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逆天邪神乾坤玉

剑来 2021-11-15 06:38:58 1.77 W 逆天邪神

茶

逆天邪神乾坤玉

逆天邪神乾坤玉,“云澈哥哥,这边的阵眼,你准备置于哪里?”

面对水媚音之语,云澈想了好一会儿,道:“还在放在萧门这里吧,就置于这个庭院。”

虽然,幻妖云家是他的出身之地,但对于流云城萧门,他终究有一份无可取代的特殊感情。这里不仅是他成长之地,亦是他命远的折点,更是他与茉莉相遇的地方。

“阵眼?”云无心向父亲投去问询的眸光。

“是一个次元传送阵的阵眼。”云澈微笑着为女儿解答:“这个传送阵的另一个阵眼在遥远神界的帝云城,也是为父在神界的帝城。筑成之后,便可随时穿梭往返。”

云无心唇瓣不自禁的微张,显然颇受震撼。

云澈和她说过,神界空间的法则层面远胜下界空间。无论是摧毁,还是穿梭都要艰难的太多。

在云澈的描述中,那个连通宙天神界与混沌边缘的次元大阵是集合了多个王界的力量所筑成,是神界历史上浩大的空间工程。

而这个即将在自己眼前完成,连通下界与神界的空间玄阵,毫无疑问也必然是一个惊人到非自己目前认知所能理解的存在。

“可以直接去父亲在神界的帝城”云无心明眸闪动:“这样的空间玄阵,就算是在神界那个位面,也应该是很了不起的吧?”

“当然。”云澈道:“且不说它需要的资源,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这样的空间玄阵,这个世上,也只有你媚音阿姨可以做到。”

“媚音阿姨真的好厉害。”云无心由衷的道。

“嘻嘻!”

水媚音玉指轻拂,乾坤刺在她指尖掠动着绯红色的印痕:“那我这就开始吧。这里的空间过于脆弱,在筑成阵眼之前,须先固化周围的空间,要全部完成,大概要十天左右。”

“对了!”

水媚音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手掌一翻,白皙如雪的掌心映出三枚绯红闪闪的玉石:“云澈哥哥,这个给你!”

那特殊的绯红神芒,毫无疑问是内蕴着乾坤刺的空间神力。

云澈伸手接过,玄气轻吐,顺便便明了了它的使用方法,抬眸惊奇道:“这是你用乾坤刺做成的?”

“嗯!”水媚音颔首,脆声道:“如今的乾坤刺已不可能再现它当年的力量,所以空幻石也是无法再现的。”

“这三枚【乾坤玉】是我用乾坤刺这几个月恢复的一些神力所做成,以玄气催动,便可快速完成超远距离的空间传送。虽然无法做到像空幻石那样可以一瞬穿梭且不遗任何空间痕迹,但它也有胜过空幻石的地方。”

水媚音双眉一弯:“那就是会定点传移,而不会像空幻石那样传送到未知空间。且传送多两息便可完成,所留下的空间痕迹也极为微小,绝对胜过当世空幻石外的所有空间力量,几乎不可能被追踪。”

“定点传移?”云澈马上想到什么:“莫非是帝云城!”

“当然!”水媚音笑吟吟的道:“只要将它捏碎,无论身处任何空间,【哪怕是在太初神境】,也可直接传送回帝云城。”

能跨越神界和太初神境的空间传移,哪怕是乾坤刺出现前,号称当世强空间玄器的寰虚鼎也无法做到。

云澈手指微微握紧,若非云无心在侧,他真的很想直接扑倒水媚音,很用力的亲上好一会儿。

身为云帝,当世已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但绝不代表他不需要这【乾坤玉】。

有这乾坤玉在,本就被他保护到极致,任何威胁都别想临近的亲人红颜,无疑又多了一道护命符。

如此,哪怕那可能性微小到连尘埃都不算的意外发生,也可安然避之。

水媚音清楚云澈的心思所在。所以,她不惜消耗乾坤刺本就恢复极慢的力量,制作了三枚被她命名【乾坤玉】的空间神石。虽然几乎永远不可能用得上,但足以将云澈心中那依旧残存的后怕都尽皆泯去。

“不过,只有三颗,要送给谁,云澈哥哥可要自己斟酌。”

水眸向云澈促狭的一眨,水媚音纤腰扭转,手中乾坤刺释出淡薄的绯红神芒,笼罩向了周围二十里区域的空间。

“无心,把它带在身上。”

云澈直接将一枚乾坤玉放到了云无心手中,一脸郑重的叮嘱着:“不要放入空间器物,而是贴身放置,若遇危险,直接以玄气催动,它便可带你直接传动到帝云城。”

“好,知道啦。”虽然心中觉得父亲的庇护已周全严苛到过分的程度,但她没有多说什么,乖巧的接过,欣赏了一番手中神石独有的神芒后,将它小心的置入腰间的衣带之中。

“另外两颗,父亲准备给谁呢?”云无心的玉颜上露出了和水媚音方才一样的神情,语气却是一本正经:“私心来说呢,我娘要有一颗,师父也要有一颗,但这样的话”

“苍月阿姨和苓儿阿姨温柔,她们肯定不会争什么,但心里必定会失落。”

“彩衣阿姨表面上看起来肯定不在意,但其实她才是在意的。”

“泠汐阿姨和父亲一起长大,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是亲密的。如果不给泠汐阿姨,连我都会觉得过分。”

“彩脂阿姨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更不能让她再生气。”

“而这三枚乾坤玉是媚音阿姨辛苦做出来的,全部交给了父亲而没有留给自己一颗,她的内心深处,一定很渴望着父亲亲手将其中一颗佩戴回她的身上”

“还有”

“没了没了别说了别说了。”云澈的脑袋阵阵发痛,掌心的两枚乾坤玉忽然变得格外烫手起来。

云无心双手负于身后,螓首微歪,在外冷傲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她,此刻却是一幅稚龄少女般的娇俏姿态:“如果父亲觉得烦恼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

“你确定是好主意?”看着赏心悦目的少女娇颜,云澈一脸狐疑。

云无心似嬉笑,似认真的道:“很简单,早些给我添两个弟弟妹妹,就完美解决啦,嘻嘻。”

这话,云澈还真听进去了。他想了一想,微微点头:“听起来好像不错。”

他眼神一凝,神态变得格外认真:“既然如此的话,今晚帮我把你娘骗来!她上次生气一直到现在还没消,都整整七天零九个时辰没让我碰她了。”

“还好意思说!”云无心美眸狠狠白了父亲一眼,没好气道:“你那么欺负我小姨,我娘怎么可能不生气!要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我娘心软,我我都会跟我娘一起不理你,哼!”

“不是!我和月璃她”

“和生气的女人解释是没有用的,解释给我听更没有用。”云无心暗暗窃笑了一下,又马上板着脸儿道:“再说!明明是你不行,这么多女人这么多年都没能给我添一个弟弟妹妹,居然还想赖到我娘身上!我娘不理你这些天,你哪天不是哼!”

“噗!”

少女失笑的声音从下方传来,让本就尬住的云澈更是显然神情崩坏。

云无心这才察觉到对方的临近,她怕真的伤到父亲颜面,连忙道:“苓儿阿姨,我只在在和父亲说笑。”

“我知道。”苏苓儿笑吟吟的走过来:“无心,你去陪永宁玩一会儿,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父亲说。”

“好!”云无心连忙应声,然后不敢看父亲的脸色,逃也似的离开。

“看来,这个问题的确很严重,连你的宝贝女儿都在意起来了。”站到云澈身边,苏苓儿揶揄道。

“哼哼!”云澈鼻子哼气,双臂抱胸,一幅浑不在意的样子:“龙神难有后代,我的状况,显然是受龙神血脉的影响。不过这样也好,要是几万年之后,像那些神界的界王神帝之类动辄成千成万个子孙,反而让人头疼。”

思及那一幕,他还真有点头皮发麻。

“是是,夫君说的肯定都对。”苏苓儿美眸稍弯,笑着道:“无心那边,她虽然说着想要弟弟妹妹,但若是真的有了的话,她怕是反而会有些许吃味,尤其会担心你对她的宠爱被分了去。”

“多余的担心。”云澈不自禁的一笑,道:“苓儿,你说的重要的事,是什么?”

“夫君猜一猜。”苏苓儿美眸眨了眨。

云澈呈思索状,但想了半天后,试探着道:“该不会彩衣和彩脂起状况了?”

“才没有!她们相处的特别好。”苏苓儿向前一步,樱粉的唇瓣几乎触到了云澈的脸颊,声音也刻意压低了许多:“能称得上重要的,当然只有你和泠汐姐姐的事。”

云澈一怔,随之难抑激动道:“难道说,你找到原因了!?”

“还没有。”苏苓儿轻缓而认真的道:“不过,我把你在泠汐姐姐面前会莫名痿掉的事告诉了师父,他老人家”

“咳咳咳咳!”云澈迅速插声:“换个词换个词什么!?你告诉师父了!?”

痿,男人不能承受之隐神界之帝亦不例外。

“夫君不用担心,我告诉师父那是‘别人家的夫君’。”

“”云澈伸手扶额:“你当他老人家傻啊。”

“嘻嘻,不重要啦。”云澈此时的样子让苏苓儿难抑的轻笑出声,劝慰道:“而且你根本不需要这么在意啊。我的夫君可是这个世上好强大完美刚~猛~的男子,我们所有姐妹都清清楚楚除了泠汐姐姐。”

“~!@#¥%”云澈心中一阵呻吟:为什么非要加后一句!

“那师父他怎么说?”云澈强撑镇定这以后还怎么去拜访云谷!

“师父和我当年的判断一模一样。”苏苓儿道:“若身体无恙,在其他女子面前无异,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便是心因所致。”

“那几年,我一直以为夫君是因泠汐姐姐当年是‘小姑妈’,有过十五年秉以为真的血亲之系,因而会有这种心灵障碍。”

“但是,当年夫君离开前,用生命神水将我们的修为都提升至神元境,这几年在慢慢契合和适应神道的躯体和玄力后,我才发觉,以夫君的强大,这种只会现于凡人之身的心因影响,根本不可能存在于夫君的身上。”

“”这一点,云澈其实早就明白。神道躯体的强大,根本远远超越了这种心理所能造成的负面影响。

“这几年夫君不在,我每日惶惶,没有心思想这件事。而夫君回来后,‘症状’却依旧存在。我这几个月已经很努力的在探寻,但依旧找不出原因,就只好请教师父了。”

五年未归,云澈脱胎换骨,焕然重生,一统北域,脚踏四界,手撕龙皇,俯天为帝当之无愧的天下一人,诸神时代后的历史一人。

此番归来,他和苏苓儿,和苍月,和楚月婵,和小妖后,和凤雪児以他的龙血与神躯,哪怕连战七天七夜都依旧炽血如狂!

但一旦扑倒萧泠汐

便会瞬间枯萎!

和当年一模一样,毫无变化!

而他自己便是神医,尤其是修完生命神迹后,他所理解的医道已远远凌驾于云谷。

甚至,那已不能再称之为医道,而是生命的真谛。

他更知道,自己躯体无恙,亦绝非心因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觉莫名和诡异。

这不是什么病状,但更像是一种无形束缚他的诅咒。

但,在这个连天道都恐惧他,连龙皇都被他碾死的世界,又有什么力量能压制束缚的了他?

退千万步讲,就算真的有又怎么会是这种事上!

“若无心因,且躯体无恙,师父也表示难得其解,他让我带‘病人’去见他,他要亲自一观,所以”

“所以,你说的重要的事,就是跟你去见师父?”云澈语气无力的说道。

苏苓儿浅浅的吐了吐粉舌,双手拉住云澈的手腕,摇晃着道:“夫君,我明白你心里的障碍,但,那是云谷师父,你知道的,世上没有他治不了的病症。”

“你心里一直很在意这件事,泠汐姐姐也一直在为这件事难过,我真的想不出其他办法了。所以,你还是跟我去见师父吧,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不去。”云澈一丁点犹豫都没有:“苓儿,你以后也不要再想这件事了。”

摇晃的双手停了下来,苏苓儿有些委屈怯怯的道:“你真的这么在意被别人知道啊?”

“不是因为这个。”云澈反握住苏苓儿的小手:“师父他也没办法的。不过你放心,总会一天,我会自己找到原因的。”

“另外,以后和泠汐说起这件事时,就说始终是我存在尚未克服的心理障碍,千万不要让她疑虑会不会是自己的原因。”

萧泠汐身上的怪异之处,远不止会让他近触时瞬间痿下。相比而言,另一件事更是怪异千万倍那就是可以直接解读以太初神文撰写的逆世天书。

(本章未完,请翻页)

等等逆世天书!

劫天魔帝离开前留给水媚音,再由水媚音交给他的那后一部分逆世天书,他还没有交给萧泠汐去解读。

他已是天下无敌,后一部逆世天书相对而言也已不是那么重要,归来后心中脑中更是没有空暇去思及其他,偶尔想起也并无太强的渴望。此时思及,心间却有些莫名的悸动。

见云澈神态平和而坚决,苏苓儿也不好再坚持:“好吧好吧,就怕师父又会念叨什么‘讳疾忌医’之类唔。”

“对了,”苏苓儿忽然问道:“你带回来的那个云空,究竟是什么身份?一个玄力尽废还没有记忆的人,你还要弄的那么神秘,反而更让人好奇。”

“一个本该万死,却又不能处死的罪人。”云澈道:“不需要在意他的存在,过往就更无所谓了。”

彩脂没有反对云澈对星绝空的处置方式。但毫无疑问,她定不愿他人知道那是她的生父。

以后她会不会偶尔去看他一眼,亦是未知。

“这样啊。”苏苓儿若有所思,但也没有再追问。

“话说,他没有拜托师父为他恢复丢失的记忆吧?”云澈问道。

“没有。”苏苓儿摇头:“恰恰相反,师父心慈,想要为他探查颅脉,恢复记忆,他却是拒绝。”

“他说,这段时日跟随师父医伤救人,每次目睹着一个个伤患死境还生,那重燃的生命之芒就像是在自己的十指之下绽放,璀璨的仿佛在洗涤心灵,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欣喜与满足。”

“而‘将他带来的人’说他以前是一个不可原谅的罪人。在师父的身边越久,他越是排斥以前的自己,越是恐惧自己的过往,很坚决的不让师父尝试为他恢复记忆。”

“这样啊。”云澈眉梢动了动,心绪一时有些复杂。

他更想要的是惩罚星绝空,但此刻却反而像是拯救了他。

水媚音在以乾坤刺之力重塑萧门区域的空间,但其中之人并未有明显的察知。

云澈来到了萧泠汐的院中,她正双手托着香腮,静静的坐于自己亲手栽培的葡萄架前,一身翠绿的裙裳勾勒着香肩若削,腰如约素,恬静清雅的面颊,仿佛永远都不会沾染俗世的污尘。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萧泠汐脸颊转过,盈盈一笑:“小澈,你来了。这个时间怎么没有在陪无心?”

“被我赶走了,都已经长这么大了,还整天像个粘人怪。”云澈一边说着一边来到萧泠汐身侧。。

“噗嗤。”萧泠汐轻笑出声:“现在说的这么威风。等无心将来哪天嫁人,看你绷不绷得住。”

坐在萧泠汐的身边,云澈的一双手臂无比自然的环在她的腰上:“你好像一直在发呆,莫非有什么心事?”

萧泠汐先是摇头,随之又螓首微垂,道:“这几天见到了媚音和彩脂,神界的神女,果然大不一样呢。还有一位叫‘沐玄音’的姐姐一直没有见到,我听说她她很是威严,以前还是小澈的师尊,媚音还说连小澈都对她很敬畏,也听她的话。”

“呃”云澈无法否认。

“所以,有一些些紧张。怕见到她的时候,会有所失态,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两天,一直在想见到她时该该用怎样的仪态,还有该说什么话比较好。”

她的紧张和忐忑,每一个字音之间都在无形的流溢。

“哈哈,不用想这些,她才没你想的这么可怕。”

云澈握起萧泠汐的玉手,他脸上在笑,心间却满是疼惜。

苍月是苍风女皇,凤雪児是凤凰神女,幻彩衣是统御幻妖界的小妖后,苏苓儿是医圣传人天下皆敬,楚月婵已为冰云宫主,更有云无心这个女儿

神界的池妩仸、千叶影儿、水媚音、彩脂、沐玄音更不必说。

唯独她,一直平平凡凡。

抛开出身、权势、地位,她本是娇美的容颜与凤雪児、小妖后相较便会黯然淡色,立于千叶影儿、池妩仸之前,更是被映衬的几近泯然无光。

她心间无法不为之黯然自卑,环顾云澈身边的女子,她有时会难过而卑微的觉得,太过平凡的自己,似乎不配、不该立于其中。

而这些,她又从不愿在云澈面前表现出来,以免被他担心。

“关于玄音呢,她的外表的确是威冷的吓人,但其实”他声音低下,嘴唇靠近,一脸的坏笑:“泠汐,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词,叫‘外冷内骚’。”

耳边温热的吐息让萧泠汐心跳不自禁的加速,她有些迟疑的道:“小澈难道是说那位叫沐玄音的姐姐,是是这样的人?”

“当然!”云澈神色笃然,无比肯定的道:“她在外人面前高冷的像是能用眼睛把人冻成冰渣,但一到了床上十个雪児和九个彩衣加起来都比不过她。”

“”萧泠汐美眸和唇瓣同时张大。

“再告诉你个秘密。”云澈继续道:“你知道我和玄音是怎么从师父突破到那一线的么?其实,是我刚拜她为师不太久,一起去一个叫葬神火狱的地方时,我被她给呃,强上了。”

“啊!?”萧泠汐失声惊呼。

“而且一次,就折腾了两天两夜。”云澈短短的吐了一口气:“所以,外表很多都是假的,看起来越是威冷的人,说不定内里越是哼哼,你见到她的时候,一丁点都不需要紧张,说不定,她比你还紧张呢。”

“毕竟,我所有的女人都知道,我亲近重要的人就是我的泠汐。”

“我我知道了。”云澈的言语让她不自觉的脑补到了一些奇怪的场景,她脸颊有些发热,螓首也深深垂下。

她能听得出,云澈话中有明显添油加醋的成分。但她内心原本囤积的紧张忐忑的确就此散去了很多很多。

遥远的上空,一朵薄薄的云朵之后,断月拂影下的沐玄音安静的看着云澈和萧泠汐互相偎依的身影。

得知水媚音和彩脂也来到了这里,她终于没有按捺得下,悄然到来,算是给云澈一个小惊喜。

不过很显然,如果现在现身的话,惊喜就变成惊吓了。

“哼!为了哄女人,什么可恶的话都说得出来。”

她冷冷的低语一声,然后既未现身,亦未远离,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下方,保持着一个刚好不会被云澈察觉的距离。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