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谎言

茶烟酒 2021-12-01 14:12:38 1.53 W 谎言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逆天邪神谎言

逆天邪神谎言,“姐姐,我回来啦!”

“咦?”

水媚音刚一落下,便察觉到气氛的极不对劲。

水映月双眉紧蹙,气息透着明显的混乱不定。水千珩立于一侧,面色一片凝重。

周围,却没有了云澈的气息。

“发生什么事了?”水媚音问道,心里陡生不好的预感。

“这个应该我来问你。”水映月幽幽吐了一口气:“云澈他怎么了?”

水媚音疾步向前,抓住水映月的衣袖:“姐姐,你先回答我!到底发生了事。”

水映月的神情很复杂,有疑惑,有担心,更有气愤!

“他先用相当卑劣的手段让我心失魂乱,然后趁机用一种诡异的方法将我摄魂,之后问了我几个问题。”

“!!”水媚音心里猛的一咯噔。

“什么问题?”她的声音虚软了数分。

水映月毕竟魂力强大,在平静下来后,她已是完整忆起了被摄魂的小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他问的,刚好就是这两年,你数次提醒过的那个问题当年他昏迷期间,你有没有离开过。”

水媚音唇瓣明显一颤。

“你如何回答?”水媚音有些失魂的问道。

她知道云澈的玄罡摄魂知道那种状态下,被摄魂之人不可能说谎。

“没有离开过如实回答。”水映月道:“他最后还问了一句,你是否提醒过我们要谎称你曾短暂离开,我也回答了是。”

水媚音:

“也问了我一样的问题。”水千珩沉声道:“不过我按你先前几次的提醒,回答你曾短暂离开过,不知去了哪里不过看来,他并没有相信我。”

“媚音,”看着女儿逐渐发白的脸色,水千珩肃然道:“这个问题究竟关系到什么?现在还不能说吗?映月说,他刚才离开的时候,整个人失魂落魄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让他变成那个样子。”

水媚音动了动嘴唇,好一会儿,才发出很轻的声音:“他有没有问他被送来琉光界前,我是否有离开过?”

“没有。”水映月毫无犹疑的回答。

本就失却血色的脸儿更加惨白了一分。

“我明白了我先去找他,你们不要跟过来。”

水媚音失魂的离开与云澈刚才的模样别无二致。

水千珩和水映月面面相觑,久久无言。

一棵高大干枯的古树之下,云澈安静的坐在那里遥望远方。

偶尔有零星的几片枯叶落下,但尚未临近他的身体,便已被混乱失序的气息粉碎斥离。

水媚音咬着唇角,缓步走近,脚儿踩在厚厚的枯叶上,发出让人心神不宁的声音。

“云澈哥哥。”她站到云澈身侧,看着他的侧颜轻轻唤道。

云澈没有转头,他看着前方,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所有的怀疑,所有的违和,你都给了我足够的解释。你不惜想要发下毒誓之后,还给了我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

“但你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吗?”

“因为,其他所有的都可以只是‘怀疑’,只是‘可能’,但有一件事,我却无比确信你说了谎。”

水媚音的唇瓣被她咬得更紧,她知道云澈说的是什么她甚至早早的开始填补这个“漏洞”,但最终还是

云澈继续道:“当年,你向我陈述一切时,曾很明确的告诉我,你是在我堕为魔人,被全界追杀的消息传来后,就立刻瞒着父亲和姐姐前往蓝极星,将蓝极星转移至南域之后,昏迷中的我被送到琉光界。”1

“但我知道,蓝极星根本不可能是在那个时间转移的。”

“我我”水媚音泫然欲泣,她知道,到了此刻,一切辩解,都已是苍白无力。“无心用恒影石刻印下的那个画面,是在流云城。”云澈缓缓说道,那是一个他绝对不可能认错的地方:“作为下界的一个小城,流云城有着很严格,也很频繁的昼夜交替。”

“当年,劫天魔帝离开的时间是由她自己亲自定下,并很早便告知于我。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间,大概对应着天玄大陆的子时。”

“那时的流云城,是黑夜。”

“后来异变发生,劫天魔帝刚一离开我便已陷入绝境,然后被千影以空幻石砸晕并传走被送至的地方,刚好遇到同行的洛长生与火破云。”

“我曾通过妩仸的劫魂看过洛长生那一段被剑君封锁的记忆,从而知道我是被火破云所救,亦知晓着他们是在哪个时间,哪处星域遇到了昏迷中的我。”

“以火破云的修为,从那处星域将我全速送至琉光界,时间上,在一个时辰左右。”

“那个时间,天玄大陆刚入丑时,流云城依旧是黑夜。而哪怕火破云的速度故意放慢上一半,用了两个时辰才将我送至,那个时间,流云城的夜幕也依旧没有散尽。”

“如果,你是在我被送往琉光界之前便移走了蓝极星,那么,无心所刻印下的异象,应该是处于黑夜之中。”

“但,恒影石中的画面,却是在白昼。”

紫芒也好,无痕穿过附魂结界也好,幻心琉影玉也好所有的怀疑、破绽、违和都可以被解释,都可以让自己去相信

但,一个确信的谎言,却可以将一切的解释与相信推翻。

惨白的嘴唇几乎要被咬出血珠,水媚音没有一语反驳。

哪怕,她以“说不定火破云中途花两三个时辰去溜了个弯睡了个觉”这种极度可笑荒谬的理由去硬杠也无用。因为很多东西都可以掩饰,但云澈被送到琉光界的时间却太好确认。

水千珩知道,水映月知道,火破云知道只要云澈愿意,甚至可以精确到哪个瞬间。

“在来这里的途中,我甚至一次次劝说自己,这个谎言会不会只是你当年的口误,或者一时之下的记忆错乱你其实是在我到达琉光界之后,才去转移的蓝极星。”

“我甚至为了证明这个无比勉强的念想,特意留下来向你父亲求证他给了我一个想要的回答:我昏迷期间,你曾短暂离开。”

“但是”云澈闭上眼睛,声音幽沉低缓:“我的媚音,实在太过聪明,太过心细。当年,你对天玄大陆毫无了解,但这两年,你频繁来往天玄大陆,熟悉着天玄大陆的各种特征和过往,清楚着它昼夜交替的频率,也知道无论是气候、季变还是昼夜交替都和它处于东域之东时几乎毫无变化。”

“在加上,你心中深埋的东西,会让你潜意识里始终有着某种警惕。”

“聪明如你,很可能会在某一个时刻发觉这是一个破绽。因为当年蓝极星被转移时发生的异象,几乎所有流云城的人都会目睹,都会记得那时是在白昼而你对照自己当年所叙的时间,却发现那是流云城的黑夜。”

“如果我有一天出于某个原因察觉到这一点,会让你难以解释。”

“即使,这种可能性很低很低,但以你的性格,也依然会想方设法的纠错。比如,将你转移蓝极星的时间,悄然错位至我昏迷期间。”

“所以我想你父亲的回答,会不会是你纠错的结果。于是,我又以玄罡摄魂,问询了你姐姐。”

后面的结果,水媚音已然知道。

当年,水媚音向云澈说起一切时,特意提到她是在那“之前”转移的蓝极星,为的就是不留下破绽因为她很清楚,云澈昏迷琉光界期间,她一步都没有离开,而水千珩与水映月也都始终在侧。

没想到,这反而成为了最大的破绽。

她之后有所意识下的纠错,在云澈的玄罡摄魂下,又反而成为了她谎言更无从辩驳的铁证。

“蓝极星不可能是在我被送至琉光界前转移我昏迷于琉光界期间,你一步都没有离开却又特意的提醒你父亲和姐姐在我万一问及时要向我说谎”

云澈长长的喘息:“媚音,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欺瞒我吗?”

水媚音娇小的身躯在云澈身侧缓缓的蹲下,她抱着云澈的臂膀,纤弱的双肩微微抽动,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在她与姐姐、父亲串起的谎言都被揭开时,她再无任何辩解哪怕装傻的余地。

云澈转过身,双手轻轻放在水媚音的肩膀上:“告诉我,劫天魔帝交予乾坤刺,还有逆世天书的那个人是夏倾月对吗?告诉我!”

水媚音不敢去看云澈的眼睛,她很用力的摇头,用近乎乞求的声音道:“云澈哥哥,不要问了好不好你就当这一切都是梦她依然是那个要杀你要害你的坏女人好不好”

“杀我害我”云澈声音开始发抖,脸色也一点点变得痛苦:“她是倾月她怎么会杀我怎么会害我”

他一直清晰记得,夏倾月两次要杀他时一次混沌之壁前,一次毁灭的“蓝极星”外,都有着一个显得有些怪异的举动:

唤出了紫阙神剑,并且在剑身之上凝聚起格外浓郁的紫阙神芒。

那时,夏倾月是强大的月神帝,而他,只是一个神王。夏倾月要杀他,不过弹指之力,根本不需要紫阙神剑,更完全没必要凝聚那般强烈的紫阙神力。

那时,给所有人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夏倾月是在以此彰显对诛杀魔人,与云澈彻底断绝的决心。

要以最决绝的力量,将他一瞬泯灭的不留下丁点的痕迹。

如果她是乾坤刺的主人

如果她释出那么强烈的紫阙神芒,是为了遮掩乾坤刺释放神力时的绯红之芒

她的目的,是要紫阙神剑上的紫芒将他完全淹没的瞬间,以乾坤刺之力将他送离!

乾坤刺的空间传送无息无痕,紫阙神芒的力量爆发、消散之时,面对云澈的消失,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已在紫阙神力下化为灰烬。

他便可以在一种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的状态下,在另一个空间悄然躲藏,悄然成长。

此刻,再忆及她那两次杀他之前所说的话,也分明蕴着深意:

“云澈,你今日沦落至此,本王亦有责任,但你既是魔人,那就不要怪本王绝情,不过念在曾经的夫妻情分上,本王会让你死的毫无痛苦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到了死后的世界,好好想想自己下辈子该做什么!”

“死后的地狱,你会成为一个哀哭的恶鬼,还是誓仇的魔神呢本王很是期待,那么死吧!”

但那时,面对她这冰冷绝情的言语,他心中唯有痛苦与怨恨。

而她的两次“诛杀”,却又都在紫阙神芒落下的刹那被打断。

一次,他被奴印未解的千叶影儿直接空幻石送离。

一次,被暗中匿影的沐玄音所打断。

“告诉我,快告诉我是不是她?”云澈的言语逐渐有些失控:“她才是乾坤刺的主人是她早早刻印的幻心琉影玉是她转移的蓝极星是她都是她对吗?”

“我”水媚音摇头,眸中水珠甩落:“不不要问了我不能我不可以说我”

一切都明明已尘埃落定,为什么却出现了那样一个投影为什么那个投影上还偏偏有一瞬间的紫阙神芒!

夏倾月这个名字,在云澈的心魂中一直是个不愿去碰触的梦魇。

而就是这个始终未曾消散的梦魇,让云澈在那刹那一瞬的投影之下,爆发出强烈到骇人的探究执念,将以前明明无影无形,甚至都算不上破绽的疑点一个个彻底的引爆

比她以往曾经设想过的最坏的状况还要快速,还要猛烈与彻底。

标签: 谎言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