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被扣留了

茶烟酒 2021-12-01 06:29:33 1.8 W 万古神帝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万古神帝被扣留了

万古神帝被扣留了,“此事与神尊无关。”凤天不近人情,冷漠的道。

福禄神尊道:“本尊知晓无法左右凤天的意志,但若尘毕竟是天姥的神使。天尊下落不明,当今地狱界,还得天姥来主持大局。”

“是吗?本天认为,命运神殿也可以主持大局。”

凤天看向前方,道:“看,虚天已经出手了!”

战场,已近在眼前。

当然真实距离,还有十亿里之远。只不过对无量来说,这个距离,一眼就能望穿。

“唰唰!”

虚空被神血染红,形成一团团艳丽的赤云。

无数战剑穿梭在赤云中,滔天剑意贯通了离恨天、真实世界、虚无世界。三界出现一个大窟窿!

羌沙克被亿万柄战剑包裹,根本无法逃脱,只是发出一道道震世怒吼。

吼声似能沟通古今,一直延续到乱古之时。

天姥站在这片天地的最上方,凝化出七十二根魔神石柱,镇在各个方位,定住了时空。

同时,天姥身后,空间在猛烈震荡。

一尊不知多少亿里高的石人,缓缓的,从空间中挤了出来,使得整个星空都在摇晃,发出“嗡嗡”声响。

不是石人。

是罗祖云山界!

整个罗祖云山界都被天姥召唤了过来,向七十二根魔神石柱笼罩的那片区域,镇压了下去。

“你杀我罗祖云山界亿万生灵,就得用自己来陪葬。我要用你的鲜血,浇灌亡土,滋养出一个更加繁盛的大世界!”

天姥白发三千丈,红衣飘扬似战旗。

虚天站在与天姥相对的另一虚空,嘴里吐出神音:“地狱界诸神听令,一起出手,镇压羌沙克的精神意志,不能让他施展出同归于尽的禁法。”

“遵令!”

雪海帝君、周乞鬼帝、福禄神尊,地狱界的强者站在各个方位,齐齐释放精神力和神魂。

凤天玉手轻轻抬起,一件件神器飞出去,打入进罗祖云山界下方的那片血云,不断将羌沙克的残躯撕裂。

眼前爆发出来的战斗波动,哪怕相隔十亿里,依旧让人感到窒息,像是整个宇宙都要被打穿。

在这种程度的围猎下,再强的修为,也都只能饮恨。

“我若恢复修为,何至于此。尔等岂能留下本座?”羌沙克啸声,传遍星空,充满不甘,罗刹族星域的许多大世界和生命星球,都能听到。

福禄神尊道:“可惜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听到这话,羌沙克沉默了半晌,继而大笑:“就算本座葬身于此,你们依旧无法阻止乱古重现世间。大魔神归来之日,无论天庭,还是地狱,一切众生都将在他脚下颤栗。你们等着吧!”

“哧哧!”

羌沙克的神魂,燃烧了起来。

被罗祖云山界镇压的那片血云,散发出越来越强的力量波动,使得在场的地狱界诸神,或是口吐鲜血,或是魂灵悲鸣。

“哗!”

天姥化为一道红光,冲入血云,挥剑连斩。

半晌后,那片血云彻底沉寂下来。

天姥手持神剑,一尘不染的从血云中走出,身后是雄伟壮丽的罗祖云山界,仿佛魔祖复活,站在宇宙中一般。

那股由罗祖云山界和天姥一起凝结而出的气势,让在场的地狱界强者无不内心震撼,油然生出一股折服感。

就像百兽,见到了狮虎。

除了凤天和虚天,其余诸神,无不躬身行礼。

这是气势冲击神魂,令他们不得不拜。

“唰!”

虚天似一道光梭,出现到天姥近前,道:“怎么样?能否搜魂?”

“他自斩了部分记忆!”天姥道。

虚天露出失望之态,但显然早有预料,道:“毕竟是至上柱,有着千古威名,能平稳将他镇压,已经是万幸。需要多久,才能将他彻底炼化?”

“一万年!”天姥道。

神灵为了避免被搜魂,自知走不掉也无法自爆神源的时候,都会自斩记忆和魂灵,这比自爆神源要容易得多。

不过,修为较弱的神灵,哪怕自斩了记忆,遇到修为远胜他的神灵,在使用命运之道的情况下,是能够将斩掉的记忆恢复。

天姥看了一眼站在凤天身后的张若尘,手中神剑飞出去。继而,她转身,迈出了一步。

就这一步,她直接消失在诸神眼前。

“天姥”

张若尘喊出一声,但后面的声音,无法传递出去,被凤天的神力隔绝。

神剑从凤天的身旁飞过,天姥的一道声音,像风声一样,从剑身上传出:“我会留在罗祖云山界一万年,黑暗之渊若发生诡变,只能交由你们处置。张若尘是对抗量劫的一道希望,而且是很大的一道。”

这声音,只在凤天耳边响起,外人无法听见。

神剑飞到张若尘身前,围绕他选择了一圈,消失不见。

虚天目送天姥离开,满眼欣赏之色,本是想要点评几句,但终是闭上了嘴巴,没敢冒犯。

这可是随时都要跨入半祖的人物,就算再口无遮拦的人,也得仔细掂量。

“女神!”

不死血族族长脚踩一座巨大的血磨,腾飞而来。

血磨被罗祖云山界外的大气层挡住,无法靠近。

虚天露出鄙夷眼神,道:“未来万年,天姥要封闭罗祖云山界炼杀羌沙克,你别去叨扰她。”

虚天见不死血族族长沮丧的样子,鄙夷之色更浓了,摇了摇头,准备找张若尘的时候,却发现,张若尘和凤天已经离开。

虚天沉哼一声,眼睛斜瞥,视线落到福禄神尊身上,继而展开笑颜,道:“福禄,正有事找你呢,走,跟本天一起去追查战场痕迹,把魁量皇找出来。”

“本尊正有此意!天尊遇劫,这么大的事,真相不可能都被掩埋了!”福禄神尊道。

虚天道:“真相已经很近了,雷罚天尊就被天姥洞察了,哪藏得住啊?哈哈!”

福禄神尊脸色不变,跟着笑了起来。

那只名叫虚穷的水藻形态的生灵,足有恒星那么巨大,飞在星空中,快速远离罗刹族星域。

血叶梧桐扎根在虚穷背上,散发出浓烈的血气。

树下,一对男女并立。

张若尘道:“你和天姥是否达成了某种协议?”

“没有!”

凤天看都没有看张若尘一眼,只是,将一件件神器取出,从神器的内空间中,放出被镇压的师智神尊、古辛、天盛君,还有别的一些神灵,就像一个女子在清点自己最喜爱的脂粉盒子。

张若尘道:“不可能。”

凤天轻蔑的道:“为什么不可能,你觉得自己很重要?你错了,在天姥眼中,你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神使。现在她出世了,你已经失去了价值。哪怕本天斩了你,只要不伤及她的脸面,她是不会有任何一丝心理波动。就像一只蚂蚁被捏死了!”

“嘭!”

凤天将天盛君捉入凝白如玉的手中,五指流动规则,直接将他捏得爆开,化为一团血雾。

她看着手心的血雾,道:“地鼎!”

张若尘略微犹豫一下,将地鼎取出来,运转神气,将它催动。

凤天挥手,将天盛君扔进地鼎。

继而,随手一掌拍下,在鼎口结成一道死亡道印。

张若尘双掌打出,掌心不断喷薄神气,炼化天盛君,道:“我想回一趟罗刹神城。”

“那边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帮本天炼制神丹。”凤天道。

张若尘道:“逆神碑还在罗衍大帝手中。”

“罗衍是一个要脸的人,就算逆神碑再珍贵,他也不会以这种方式借而不还。”唯恐张若尘再话多,凤天又道:“回命运神殿,本天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张若尘道:“可是与福禄神尊有关?”

凤天瞳孔深处闪过一道异彩,道:“不算太笨。”

丢下这话,她再也没有兴趣多言,一步步登上石阶,走到本源神殿的大门外,体内死亡规则神纹如同风暴一般外涌,直向殿中的神荼鬼帝打去。

直接将神荼鬼帝扔进地鼎,有让他自爆神源成功的风险。

必须先将神荼鬼帝打到足够虚弱的地步才行。

张若尘心中在默默思考,现在凤天掌握的这些“补药”,全部被地鼎炼化后,说不定能够让她在万年内,就破境到不灭无量中期。

真要这般助纣为虐?

但,除了从了她,好像没有别的办法了!

都已达到无量境,却依旧这般身不由己,张若尘感觉到心累。

不过,想到去了命运神殿,就能见到灵希、父皇,心情这才转好了一些。

“这场大地震后,必有一场余震。去了命运神殿,倒也可以安心修炼,争取尽快破境。”

张若尘相信有天姥在,凤天绝不会动他,就算现在失去自由,但凤天总不可能将他永远都扣留在身边吧?

只要足够强,总有脱身之日。

标签: 被扣留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