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魁量皇

茶烟酒 2021-11-17 06:23:28 2.21 W 万古神帝

茶

万古神帝魁量皇

万古神帝魁量皇,定祖后一步赶至,抓住阴阳双叉戟,跃过大罗神印,直劈张若尘的头颅。

大量规则在双叉戟上流动,一阴一阳,震荡空间。

张若尘毫不示弱,豁然转身,以剑骨的一面迎向定祖,挥出神剑。

剑戟相击。

“轰隆!”

宫门外的石板,尽数爆碎。

城墙上的一座座神阵被激活,形成圆形光晕。

张若尘借着后退之势,抓住罗乷手腕,冲入进宫门。

罗乷道:“大罗神宫的主阵,是昔日大罗天尊留下,此外还有历代天罗神国的大帝修建的辅阵。可惜,十万年前,大罗神宫的主阵被人从内部破坏,虽然这些年父皇请了许多神师修复,但很难再有当年之威。”

“不过十万年前的惨案,也让父皇警惕,为了防止悲剧再次发生,他做了许多防范措施。他以自身命魂,与主阵阵灵建立了桥梁,只要他不在大罗神宫,任何无量境强者都无法从外面进入神宫。”

“他若陨落,新晋大帝必须持大罗神印,或者天一星轮,才能得到阵灵的认可,入主神宫。”

张若尘道:“你刚才在地上洒落血液是在做什么?”

“因为,我就是天一星轮。”

罗乷冲着张若尘眨巴了一下眼睛,道:“阵灵十万年前遭受过重创,一直在沉睡。我是用血液,将它唤醒。”

正在张若尘思考罗乷话中意思之时,身后,一道强劲的神力波动传来。

“天一星轮果然在你身上!罗衍这是将你当成天罗神国未来的女帝培养吗?本座倒是越来越好奇了,天一星轮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无形无影。”

定祖追在他们身后,在阵法光门关闭的后时刻,冲入进来。

罗乷盯向定祖,眼神冷冽,道:“十万年前,助外敌攻破大罗神宫的人,就是你吧?”

“你也配问这个问题?”

定祖体内涌出海量规则神纹,神境世界展开,向张若尘和罗乷笼罩过去。

“这里交给我,你们去开启阵法。”

张若尘双手托起大罗神印,挡住向这边蔓延的神境世界。

剑骨分身带着罗乷等人冲出去,消失在大罗神宫的一座座殿宇的廊道中。

定祖显然是清楚,让罗乷等人掌控了大罗神宫主阵和护城神阵的后果,于是,绕开张若尘,追向剑骨分身。

“你的对手是我?”

张若尘脚踩始祖靴,形成一道弧形流光,拦截住定祖,一拳击出。

“找死!”

定祖避开拳印,直接抓住张若尘的手臂,将他扔飞了出去。阴阳双叉戟脱手飞出,如离弦之箭,击向半空的张若尘。

“噔!”

地鼎显化出来,挡住阴阳双叉戟,但鼎身依旧撞在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和地鼎同时飞出去,将一座殿宇砸碎,化为废墟。

定祖正要继续去追,地雷珠,定神针、大罗神印,先后飞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攻出去。

张若尘举鼎从废墟中飞出,无数巫文围绕鼎身流动,重重一击落下,砸到定祖头顶。

定祖一掌拍出,击中鼎身。

“啪啪!”

他脚下大地不断裂开,凸拱而起,向远处蔓延,周围方圆数千丈的建筑,全部倒塌,夷为平地。

包括那些防御神阵,也如一个个气泡,摧枯拉朽般的破碎。

张若尘心中不得不感叹,大自在无量实在太强,自己已经全力以赴,居然依旧难以撼动定祖。

只能先牵制住他,等罗乷他们开启神阵。

到时候,纵然大自在无量怕也只能避退逃窜。

不过族府那边的情况,实在让人担忧,纵然有狼祖前去支援,与??尊联手,对上神荼鬼帝,依旧差得太远。

……

族府的战斗,比张若尘预估中的更加惨烈。

出手的,不仅是狼祖和??尊。

还有凨尊和聂神王。

罗刹神殿的那艘神舰早已被打碎,舰上的黑袍祭祀,全部化为了死尸,魂灵被神荼鬼帝吸食。

神荼鬼帝,乃是酆都鬼城五方鬼帝之首,号称酆都大帝之下的一人,与各族族长都能平起平坐。

四位无量强者联手,也不可挡。

他们能支撑到现在,还没有被击溃,皆是因为,??尊开启了护城神城的部分力量,借护城神阵在压制神荼鬼帝。

神荼鬼帝身穿银甲,双目狭长与双耳相连,上半身为实态,下半身为雾态,即便遭受护城神城的压制,依旧很从容。

凨尊、狼祖、聂神王皆很清楚,神荼鬼帝早已释放出部分神魂,与??尊在神魂层次斗法。

??尊想要完全开启护城神阵压制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再说,??尊只能调动三成护城神阵的力量,真压得住神荼鬼帝吗?

神荼鬼帝盯向聂神王,笑道:“老聂,你命令薪禾大祭祀,对罗衍的子女搜了魂,他不会放过你的。你这般拼命做什么,到头来还不是要被报复?不如与我们合作,拿下罗刹神城,城中资源和血食,还不是任取?”

“你休要胡说,本座何时对薪禾下过命令……咳咳……”

聂神王嘴里咳出血液。

他伤得不轻,神躯已经被神荼鬼帝打碎两次,神灵物质被磨灭了不少,刚才一激动,重新凝聚出来脏腑,又裂开了!

神荼鬼帝看向狼祖,施展蛊惑大法,道:“本帝与怒天是过命的交情,你只要从现在开始不再出手,等大局稳定后,本帝一定保你性命,放你离开。”

狼祖比聂神王稍微好一些,身上穿着怒天神尊赐予的空明白衣,防御力强大,神躯只被打碎了一次。

空明,是印雪天修佛的时候的法号。

狼祖道:“我们都是活了近百万年,甚至超过百万年的人物了,你说的这些话,自己信吗?你没有把握迅速击溃我们,又迫切想要执掌护城神阵,对吧?”

神荼鬼帝道:“已经好心劝过你们,你们却这般不识好歹,实在让本帝失望。”

凨帝道:“别枉费心机了,我等意志坚定,势与你死战到底。等到大帝彻底击溃二大人,到时候,自然可以腾出手来镇压你。”

“罗衍?哈哈!”

神荼鬼帝长声一笑:“便是罗衍巅峰状态,本帝也丝毫不惧他。”

“天尊呢?天尊欲斩的人,一定是你吧?罗衍大帝既然未死,天尊必然也来了!”狼祖道。

神荼鬼帝目光中浮现出一抹冷色,道:“你们说的没错,罗衍既然现身,那么酆都大帝必然也在附近星域。所以,你们应该明白,真正决定罗刹族局势走向的,其实根本不是我们。”

话音未落,神荼鬼帝已化为一道黑色的鬼雾,冲至凨帝身前。

凨帝乃是八大战神中,战力排名前三的人物,距离大自在无量仅一线之差。但,就是这一线的差距,令他在神荼鬼帝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噗!”

凨帝的胸膛,被神荼鬼帝一击打穿,身形飞了出去。

就在神荼鬼帝欲要打出二击时,狼祖和聂神王齐齐出手,施展出强神通。

与此同时,??尊引动阵法,形成重力空间场域,如同一座座大世界压到神荼鬼帝身上,极大的限制了神荼鬼帝的力量和速度。

四大无量皆非泛泛之辈,十分清楚,他们任何一个单独对上神荼鬼帝,都只能支撑数招。

但四人齐心,若是配合得好,却能牵制住这个可怕的敌人!

……

罗祖云山界位于天罗神国管辖的星域境内,距离罗刹神城只有数光年,对于无量境强者而言,并不算太遥远。

传说,这座大世界,是魔祖罗睺死后的身体所化。

一轮血月,悬浮在大世界的上空,飘在云层中,显得极为诡艳。传说,是魔祖的左目所化,可见,不可至。

血月下,断崖边,一座斑驳的石碑恒古立在那里。

碑上,有天姥昔日留下的诗:“一生困顿于情累,断绝红尘断绝心。”

这里是罗祖云山界数一数二的禁地,魔纹密布,空间无比稳固,寻常神灵闯入,也是必死无疑。

但,就是这样一处禁地中的禁地,空间却被撕开,出现一道数十丈长的裂痕。

“哗!”

酆都大帝从裂痕中走出来,落到地面,抬目向石碑所在方向看去,衣袖一挥。

风劲拂过,这里的所有幻象,犹如一层雾气一般被抹去,显现出真实景象。

地姥坐在石碑下,双目呆滞。

在她身后,福禄神尊不缓不急的,将一根根精神力神针,刺入她神魂。地姥的双眼,逐渐布满了血丝。

酆都大帝道:“我是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你。只展露武道,将精神力藏得如此之深,一直与世无争,甘心屈居于虚风尽和凤彩翼之下,看来你才是命运神殿厉害的人物!魁量皇!”

福禄神尊抬头看去,微微含笑:“可当不起大帝如此称赞,其实,世间之事,不争便是争,藏巧于拙,收敛锋芒,才是长久之道。”

“好一句不争便是争。”酆都大帝道。

福禄神尊沉吟片刻,道:“我本以为,借罗祖云山界掩盖自身天机,应该可以藏得久一些,但大帝来得还是比我预估的要早。”

“你要以精神力,掩盖罗刹神城的动荡,在掩盖天机的同时,必然会泄露自己的天机。”酆都大帝道。

福禄神尊点了点头,道:“但大帝还是来得太迟了,你应该去罗刹神城的!罗刹神城中的修士若全部被祭炼,罗刹族必将迅速衰败,而乱古魔神或许将有两三位恢复到巅峰。”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