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减肥文章正文

月忆(二)逆天邪神

减肥 2021-12-06 06:23:09 1.75 W 逆天邪神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月忆(二)逆天邪神

月忆(二)逆天邪神,南神域,七星界。

杨柳拂风,流水潺潺。瑾月牵着妹妹的小手,缓步行走于铺满翠绿的河堤之上。

临近的黑暗魔人远没有预想的那么可怕,云帝的禁令也执行的极其公正严苛,维序者的存在在约束的同时,反而带来着更胜以往的公正和安平。

恐慌散去,七星界的气氛也在这短短几年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姐姐,父亲和爷爷他们都已经定好了回返东神域的日期,你真的不和他们一起吗?”

葳儿已是成长了一个灵动的少女,如她姐姐一般精致的脸儿已是过早淡去了太多的稚气。但从未变过的,是她总是喜欢粘于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看着她温软如水的微笑,以及笑颜背后,似乎永远不会消逝的哀伤。

瑾月看着仿佛没有尽头的前方,轻轻的摇头:“七星界是一个很安平的地方,虽然只有短短几年,但我很喜欢这里,一辈子留在这里,也是不错。”

她不是不想离开,而是不能离开,不敢离开。

“听着,这个黑暗图腾,你要好好的留着,千万不要试图驱散。若是有一天,本魔主感知不到了它的存在必诛你全族!”

曾经和煦到让人心跳加速的眼神变得那般暴戾可怖,曾经她可以软语轻唤的云公子变成了毁灭月神界的魔主他在她身上残忍种下的黑暗印记,更成为她这一生都别想逃开的诅咒。

家族离开也好,离被种下“黑暗诅咒”的自己越远越好。

“那我留下来,陪着姐姐好不好?”

葳儿说的很认真,似乎早有决定,而非临时的冲动之言。

“不可以。”瑾月没有任何迟疑的拒绝,她美眸转过,婉柔的眼神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葳儿,太外公那里,毕竟是上位星界。层面对一个人的成长太过重要,尤其是葳儿你这个年龄。这件事,你不可以任性,不止姐姐,家族所有人,也都不会答应。”

从姐姐的话语中,葳儿听不到一丝的余地,她有些失落的垂眸。随之又轻轻问道:“那姐姐会嫁人吗?”

瑾月摇头,笑的有些凄伤:“不会。”

“那一直一个人,不会孤单吗?”

“习惯了就好。”她轻轻回答。

虽然尚未成年,但葳儿已能感受到姐姐话语间深隐的悲伤和无奈,过了一小会儿,她又问道:“姐姐,你还在想念月神帝吗?”

瑾月脚步微滞,久久无言。

葳儿说道:“现在,大家都说云帝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曾经拯救神界于危难,而最终成为云帝的他,在仇恨与宽恕之中选择了宽恕大家也都说,神界的未来,在云帝的引领下一定会越来越好。”

“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人。”瑾月失神轻语:“只是”

“但是,”葳儿声音小了几分:“他们又都说,月神帝是一个恶人。她当年在云帝危难之时选择绝情负义,最终害了月神界,云帝复仇之时所降下的魔劫,她也是主因之一,所以,那些被毁的星界,被杀的人,她都是祸首之一”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瑾月打断葳儿的话语,她转眸看向前方,不让妹妹碰触到她盈满痛苦的眼神:“葳儿,你记住,无论世人怎么看她、议她,她都是我一生最崇敬的人。”

“虽然,她后来变了许多,甚至逐渐的不让我近她之身,但,曾侍奉在她之侧,始终是我一生最大的幸事。”

眸光逐渐的朦胧与凄迷,她看着远空,喃喃自语:“那些年,我总觉得她似乎一直隐着什么秘密和苦衷”

“这两年,我甚至经常在想,她将我赶走,会不会是为了保护我”

轰嗡——

一声闷响遥遥传来,随之一股不正常的气流卷动着可怕的气息极速逼近。

瑾月心中剧颤,便要将身边女孩远远推开:“葳儿快跑!”

哧啦!

速度快到了裂断空间,瑾月的身前,已出现了那个她最恐惧见到的身影。

瑾月全身冰寒,即将推出的手臂快速转为收拢,将葳儿牢牢护在身后:“云帝。”

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云澈直接向她伸出手掌:“把她留下的那枚铜镜给我!”

瑾月的内心猛的下沉。

眼前的男子目光幽淡,又似乎带着些许有些异常的颤荡。他的声音也莫名的有些沙哑,但不容拒绝的命令语气,那自然而释的沉重威压,让她在惊惧中窒息。

那枚夏倾月让她代为毁去的铜镜,她知道是其母亲所遗,她担心夏倾月以后会后悔,便第一次悄然违命,没有毁去没想到,这却成为她身上唯一一件可追思之物。

夏倾月为云澈所杀如今,又是云澈,竟要将她身上这最后的追思之物都夺走。

但是,她无法拒绝。

她的身边还有葳儿,她的身后还有家族。

不敢太久的迟疑,更无言抗拒,她唯有艰涩的伸出手掌,掌心,是那枚对她而言最重要之物。

收紧的五指尚未张开,一股玄气骤然袭至,掌心铜镜已落在了云澈的手中。

瑾月瞬间泪如泉涌,心脏仿佛被生生的剜去一块,空落的无比难受。她紧咬着牙齿,才没有发出失控的泣音。

简单小巧的铜镜,在下界都再普通不过的金属材质。云澈的手小心的捧着,心间短暂的激动与欣然后,随之涌上的是更深的压抑与悲切。

茫茫大千世界,皆已为他脚下之地。

但属于夏倾月的,竟只剩手间这枚小小的铜镜。

他缓慢而小心的握紧,转过身去,玄气涌动,准备离开。

“云公子!”

身后传来明显带着泣音的女子呼喊,太过心切之下,她下意识喊出的不是“云帝”,不是“魔主”,而是那个当年的称谓。

或许,她愿意留驻心间的云澈,一直都是当年的那个“云公子”。

“我我知道主人她对不起你,但但那真的是主人留在世上最后的东西了,求你求你无论如何不要毁掉它!”

悲戚无尽的哀求声中,她身躯软下,单膝跪地,发出着无法休止的悲伤呜咽。

云澈停在了那里,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回身。

“她没有对不起我从来没有。”

耳边的声音不带半点曾经的阴森凶戾,随音入心的,却是几分相近的黯然与魂殇。

她缓缓抬首,对上一双漆黑却没有丝毫阴暗与威凌的眼睛。

“瑾月,”他看着身前的女子,轻轻说道:“这世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厌她,辱她,嘲弄她的选择,讽刺她的结局。唯有你,一直还将她记挂在心中,并守护着她留下的重要之物。”

瑾月呆呆的看着他,懵然无措。

他缓缓抬手,触碰在她的肩膀上惊吓的战栗只持续了一瞬,一抹黑色的烟尘从她身上浮起,无声而散。

云澈当年种在她身上的黑暗印记,被完全的抹去。

曾经,他恨屋及乌,在这里偶遇瑾月时,虽未杀她,却也将她狠狠的折辱了一番。

而今

面对这个唯一始终以心灵坚守夏倾月的女子,他已是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激,又如何去弥补心中的歉疚。

“帝云城下,百年之内,曾经的南溟神界,将为帝云神域。”云澈看着瑾月的眼睛,语调缓慢,字字皆诺:“你,还有你的宗族,皆可入神域之中,得百世庇护。”

“!!”瑾月美眸颤荡,视线恍惚,如在虚幻的梦境之中。

“还有,”云澈继续道:“那些消失的月神与月神使,我始终未曾寻到,我想,定是倾月在离开前,为他们留下了最后的退避之地。”

“我会找到他们,然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不知要多少年万年也好,十万年也好就算要到我生命的终结,我一定以我全部之力让这四方神域之中,再现月神界。”

云澈离开,但瑾月却依旧未能从梦境中苏醒。

“姐姐!姐姐!!”

耳边传来葳儿一声又一声的呼唤,终于,她眸中朦胧崩散,重映星芒,她一下子抱紧葳儿,放声大哭。

翠绿的河堤,女孩的哭声持续了很久很久。这些年,她不知多少次暗自垂泪,却从未如此刻这般痛哭的如此彻底,如此肆意。

没有离开七星界,云澈来到了一个荒无人烟,连兽息都被驱散的角落。

他背倚着干硬的石壁,双手捧着铜镜,将它轻覆在自己的心口,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他刚刚沉入灵魂世界,那个飘渺如梦的声音已是在他的魂海中响起:

“看来,你已经成功找到了进行虚无追忆的介质。”

“她的虚无印记本不完整,所遗之物沾染的虚无气息亦已变得残缺微弱,虚无追忆注定不能完整覆盖她的全部人生。”

“能看到什么,我无法预判。但我想,应该足够。”

云澈没有说话,全力凝聚着心神如今的他,疯狂的想要知道一切。

一股无形、无息、无声的力量,将云澈手中的铜镜,与他的魂海连接在了一起。

魂海之中,女子的声音远去,苍灰色的世界忽然淡化,然后快速消散。

随之明光映现,风声袭来,铺开一个无比清晰的世界。

在看清这个世界的瞬间,云澈的魂弦便猛烈绷紧,所有的意识,都死死的集中在那个雪白的身影之上。

她唇噙血痕,臂染红迹,渐失血色的玉颜依旧难掩丹青难绘的绝代风华。

倾月

一声轻唤,在云澈灵魂的每一个角落激荡。

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她哪怕只是虚无的幻象。

但,眼前的她,却不是身为月神帝的夏倾月。微幼的容颜,还未盈满幽淡与威凌的眼眸,戳动着的,是云澈稍远的记忆。

那一身雪衣云澈更是一眼便知,那分明是冰云仙宫的冰雪之衣。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