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车房文章正文

命运之器

车房 2021-12-17 06:32:06 1.42 W 逆天邪神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mmexport1636959419470 (1).jpg

逆天邪神命运之器

逆天邪神命运之器,“从未存在过是什么意思?”云澈发出万般艰涩的魂音。

始祖意志徐徐而叙“在你与司徒萱成婚之日,她为你所喝下的早粥之中,被人暗下了剧毒。虽然只是极为低级的凡毒,但对当时玄脉残缺,躯体羸弱的你而言,却是致命之毒。”

“婚仪尚未开始,你便已毒发,顷刻死去。”

“这对她而言,是不可承受的打击。尤其,她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你,悲伤、自责、痛苦、绝望”

“她的灵魂,在太过强烈的悲戚中崩开道道裂痕。”

“而崩裂的灵魂,亦生生惊醒或者说逼出了沉睡中的始祖意志。”

“另一个她,也便是如今在与你交谈的我,就此苏醒。”

云澈

始祖意志的声音再次逐渐远去,他的魂海之中,现出了一个他曾无比熟悉的画面。

红色的幔帐,依然在燃烧的红烛,熟悉的布置这里,正是他当年在萧门的住房,那天,是他和夏倾月(司徒萱)的成婚之日,亦是他命运的重大折点。

折点

他在成婚之日被毒死,然后竟重生于沧云大陆,在沧云大陆坠下绝云崖时,又在那具本被毒死的躯体上苏醒,并融合了两世记忆

这一直是他身上最大,也是无解的谜。

即使他已立于当世至巅,也根本无法理解那时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再回沧云大陆时,那竟是多年前的沧云大陆,记忆中已失去的苏苓儿,变成了一个尚未长成的少女。

而苏苓儿更在之后苏醒了与他当年的记忆,证明着他在沧云大陆的那一世绝非虚幻。

难道,这不可理解的一切,真正的原因是

画面之中,他一身红衣,身躯僵直的倒在床前,双目依旧睁开着,却没有任何的色彩。

身边,萧烈的双手按在他的心口,拼命的想要用玄气将他身上的剧毒逼出他的嘴唇发青,脸色一片惨白,神色拼命保持着平静,但眼中凝聚的痛苦之色却让人不忍视之。

旁边,夏元霸嘶吼着跑出去,口中喊着那个玄府导师的名字。萧泠汐跪在地上,她紧紧握着他已逐渐冰冷的手掌,哭的撕心裂肺。

这时,光线忽然暗了下来。

所有的景象都变得暗淡,所有的声音都在远去逐渐的,世界变成了完全的漆黑色,只余少女绝望的背影与哭泣。

“原来,悲伤真的可以碎魂这就是属于人类的情感吗?”

少女在迷蒙中抬首,脸颊带泪,眸若星碎“你是谁?”

“我是另一个你,你是另一个我我出现的时候,你就感觉到了,不是吗?”

“救救小澈。”她发出轻喃,随之,她像是溺水之中死死抓紧了一根救命稻草,破碎的星眸凝起深邃的微光,声音也变得那般急切“救救小澈!快救救小澈!!”

“凡灵生命的消逝,不过天地之间散灭的一粒微尘,不值得你为之动容,更不值得你为之悲伤。”空幻的声音响起在无色的世界“灵魂崩裂,始祖苏醒,这一世的轮回已然失败,无法完成无垢的圣躯。”

“不过无妨,虽然无功,但亦无损。这一世,便再以清醒的意志,凡人的存在再看一番这平凡位面的世界。完整的重生,便留予下一世的轮回去成就。”

“如此,让我们的意志就此融合。在无数年的沧桑剧变之中,他的死亡,将如微尘般被埋没,不会再让你感觉一丝的悲伤。”

“不不!!”

临近的始祖意志,得到的,却是少女意志无比坚决的排斥。

她的身躯在下意识的后退,所外释的情绪,是一种带着恐惧的坚决。

那毕竟是她曾经的意志,她能隐约感知到那是何许的存在,所以她才会恐惧恐惧真正的自己将淡视“萧泠汐”这个意志,将淡视,甚至就此漠视萧澈这个名字。

“救他救他救他”

她一次次轻念,一次次哀求哀求另一个自己。

无色的世界,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

“明明只是我(你)新生的意志,为什么竟强烈到如此程度”

“曾经的我(你)俯视世间一切,对凡灵奇妙的情感只有过淡淡的感叹。衍生于己身,方知竟可如此之炽烈”

“救他快救他!”她一遍遍的重复着同样的哀求“你可以救他的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

“生死难逆,这是我(你)创世之时定下的基本法则,但法则之外,亦留有余地。”

“如今的我(你)尚未完成重生,无法直接逆转他的生死。但以我(你)如今所恢复的虚无之力,足够在一定程度上逆转这个世界的时间轮,让时间,回溯到他尚未死亡的时刻。”

“如此,便以间接的方式,为他逆转生死,得以回生。”

“只是,以我(你)如今的状态,如此做的代价是什么,你(我)应该很清楚。”

“不重要了,什么都不重要了”心魂依旧处在破碎状态,少女用力的摇头,除了眼泪和悲戚,除了救他的渴望与执念,她破碎的灵魂之中再无其他“我只要他活过来我要我的小澈活过来。”

“你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而此刻盘踞在你(我)意志中的,是你(我)存在以来,最为强烈的执念,我注定无法拒绝。”

“你(我)可以为此不顾后果,但,你可曾想过,他不仅是一个凡人,还是凡人之中颇为卑微的存在。无法修炼的身躯,让他几乎没有任何抵御风险的能力。”

“若无足够强大的力量庇护,任何人都可轻易置他于死境,就如此刻这般。”

萧泠汐

“你今日救他,以后的每次,你都要救他吗每以同样的方法救他一次,尚未完整的虚无圣躯便会折损一分,且每一次的折损都会加剧。”

“而即使如此,以他的躯体状态,寿元最多也不过百年。到时,你又该如何?”

少女的眼眸渐失焦距,但须臾之后,竟又快速凝聚了起了异样的神光。

“那就把你(我)的虚无圣躯分给他让他拥有谁都无法伤害他的力量。”

“唉——”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空无的声音徐徐道“圣躯,是由原始混沌的虚无中衍生,是独属我(你)的始祖之躯,永折自身而赐予凡人,何其荒谬。”

“但既为你(我)之执念,唯有如你(我)所愿。”

“然我(你)的确可以让他拥有人之层面的圣躯,但你该明白,以我(你)如今的状态,在完成重生之前,连自身都无法具现力量,更无法直接给予他力量。”

“退步讲,纵然能他空有圣躯,却无玄脉,亦根本无法承载力量,依然会轻易被人剥夺生命。因而,圣躯在他的身上,也不过是为他延长了寿元。”

萧泠汐看着前方,唇间轻念“世间无尽生灵,万般命运为何唯独对他,如此不公。”

“先天残缺,受尽鄙夷冷眼,如今才堪堪少年,竟又遭此毒手为何我的小澈,要承如此之命运!”

长久的沉默,空无的声音响起“你(我)想为他改命?”

“赋其圣躯,改其命运!”

她的声音格外低缓,随着始祖记忆的苏醒,她所呈现的,是云澈从未在萧泠汐身上见过的眼神,

短短八个字,却是唯有始祖神,才有资格说出的圣言。

“圣躯,让他的躯体可以无序承容任何形式的力量,亲和凡灵永不可能碰触的虚无法则,让他在这无神之世,可于极短的时间内,拥有超脱界限的力量。”

“改其命运,让他可以安渡任何劫难,让他可以聚拢天地气运,尽得世间最大的机遇福泽”

“你(我)可以做到,我知道你(我)可以做到。”

空无的声音给了她回应“命运,是这个世上最不可触碰和干涉的东西。这是我(你)创世之始,所定下的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法则之一。”

“因为哪怕只是一个最平凡的生灵,最微小的命运干涉,都可能造就无比庞大的因果变动。”

“气运,作为命运的一环,更是被以最严格的法则持其平衡,纵是我(你),亦不可凭空衍生。”

“若坚持要为他改命,以我(你)如今之力,所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便是命运之锁。”

“命运之锁”萧泠汐轻念着,在模糊的认知中,辨清着它的概念。

“现世之灵皆已有既定的命运。欲系命运之锁,其中之一必为新生之灵因而,欲改其命,必先创生。所创生之人,将成为他改命的载体,亦可称之为‘命运之器’。”

“只是,新创之生灵,亦为完整的个体。不可打破的命运平衡法则之下,这对其而言,将无比之不公与残忍,即使如此,你(我)依旧要坚持吗?”

没有任何的犹疑,少女闭上眼眸,轻轻道“我说过,我只要他活过来,我只要他一生安平,再不用承受这般卑怜的命运其他的都不重要都不重要”

“好,虽代价极大,但如你(我)所愿。”

“欲成虚无圣躯,需经一世轮回。轮回镜的力量尚未恢复,唯有强行催动。”

“他轮回的这一世,将依旧在这个星球之上便去那片,名为‘沧云’的大陆吧,”

“在他轮回至沧云大陆,用以完成融合圣躯的这一世,我会暂停除沧云大陆外,整个世界的时间轮。并在这期间,为他创造‘命运之器’,并合理化其存在,更改修正与之相关的所有因果。”

“好在,流云城只是一座生灵稀少的小城,涉外浅薄。对认知因果的修正相对简单,以我(你)如今微弱却残缺的力量,或许亦可在五年之内完成。”

“待他轮回完成,重归‘萧澈’之躯,再回转沧云大陆的时间,恢复世界的时间运转。”

泪痕从少女的脸上缓缓滑落,星眸中的碎痕似乎少了几分,她轻喃道“这样,我的小澈就可以回来就可以不用再那么卑微,那么容易被人伤害。”

“那么,你希望与他命运相连的,是怎样的‘命运之器’?”

萧泠汐看着前方,怔怔而语“我是他的小姑妈,注定不能成为他的妻子。司徒萱不配为他之妻我希望,那个人,可以代替司徒萱,成为他的妻子她要有足够强大的天赋与意志,有一颗外表冷漠,实则柔软的心灵,可以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守护于他,为他抵御、摒除所有的灾厄。”

长久的沉默,空无的声音响起“在这小小的流云城中,却有着一缕格外精纯的鸿蒙之气。甚至那或许是当世最为精纯的鸿蒙气息。”

“它就在那个名为夏元霸的少年身上。待这股鸿蒙气息与他的躯体完全融合,他将拥有从未在无神之世出现过的‘大荒神躯’。”

“如今,鸿蒙之气已与他完成了一成的融合。其余九成,便强取之,赋予‘命运之器’。”

“夏元霸之天赋,继承自他的母亲——被夏弘义称之为‘冬雪’,实则名为月无垢的‘神界’女子。她的‘无垢神体’,是如今之世的奇迹,却因命运捉弄,沦落至这下界小城,与平凡之灵夏弘义育下此子。”

“以我(你)如今之力,无法无根创生。欲让‘命运之器’完美融合强取自夏元霸的鸿蒙之力,其母之血脉,必取之月无垢。而其父之血脉”

短暂停顿,她继续道“夏弘义终为凡灵,其血脉太过低微浑浊,融其血脉而创生,反会浊损鸿蒙之气。”

“若未遭遇悲惨命运,月无垢真正倾心之人,为月神界的月神之帝月无涯。他拥有尊崇于当世的月神血脉,无疑是绝佳的选择。”

“其父之血脉,便取之月无涯。如此,也算是以不该的方式,遂了他们二人失却之愿。”

“‘生身’于流云城,她认知中的身份,便为夏弘义与月无垢之女。只不过这种血脉创生,会在血脉相近时,产生远超寻常的血脉共鸣。”

“若有一天,她与月无涯相近,过于强烈的血脉共鸣或会暴露破绽。只望如此遥远的两个世界,不会太早出现这样的意外。”

“北方的冰云仙宫,为神界之人所遗。便择之为其师门,或可在将来,成为他们触碰更高位面的契机。”

言语之间,“命运之器”的模样便已成型。

以月无垢为母,以月无涯为血脉之父,以夏弘义为认知之父,以冰云仙宫为师门,夺夏元霸之鸿蒙之气,嫁云澈为妻

“既以夏弘义为认识之父,自然以夏为姓。”

“夏弘义亦为痴情之人,一生只倾心于月无垢一人,纵然她已离去多年,亦丝毫未变。如此,便为之取名”

“夏倾月。”

“夏倾月”少女轻念着这个名字“她会守护好小澈的对吗?”

“命运之器,亦非绝对。她虽为我(你)所创生,但她最终成型的意志为何,我(你)亦无法控之。他和她最终的未来会如何,更无从预测。”

“但”

“若命运之锁不断,他将会气运加身,助他不断得到他人难以求得的福泽,加之虚无圣躯,他定会如你所愿,极快的成长,直至成长至超越现世万灵,再无人可伤害欺凌。”

“而她”

“命运的平衡之下,命运之锁另一端的她,将会为她在意之物,降下残酷的灾厄。”

“若为人姊,其兄弟姐妹将频遭死劫;”

“若为人徒,其师门将遭灭门之难;”

“若为人女,其父母将不得善终;”

“若为人母,其子女将尽皆早夭;”

“若为帝王,其驭下之地将灰飞烟灭。”

“以她之厄,换萧澈之幸。这便是残酷的命运之锁。而她毕竟是由虚无中创造,终有一天,她会一点点看清一切看清自己作为‘命运之器’而存在的事实。”

“而那个时候,或许他,已成长到不再需要‘命运之器’。但她,却注定不可能原谅自己。或许,会选择终结自己,来终结自己带给在意之人的厄难。”

“无比巨大的代价,无比残酷的命运之锁你依旧要如此吗?”

这是她的最后一次问询。

萧泠汐眸光未变,声音缓慢而坚决“始祖神的记忆,似近在咫尺,又似遥不可及。我无法完全明晰我作为始祖神时的意志。但,至少此刻即使要以埋葬这个世界为代价,我也一定要救他。”

“这是最后的意志,也是从未变过的意志。”声音逐渐遥远,漆黑的世界出现了道道裂痕“那便献祭六百世轮回之力,遂你(我)之愿。”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