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月忆(五)

茶烟酒 2021-12-08 06:25:38 1.64 W 逆天邪神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月忆(五)

月忆(五)逆天邪神,血珠的交融没有一丝一毫的艰涩与阻滞,转眼之间便已融为一体,然后随着失力消散的玄气而缓缓落地,破碎于苍翠的草地之上。

夏倾月怔怔的站在那里,眼瞳失色,久久未动,如同彻底失离了魂魄。

云澈的心魂也惊滞在了那里

这这是什么回事!?

只有直系血脉可以进出的结界,无间相融的血液

不!不可能啊!

夏倾月的生父明明是夏弘义!怎么会

而且,夏弘义在捡到月无垢时,她还是完璧之身,且是在第三年的时候才有的夏倾月

她怎么可能是月无涯之女!

难道,是夏弘义说了谎话?他在捡到月无垢时,她已有孕在身?

不!更不对!

夏弘义和月无垢是在相识的第二年成婚,第三年生下夏倾月,第四年生下夏元霸流云城人尽皆知,根本不可能骗得了人!

这时,云澈的脑海中忽然浮现池妩仸当初和他说起过的疑惑:

“对于夏倾月的死讯,他的反应太平淡了夏元霸身负霸皇神脉,意志极坚,骤闻噩耗之下都痛楚满溢。”

“而夏弘义,我从他的身上,只感觉到一掠而过的痛心,相比之下,反而是叹惋与惊讶居多。倒更像是忽然听闻邻家之女的死讯。”

“你也是父亲,你也只有一个女儿,他的反应有多异常,你肯定比我更清楚的多。”

“他非玄道之痴,更非冷血之帝,我能告知自己的理由,只有夏弘义是一个情感极度淡薄之人,也的确有这类人,天生情感缺失,七情六欲极其寡淡。”

“但,他面对月无垢之死,那一瞬爆发的悲戚,却与之完全矛盾。”

“一个如此重情,情感又如此炽烈之人,为什么面对女儿之死,却这般冷静理智,几乎没有产生悲伤。”

“你可还记得,夏倾月当年为何那般执着于玄道?”

“记得简单而言,就是她希望能找到母亲,一家团聚。”

“没错,楚月婵也是如此说就这点而言,她极重亲情,至少,她连在记忆中都已模糊的母亲,也不惜一切的去追寻。”

“而一个如此重情,尤其极重亲情之人,为何在与你完婚,前往冰云仙宫后,便再也未回去看望一眼她的父亲?”

池妩仸当时所说的话,云澈其实并没有如表面那般不在意。

此时,那些言语和眼前撼心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混乱交错。

夏弘义对夏倾月的死讯,表现出的是极为异常的平淡。

而月无涯初见夏倾月,却以神帝之尊落身而下。

如果一定要为此找一个解释

没有血缘的漠斥,与血脉相连的玄妙共鸣吗?

就算夏弘义真的不是夏倾月生父,十六年的同处同食,十六年的养育也断不至于淡漠至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哪里不对劲?

是夏弘义编织了一个瞒过所有人的谎言,还是这玄气融血的结果只是一个谬误?

而这件事,夏倾月从未与他说起来。他也从不知道,夏倾月的心中,一直以来竟背负着这样的东西。

似是有所感应,月无垢在这时幽幽睁开了眼睛。

她支起上身,却发现女儿正怔怔的看着前方,对她的醒来和起身毫无所觉。

“倾月?”她低唤了一声。

月眸微动,夏倾月终于回过神来,只是她的双目之中,依旧蒙着一层朦胧的雾气。

“怎么了?”察觉到女儿的异常,月无垢关切的问道:“是在想他方才对你说的事吗?”

夏倾月轻轻摇头,她坐到母亲身边,看着母亲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道:“娘,当年,你和我爹相遇之前,是否曾和神帝前辈有过夫妻之实?”

“当然没有。”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月无垢微笑着摇头:“当年,无涯对我极是珍爱,他希望将一切留在我们的成婚之夜,在那之前,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不舍得‘损染’我的‘无垢’之名。”

“这件事,娘不是很早便和你说起过么,为何会忽然问起?”

月无垢的回答,并没有散去夏倾月眸中的雾气,她依旧看着母亲的眼睛,发出如梦呓般的低喃:“真的从来都没有过吗?”

明显的异状让月无垢愣了一愣,随之,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下子变得惶恐而痛楚,她用力握住女儿的手,慌声道:“倾月,你相信娘,无论和你爹相识之前,还是离开你爹之后,我与他,都从来从来没有过!”

忽然混乱的气息,和带上了太多凄伤的声音,让浑浑噩噩中的夏倾月一下子清醒过来。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言语,对母亲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娘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急急的想要解释。

“倾月,”月无垢眸泛泪雾,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恢复着温和:“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和元霸,我当年一走了之,不配为妻,不配为母”

“不!不是的!”夏倾月拼命摇头,心中先前的懵然尽皆化为失措与自责。

月无垢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泪染双颊:“能再见到我长大之后的女儿,已是上天对我莫大的怜悯与恩赐。而我私心作祟,竟当真想过生前能与他完成婚仪,却忘了这会对你造成的伤害。”

“倾月,这些年有你陪在身边,我余生已再无遗憾。”月无垢手指轻触着女儿的脸颊:“你放心,你不想做的事,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勉强你。你不希望看到的事,我也一定不会让它发生。”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不是!”夏倾月一次次的摇头,她扶住母亲的肩膀,让她注视着自己的眼眸:“娘,你听我说,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更没有做错任何事!”

“你也好,我爹也好,神帝前辈也好,你们都只是受害之人,错的,是当年那个害你的恶人。”

母亲一生的悲苦,她都看在眼中,感于心中。她更知有着太重的痛、伤、愧一直压覆在母亲心上,让她格外的敏感与脆弱。

而她心乱之下的失魂之言,对母亲极端脆弱的心灵而言,是太重的创伤。

母亲眸中滑落的眼泪,几乎每一滴都落在了她的心魂之上。母亲紧张、忐忑,唯恐伤害到她而近乎决绝誓言的言语,更让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那由念而生的执拗,是多么的自私。

“我刚才问的话,其实是为了是想告诉娘”她伸手,一点点拭去母亲脸上的泪痕:“我已经改变主意,神帝前辈方才说的事,我全部答应。”

月无垢脸上却没有出现丝毫的宽慰之色,抓在夏倾月身上的双手反而明显一紧,急声道:“倾月!你忘了我刚才的话吗!你不愿的事,无论如何都不需要勉强自己。更不要为了我”

“当然不是勉强,更不是只为了娘。”她摇头,眸带泪雾,唇倾浅笑:“神帝前辈说的一点都没错。以我拥有的特殊天赋,若无足够的力量,这份天赐便会成为无休止的灾厄。”

“神帝之位,对我而言太过虚幻和飘渺,但月神神力,是当世最高层面的力量,常人纵是千世都无可奢望。这对我而言,是另一种天赐,也是一种莫大的成全。”

“我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月无垢眸光颤荡,她定定的看着夏倾月,想从她的眸中看到挣扎:“你真的是如此之想吗?”

“嗯。”夏倾月点头:“我知道,娘心中一直都深埋着对我们的愧疚,生怕我受半点的委屈,更不愿对我有丁点的伤害。”

“但其实,娘,你真的从来没做错过什么,从来没有对不起谁。你当年的离开不是薄情,而是不公命运的捉弄,最痛的人也是你。”

“离开前,你了断了和我爹的夫妻之系,一直都是完完整整的自由之身,你想嫁给谁,都是你的自由,不需要被自己的心灵所裹挟!”

夏倾月唇角的笑意更温软了一分:“娘更不需要对我有愧。我是你的女儿,你对我纵无养恩,亦有生恩。而我从小到大,从未能为娘做过什么,若能帮娘完成人生一大心愿我只会万分高兴。”

月无垢眸中琉璃玉碎,泪若泉涌:“倾月我的女儿”

她紧紧抱住夏倾月她依然无法确信女儿的话终究是出于自身真意,还是为了她而做出的妥协,但有女儿这番言语,她这一生第一次如此真切的觉得自己已死而无憾。

“你你真的想通了?”

次日,听到夏倾月的应允之言,月无涯的激动溢于言表。

心间欣慰,强烈的让他自己都为之惊讶。

“是!”夏倾月郑重颔首,过分淡然的神情,如月无涯这般层面,都寻不到明显的情感色彩:“但是,我有两个要求。”

“好。”月无涯毫无迟疑的点头:“你说。”

“第一,”夏倾月声音微顿,神情变得更为郑重,但目光,却似乎有了些许的躲闪:“我想拜前辈为义父。”

面露愕然,随之月无涯却是摇头而笑:“倾月,你此言,倒是看轻我了。你是无垢的女儿,我对你,永远不可能有什么绮念,你无需如此。”

他以为,夏倾月是在以“义父义女”之系,来保护自己。

“前辈误会了。”夏倾月神情依旧淡然,眸光如苍穹神月般皎洁无暇:“前辈对我,对我娘皆恩重。拜前辈为义父,是我个人之愿。”

“倾月出身低微,无功无利,此念颇为奢妄还请前辈成全。”

她的认真,还有话语中那轻微的颤音不仅月无涯,月无垢亦为之深深惊愕。

“好好!”

月无涯连说两个“好”,第一个“好”字,他重重颔首,第二个“好”字,他面绽微笑:“只不过不是现在,我月无涯喜得义女,岂能马虎!纵不能大贺天下,这排面也绝不能随意了,哈哈哈哈。”

他大笑了起来内心竟是那般的欢畅。

夏倾月幽幽闭眸,许久,她才轻语道:“第二件事,请前辈告诉我,当年是谁害得我娘!”

先夫

师门

故土

一次次的失去与灾厄,她痛苦无力。

母亲之仇,更大过于天。

待将来母亲过世身承月神神力,复仇,将是她余生最后的意义。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