,殷槐神树已经将先前的事,告诉了元笙,否则她不会说出要放张若尘和劫尊者离开的话。

劫尊者道:“当年空印雪进入下界,就是被混沌老祖镇压,你说,这是何方神圣?”

难怪黑暗之渊被称为世间第一禁地,这才到无间岭,已冒出一个如此恐怖的老怪。

天尊级?

或许还不止。

毕竟数十万年前,就已经能够镇压空印雪。

张若尘道:“岂不是说,你的那招底牌,遇上他,很可能根本用不出来?”

“这要看,他有没有达到半祖之境?若不是半祖,还是有机会的。”劫尊者道。

张若尘道:“什么机会?”

“摩尼珠。”

劫尊者看向元笙,道:“将摩尼珠给本尊,有此珠在手,以始祖神气催动,足以争取刹那的时间。即便混沌老祖是不灭巅峰,要阻止本尊自爆神源,也只有八成机会。没有绝对把握,他敢拿整个混沌族,甚至多位下界族皇的性命,来与本尊赌?”

元笙对劫尊者是另眼相看,将摩尼珠取出,道:“劫尊有此担当,本皇佩服。”

劫尊者接过摩尼珠,淡然自若,没有即将赴死一战的悲壮,反而暗暗传音教导张若尘:“看到没有,男人该展现自己魄力的时候,就要尽情展现。你若有本尊一半的功力,别说元笙,凤彩翼都已经叛出命运神殿,做了剑界的界尊夫人。”

张若尘没有心情听他传授经验,道:“你真要去混沌山?”

“去,为何不去。谁敢动本尊的女人,本尊必要与他玩命。”劫尊者道。

“本皇随劫尊同往。”

元笙想了想,香袖一挥,地鼎、逆神碑、麒麟拳套、须陀洹白银树等等宝物,闪烁着奇异光华,飞向张若尘。

此刻的她,竟学到了劫尊者几分洒脱豪迈的风采,道:“这始祖衣和火神铠甲,我要了,就当是你引黄泉大帝对付我,付出的代价。别的宝物,你收回去吧!”

张若尘对元笙刮目相看,这几件神器宝物,任何一件,都值得诸天出手抢夺了,她却能如数归还。

此等胸怀和气魄,世间少有人能及。

这其中,必有劫尊者自爆神源为大长老拼死的一份原因。同时可看出,元笙是一个将情感,看得比利益更重的上位者。

至于始祖神行衣和火神铠甲,对张若尘已没有多大用处了,给她,倒也无妨。

劫尊者瞪向元笙,道:“你去干什么?你年纪轻轻的,那么想死?你与张若尘他们赶紧离开无间岭,等有了结果后,再考虑是回来,还是前往荒古废城。”

不由分说,劫尊者背负双手,化为一道九彩光剑,直飞向混沌山。

“嘭嘭!”

万古神帝血液感应

光剑撞破一层层空间,在虚空跳跃。

张若尘凝目远眺,心中倒是有几分佩服这老家伙。真遇到生死攸关的事,丝毫都不掉链子,而且,他内心真能做到轻松坦然,不会表露出丝毫畏惧,将生死看得无所谓。

若他没有这份“无所谓生死”的决心,又怎敢去和混沌老祖对决?

说到底,自爆神源,是一场心境上的较量。

只要劫尊者心境有一丝破绽,混沌老祖就绝不会惧他。

反之,必须让混沌老祖畏惧,劫尊者才能带元簌殷离开。

“若注定是同归于尽的下场,你去了,元道族怎么办?”张若尘道。

刚欲追去的元笙,听到这话,眉头一锁,道:“你丝毫都不担心?”

“越是危险的时候,才越是需要理智。”张若尘道。

“你们若要逃,现在就走吧!我,乃元道族族皇,绝不会丢下任何一个元道族修士不顾。”

元笙取出族皇令,以神气催动。

顿时,族皇令化为一道光束飞出去,但并不是混沌河的方向,而是飞向黑暗之渊深处。

“世间之事,并非只有去留两个选择。”

张若尘轻轻摇头,将怒天神尊给予的那滴血液取出,托在掌心。

在真理规则的催动下,血液散发出越来越耀目的光华,化为一缕缕血丝。

突然,血液出现一丝奇异波动。

张若尘露出喜色,目光望向无间岭,继而看着池瑶的眼眸,道:“你留在船上,若情况不对,立即赶往荒古废城。”

他飞出神树船舰远去,但并不是混沌山的方向。

元笙讶然,道:“他要去哪里?以他的修为,闯无间岭,纯粹就是找死。”

“尘哥做事,必有他的道理。”

池瑶知晓张若尘此去肯定极其危险,所以才没有带上她,自己前往,多半会成为他的拖累。

于是,她罕见的放低姿态,拱手向元笙行礼,道:“请族皇去助他一臂之力!”

“凭什么?”元笙道。

池瑶道:“因为尘哥没有选择逃走,而是闯入无间岭,必是因为有了别的办法,可以相助大长老和劫尊。”

刚刚进入无间岭,张若尘就发现体内的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难以调动,四象运转后,才恢复过来。

无极神道玄妙,才能破时空,别的修士未必有此能力。

更诡异的是,地面上,到处都是空间裂痕。

裂痕内部,似乎藏着惊涛骇浪,将张若尘探查出去的神魂碾碎。

越接近地面,时间流速越慢。特别是接近空间裂缝底部的时候,时间几乎快要静止。

“怒天神尊的血液出现了波动,必是空印雪在召唤,她绝对没有死。”

去找空印雪,的确是有巨大风险。

但,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张若尘就绝不会让劫尊者独自一人去赌命。

“何方修士,胆敢闯我无间岭?”地面上,响起一道雷霆般的爆喝声。

一座黑色大殿,鬼雾弥漫,从一处异空间中飞出。

鬼雾中,阴魂上百道,每一道都力量强横,如蛟似蟒。

张若尘隔空一掌拍出去,打出万丈大手印,将所有阴魂击杀,就连那座黑色大殿都被打得坠入空间裂缝。

在空间裂缝边缘处,大殿就支离破碎。

殿中的一尊鬼类太古修士,在惨叫声中,被裂痕内部的黑暗吞噬。

无间岭中,更多的强者被惊动,十数道强横的气息,向张若尘追来。

“闯无间岭者,死!”

一尊二十来岁的人形太古生灵,花容月貌,若谪仙子临尘,手持一把混沌铁伞,阻截张若尘。

混沌铁伞在她手中转动,形成一座直径千里的空间漩涡,无数空间裂缝在漩涡中飞行。

张若尘直径撞入空间漩涡,向她飞去。

“嘭!”

一拳!

张若尘将这位人形太古生灵,打得爆开,肉身四分五裂。

不多时,张若尘来到怒天神尊血液感应到的位置,落到空旷辽阔的地面。

投目望去,前方是两座如同竹笋般拔地而起的尖锐山峰,山体高达万丈,险峻异常。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藏着异空间?”

张若尘双手捏指,太极四象图景显化出来,探查四周。

“轰!”

一股浩荡而恐怖的气息,化为一道水桶粗的电梭,从云中落下,出现在张若尘对面,挡在两山之间的位置。

电梭中,包裹着一道气吞山河的霸道身影,

他身高数十丈,穿光电神铠,身上流动的每一道雷电都如一条神龙。

张若尘激发出剑骨的力量,在十八丈内结成剑域,挡住他身上逸散出来的雷龙。环顾四周,发现一尊又一尊混沌族的强者,从天穹落下,将他包围。

“无间岭底蕴竟这么深?大批高手被老家伙引走了,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来对付我。看来,只能用出剑祖神树了!”

张若尘并不慌乱,将一株赤红色的神树取出,托在左手掌心。

树上的叶片,犹如血玉一般晶莹,绯红瑰美。

这株神树,一直生长在剑阁第十八层,与剑骨在一起。在过去神宫修炼的那段时间,张若尘才参透此树之秘。

“沙沙!”

张若尘五指一动,剑祖神树随之摇晃。

一片片血红色的树叶,脱落下来,如同万千血剑,围绕他飞行,发出刺耳的破风声。此处稳固的空间,被撕裂出一道道细长的口子。

张若尘道:“我赶时间,诸位请让一条路!不然,尔等皆是我脚下亡魂。”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