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紫芒

手机 2021-11-29 06:53:18 1.51 W 逆天邪神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逆天邪神紫芒

逆天邪神紫芒

云帝尊临,其同小可。

冰凰神宗上下顿时剧烈震荡,一众长老宫主匆忙而至,只是他们尚未来得及行跪拜之礼,云澈与云无心的身影已转瞬消失,直入冰凰圣域,只留得他们面面相觑。

一入冰凰圣域,熟悉的冰雪气息迎面而至。眼前,一个美若冰仙的倩影已缓步而近。

“如此动静,果然是你们。”沐冰云面露微笑,冰眸落在了云无心身上。

“冰云宫主,有段时间未见了。”云澈也微笑颔首。每次见到沐冰云,他的内心总会变得很惬意平和,即使他成为了云帝,也依旧如此。

也许是因她的眼睛虽然映着冰的颜色,却永远释着水一般的柔和。

云无心在这时向前一小步,向沐冰云郑重拜下:“冰云仙宫后辈弟子云无心,拜见太祖师尊。”

沐冰云微愕,随之淡笑摇头:“不必如此。冰云仙宫的沐冰云已在千年前‘故去’。如今的我,只属吟雪界,与那段过往已再无相系,无须称呼我为太祖师尊。”

“那”云无心抬眸:“我可以喊你小姨吗?”

一句话,让一向难有情绪波动的沐冰云为之莞尔:“当然,我姐姐是你父亲的帝妃,我自然就是你的小姨。”

云澈:(这丫头两个称呼都用上了,还无缝转换!)

她目转云澈:“不愧是云帝的女儿,着实让人喜欢。”

“冰云宫主,”云澈道:“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称呼我吧,‘云帝’二字虽然听的惯了,但由你来说,却又觉得极不习惯。”

云无心悄悄的斜眸:(嗯???)

“也好。”沐冰云轻点螓首。

“小姨,”云无心忽然娇喊道:“你真的好好看,比想象的还要好看。怪不得父亲总是和我说你长得像仙女一样。”

“???”云澈眉梢颤了颤: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沐冰云怔在那里,一时不知该作何回应。

“进入东神域时,父亲就说已经有一年没见到小姨,心里非常的思啊呜好痛!”

云澈一巴掌按在云无心的脑袋上,一脸正色道:“冰云宫主,玄音去哪里了?为何没在圣域之中。”

“她在闭关。”沐冰云回答,依旧气若雪莲,眸若寒潭,仿佛未被刚才的言语所惊扰。

“闭关?”

“只是静心修魂,并非有所进境。”沐冰云柔声道:“她知道你们近期会来,因而闭关之前,要我在你们到来时喊她即可。”

“我这便去喊她出关。”

“不必劳烦。”云澈抬手道:“我带无心直接去见她就是。”

“雾绝谷深处寒气过重,非无心所能承受。”沐冰云道:“无心初来此地,你便先带她在圣域游玩一番。”

“那好吧。”云澈不再推辞:“有劳冰云宫主。”

面对沐冰云,他的姿态也依然带着以往的那种恭谨敬重。

“对了,你们父女此次准备在吟雪界停留多久?”沐冰云问道。

云澈看了一眼云无心:“这个还是看无心的兴致吧。”

“我说了才不算,”云无心揉着被父亲弄乱的发丝,小声的嘟囔道。

浅然一笑,沐冰云踏雪离开。

沐冰云的气息刚一远离,云澈立刻面露凶相,瞪眼低吼道:“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我我这不是在帮父亲吗?”云无心一脸的委屈怯怯。

“我用得着你帮!”

“也是哦,”云无心深以为然的点头:“父亲对付女子的能力那~么~高明,的确不需要别人帮忙。”

“我不是这个意思!呼”吼过之后,他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怎么感觉这一路把女儿给教坏了,这回去该怎么和楚月婵交代。

云无心月眉弯翘:“反正你都对我另一个小姨下手了,不能厚此薄彼。”

“厚此薄彼是这么用的吗!?”云澈声音又高了数分,瞪着她的眼睛也更为放大。

看着云澈的样子,云无心终于开始有些害怕起来,声音也怯下了几分:“父亲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她伸手,轻轻拉了拉父亲的衣袖:“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只是父亲途中谈及自己一生都不可能再有朋友时,好像很失落的样子,我就想着,这样会不会让你开心一些真的不是要故意惹你生气。”

“”内心被软软触动,云澈的凶相瞬间收起,然后仰着脸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把你吓到,果然我还是很有父亲的威严,哈哈哈哈。”

小手重重甩了一下云澈的衣袖,云无心脸儿别过,低哼道:“可恶!就知道父亲怎么可能真的因为这种事生气!估计窃喜还来不及,哼!”

这时,圣域的风雪之音忽然变得舒缓,又一个如仙如幻的女子身影从雪中走来。

云无心转眸看去,在看清她容颜的那一刻,她的唇瓣不自觉的张开。

她来到了云澈和云无心前方,在无痕的沃雪中止步,看着云澈,轻轻而语:“我该喊你云帝,还是云师兄?”

她看他的眼神,一如以往。无论他是云澈,还是魔主,还是云帝。

云澈看着她:“妃雪的话,我当然还是最想听你喊云师兄,或者云澈。”

“仙女姐姐。”云无心在这时忽然出声:“初次见面,我是云无心。”

云澈:(这个称呼也用上了)

微微讶然,沐妃雪看着云无心时,冰眸明显柔和了数分,也复杂了数分:“不知不觉,云师兄的女儿,竟也已长成这么大了,时间无声的流转,就如这永恒的风雪一般,美好而残酷。”

“但留在妃雪身上的,却似乎只有美好。”云澈微笑道。

“”美眸微漾,她似乎笑了。只是,呈现在沐妃雪玉颜上的笑意,永远浅淡的像是落指即融的初雪。

“便不打扰你们父女。”

淡淡的一句话,她雪躯轻移,缓步离开。

云无心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远去都没有移开。

“和你娘很像,对吗?”云澈道。

“啊?像吗?”云无心讶然反问。

这次轮到云澈惊异:“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

云无心盯了云澈一小会儿,发现他的惊讶似乎并不是装的,于是道:“父亲,你送我的那枚恒影石,就是她送给你的,对吗?”

“呃”云澈伸手触了触鼻尖:“你千影阿姨告诉你的?”

“我还知道,她很喜欢你很喜欢的那一种。”

这番话,云无心说的很是认真,似乎还带着一种微妙的情绪。

“这肯定不是你千影阿姨说的。”云澈很是确信的道。

云无心的眼神带上了几分怪异:“父亲,你在将恒影石送给我之前,该不会完全没有看过里面刻印的玄影吧?”

云澈愣了一愣,然后摇头:“没有。因为我和她明说过这枚恒影石是要送给女儿。从她手里拿到之后,就只想着快点送给你,没想其他的事情。”

“难道,里面还留存着她先前所刻印的玄影?”

云无心小脚在雪中很是用力的一跺:“父亲,你有时候真的是个超级大笨蛋!”

云澈:“呃?”

“多情滥情是很可恶的事,但辜负那么美好,那么痴情的人,是更可恶的事!”

那枚恒影石被云无心拿出,直接拍到了父亲手中:“你自己看吧我也自己去玩啦!”

说完,云无心直接转身飞掠向圣殿的方向,留下父亲一人好好“反省”。

“无心,你要去”

云无心却是全然不理他,转眼便飞出他的视线。

郁闷又好笑的摇了摇头,云澈拿起手中的恒影石,云无心的反应,也让他产生了不小的好奇。

玄气涌动恒影石刻印着诸多的玄影,有他看过的云无心每年生辰时为他刻印的影像,有一些她随手留下的日常,更有着很多关于楚月婵、凤雪児的留影。

他的神识快速掠动,定格在了其中时间最早的玄影,然后直接释出。

画面之中,是纯净的冰枝冰晶,熟悉的寒气几乎要溢出影像。云澈一眼识出,这是冰凰圣域中的一间寝殿。

而随之缓现于影像中的,正是沐妃雪的身影。

“云澈”

她看着前方,朦胧美眸如覆冰雾,唇间轻语,念出的,是他的名字。

“今日,是你死讯传来的第七百天”

“短短两年,如此难挨,如此煎熬。”

她玉唇轻吟,字字如梦。

“我本以为,这个时间,足以将一切淡忘。”

“但寒风所吟,依旧是你的声音;天池所映,依旧是你的身影;茫茫天地,依旧都是你的气息;掌心落雪,还是那么的冰冷殇魂。”

“浑噩中回神,指尖之下,依旧是你的名字。”

画面在不断的颤荡着而云澈这时才忽然发觉,里面的冰桌冰墙,冰瑚冰枝,一片一片,密密麻麻,写满了“云澈”二字。

云澈的心脏泛起难言的悸动,与更难言的酸涩。

他知道沐妃雪倾心于自己,只是没想到,她竟情痴至如此地步。

他回想自己与沐妃雪的每一次交集,却是始终不知自己究竟在哪一刻,哪一个举动让她如此。

“这就是,书中所载的情劫吗?难怪书中会言:万灾易过,情劫难渡”

她闭上眼睛,莹雪般的指尖轻轻触碰着自己所刻印的“云澈”之名:“我只悔你在视线中时,我却步步情怯,步步退却。”

“若世有神迹我不会再狼狈退避,我会看着你的眼睛告诉你,我不是你的‘小仙女’,我想一世,做你的沐妃雪”

“”

画面消逝。

恒影石中,由沐妃雪所留下的影像,也只有这一个。

云澈静立在原地,怔了很久很久。

身在吟雪界那些年,沐妃雪一直在全力避着他,有他在的地方,她从不愿出现。一直到玄神大会,亦是如此。

而后他葬身星神界三年后涅槃重归吟雪界时,她面对他时的姿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恒影石为送给女儿的礼物,这是沐妃雪给予他的提议这枚恒影石,也是沐妃雪送予他。

到了此刻,他哪还不明白,当年,她是想要通过这枚恒影石,让他看到她最深处的心意。

但,他却根本没有去探查这枚恒影石,直接将之送给了云无心。

云无心在看到这幕影像时,也压根没想到父亲竟是不知道它的存在甚至还以为他是故意留给她看的,用以给她再添一个新的“阿姨”做下铺垫。

而后,云澈面对沐妃雪时一如往昔,毫无变化这对沐妃雪而言,无疑是对她心意最直白的漠然。

云澈伸手,重重的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当年从妃雪手中拿到恒影石后,怎么就愣是没看一眼!!

嘶~~~~

可想而知,那之后,沐妃雪每次面对他时,那清冷的冰眸和偶现的浅笑之后,是怎样的落寞与心伤。

过了好一会儿,云澈才算是停止懊恼,他手捧着恒影石,意念无意间触碰到了其中所刻印的下一幕玄影。

影像之中,是将满十五岁的云无心。

“嘻嘻,爹爹,这是我第一次使用你送我的恒影石,也不知道刻印的好不好看。不管啦,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就算刻的很丑,你也不许嫌弃,哼哼。”

看着那时未脱稚气的女儿,云澈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我送给爹爹的三枚琉音石,可是花了好久好久才做好,爹爹千万不可以损坏,要是不小心损坏了,就罚你亲自陪我重新再做好就这么说定了,以此为证,反对无效,嘻嘻!”

“真是的,我怎么可能舍得弄坏。”云澈笑着自语:“你这个‘惩罚’,算是永远都别想实现了。”

这些年覆世翻云,劫难、恶战无数,他的身躯不知受到多少的创伤,但一直佩戴于颈间的三色琉音石却从未受到过哪怕丁点的损伤。

灵觉再次掠动,第三幕影像他并不陌生,云无心在二十岁生辰那天给他看过。

是当年灾厄发生,蓝极星被从东神域之东转移到南神域之南时所产生的天地异象。

异象虽然短暂,但被云无心以恒影石顺手刻印了下来。

虽然已经看过,且清晰的记得其中的影像,云澈还是顺手将其投影而出。

苍穹颤抖,空间发颤,云朵碎散,一抹浓郁的绯红神光在快速的蔓延,转眼覆满了视线所及的整个苍穹

毫无二致的画面,云澈手指一掠,将之关闭。

但,就在影像消失的刹那,云澈的目光忽然微微一动。

因为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隐隐约约的捕捉到了一抹乍闪的紫芒。

那抹紫芒的闪现极其的快速与短暂,绝非常人的目力所能捕捉。云澈第一次看这幕投影时,亦毫无察觉。

哪怕灵觉强大如他,哪怕是此刻,他也更觉得那应该是刹那恍惚下的错觉。

标签: 紫芒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