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破绽(上)

茶烟酒 2021-11-30 21:47:23 2.04 W 破绽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破绽(上)

逆天邪神破绽(上),云澈身影缓慢沉下,而就在他脚步刚刚触碰到琉光界的土地时,熟悉的气息已经快速的向他临近。

“云澈哥哥!”

一声欢喜无限的娇呼,水媚音如一直轻舞的黑蝶般从空而落:“真的是你!怎么忽然回来这里,是太想我了吗?”

刚要扑到云澈身上之时,她察觉到了云澈那极不正常的气息和神色,笑颜敛下,担心的道:“云澈哥哥,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的神识扫了一眼四周:“无心去哪里了?”

“媚音,”他直视着水媚音漆黑的眼眸:“你的乾坤刺,是不是夏倾月交给你的!”

这突如其来,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让水媚音瞬间愕然当场。

但,在云澈紧凝的目光中,他从水媚音瞳眸里看到的不是乍然的慌乱,而是自然涌起的惊异和疑惑。

“诶?”她螓首微歪,颇为狐疑的看着云澈的脸庞:“乾坤刺夏倾月?乾坤刺当然是劫天魔帝交给我的,怎么可能会是夏倾月。云澈哥哥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毫无防备的一句探问,她无论眼眸,还是神情,都完全没有一丝的疑点或破绽。

若是他人,云澈或许会疑虑大消。

但,她是拥有无垢神魂的水媚音。

没有在继续看水媚音的眼睛,他遥望前方,平静的说道:“当年,在送离劫天魔帝前,她告诉我神曦已经出事,警告我不要擅入龙神界之后剧变发生,她在杀我之前,告诉我她亲自去了轮回禁地,确认神曦已死。”

水媚音:“”

“灭杀龙白后,我去了龙神界的轮回禁地,发现那里的结界依附着龙白的龙魂而轮回禁地的‘一片枯芜’、‘唯有一滩血迹’,都与她当时的描述一模一样。”

“那么,夏倾月究竟是用什么方法,竟能不触动龙魂感知,而进入到轮回禁地。”

水媚音刚要开口,云澈的话却继续传来:“如果,她那时有乾坤刺在身,便可轻而易举做到。”

“也正因乾坤刺在身,她完全无需特意凝神探知和强破结界来节外生枝,所以很可能,她那时根本不知那个结界之上附有着龙白的灵魂从而留下了这个破绽。”

而即使这是个破绽,却也不是会让人太重视的破绽云澈那时也只是短暂的疑惑,千叶影儿也并未放在心上。

水媚音双眉凝起,脸儿半是不解,半是担心:“龙白的附魂结界当然厉害。但世上能直接无痕穿梭也并非只有乾坤刺。比如宙天界的寰虚鼎就有可能做到。再比如任何有一定底蕴的星界,都会有其隐藏的秘密。尤其是强大的空间玄器,可在危难之时用来救命,所以都会深隐。”

“像月神界这样的王界,潜藏着多么奇异强大的东西都不奇怪,而夏倾月又是月神帝,不但知晓全部,更可以随意动用。”

“这根本不是什么很值得在意的事情,云澈哥哥为什么会因为这个,说这么奇怪的话?”

水媚音所说,和当时千叶影儿所说别无二致。

“还有一件事。”没有回应水媚音的反问,他继续说道:“你当时向我诉说真相时,曾说过唯有你的无垢神魂,才可以强行催动乾坤刺的空间神力,从而完成移星换月,这也是劫天魔帝将乾坤刺交给你的原因。”

“嗯。”水媚音轻轻点头。

“但,在龙神界的一部古籍之上,关于乾坤刺的记载,却清楚的写着若乾坤刺之主拥有鸿蒙所衍之力,便可强催空间神力,而非只有无垢神魂。”

那部古籍是上古龙神一族所遗,字字无可置疑。

“除去已亡的月无垢,那时拥有‘鸿蒙所衍之力’的人,一个是拥有无垢神魂的你,另一个,便是拥有琉璃心的夏倾月。”

“”水媚音轻轻摇头,脸上涌现更深的不解:“古老的记载,我愿意相信真实无误。但,那又如何?劫天魔帝见我拥有无垢神魂,因而只告诉我无垢神魂在必要时刻可强催乾坤刺的空间神力,而没有赘言去提及其他,这同样不是什么可奇怪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忽然折身,站到了云澈的正前方,双手握住他的手掌,一双黑眸也直视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的道:“云澈哥哥,你今天真的好怪,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只是这些,你不可能说出那么奇怪的话。”“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云澈手臂抬起,拿出了那枚恒影石。

释放出那一幕被他定格的画面。

“这是?”

水媚音认真看着眼前的画面,绯红光华毫无疑问是乾坤刺施展空间神力时所释的神芒。

而外缘那一抹似乎依附其上的紫芒

“!!”水媚音的瞳孔如遭针扎,刹那收缩,又刹那恢复如常。

“七年前,蓝极星被转移时,无心刚好用这枚恒影石刻印下了当时发生在蓝极星上的异象。”

云澈徐徐而语:“红色的光芒,是乾坤刺的空间神芒。而紫色的是她的紫阙神芒。”

平静的声音,在落下之时带起一声略重的喘息:“蓝极星是你催动乾坤刺的空间神力转移,那为什么那时却会出现她的力量媚音,我想听你的解释。”

水媚音微张着唇瓣看着他,脸儿上依旧只有惊讶和不解,唯独没有慌乱。

两人的目光在安静中对视,忽而,水媚音伸手掩唇,“噗嗤”而笑。

云澈:“”

“云澈哥哥,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她一边轻笑,一边在看着云澈的神情,仿佛在寻找他强装严肃的痕迹与破绽。

“喂~~”小半天云澈的神情都没变化,水媚音拿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月眉也在这时更弯翘了几分,似乎越发觉得好笑好玩。

云澈却伸手拿住她的手腕,重复着刚才的话:“我想听你的解释。”

“很简单啊。”水媚音那只被抓住的小手在云澈的手背俏皮的抓挠着:“你忘了吗,我当年被月神帝关在了月狱好久,你开始进攻东神域的时候,我才悄悄用乾坤刺逃了出来。”

“只是,我虽然以空间神力逃脱月狱,但月神帝施加在我身上的封锁却无法摆脱。而月神帝亲手施加的力量封锁,当然就是紫阙神力了。”

云澈:“”

“月神帝的力量太过强大,我逃出后用尽全力也无法将之摆脱。而后剧变发生,我急急的去转移蓝极星。在我以无垢神魂强行催动乾坤刺空间神力的时候,汹涌外释的空间神力意外的将我身上的紫阙封锁给驱除。”

“这道紫光,应该就是我身上的紫阙封锁被驱除时所产生。”

“我当时在凝聚所有精神转移蓝极星,隐约感觉到了紫阙封锁的消失,却没有注意到随之而现的紫阙玄光,没想到居然会被无心刻印了下来,还让云澈哥哥产生了这么奇怪的遐想。”

水媚音的解释娓娓而叙,声音依旧那么的空灵清心。

但,这个解释,并不能让云澈完全信服和释然。

他拿出了那四枚幻心琉影玉。

“这是来自你的那四枚幻心琉影玉。”云澈看着她道:“它们是由你所刻印,所以没有你的身影。但为什么,所有画面之中,都没有夏倾月的存在。”

“会有这样的巧合吗?”

“当然不是巧合啊。”没有丁点的迟疑,水媚音直接回答道:“云澈哥哥前往北神域后,我就知道这四枚幻心琉影玉没有白白刻印,将来在合适的时机,可以将之投影向神界,向当世揭露所有的真相。”

“只是,除了关于劫天魔帝的那一幕,其他三幕场景都刻印的很长很长,会不便于超大范围的投影。”

“于是,在被月神帝关押于月狱的那段时间,我将很多不太必要的画面抹除,留下最核心的场景和声音。”

“至于月神帝,”说到这里,水媚音脸上微现气愤:“她不但差点杀了云澈哥哥,亲手毁去云澈哥哥的故土,还将我父亲重伤,我也被她关在了月神界最深处的牢狱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可恶,最恶毒的女人,那个时候,我对她真的恨到了极处。”

“所以,在整理幻心琉影玉所载的玄影时,所有有她出现的画面,我都会恨恨的抹掉,一个瞬间都不给她留下,哼!”

“”云澈依旧直视着她的眼睛,好一会儿才轻轻出声:“是这样吗”

“当然啊。”水媚音颔首,她的黑眸亦在这时轻轻颤荡,软下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委屈:“云澈哥哥,你不相信我吗?”

“不是不相信。只是”云澈的眼神有些飘忽,手掌也在不知不觉中放在了心口,顿了许久,他却无法言述这种混乱的心绪,唯有摇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他想要去相信这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水媚音也给了他足够的解答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无法完全说服自己。

他甚至分不明自己是在恐惧着这一切是真的,还是恐惧着这一切是假的。

随着云澈的动作,水媚音的小手也被带着贴在他的心口,剧烈到吓人的心跳通过掌心传至她的心间。

“云澈哥哥”水媚音将另一只手也放在他的心口,轻轻的道:“你和月神帝曾为夫妻,她在你人生最低谷时出现,与你共同经历过患难与生死,更一次又一次的救过你”

“我可以想象,你当年对她有多么深的感情和信任。也正因为如此,她的背叛与伤害,才会让你那么的痛苦和不可接受。”

“我更知道,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你从不愿意任何人在你面前提起她,是因为你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释然她对你的背叛与伤害。你更愿意相信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当这种可能性不经意间出现时,他会不由自主的渴望去相信,并用尽全力的去将它放大即使你的理智一直在告诉你这都是不可能的。”

水媚音温和的话语却字字重击着云澈的心弦,他微微咬齿:“我”

“没关系的,”水媚音露出温软的笑颜:“我喜欢的云澈哥哥,就是这样一个很珍视情感的人,即使被那样的伤害,也会愿意为曾经所爱的人保留一处最美好的幻境。”

“所以,不需要勉强自己,我会陪着你一起,将这个乍现的幻境慢慢的释下,然后重新的隐藏,好吗?”

云澈的心跳稍稍的平缓下来,水媚音如轻风一般的软音,每一个字都柔缓清晰的落于心间。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他轻语道,不知是在问水媚音,还是在问自己。

“嗯!”水媚音很重的点头:“如果云澈哥哥还是很困扰的话,那我发誓给你听好不好?”

她仰着脸颊,唇角噙笑,微漾的眼眸仿佛夜空之上最凄美的星辰:“如果,我欺骗了云澈哥哥,就让我永远都”

“好了好了。”云澈却是忽然出声,很重的打断了水媚音即将出口的誓言:“发誓都是幼稚的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你都这么大了还玩这个。”

“”星眸的轻漾短暂定格,随之折射起更为明媚的星光,水媚音轻轻吐了吐粉舌,不满的道:“我才没有很大。总之,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云澈哥哥。”

“好~~我的媚音永远十五岁。”云澈终于露出了微笑。

十五岁,是水媚音与他初遇时的年龄。

“嘻嘻!”显然很喜欢云澈的这句话,水媚音笑的更加欣悦:“那不发誓的话,我就换一种方法让你相信好了。”

“其实,云澈哥哥只要想一件事情,就会放下这些奇怪的念想了。”

保持着视线的碰触,水媚音用很缓慢的声音道:“如果,乾坤刺当时的主人是月神帝,蓝极星是她转移,幻心琉影玉是她所刻印,她的背叛是假的,绝情是假的,两次要杀云澈哥哥也都是假的,毁灭蓝极星也是因为她知道那不是真正的蓝极星”

“当时不告诉云澈哥哥一切,可以解释为是为了让你心无牵挂的成长”

“那么,在云澈哥哥带着强大的力量归来时,她为什么不向你坦白这一切呢?”

“只要她拿出乾坤刺,只需要很简单的言语,就可以让云澈哥哥明白一切之后,她还可以成为云澈哥哥的助力,让你更容易踏下东神域,月神界也会完整的保全,她自己,也不会陨命于无之深渊。”

“如果真是那样”水媚音的声音忽然不自觉的变得幽缓:“该是多么好的结局。”

“”云澈久久无言。

即使出现的是再多十倍、百倍的破绽与违和,水媚音所说的这些,也足以将之彻底否决。

是的如果一切真的是夏倾月所为,她只需在他归来时告诉他即可,没有任何理由将一切推给水媚音,然后自己背负着他的恨意去死

没有任何理由!

哪怕所能想到的再荒谬的缘由,也无从解释。

标签: 破绽(上)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