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真相(上)逆天邪神

手机 2021-12-03 06:55:54 1.41 W 逆天邪神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真相(上)逆天邪神

真相(上)逆天邪神,“媚音,告诉我如今乾坤刺在你的手上,也只有你知道一切,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云澈已经是在以最大的意志控制情绪,在俯视四域封帝的那一天,他甚至傲然认为此后世间已再无可能出现让他崩心之事。

但,太过剧烈的情绪动荡,一次次冲击着云帝所能控制的界限。

水媚音紧咬的唇瓣之上,缓缓溢出一滴猩红的血珠。

她低着头,发出艰难而痛苦的声音:“如果一切都是她做的,她没有理由在你回来时不告诉你一切云澈哥哥,求你不要不要再逼自己去相信了”

“是你在逼我,是你在逼你自己!”

直到此刻,明明已无言辩解的水媚音却依旧在强行的抗拒着即使那般的无力。

而这也让云澈的瞳光变得愈加暴躁,声音也变成了有些失控的低吼:“所有的都是假的,连我强行为你设想的可能都是假的,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承认!你到底在隐瞒什么!都已经如此地步,你为什么还是不肯告诉我!!”

水媚音没有说话,唯有身体颤抖的更为剧烈,如落身于刺骨的冰狱寒潭之中。

“!”而这时,云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眸光猛的一颤,抓着水媚音的肩膀慌乱的松开。

她双肩的衣裳已被他失控的玄气切裂,胜雪的肌肤之上,是道道被他抓出的青痕。

云澈的双手悬在半空,好一会儿,一抹光明玄光在他指间释放,轻轻的覆在水媚音的香肩上,将青痕一点点的抹去。

一颗颗的泪珠滴落在他的膝上,明明温润无声,却让云澈心脏如被剜割一般剧痛。

这几年,水媚音忽然变得很爱哭。

他清晰的记得,当年告知夏倾月的死讯时,水媚音的情绪当场崩溃,扑在他胸前痛哭了很久很久那时,她说她是激动而泣,喜极而泣。

此时想来,若是喜极而泣,又怎么哭得那般肝肠寸断。

一起在宙天神境修炼的那三年,他有时从冥想中醒来,会发现水媚音正看着一个方向发呆,脸上染满着泪痕。

她总是会马上露出笑颜,告诉他在经过那样的劫难后还能这般相聚相近,就像是做梦一样,让她总是会欢欣的想要流泪。

即使是在蓝极星的时候,明明最轻松温馨的时刻,她的眼眸也经常会莫名泛起氤氲。

“我的媚音永远十五岁”他不止一次的对水媚音说出这句似玩笑的话,因为她这几年真的太爱哭了。

如今,他才惊觉,她这几年的“爱哭”,绝非他想的那样。

那些眼泪,或许每一滴,都是源自她的内心深处。

“媚音,对不起。”他的手重新放在水媚音的肩膀上,只是这一次的动作无比轻柔,声音也放轻了很多:“我以为,自己已经成长的足够强大,结果,还是会不争气的失控的这么难看。”

“但是,这件事的真相,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告诉我,告诉我好吗?”

螓首依旧深深垂下,眼泪无法休止的流落如果此时看她的眼睛,会发现拥有无垢神魂的她,瞳光竟一片骇人的灰暗。

“不可以不可以”她轻喃着,声音已经失去了空灵,痛苦中带着几分木然:“这是承诺是她最后的愿望”

“我不能不能”

承诺

最后的愿望

愿望!?

“媚音,你听我说,你看着我的眼睛。”

云澈双手很轻的捧起水媚音梨花带雨的脸颊:“我知道,你和她之间,一定有什么约定,你向她承诺会保守所有秘密。而且,你一直做的很好,这些年,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泄露。”

“欺骗亲近的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你为了与她的承诺,不惜向我一次又一次的编织谎言你真的已经做得很好很好。”

“那些真相,是因意外而被一点点剥开,是我一点点察觉,不是由你暴露,更不是由你诉说,你现在对我说出一切,只是一种一切已被揭开,不得不做的坦白不是违背承诺,更不是对不起她。”

云澈的言语,让水媚音昏暗的眼瞳出现了些许的颤荡。

他的声音变得更轻,眸光没有丁点对她谎言的责备,只有极深的疼惜:“你背负着所有的秘密真相,知道着她所做的一切,却只能看着世人轻她、辱她、蔑她、笑她更要看着我怨她、恨她、甚至不愿任何人在我面前提到她的名字”

“这种感觉,一定很痛苦,对吗?”

这些话,像是重槌一般狠狠轰入水媚音心魂的最深处。她身体和瞳孔的颤抖陡然剧烈了数倍。

“而且,你忘了吗?”云澈的唇角带起一抹很轻很柔的笑:“现在和那个时候不一样,我们如今,已是正式的夫妻,快乐的事情,悲伤的事情,沉重的事情哪怕违诺后的负罪,我们也该一起去背负和承担,这才是真正的夫妻,对吗?”

“所以,告诉我,好吗?相比于坦白一切,你一定更不愿意看着我一直心剜空洞,看着默然做下一切的她却一直背负着污名恶名骂名对吗?”

星眸剧烈的颤荡再颤荡

“唔嘁”

声声呜咽,终于在某一个瞬间,她瑟缩的瞳光如水晶一般破碎,散开无尽凄美的星辰。

心弦、情绪、眼泪同时决堤,她扑在了云澈的身上,放声的大哭起来。

这些年,她的每一张笑颜背后,心魂之中,都时时刻刻扎着一根尖刺,每每触及,都会在长久的窒息中痛彻心扉。

“是她是倾月姐姐是她的乾坤刺是她呜呜哇啊啊啊啊”

她终于喊出了那个名字

也终于可以不用再独自背负这一切。

仿佛压覆内心许久的万重山岳一瞬崩塌,她肆意的哭喊,肆意的发泄,似乎想要将这些年所有的痛苦、沉重、压抑、折磨都尽情的释出

但决堤到崩溃的情绪之下,她根本已是泣不成声,无法言语。

云澈抱紧她,闭上眼睛,牙齿死死的咬紧在一起。

心间早已确信但亲耳听着水媚音喊出她的名字,他内心依旧地裂天崩。

遥远的上空,沐玄音的呼吸亦出现了极少有的混乱。

若非云澈心神处于更重不知多少倍的混乱状态,必已瞬间察觉到她的存在。

放心不下云澈,她终究还是悄然跟了过来。

却听到了一个太过撼心的真相。

夏倾月她当年对云澈的背叛和重创,最不可置信和难以接受之人,除了云澈,便是她和池妩仸。

尤其是池妩仸,这么多年过去,且夏倾月早已殒命,她依旧牵萦于心,无法释怀。

“魔后,”她一声低喃:“你对她的认知,不是你所谓这一生最大的偏误,从来都不是”

“当年,云澈哥哥身处北神域的时候,琉光界曾收留你一日的事被暴露和传开,而后,倾月姐姐便迅速到来,将我父亲重伤,并废了他的玄脉,又将我带至月神界关押。”

用了好久才平复情绪,水媚音开始讲述当年的一切,她的双眸已是哭红,此刻兀自挂着点点晶莹的水珠。

“我和父亲、姐姐很早就明白,这件事早晚会被人知道,也都做好了觉悟,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但其实,琉光界曾收留你的消息,是倾月姐姐故意泄露出去的。”

“果然。”当一切在云澈脑中重新串联,很多事情,在他眼中已有了全然不同的模样。

“若是首先被其他王界尤其是梵帝神界所知,降下重责,后果难料。于是,她当先将这个消息散开,并提早让宙天神界知晓,将宙虚子引至琉光界,然后当着他的面,将我父亲重创并废掉玄脉,再宣布将我禁于月神界千年。”

作为东神域最强三大上位星界的界王之一,将水千珩重伤也就罢了,将之永废玄脉这毫无疑问是残酷之极的惩罚。

不仅是废了水千珩,更是废了琉光界最核心的支柱。

宙虚子甚至都心生不忍,为之求情。

宙虚子对水媚音很是喜爱,当年无比心切的想收她为徒,这在东神域无人不知所以,夏倾月关押水媚音一事,宙虚子也只能求情,若要转由宙天神界关押,定会被世人暗议为包庇。

如此,对琉光界的惩处尘埃落定,惩处手段残酷的让人胆寒,更有宙天神帝的见证与求情。这样一来,包括梵帝神界在内,再无人能在此事上再行插手。

同时,若有人想通过琉光界之罪觊觎水媚音的无垢神魂,也要直面月神帝的脸色。

“表面上是重惩,其实,是对琉光界,对我的一种保护。”水媚音抽泣了一下鼻子:“她告诉我,我父亲被废掉的玄脉待将来云澈哥哥回来,一定可以恢复。”

“果然呢。”她仰起脸,眼角又是不争气的泪珠滑落:“父亲他已经完完全全好了,我真的好想能当面告诉倾月姐姐这件事。”

云澈轻声的问:“当年,她在将你抓带到月神界后,便告诉了你一切,对吗?”

“嗯!”水媚音点头:“她主动散开消息并惩处琉光界,保护琉光界只是次要原因,她最想做的,就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将我带到她的身边。”

“然后,在月神界最底层的月狱之中,她向我拿出了她的乾坤刺,然后告诉了我所有的一切。”

云澈的呼吸一下子屏住。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