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世间强者的对决

剑来 2021-11-19 06:04:10 2.06 W 万古神帝

茶

万古神帝世间强者的对决

万古神帝世间强者的对决

血月下。

福禄神尊望着绯红色的天空,道:“我已经看到了命运的一角,罗刹神城燃烧起了熊熊神焰,化为星空中为绚烂的火球。无数生灵在哀嚎,死灵在咆哮,皆化为魂雾和血气。”

“一族之殇,一曲悲歌,早已在命运篇章上呈现,没有人可以改变。”

“是吗?我这一生不信的就是命运,我命当由我。”

酆都大帝不再多言,迈出脚步,云杉飘扬。

福禄神尊布置的阵法形同虚设,无法挡住酆都大帝的脚步。被锁死的空间,酆都大帝挥手间便切开。

很显然,酆都大帝是决定以快的速度,击溃福禄神尊。

只要福禄神尊溃败,便无法再封锁这片星域的天机,罗刹族的变故,立即就会被地狱界的诸天感应到。

到时候,罗刹神城中的量组织成员和福禄神尊,一个也别想逃。

“哗!”

“哗!”

虚空中,一道刺目的光芒绽放,烈日一样明亮璀璨,凝化成一座命运之门。

接着是二座,三座

后,形成十二座命运之门,将酆都大帝包围其中。

命运之门上散发出来的光华,在压制酆都大帝的力量,每一道都比恒星巨大。

福禄神尊的身影,出现在其中一道命运之门中,淡然平静,道:“对上天尊这样的人物,老夫又岂会不做好万全之策?神阵锁命,以逸待劳,上破乾坤,下镇四海。”

“你以为一座神阵,就能困住我?巅峰时期的花影仓颉或许可以做到,但你还不行!”

酆都大帝身后浮现出酆都鬼城的虚影,黄泉河在虚空咆哮奔流,九幽玄罡弥漫而出,阴气厚重,如墨云一般漆黑,笼罩住十二道命运之门。

命运之光被压制,命运规则无法流动。

“轰!”

酆都大帝一掌拍出去,那座浮现有福禄神尊身影的命运之门四分五裂,无数阵法铭纹和毁灭性的力量,从命运之门中爆发出来。

这些力量,足以创伤大自在无量,但离酆都大帝还有半尺距离,就自动湮灭,无法对这位当世天尊造成任何威胁。

自身的场域,就能磨灭那些毁灭性力量。

福禄神尊慎重了起来,站在斑驳的石碑旁边,取出一根乌木法杖,法杖的顶端,挂着一盏神灯。

神灯散发出来的光华很淡,很柔和,呈浅蓝色。

但,这些光华,却让破碎的命运之门重新凝聚,将破阵而出的酆都大帝又困入了神阵中。

“原本灯!这件传说中的始祖遗留的神器,居然出世了!”酆都大帝道。

福禄神尊持灯,含笑:“本不想拿出来的,但与大帝为敌,哪敢有本分藏拙?”

灯光所照之地,空间被无限拉伸。

原本酆都大帝与福禄神尊仅相距数十丈,在这一瞬间后,两人的距离,被推移到数十万里,数百万里,数千万里之外。

还在继续变远!

似要直接将酆都大帝送走,推到这片星域之外。

“哗啦啦!”

黄泉河流淌,支流成千上万,从远处涌动过来,与淡蓝色的灯光对抗。

不多时,黄泉河便压过了原本灯,涌至福禄神尊身前。耳边传来轰鸣的水流声,眼前是黄雾茫茫的水汽。

酆都大帝再次打穿神阵,落到黄泉河水浪的顶端,俯看下方的福禄神尊,盖世霸威展露无疑。

睥睨的眼神盯过去,似在告诉福禄神尊,天尊无敌,不是你可掂量。

福禄神尊的脸色更加凝重,手中法杖,重重向地面一击。

密密麻麻的符印,出现在虚空,贴满天地,使得时间静止,空间凝固,封天又锁地。

酆都大帝手掌画圆,强劲的气流爆发出来。

一道阴气厚重的死亡大手印凝聚成形,震碎满天符纹,如一座五指形状的天地,向福禄神尊压下去。

“哈哈!”

狂放而浩荡的笑声,豁然响起。

天尽崖下,浓厚的魔气云雾沸腾了起来,突然散开。

羌沙克从魔云中腾飞而起,手持魔神石柱,横劈出去。

魔神石柱上,万千文字闪烁,力压苍穹,与酆都大帝打出的死亡大手印对碰在一起。

福禄神尊将乌木法杖举过头顶,剩下的十一座命运之门,齐齐向酆都大帝压去。

“轰隆!”

一击交锋,天尽崖上,时空被打得紊乱,混沌一片。

福禄神尊发冠崩碎,长发披散下来,嘴角淌出了血液。说到底,他肉身并不算强大,在这种级别的交锋中,距离太近,很容易受创。

羌沙克倒飞出去,坠入魔气云雾中。

但,只是一刹那,便又飞回,轰然一声落到天尽崖上。他站在了福禄神尊的身旁,目光望向酆都大帝,道:“当世天尊果然非同一般,比我预估中要强那么一点点。”

相比于在幻灭星海与星海垂钓者和石天斗法的时候,羌沙克的修为又恢复了一大截,距离巅峰状态,越来越近。

其一是因为,乱古魔神在天庭宇宙收取了一些大世界的生灵,这些生灵,全部都被羌沙克吞食。

其二,自然是源于罗祖云山界。

乱古魔神谋划罗祖云山界,是有原因的。

酆都大帝一眼就看出羌沙克身上的变化,目光深刻而幽邃,道:“你炼化了魔祖之血?”

羌沙克意气风发,恢复昔日至上四柱的绝代风采,道:“在这天尽崖下,罗祖云山界的世界内部,遗留有一潭始祖魔血,已被我尽数吞饮。你来得正好,本座早就想与当世天尊一战,以告诉世人,魔神不是猎物,而是狩猎者!狩猎今世人!”

“哗!”

“哗!”

酆都大帝疾行向前,撞穿福禄神尊布置的一层层精神力屏障,刹那间到达羌沙克身前。

羌沙克丝毫都不轻视眼前这位鬼族大帝,右手持魔神石柱为棍,左手凝聚神通“转世魔轮”。

石柱压下,当头棒喝。

酆都大帝以手臂挡魔神石柱,另一只手的手指,捏成二指剪刀式,直刺羌沙克的眉心神海。

“轰隆!”

转世魔轮被二指洞穿,浑厚而恐怖的魔道能量四溢,如同一位无量境强者自爆神源,近距离冲击在羌沙克和酆都大帝身上。

“噗!”

羌沙克眉心炸开,出现一个血窟窿,身形急速爆退,心中震撼无比,刚才那一刻,他真切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好在转世魔轮足够强大,将酆都大帝避退,否则他的神海必会受创。

酆都大帝倒退出去,退到四步的时候,心中生出警觉,化为一道光束,直冲上方的血月。

就在酆都大帝离地的瞬间,地底裂开,一只石臂,从下面伸出,只差分毫就能击碎酆都大帝的双腿。

一尊石人,从地底飞出,像是刀斧雕琢出来,但身体太过粗糙,反而更像是天生地长,自成人形。

他身周的规则变化莫测,气息时而滂湃慑人,时而无影无踪,否则也瞒不过酆都大帝的感应。

不是他人,正是从幻灭星海归来的碲。

有所不同的是,碲被斩掉的头颅和手臂,已经重新凝聚出来,是完整的石人模样。

酆都大帝悬浮在半空,紧紧凝视碲,脸上首次浮现出慎重态色。

这乃是当今天下,唯一的一位半祖,是真正超越到众生、诸神之上的存在,谁敢轻视?

星海垂钓者、凤天、石天能够斩他部分石体,皆是因为,那时碲刚刚降临当世,不仅虚弱,而且受当世天地规则的压制。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六方天尊鼎才是斩下碲头颅的主要力量。

酆都大帝渐渐释然,道:“原来你们这一局,针对的是我!”

福禄神尊道:“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追查我,追查得太紧了!若是可以,我倒是希望可以平稳的控制罗刹族,而不是现在这般冒着极大的风险,与你生死决战。失败的后果,我也承担不起。谁叫你先布局?我就只能入局了,别无选择。”

碲的声音虚无缥缈,似从远古传来,道:“你距离半祖之境,也就只差一线。我既然归来,地狱界便不允许有你这样厉害的人物存在!”

酆都大帝面对天圆无缺、至上四柱、当世半祖三大至强,却依旧平静,道:“看来本帝是做对了,的确应该逼你们提前出手。否则,让你们恢复到巅峰,现有的秩序必会被打破,到时候面对量劫将毫无抵抗之力。”

“羌沙克,你若恢复到全盛状态,或可与本帝一战。但现在,还远远不够!”

“碲,你虽为世间唯一半祖,但身躯已残,降临当世的时间尚短,要受天地规则的压制,若是就此离开,隐居一隅,一个元会之内,必能无敌天下。但今日冒险与本帝一战,必定下场惨烈,境界要跌落到半祖之下。”

酆都大帝语气坚定,带有穿金破石之力,彰显必胜之信念。

但下方三人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碲道:“你错了,这里是罗祖云山界,有魔祖的残力抵挡天地规则,天地规则对我的压制微乎其微。你距离半祖已经很近,应该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修为和半祖的差距有多大。所以,你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内心其实很明白,自己今天走不掉了!”

这是一场心理上的交锋,双方都有必胜的坚定信念。

谁的信念先动摇,失去了必胜之心,气场上必落入下风,今日就一定会溃败。

“碲祖说得不错,本天尊归来,地狱界不允许有你这么厉害的人物存在。天尊,只能有一个,诸天共尊!”

“轰隆!”

一道惊雷划破天空,穿过了血月。

那轮无人可以到达的血月中心,出现一道紫袍身影,无数雷电在他身周流动,将血月的光华都掩盖。

天空,变成了紫色。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