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装修文章正文

布局者

装修 2022-01-20 06:48:58 2.16 W 万古神帝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万古神帝作者飞天鱼个人资料:万古神帝作者:飞天鱼,姓名:张伟,属于白金作家。万古神帝小说第三千五百四十八章布局者,混沌老祖数十万年前,就是不灭巅峰,号称大冥山外第一人。

至于是不是下界第一人,就不好说了!

毕竟,大冥山神秘,自冥古以来,就统御着下界,只是最近十个元会比较低调而已。

不过,混沌老祖数十万年前,寿元就已经接近枯竭,若现在都还活着,修为得达到了什么层次?

无论怎么说,除了大冥山外,整个下界没有任何人敢违逆他的意志。

“对了,似乎还有一个叫做张若尘的上界修士,一并带上吧!”

云混悬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因此,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张若尘。

元簌殷沉默许久,道:“原来老祖尚在世间,这太好了!正好我们也想知晓空印雪的生死,不如就趁此机会,大家一起前往无间岭,将当年那一战的战果分了!”

土族族皇气势滂湃,没有因混沌老祖未死,就表现出惧色,道:“空印雪被镇压了这么多年,想来已死。当年,我们五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如今的确该分一份好处。”

火族族皇道:“老祖既然还活着,空印雪必死无疑。”

木族族皇深知混沌老祖的恐怖,但,已到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可能放弃本属于自己的好处?于是,他道:“早就想拜见老祖,这次应当能得偿所愿。。。”

云混悬没有料到,元簌殷竟然以空印雪,将另外三位族皇拉到同一战车上,反将自己一车。

三大族皇齐往无间岭,要夺摩尼珠,将变得极为麻烦。

更让云混悬担心的是,元簌殷等人是不是已经知晓内在的秘密?否则,他们怎会如此齐心?

他们又是如何知晓内在之秘的呢?

“咦!封印松动了!”

铁笼中,劫尊者突然坐起来,眉心神光微微闪烁,像里面装着一盏九彩神灯。

张若尘已将元笙的封印,悄然磨灭了一小半,听到这话,立即问道:“封印不可能无缘无故松动。”

“是啊,她布置在老夫身上的封印,与她神魂相连。只有她遭遇强敌,神力严重消耗的情况下,封印才可能出现松动的迹象。”劫尊者立即露出担忧的神色,道:“难道簌殷遇到了危险?”

张若尘摇头,神情慎重的道:“不可能!大长老真要遭遇了凶险,这神树船舰必然先毁灭,不会像现在这般平静。”

池瑶眼神深邃,道:“唯一的解释,外面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大长老是故意要放我们逃走。但迫于某种原因,她无法直接来做这件事!”

“那她肯定是遇到大麻烦了!簌殷,你若能听到我们的对话,就传音告知一声,老夫绝不是一个遇到危险就独自逃走的懦夫,再大的凶险,我们一起面对。”

劫尊者看向上空,如此喊话。

张若尘心中暗叹,劫尊者虽然滥情,但说出来的话,却绝对能直击女子内心。

而且,老家伙并非绝情之人。

他那么怕麻烦,常年躲在昆仑界。但,天狐姥姥中了三煞尸毒,他却还是冒着风险去了星空防线,想尽办法为她解毒。

张若尘看向池瑶。

池瑶心领神会,闭上双眸,肌肤逐渐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芒。

“唰!”

一道剑光从她头顶飞出,斩破封印。

随即,九彩混沌神光浮现,一座座天宇,在她头顶上方显现出来。

剑骨和葬金白虎一左一右,出现在她身后。

张若尘早就将剑魄和剑魂,留在了剑骨中。

剑骨身周,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白色剑形规则,继而,化为一道白色流光,斩断缠绕在池瑶手腕上的树根。

白色流光在虚空划出一个弧度后,折转而回,将禁锢张若尘的树根,亦斩断。最后,猛然一剑,刺向张若尘的玄胎。

渐渐的,张若尘的玄胎,绽放出越来越明亮的光华。

在内外两股力量的冲击下,元笙布置在他体内的封印,彻底破开。

“轰!”

太极四象图景从玄胎中爆发出来,悬浮在张若尘头顶,如磨盘般旋转,抵挡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树根。

封印破去的瞬间,飞在半空的元笙,生出感应,立即就想返回神树船舰,道:“大长老!混沌”

元簌殷投过去一道意味深长的眼神,打断她的话语,道:“慌什么?混沌老祖的确修为盖世,傲视古今,但你乃一族之皇,见到任何层次的人物,都该从容镇定。”

“大长老这是什么意思呢?她本该知晓,我要说的是混沌神狱中的变故才对。”元笙心中凝思。

此刻,他们已经进入无间岭,正前往混沌山。

神树船舰,与船舰上的元道生灵,皆留在了无间岭外,没有资格去混沌山拜会老祖。

俯视下方,群山之间,到处都是空间裂缝。裂缝下方深不见底,漆黑无光,不知通向何处。

又有一条条时间长河,如同白色神龙、云涧小溪,穿梭在裂缝中,时间流速时快时慢。甚至,有的地方,时间会出现刹那间的静止,所有时间规则都消失不见。

云混悬白须飞扬,嘴角含笑,为彰显混沌族的威严,道:“元皇毕竟年轻,要见老祖,难免紧张,终究还是缺少磨砺。”

元簌殷瞳中深处闪过一道忧色,继而冷声道:“不如你就回去吧,到神树船舰上等着。”

云混悬眼中笑意逐渐敛去,露出疑色,道:“元皇将来终究是要独当一面的,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丫头,大长老,还请在诸位族皇面前,给她留些脸面。”

元笙神色不悦,云混悬这老不死的此话一出,她这个族皇更是颜面无存。

元簌殷冷冰冰的道:“脸面是靠自己争来的,不是靠别人给。”

元笙故意露出怒容,直接告辞而去,像是与元簌殷产生了隔阂。

云混悬看着离去的元笙,眼神阴鸷,道:“大长老,不动明王大尊的那两位后人,老祖可是很重视啊。”

“他们就在本长老的神境世界,你在担忧什么?又或者,其实云皇是别有目的?”元簌殷道。

云混悬笑而不语,继续前行。

另外三位族皇,看见元簌殷去过混沌神狱,以为她已经将劫尊者和张若尘收入了神境世界,因此,倒也没有多想。

冲破封印后,张若尘和池瑶并未急着破混沌神狱,而是牵手,合力激发真理之心,感应外界。

混沌神狱虽自成小天地,隔绝一切天地规则,但,无法挡住真理之心的力量。

“好诡异的空间和时间波动,看来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无间岭。”池瑶道。

“大长老和元笙,没有在船舰上,看来已经进了无间岭。现在,正是脱身的好机会!”

剑骨背对张若尘,贴在他背上。

张若尘身形卓然,如出鞘之神剑,抬臂一挥,一道锐不可当的剑气飞出去。

“嘭!”

关押劫尊者的牢笼被斩开。

缠绕在劫尊者身上的树根,亦被剑气斩断。

劫尊者浑身散发九彩混沌气,长发飞扬间,近显凛冽杀气,道:“无间岭又如何,本尊今日就平了无间岭!”

张若尘道:“你积蓄的始祖神气不是都消耗一空了吗?”

“老夫还有一招底牌,用出可杀世间一切敌。动老夫的女人,谁有这个实力?”劫尊者怒腾腾的,气急败坏。

听到劫尊者这话,殷槐神树的所有树根,尽数退去。

神树的声音,在混沌神狱中响起:“混沌族点名索要劫尊,大长老不愿将你们交出,已经与族皇前去混沌山了!”

“走,踏平混沌山。”劫尊者道。

张若尘总觉得此事蹊跷,土族、火族、木族三位族皇,尚且要给元簌殷脸面,并没有揪着此事不放。混沌族为何冒着得罪一族的风险,索要劫尊者?

万古神帝布局者

难道劫尊者拥有天尊神源的秘密暴露了?

不应该啊!

张若尘道:“先别急,我们得捋一捋。”

“捋什么捋?你不去,老夫自己去。”劫尊者道。

张若尘道:“大长老乃是不灭无量,更是一族至强,先不提下界有没有修士杀得死她。就如今这局势,禁约即将失效,太古生灵总不可能先内乱了吧?大长老敢去,也就说明,至少她自己不会有危险。”

“这可未必!”

一道悠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三人齐齐看向被封印的盖灭的残躯。

声音也不知从哪一部分残躯中传出:“太古生灵自然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内乱,但,有人希望他们乱。”

张若尘扬声问道:“至上柱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若是帮助本座脱困,本座便将一切都告诉你们。”盖灭道。

池瑶眼中浮现出一道异彩,道:“走吧,尘哥,界尊,别浪费时间了!他刚苏醒,就被镇压,关押到了酆都鬼城。刚逃出,就又被镇压,怎么可能知晓其中隐秘?”

张若尘心领神会,道:“有理!”

盖灭的声音,又响起:“是九死异天皇在布局。”

张若尘停下脚步,回身问道:“你怎么会知晓此事?”

盖灭道:“因为,本座能够从酆都鬼城脱困,就有他的参与。”

张若尘笑道:“九死异天皇凭什么救你?”

盖灭说出一个骇人听闻的隐秘,道:“因为,九死异天皇的第一世,乃是大魔神。至少他是这么对本座说的,而且拿出了证据。”

张若尘、劫尊者、池瑶无不动容。

池瑶道:“他拿出的证据是什么?”

“无可奉告。”

“那么,我们凭什么信你?”

“爱信不信。”

张若尘道:“若九死异天皇的第一世是大魔神,并且将你从酆都鬼城救了出来,你应该对他忠心耿耿才对,为何却将他的秘密,这么轻易的告诉我们?”

盖灭道:“本座要纠正你两个错误。第一,即便九死异天皇的第一世是大魔神,现在第九世了,他凭什么还是大魔神。”

“第二,哪怕他是大魔神的真身,若他没有始祖层次的实力,本座凭什么要对他忠心耿耿?”

张若尘细思后,笑道:“你这么说,倒也有理。”

盖灭道:“将此秘告诉你们,本座有两个目的。第一,九死异天皇救我出酆都鬼城,本就是想利用本座和太古生灵的仇恨,利用上界修士的追杀,让下界变得动乱。”

“我处在了风头浪尖,将土族、火族、木族、元道族的顶尖强者都吸引走。”

“杀人如麻、百无禁忌的凤彩翼进入荒古废城,急需魂食的黄泉大帝藏匿无踪,太古生灵必然寝食难安。自然会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防御荒古废城和对付黄泉大帝。如此,九死异天皇也就可以轻松穿过三岭两河,到达无间岭,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

“本座后知后觉,直到刚才才明白自己被利用,沦为了他的棋子,还是一颗弃子。难道不该借你们的手,报复他?”

张若尘道:“那你的第二个目的呢?”

盖灭道:“通过你们,揭露了九死异天皇,无间岭必然大乱。到时候,不需要你们出手,本座就会有脱身的机会。”

“不知这两个理由,是否充分?”

张若尘心中已信大半,若无间岭动乱,元簌殷和三大族皇肯定会召唤回镇压在盖灭身上的神器战兵,到时候他的确是有脱身的机会。

或许,也是他唯一的机会。

张若尘道:“九死异天皇到底要做什么?我不信,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仅仅是为了挑起太古各族的内乱。”

“这就是你们该去查的事了,本座静等你们的好消息。”盖灭不再言语。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