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逆天邪神当时明月在​

剑来 2022-01-15 22:07:28 2.32 W 逆天邪神

人民井茶在哪能喝到  进入 茶农页面

第1932章逆天邪神当时明月在,这个世上最沉重的事物是什么?

对云澈而言,是永远不可能还清的情债。

夏倾月将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他,留给自己的,却只有无尽的愧罪、悲伤、恶名,以及一枚陈旧的铜镜。

手中的铜镜被眼泪浸染,云澈轻轻的捧着它这竟是已是他可以离她最近的方式,往后余生,想要再次拥抱她,是只有梦境才会赐予的奢望。

她曾经那般珍视这枚铜镜,日夜不离的将它佩戴于颈间。但后来,这枚铜镜却是无时不刻的提醒着她自己的“本质”和这个“本质”背后的残酷

或许,在她将之交予瑾月,命她将其毁掉时,潜意识其实更希望瑾月会悄然抗命毕竟,她那般聪明,又那般的了解瑾月。

她痛苦和怨恨着自己的命运,又珍视着母亲的遗物,才将这个“选择”,交给了最亲近也最信赖的瑾月。

她后来再不让瑾月近她之身,哪怕说话时也隔着一层幔帐,是害怕将灾厄带给她。最后没有让她跟随月无极他们离开,而且决绝的将她赶走,亦是对她的一种偏爱。

而自己,险些将她

他缓缓直起僵坐了许久的身体,视线之中,是相同的景象,却是不同的世界。

没有了始祖意志,没有了夏倾月,也没有了命运之锁的世界。

“所以,你没有资格过的不好。”

没有始祖意志的这番话,他不知要多久,才能走出那太过沉重的心灵囚笼。

将铜镜贴在心口,云澈看着前方,轻轻的道:“倾月,从人人皆可鄙夷的萧澈,到人人皆要仰畏的云帝,我曾以为我所攀踏的阶梯是以邪神传承为起始的天命,原来,那竟是你全部的人生。”

“媚音曾言,希望我善待这个世界我知道,那是你的期望。即使已被命运如此残忍的对待与伤害,你却依旧要报之予最大的温善。”

“倾月,看着我我会以最好的方式,过好我的人生,我会比任何人过的都好我更会守护好这个曾将我们命运相连,曾让我们相遇并结为夫妻的世界。”

多年之后,当“云帝”成为永铭所有生灵信念的信仰,成为所有星界、下界都高高矗立,不容被任何事物有丁点亵渎的天碑无人知道,这一切的背后,是他对夏倾月绝不曾背弃的誓言。

空间转移,他出现了这些天一直遥遥守着他的池妩仸、千叶影儿、水媚音、沐玄音前方,面对她们的齐齐呆愕,他却是淡淡而笑,微有些痛涩的喉咙发出最和煦的声音:“又让你们担心了。”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也终于明白,梦境为什么总是那么昏暗,因为有人,将梦境中的光明,悄悄的映入了我的世界。直至将自己的世界沉入永恒的黑暗。”

“所以,”他向她们张开双臂:“我再没有理由,去辜负这个世界的每一缕明光。”

温软的话语,让她们的心灵都重重触动,更将她们心中沉重的担心与压抑缓缓消融。

“云澈哥哥!”水媚音用力的扑在了云澈的胸前,放声大哭起来这些天,她已是哭了太多了,每一次,却都会更添心中的压抑与痛楚。而这一次,终于可以尽情的释放与发泄。

云澈手臂伸出,牢牢抱紧胸前的媚音。这些年,她真的承受了太多太多从今之后,他再也不想她每一次的笑颜的背后,都带着锥魂的刺痛。

他看着池妩仸,忽然道:“妩仸,为帝者,可否立双后?”

池妩仸刹那错愕,随之微微而笑:“其他帝王若要开此先例,的确要权衡众多。但你以你之帝姿,只有你想与不想,没有可与不可!”

她心里其实明白,云澈先问询于她,而非直接做下决定,是对她感受和尊严的在意。

逆天邪神当时明月在

“你想立夏倾月为后?”沐玄音用最直接的语气,说出最直白的说话。

“是。”云澈点头:“我欠她的,永远永远永远都不可能还清。我只能只能”

先前已是极为平复的心境,在言语稍微触及时,依旧疼痛到窒息,他摇了摇头,道:“我与她的成婚,有大宴,有司仪,有长辈之祝,有半城见证迎亲跨火盆拜堂同心结发完完整整的婚仪,我与她的夫妻之系任何人,任何方面都无可质疑。”

“而当年休书不过洒血释愤,不符仪规,不合礼法根本毫无其用!”

“我与她的名字,此刻依旧在流云城的婚籍之上。所以,我与她的夫妻之系,从未断过,从未变过直至此刻。”

成为云帝,回归蓝极星后,他却从未让人在流云城的婚籍之上抹去自己与夏倾月之名似乎是那时候将之完全遗忘,此刻方才想起。

“我想追封她为帝后。”

“好。”池妩仸微微颔首,虽只应了一个字,但毫无犹疑。

“还有”云澈继续道:“未来的帝界,我想”

“以‘云月’为名,如何?”池妩仸微笑着说出了他心中所愿。

现在的云澈,明显是竭尽一切,近乎慌不择路的想要去弥补,想要去对夏倾月好,但倩影已去,再多追思,再多补救,皆为空幻。

一直默不作声的千叶影儿悄然转身,无声沉下。

而她的手却在这时被牢牢抓住。

她的眼眸猛的一颤能让她的身躯如此毫不设防的被抓住,也只有可能是云澈。

“你要去哪里?”耳后,传来云澈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没有回首,千叶影儿淡淡道:“现在的你应该并不想见到我,等你想见我的时候,再来梵帝神界找我吧。”

这个极度骄傲的女子,极为冷淡威凛的声音落下之时,还是不慎拖起了一瞬的颤音。

握着她手腕的手掌轻了一分,但却没有松开。而在她耳畔响起的声音却变得格外之温和:

“她是我黑暗中的月,带我重沐明光。”

“而你,是我黑暗中的影至暗之时,你都陪伴左右未曾离开,如今,你认为我会让你从身边逃离吗?”

“”千叶影儿愣在了那里,眼前一阵剧烈的恍惚。

“北神域时,我曾说过的‘将来’”他看着她的金发和侧颜,轻轻道:“我从没有忘,你也不可以忘。”

池妩仸:“”

沐玄音:“”

“”千叶影儿没有回应,风声微啸,明明是温暖的和风,却让她的身躯出现了轻微的战栗,随之她的肩膀开始颤抖逐渐的剧烈怎么都无法停止。

依然没有将千叶影儿松开,他拍了拍怀中水媚音的后背,轻语道:“媚音,带我去那个地方。”

“千影,你也一起来。”

千叶影儿却是没有听话,而是猛一甩手,头也不回的瞬身远去,绝不让云澈看到她此时的样子。

不需要言明,聪颖如水媚音,自然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地方。

“嗯!”轻轻的应了一声,乾坤刺在她娇小的手儿间现出,耀起一抹淡淡的绯红神光。

一瞬,带着两人的身影消失于原地。

沐玄音和池妩仸互相对视了一眼。

“他变了。”沐玄音一声轻语,半为叹息,半为释然。

“不是他变了,而是他眼中的世界变了。”池妩仸微笑着道:“而且变化的天翻地覆。”

“嗯。”沐玄音颔首认同。

“你说,要不要将‘云希’的事告诉他?”池妩仸忽然问道。

一向神智果决的她,却在问询着他人之意。她不知道如今算不算一个合适的时机又或者,永远都不会有合适的时机。

“”沐玄音摇了摇头,道:“还是忘记这件事吧。作为帝后,你该多想想帝子的事情。”

池妩仸抿唇而笑:“如果是你的孩子,我可是很愿意立为太子哦。”

“”沐玄音转身:“忽然离开这么多天,无心肯定担心了。他说的那些事,便交给你了。”

沐玄音远去,池妩仸却没有随之离开,而是看着远空,静立了许久许久。

“夏倾月,我果然从来没有看错过你呢。”她微笑着轻语,心中也释下了那个压覆许久的执念。

“只是,你究竟为什么要选择离去你不肯说,他也不肯说”

“秘密,真是美丽又讨厌的两个字。”她微笑着:“让我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对你释怀了。”

南神域,遥远的角落。

前方,是以乾坤刺的空间神力为基底,以月神界特有的隐月之力所铸的隔绝结界,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却可以将气息做到极大程度的隔绝。

也正是这个特殊结界的存在,已能调动四域之力的池妩仸始终未能寻到消失月神的踪迹。

此时离得近了,云澈已是清晰感知到了月神的气息八个不同的月神气息,皆在其中。

还有二十七个月神使的气息。

“这个星球,倾月姐姐很早就已经找到。这个结界也是很早布下。”水媚音轻轻道:“她和我说,云澈哥哥回来之后,她会将月神界的核心都藏匿于此处,待将来,云澈哥哥成为神界之主,再由我,向云澈哥哥提出赦免他们,并将月神界也归还他们。”

“媚音,你拯救了他的家人,他的人生,所以,如果是你说出的请求,他一定会答应。而且我相信,像你这般聪颖,那时候一定会想到更好的说辞,更好的方法。”

夏倾月当年的话,水媚音一个字都不曾忘。

云澈没有说话,身形向前水媚音手中乾坤刺轻轻一划,两人已是无声无痕的穿过结界,没有引起一丝一毫的波动。

进入结界,众月神的气息顿时变得清晰无比。八大月神此时竟都聚在一起,众月神使也赫然在侧。

循着气息向前,尚未临近,剧烈的争吵混着隐隐失控的月神气息遥遥传来。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1261234287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