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装修文章正文

三人行万古神帝

装修 2021-12-05 09:48:55 1.97 W 万古神帝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三人行万古神帝

三人行万古神帝,理性上讲,张若尘是希望天庭宇宙和地狱宇宙维持僵持的局面,不要打破平衡,不要再爆发大规模神战。

最好能够形成某种默契,先灭掉乱古魔神、量组织、黑暗之渊,甚至是雷族,等等,不安分因素。

静待品行高洁的始祖出世,以一己之力,盖压苍穹,重塑山河,整顿乾坤,率领天下诸神,一起应对可能将要到来的量劫。

但,这无疑是张若尘的痴心妄想。

经历了北泽长城一役,乱古魔神、量组织、雷族之类的势力,岂会让天庭和地狱消停?必会用各种方法,刺激双方的矛盾。

此外,天庭和地狱的诸天,皆各有想法,于暗中布局,自认为可以操控未来,谋取大利。每一个棋手,路数都是不同的。

各有私心,理念不合,加上数十万年的血海深仇太多的杂乱因素。

这注定将是一个乱世!

况且张若尘的身份尴尬。

剑界,何尝不是天庭和地狱想灭掉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若尘更应该和量组织、雷族、乱古魔神站在一起才对。

以血屠现在的修为,看待大局的方式,自然和张若尘不一样,根本是懒得去思考诸天,乃至于天尊的行为。

那不是他该考虑的事,何必多想?

他继续道:“这第三件大事,就有些诡奇了!据说,一些古老的传说人物,获得了新生,降临到今世。”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天堂界精灵族始女王阿芙雅,和三十万年前的诸天之一贝希。”

“听说是因为天地规则变了,阿芙雅和贝希通过夺舍之法,残魂活出第二世,从离恨天来到了真实世界。”

“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传得很玄乎,跟鬣天和师智神尊的关系很像。师兄,你说,那些古之天尊和诸天,会不会集体降临?”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离恨天的古之天尊和诸天的残魂,本就少之又少,能够夺舍成功的,更是屈指可数。天堂界存世了不知多少个元会,诞生了多少强者,能够通过夺舍降临这个时代的,也就阿芙雅和贝希而已。”

血屠瞪大眼睛,道:“师兄知晓阿芙雅和贝希的事?”

张若尘给予他肯定的回答,道:“阿芙雅夺舍的是精灵族上一代女王美拉,贝希夺舍的是堕落天使克律萨。”

之前,血屠只是听到了各种传闻而已,并不确定这些传说中的古之强者真的活出了二世。

听张若尘这么一说,他立即激动起来,体内血液沸腾,道:“岂不是说,今后有机会见到阿芙雅和贝希?甚至,可能与他们交手?”

张若尘斟酌了片刻,道:“他们若降临到了真实世界,必然已是达到无量境,加上他们自身强大的残魂,战力和修炼速度将非常可怕。我都不敢保证,一定能比他们修炼得快。”

“明白了!”

血屠略感失落,但很快又嘿嘿笑了起来,道:“传说,那精灵始女王艳绝一个时代,钟天下之灵秀,修为之强,古今罕见。如今她夺舍重生,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要不趁机将她拿下?我是没有这个本事,但师兄完全可以一试。”

提到阿芙雅,张若尘立即想到石矶娘娘,顿时,浑身不自。

纵观历史长河,万古岁月,阿芙雅和石叽娘娘绝对是最惊艳的奇女子之二。

就算是现在号称地狱界宇宙第一的天姥,距离巅峰时期的她们也还差了一些。

随后,张若尘又想到,在幻灭星海,通过夜土降临到真实世界的那些古之强者。

他们有的已经夺舍成功,有的只是残魂体。石天、星海垂钓者他们虽然击杀了一批,但有的活了下来,逃了出去,也不知现在隐藏在何处?

这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修士,为了快速变得强大,必然会所有行动,影响天下格局,让乱世变得更加纷乱。

血屠见张若尘对阿芙雅似乎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言,继续讲道:“天南、死神殿、地熵神国,新一轮对量组织的清洗又展开了,这些师兄肯定能猜到。其实,如今地狱界最大的事,莫过于新任天尊的推选,各方似乎都在角逐。”

张若尘露出异样神色,道:“这还有争议?”

血屠露出带有无奈的苦色,道:“我也希望天姥做天尊啊,凭我和师兄的这层关系,到时候,在地狱界,至少无量境之下,将没有人敢招惹我”

说到这里,血屠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天姥虽是无敌的存在,可是他的师尊乃是凤天。

这话若让凤天听到,血屠简直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

血屠脸色发白,干咳了两声,这才又压低声音,道:“天姥要花费万年时间炼化羌沙克,不能离开罗祖云山界,且对天尊之位没有兴趣。”

“今后万年,地狱界总不能没有人主持大局吧?会乱的。”

“现在,新任天尊呼声最高的,乃是黑暗神殿的九死异天皇,我们命运神殿的虚天,还有阎罗族的族长人寰天。”

“这三位不仅修为是巅绝的层次,背后的势力也庞大无比,各有数位诸天支持。”

张若尘轻轻摇头。

血屠露出费解的神色,道:“师兄这是不看好他们?”

“不是!我是认为,这些所谓的呼声,只是下面的修士一厢情愿罢了!他们三人,没有一个会答应。”张若尘道。

“为什么呀,这可是天尊,谁不想诸天共尊?”

张若尘道:“诸天共尊?酆都大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归来,到时候,到底谁来继续做天尊?谁弱,谁退位。谁退位,谁难堪。这只是其一!”

“其二,天姥就在罗祖云山界,她才是当今地狱界的第一强者。谁做了天尊,实际上都屈居于天姥之下。”

“屈居于天姥之下也就罢了,还要担当起天尊的责任,应对强势逼人的昊天,和野心勃勃的雷罚天尊。”

血屠连连点头,发现师兄看问题的高度,的确和自己不一样了,道:“地狱界若没有天尊,便如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岂不十分危险?”

“这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了!”

张若尘起身,快步向过去神宫的门口走去,在即将一步跨出的时候停下,目光落在外面两个绝色女子的身上。

不知为什么,张若尘脑海中突然便浮现出当年在西院武场上第一次见到黄烟尘和端木星灵的画面,很遥远,又仿佛就在昨日。

那时大家都很青涩,黄烟尘冷傲不近人情,根本不将任何修士放在眼里。端木星灵古灵精怪,最爱作弄人。

而那时的张若尘,完全被仇恨填满内心。

而现在

般若已不是曾经黄烟尘的模样,依旧很冷傲,但却成熟了许多,不会再将任何事都表现在脸上。

木灵希也不再是昔日十三四岁的样子,早已有了倾城之姿,不再会做出曾经的种种幼稚之事。

或许是因为肉身孕育了凤天的原因,木灵希的气质相交以前,变得凌厉了许多,带有一股无形的天威。这是她现在的修为,不该拥有的势!

“师兄就是师兄。”

血屠如此默念一句,很识趣,找了一个托词,立即离开了五界天。

他不知道般若和灵希天女为何是旧识,只能心中猜测,是因为师兄的原因。

都是师兄的女人嘛!

能让两位如此惊艳出众的女子,和睦相处,好得跟姐妹一般,血屠怎能不佩服?

过去神宫外,烟雾茫茫,混沌气流动。

般若和木灵希齐身走来,若云中两轮皎月,又似雾中两株奇花。

赏心悦目的同时,思念之情如潮水般涌来,过去的点点滴滴,皆在脑海中汇聚。

能从当年的西院武场,一直走到现在,在星空彼岸的命运神山,跨越浩瀚宇宙,在这五界天,三人重聚,不得不感慨命运的神奇。

而这一路,他们走得并不美好,充满了坎坷。

有背叛,有误会,有生离死别,有千水万山,流过血,也淌过泪

正是这数千年的坎坷,三人的重逢,才显得如此弥足珍贵。

张若尘发誓,此生都不要再与她们分开,要拼尽自己的一切去守护她们,可是,心中却又生出一丝强烈的愧疚,不知自何处而来,不知从何时而起。

就这般充满复杂情感的对视。

显然,对面的二女,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与自身情感的矛盾挣扎中。

最终张若尘先一步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于无声处,含笑道:“进来吧!”

般若和木灵希都看向对方,有让对方先行的意思。

甚至,木灵希眼眸子转动,后退了一步,很是坚持。

“好吧!”三人行万古神帝,理性上讲,张若尘是希望天庭宇宙和地狱宇宙维持僵持的局面,不要打破平衡,不要再爆发大规模神战。

最好能够形成某种默契,先灭掉乱古魔神、量组织、黑暗之渊,甚至是雷族,等等,不安分因素。

静待品行高洁的始祖出世,以一己之力,盖压苍穹,重塑山河,整顿乾坤,率领天下诸神,一起应对可能将要到来的量劫。

但,这无疑是张若尘的痴心妄想。

经历了北泽长城一役,乱古魔神、量组织、雷族之类的势力,岂会让天庭和地狱消停?必会用各种方法,刺激双方的矛盾。

此外,天庭和地狱的诸天,皆各有想法,于暗中布局,自认为可以操控未来,谋取大利。每一个棋手,路数都是不同的。

各有私心,理念不合,加上数十万年的血海深仇太多的杂乱因素。

这注定将是一个乱世!

况且张若尘的身份尴尬。

剑界,何尝不是天庭和地狱想灭掉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若尘更应该和量组织、雷族、乱古魔神站在一起才对。

以血屠现在的修为,看待大局的方式,自然和张若尘不一样,根本是懒得去思考诸天,乃至于天尊的行为。

那不是他该考虑的事,何必多想?

他继续道:“这第三件大事,就有些诡奇了!据说,一些古老的传说人物,获得了新生,降临到今世。”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天堂界精灵族始女王阿芙雅,和三十万年前的诸天之一贝希。”

“听说是因为天地规则变了,阿芙雅和贝希通过夺舍之法,残魂活出第二世,从离恨天来到了真实世界。”

“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传得很玄乎,跟鬣天和师智神尊的关系很像。师兄,你说,那些古之天尊和诸天,会不会集体降临?”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离恨天的古之天尊和诸天的残魂,本就少之又少,能够夺舍成功的,更是屈指可数。天堂界存世了不知多少个元会,诞生了多少强者,能够通过夺舍降临这个时代的,也就阿芙雅和贝希而已。”

血屠瞪大眼睛,道:“师兄知晓阿芙雅和贝希的事?”

张若尘给予他肯定的回答,道:“阿芙雅夺舍的是精灵族上一代女王美拉,贝希夺舍的是堕落天使克律萨。”

之前,血屠只是听到了各种传闻而已,并不确定这些传说中的古之强者真的活出了二世。

听张若尘这么一说,他立即激动起来,体内血液沸腾,道:“岂不是说,今后有机会见到阿芙雅和贝希?甚至,可能与他们交手?”

张若尘斟酌了片刻,道:“他们若降临到了真实世界,必然已是达到无量境,加上他们自身强大的残魂,战力和修炼速度将非常可怕。我都不敢保证,一定能比他们修炼得快。”

“明白了!”

血屠略感失落,但很快又嘿嘿笑了起来,道:“传说,那精灵始女王艳绝一个时代,钟天下之灵秀,修为之强,古今罕见。如今她夺舍重生,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要不趁机将她拿下?我是没有这个本事,但师兄完全可以一试。”

提到阿芙雅,张若尘立即想到石矶娘娘,顿时,浑身不自。

纵观历史长河,万古岁月,阿芙雅和石叽娘娘绝对是最惊艳的奇女子之二。

就算是现在号称地狱界宇宙第一的天姥,距离巅峰时期的她们也还差了一些。

随后,张若尘又想到,在幻灭星海,通过夜土降临到真实世界的那些古之强者。

他们有的已经夺舍成功,有的只是残魂体。石天、星海垂钓者他们虽然击杀了一批,但有的活了下来,逃了出去,也不知现在隐藏在何处?

这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修士,为了快速变得强大,必然会所有行动,影响天下格局,让乱世变得更加纷乱。

血屠见张若尘对阿芙雅似乎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言,继续讲道:“天南、死神殿、地熵神国,新一轮对量组织的清洗又展开了,这些师兄肯定能猜到。其实,如今地狱界最大的事,莫过于新任天尊的推选,各方似乎都在角逐。”

张若尘露出异样神色,道:“这还有争议?”

血屠露出带有无奈的苦色,道:“我也希望天姥做天尊啊,凭我和师兄的这层关系,到时候,在地狱界,至少无量境之下,将没有人敢招惹我”

说到这里,血屠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天姥虽是无敌的存在,可是他的师尊乃是凤天。

这话若让凤天听到,血屠简直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

血屠脸色发白,干咳了两声,这才又压低声音,道:“天姥要花费万年时间炼化羌沙克,不能离开罗祖云山界,且对天尊之位没有兴趣。”

“今后万年,地狱界总不能没有人主持大局吧?会乱的。”

“现在,新任天尊呼声最高的,乃是黑暗神殿的九死异天皇,我们命运神殿的虚天,还有阎罗族的族长人寰天。”

“这三位不仅修为是巅绝的层次,背后的势力也庞大无比,各有数位诸天支持。”

张若尘轻轻摇头。

血屠露出费解的神色,道:“师兄这是不看好他们?”

“不是!我是认为,这些所谓的呼声,只是下面的修士一厢情愿罢了!他们三人,没有一个会答应。”张若尘道。

“为什么呀,这可是天尊,谁不想诸天共尊?”

张若尘道:“诸天共尊?酆都大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归来,到时候,到底谁来继续做天尊?谁弱,谁退位。谁退位,谁难堪。这只是其一!”

“其二,天姥就在罗祖云山界,她才是当今地狱界的第一强者。谁做了天尊,实际上都屈居于天姥之下。”

“屈居于天姥之下也就罢了,还要担当起天尊的责任,应对强势逼人的昊天,和野心勃勃的雷罚天尊。”

血屠连连点头,发现师兄看问题的高度,的确和自己不一样了,道:“地狱界若没有天尊,便如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岂不十分危险?”

“这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了!”

张若尘起身,快步向过去神宫的门口走去,在即将一步跨出的时候停下,目光落在外面两个绝色女子的身上。

不知为什么,张若尘脑海中突然便浮现出当年在西院武场上第一次见到黄烟尘和端木星灵的画面,很遥远,又仿佛就在昨日。

那时大家都很青涩,黄烟尘冷傲不近人情,根本不将任何修士放在眼里。端木星灵古灵精怪,最爱作弄人。

而那时的张若尘,完全被仇恨填满内心。

而现在

般若已不是曾经黄烟尘的模样,依旧很冷傲,但却成熟了许多,不会再将任何事都表现在脸上。

木灵希也不再是昔日十三四岁的样子,早已有了倾城之姿,不再会做出曾经的种种幼稚之事。

或许是因为肉身孕育了凤天的原因,木灵希的气质相交以前,变得凌厉了许多,带有一股无形的天威。这是她现在的修为,不该拥有的势!

“师兄就是师兄。”

血屠如此默念一句,很识趣,找了一个托词,立即离开了五界天。

他不知道般若和灵希天女为何是旧识,只能心中猜测,是因为师兄的原因。

都是师兄的女人嘛!

能让两位如此惊艳出众的女子,和睦相处,好得跟姐妹一般,血屠怎能不佩服?

过去神宫外,烟雾茫茫,混沌气流动。

般若和木灵希齐身走来,若云中两轮皎月,又似雾中两株奇花。

赏心悦目的同时,思念之情如潮水般涌来,过去的点点滴滴,皆在脑海中汇聚。

能从当年的西院武场,一直走到现在,在星空彼岸的命运神山,跨越浩瀚宇宙,在这五界天,三人重聚,不得不感慨命运的神奇。

而这一路,他们走得并不美好,充满了坎坷。

有背叛,有误会,有生离死别,有千水万山,流过血,也淌过泪

正是这数千年的坎坷,三人的重逢,才显得如此弥足珍贵。

张若尘发誓,此生都不要再与她们分开,要拼尽自己的一切去守护她们,可是,心中却又生出一丝强烈的愧疚,不知自何处而来,不知从何时而起。

就这般充满复杂情感的对视。

显然,对面的二女,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与自身情感的矛盾挣扎中。

最终张若尘先一步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于无声处,含笑道:“进来吧!”

般若和木灵希都看向对方,有让对方先行的意思。

甚至,木灵希眼眸子转动,后退了一步,很是坚持。

“好吧!”

般若并不矫情,先一步走进过去神宫,木灵希紧随其后。

刚刚进去,张若尘立即开启阵法,释放出四象异景,道:“你们不该走这么近的!”

“我懂,但这些年我和灵希在命运神山已经见过数次面,有了深入交流,不会有人怀疑什么。”般若道。

张若尘道:“你低估了命运神殿诸神的智慧,不久前,缺来过一次五界天,善意的提醒了我,天运司已经在查你了!幸好《命运天书》丢失,不然你的身份,必定暴露。”

“现在,你必须坦诚告诉我一切!第一,怒天神尊到底知道多少?他是什么态度?第二,鬼门关和宿命池的秘密,我要全部知道。”

般若并不矫情,先一步走进过去神宫,木灵希紧随其后。

刚刚进去,张若尘立即开启阵法,释放出四象异景,道:“你们不该走这么近的!”

“我懂,但这些年我和灵希在命运神山已经见过数次面,有了深入交流,不会有人怀疑什么。”般若道。

张若尘道:“你低估了命运神殿诸神的智慧,不久前,缺来过一次五界天,善意的提醒了我,天运司已经在查你了!幸好《命运天书》丢失,不然你的身份,必定暴露。”

“现在,你必须坦诚告诉我一切!第一,怒天神尊到底知道多少?他是什么态度?第二,鬼门关和宿命池的秘密,我要全部知道。”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