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逆天邪神碎片上

手机 2021-11-19 06:06:36 1.74 W 逆天邪神

茶

逆天邪神碎片上

逆天邪神碎片上

“泠汐,给你看一件东西。”

萧泠汐刚要询问,便看到云澈抬起的双手之中多了一块漆黑的石板。

目光触及的刹那,她的心脏忽然没来由的猛烈震荡,像是被一柄巨锤重重轰击,即将问出口的话也止在了喉间。

“这是”说话之时,她的心神以及双眸都变得格外恍惚。

“劫天魔帝离开前留给媚音的东西,再经由媚音交给了我。”云澈道:“它上面所刻印的,应该是”

话音未落,原本暗淡无泽漆黑石板忽然释放出浓郁的黑暗魔光。

“”云澈声音止住。和先前一样的异象,但依旧让他心生震动。

黑暗魔光在释放中快速分散成数千束,却没有照射至遥远的空间,而是诡异的停滞的空中,映下一个又一个,一片又一片的奇形文字。

太初神文!

萧泠汐抬头,怔然的看着浮空的奇形文字,唇间喃喃低语道:“又是逆世天书。”

相比于初见逆世天书时的惊讶迷茫,她此刻的心绪,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语的飘忽感。

或许是受劫天魔帝的力量影响,也或许本就如此,这次所映出的太初神文是漆黑之色。

“逆世天书被分成了三个部分,这便是后一部。”云澈感叹着道:“它在无比遥远的诸神时代都未能归于完整,如今却归合于我们的手中。”

一部逆世天书,来自于因邪婴万劫轮而从诸神时代苟存至今的远古之魔——永夜魔君。

二部,由千叶影儿在太初神境所得、

三部,来自于在认知中永恒离世的劫天魔帝。

远古、现世、域外。

三部逆世天书,跨越三个截然不同的时空,在云澈的手中得以完整。

同时意味着,这个世上将首次出现完整的始祖神决——一个连远古创世神与魔帝都无缘得见的始祖之遗。

看着萧泠汐仰望上空久久发怔,云澈试探着问道:“这些太初神文,你还能识得吗?”

“嗯,”萧泠汐轻轻点头:“不止认得这些文字,就连它所铭刻的内容,我好像也在哪里见过但我明明,从来没有见过。”

云澈:“!?”

萧泠汐唇瓣轻启,已是缓缓的念起:“天极之朔,地渊之恒,寰宇结垠,碧落永道”

“电戚雷绝,寒苦冰殇,风凄云恸,山悲岩哀,炎怆焱哭,光暗融于无逆于间,终归无想无妄无念无思”

来自萧泠汐的声音轻缓的流入云澈的耳中一如先前,明明不带任何的玄力,只是纯粹纯净的女子之音,却完全不可拒的直入脑海与心魂的深处。

云澈的双目已不知在何时闭合,他的意识,也完全不受他自己控制的自发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空无之境。

空无之中,唯有萧泠汐的声音,以及一部随着她的声音而一点点铭印完整的始祖神决。

“一心衍万念,万念终无欲,无欲归虚无,虚无生万灵,万灵滋万心人非己,已亦人,天之始,地之绝,混沌之创破,轮回之终焉其初其尽,皆於虚无”

萧泠汐完全没有注意到云澈的状态,依旧在轻念着。

她双眸逐渐无神,神情定格,声音无比的缓慢均匀,几乎不带哪怕一丝的情感与起伏。

逆世天书——始祖神决在云澈的心海中逐渐归于完整的同时,亦同时在她的心魂中完整的铺开

苍穹之上,沐玄音遥遥看着忽然陷入奇异状态的两人,心生惊疑,却不敢临近。

而萧泠汐所吟之语,她明明听在耳中,却转瞬既忘,不在她的心间有刹那的停留。

“这就是逆世天书?”沐玄音轻念一声。

“无光为暗,无暗为光,无道为道,无序为序,唯虚为无尽,唯无为永恒。”

随着萧泠汐唇间后一个字落下,黑暗魔光忽然一瞬散尽,空中漆黑的太初神文完全消失,唯余一块黑暗无光的石板安静的落于云澈的膝前。

萧泠汐双眸中的光彩也在这时忽然消散,她的瞳孔一点点消失,眼中的世界已化作一片吞噬一切,仿佛无止无尽的灰白。

随之,无尽的灰白世界中,忽然浮现出一幅模糊的画面,就在她的意识自发的想要去看清这幅画面时,又是十几幕画面无声浮现。

随之百幕千幕万幕千万幕亿万幕

骤然而现的无尽画面轻易冲溃了萧泠汐脆弱的魂海,崩溃的意识已感知不到身体的存在,整个人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对这一切,云澈毫无感知。

何为虚无?

世间万灵万物生于无,终于无,衍于无,化于无,它是一切的起始,又是一切的终结。

何为虚无法则?

当世,唯有云澈一人身具虚无法则。

但,他却全然无法诠释虚无法则究竟是什么。

虚无法则的存在,让他可以直接吸收玄晶,甚至玄兽玄丹中的力量化为自身的力量;让他可以不具备相应血脉而强行控制驾驭王界的神遗之器和神源之力。

那些固有认知、常识中的基本法则,在他面前荡然无存。

他不知该如何运转虚无法则,甚至无法从自己的躯体、力量中感知到它的存在。

但,他就是拥有了这些突破或者说是无视规则的能力,自然而然的拥有和施展。

就像是自己的眼睛忽然,又无比自然的能辨识出另外的一种色彩,不需要施展,不需要学会,不需要感悟,更不需要借助任何的外力媒介。

由萧泠汐译给他的始祖神决,他从未能参悟,也无从参悟。但在那之后,超脱认知和规则的能力便会莫名而自然的现于他的身上。

也是在那之后,他有数次忽然进入更加莫名和诡异的“梦境”。

而此刻的云澈,他的意识海中,混乱交织着各种各样的“梦境”碎片:

“元霸,你真的太厉害了,爷爷说,你是流云城千年难遇的一天才,将来说不定会轰动整个苍风国呢我真的好羡慕你。”

“嘿嘿其实,我才羡慕你呢,可以有一个小姑妈,可以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而我,娘亲去世的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连兄弟姐妹都没有。我要是有个兄长姐姐哪怕弟弟妹妹也好,就不会这么孤单无聊了。”

“让夏叔叔再娶几个新的姨娘,就可以为你生好多弟弟妹妹了。”

“我爹才不肯呢。每年都有好多人让我爹娶新的妻妾,但我爹怎么都不肯。”

“”

这是云澈曾经坠入过的梦境,又再一次的出现于魂海之中。

而全然的不同的是,先前的“梦境”,飘渺而模糊,他醒来之后,只会留有一些朦胧残缺的印象,并随之丢却毕竟,那只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梦。

但此刻,明明沉浸于梦中,云澈的意识却是无比的清醒!

呈现于前的“梦境”更是无比之清晰,清晰的就像真真实实的上演在自己眼前。

他更清清楚楚的看清了夏元霸的样子。

“梦境”中的云澈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而旁边的夏元霸十岁上下的年龄,虽比云澈要小上一岁,却比他高上小半个头,只是相比于他挺拔的个头,他的身板却格外的干瘦。

和他认知中从小就体型高壮的夏元霸截然不同!

而这种干瘦,却又绝不是该出现在一个十岁稚童身上的那种显得干瘪的身躯,却盘踞着紧致到让人心惊的肌肉曲线。

仿佛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蛰伏着、渴望着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

仅仅十岁。

这种躯体上的异象,云澈从未见过!

而碰触到夏元霸的眼睛时,云澈的心魂竟现出了一瞬的剧震。

稚嫩的脸庞,对幼年云澈尽展着关心和坚定的双眸却内蕴着一抹穿魂的威光。

如今的云澈早已不是流云城那个孱弱的少年,他立身于世间高的位面,击败过曾经强大的存在,世上已再无可以威胁到他的存在。

但,来自幼年夏元霸,也只能是与生俱来的内蕴威光,却是让这个神界之帝灵魂震荡。

他所认知、熟知的夏元霸身具霸皇神脉,这是在神界位面都极其罕见的天赋,若是夏元霸出身于神界,哪怕在上位星界,也必能成为一界之王。

但眼前幼年夏元霸眸中神光之威能,分明还要远胜他“将来”觉醒霸皇神脉后所爆发的霸王神威。

一种层面犹在霸皇神脉之上的天赐异躯。

而这种在幼年时期便如此惊人的天赐异躯,他从未见过,神界历史亦似乎从无记载。

若要为其层面找一个参照物的话

其绝不弱于只会出现在女性身上的“琉璃心”。

云澈以清醒的意识,冷醒的目光盯视着“梦境”中的夏元霸十岁的他,有着干瘦的身体,有着层面超越霸皇神脉的天赐异躯,有着截然不同的前程

却没有姐姐没有任何兄弟姐妹。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梦境?

还是又一次出现。

而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真实感,又是怎么回事!?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