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始祖之剑

手机 2021-11-10 05:59:53 1.43 W 万古神帝

茶

万古神帝始祖之剑

万古神帝始祖之剑,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催动逆神碑,一座大世界的天地规则都会受影响,对阵法铭纹的侵蚀可想而知是何等惊人?

罗衍大帝深吸一口气。

整个定祖山的气流,皆向他体内涌动。

大罗神印的威能,更加强横了,六座天柱峰猛烈摇晃。

二大人眼神凛然,没想到改变定祖山格局的,居然是张若尘这个小辈。他精神力彻底爆发,一根根肉藤,在脑后飘浮起来,发出炽烈的电芒。

“轰!”

罗衍大帝迈步向前,脚上神纹弥漫,一脚踩碎了一座神阵世界。阵法铭纹向四周飞散出去,被逆神碑磨灭。

他目光死死盯着天音神母,质问道:“十万年前,大罗神宫的惨案,是否与你有关?”

天音神母无喜无悲,目光淡漠,道:“现在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张若尘看出罗衍大帝的情绪波动强烈,心中能够理解。

若罗衍大帝只是一尊冷血的罗刹帝皇,没有至情至性的一面,那么,也就不会那么宠溺罗乷和罗生天,对血绝战神也不会那么宽容,更不会多次出手帮他。

但,这种愤怒的状态,肯定是不对的。

张若尘道:“十万年前,神母尚没有踏入神境。大罗神宫的惨案,可以与定祖有关,也可以与魁量皇有关,但与神母应该关系不大。”

罗衍大帝怒瞪过去,道:“本帝的家事,需要你多嘴?”

狼祖道:“他也不算外人嘛咳咳,本座就这么一说,大帝还是冷静一些为好,先诛量组织这些人,再解决家事,才是上策。”

罗衍大帝目光虽还盯在天音神母身上,但,听过张若尘和狼祖的谏言后,终是平复心中情绪,明白孰轻孰重。

张若尘道:“得尽快破开六合阵,我得立即赶去神狱,不然,来不及了!”

狼祖问道:“什么叫来不及了?”

“定祖既然不在这里,那么必然去了神狱。”张若尘道。

狼祖困惑,道:“定祖在星空战场才对,怎会在神城?”

张若尘反问一句:“刚才大帝以大罗神印,未能调动神城的势,不就已经证明定祖一定在神城中?”

狼祖的心,猛然一沉。

本以为罗衍大帝归来,足以击溃定祖山的魑魅魍魉,大局已定。但,现在看来,罗刹神城的局势,依旧不容乐观。

在神城中,定祖可以动用的手段太多,比二大人威胁更大。

“哈哈!”

二大人道:“你这小辈能走到今天,果然不简单。但,已经迟了,今日你们都得死。”

“就凭你?让魁量皇出来,否则本帝今日斩你于罗刹神城。”

罗衍大帝身上神甲自动脱落,化为一对十多丈长的铁翼。铁翼,如两柄天刀,急速旋转,飞了出去,斩断一层层防御阵法光幕。

这既是一件防御神器,也是一件攻击神器。

铁翼劈在二大人身上,二大人身周出现密密麻麻的符纹。

铁翼距离二大人的身体,还有半尺的时候,力量宣泄殆尽。但,那股冲击力,依旧将二大人击退,身体顺势倒滑进城主殿,挥袖将殿门关闭。

罗衍大帝身形一晃,出现到殿门外。

他无视殿外的天音神母、纵目神尊、齐琳,抬起手,接过飞回来的铁翼,重重一击劈在殿门上。

“啪啦!”

殿门上的两座神阵不可挡,直接爆开。

金之极致物质铸炼而成的殿门,炸成七块碎片,坠入殿中,将殿内的三位量使的神躯打得爆开,化为三团血雾。

这破门一击,形成的神劲气浪,将离殿门近的天音神母如落叶般震飞。

张若尘略微犹豫,终是施展出空间神术,将天音神母禁锢,拉扯到了身旁。无论怎么说,她终究是罗乷的母亲。

神狱。

雪海神国派系的诸神早已动手,有的架起了数千米高的祭台,有的催动天门一般的神符,有的从天外唤来神座星球。

他们各施手段,将神狱这片城域封禁。

他们准备充分,调动了两座镇纹祭台,以压制神狱中的神阵。

“张若尘,束手就擒吧,你是天姥神使,我们只会将你关押,绝不是取你性命。我们要镇压的是罗乷和罗生天这两个量组织余孽!”雪海太子道。

神狱的塔楼上。

罗乷看出剑骨分身的眼神颇为凝重,问道:“怎么了?”

剑骨分身向定祖山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和本尊失去了联系,看向罗乷,温柔的道:“无妨!今日,我一定会带你们离开,谁来都没用。”

“铮!”

剑鸣刺耳。

剑骨分身化为一道璀璨剑芒,飞出神狱,一剑击向雪海太子。

太快了!

快得雪海太子根本无法反应,仿佛身体被定住,无法闪避。

又像时间停止,只能等死。

他身旁,越古君身形挪移,挡在了他前方。

手中匕首刺出,与剑骨分身的神剑的剑尖,精准对碰在一起。

霎时间,惊天动地的剑道力量,从两人之间的位置爆发出来,将雪海太子直接掀飞出去。雪海太子的防御神光,被剑气击穿,身上出现一个个血窟窿。

只是剑气,已是如此恐怖。

若被一剑击中,可想而知会是什么下场。

剑气飞向四面八方,除了师智神尊,别的罗刹族神灵,全部退到阵法、神符、祭台的后方。

即便如此,阵法依旧不断被打穿,神符逐渐变得暗淡,祭台被轰出了缺口。

这是神尊级的力量,哪有那么容易挡得住?

越古君能够成为罗刹族一座神国的帝君,修为自然深厚无比,但,与神剑对碰后,立即就有排山倒海的压力传来。

这股压力,即来自心理,也来自身体。

对面,哪像是一位刚刚破境的年轻无量?

那股冲击内心,震慑神魂的气势,比大自在无量还要恐怖。

幸好越古君身经百战,意志坚定,否则已是夺路而逃。

越古君快步后退,以化解剑骨分身的剑势力量。每一步踏在地面,大地都会塌陷一大片,地裂蔓延数十里。

地底的阵法,仿佛豆腐做的一般,根本承受不住神尊的力量。

“你不是张若尘,你到底是谁?”

越古君绝不相信,一个年轻无量,能够孕育出如此气势,如恒古不朽的苍天,如万罗万象的大地,携带有一丝始祖韵味。

便是久居高位的罗衍大帝和定祖,也有所不及。

“啪!”

他手中,次神级至尊圣器匕首,出现裂痕。

“不好!”

越古君脸色巨变。

身后,一座命运之门,显化出来。

门中飞出一本古朴而厚重的神书!

“嘭!”

匕首爆碎,化为十多块碎片。

有的碎片,落到越古君身上,从皮肤上划过。

神尊的皮肤防御力惊人,与神铠没有区别,次神级至尊圣器匕首的碎片,仅能留下一道白痕,无法穿透。

无数白色的剑形剑道规则,如潮水,与神剑交汇。

眼看越古君的眉心,就要被神剑刺穿。

那本神书,“哗啦啦”的翻开,数之不尽的时间印记光点,从书页上飞出来,挡在了越古君的前方。

神剑的速度变慢了!

只是慢了一刹那,越古君已是远远避开。

拉开距离后,轰然一声,越古君一掌按到地上,将地底神脉中的神气引动了出来,化为上万条神气大龙,身上威势急速攀升。

所有神气大龙,皆飞向越古神书,使得神书更加明亮。

“哗啦啦!”

神书悬在半空,以更快的速度翻页,不仅飞出时间印记光点,更有天文、神符、神通飞出,将剑骨分身淹没。

越古神书,是开创越古神国的那位罗刹族先贤,留下的唯一宝物,由每一代的帝君执掌。

传说,那位封号“越古”的先贤,乃是一位始祖。

当然这个传说,只有罗刹族的修士相信。

毕竟每个种族的修士,都会将自己的先祖神化。无论是天庭,还是地狱界,鼓吹为始祖,实则连半祖都不是的传说,比比皆是。

但越古神书做为越古神国一至宝,自然非同小可。借它之威,越古君将剑骨分身困在了一道道天文、神符、神通里面。

那里,云雾翻滚,一片混沌。

师智神尊笑了起来,道:“他不是张若尘,是剑骨,是剑祖之骨,外面包裹着一层张若尘的血肉皮囊而已。这真是意外之喜,我们将获得始祖至宝!”

“噼啪!”

师智神尊手握一枚雷珠,引来密密麻麻的紫劫神雷。

天空,化为雷电海洋,继而一道道水桶粗细的电光落下,斩向剑骨分身。

末法神王的声音响起,传遍神城:“破坏地狱界秩序者,无论身份如何高贵,皆人人得而诛之。量组织成员,更应杀无赦!”

末法神王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出手时机,既能让雪海神国和越古君欠他一个人情,也有夺取剑骨和神剑的机会。

他显化出巨身神躯,手臂变得直径千米粗,伸出数十里,手掌大如云,蕴含无边死气,向剑骨分身镇压下去。

“哗!”

“哗!”

在这一刻,整个罗刹神城所有的剑,都脱离主人控制,向神狱飞去。

一道蕴含始祖神力的剑光,劈开越古神书中飞出的天文、神符、神通,也斩断满天紫劫神雷。

摧枯拉朽,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挡。

“噗嗤!”

末法神王探出的手臂,被剑光斩断下来。

无数神血从断臂中喷涌出来,天空被染得猩红。

地面的街道上,出现血河,湍流不息。

神狱中。

“这也太帅了吧,一剑破了三位神王神尊的攻击,我什么时候才有这么强?”血屠激动得颤抖,继而看向城中的血水,眼睛都红了!

那可都是神王的神血!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