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深空彼岸破关的王教祖

手机 2021-11-08 19:41:24 1.54 W 深空彼岸

茶

深空彼岸破关的王教祖

深空彼岸破关的王教祖,那是一团金色的造化浆液,神圣无比,如同一轮大日在升腾,在气泡中缓缓流动,接近真实的浓郁物质吸引他的双目移不开。

造化真晶坚硬,需要他慢慢炼化才能汲取,但这团璀璨的造化真液还没有凝固,可以直接吸收精华,都不用去磨时间,便能加速修行。

王煊冒死接近,想带着它一起冲出海面,若是得到,说不定很快就可以突破,回头就能去报仇。

一大团,能有水盆那么大块,被他追上了,快速收进金色兽皮中。璀璨的金霞将他的元神都映照的一片通明,绚丽,光雨纷飞,极其祥和,让他全身舒泰,感觉要要飞升了。

红色物质太暴烈了,一旦激活,顿时让这里的光海卷起巨波,根本无法平静下去,再加上其他各种能量冲击,彼此相遇后,像是火山喷发。

这片海下如同天崩地裂,发生大爆炸,滔天巨浪卷起。

王煊将自己“捂”在兽皮中,依旧被冲击的元神欲裂,这种能量爆发太剧烈了,超凡的浪涛打向了高天,拍击向星空。

幸亏,他最后关头捕获了那团金色的液体,整个元神都可以浸入,不断吸取,治疗伤势。

突然的大浪滔天,让超凡光海下游起伏,打破相对的宁静。。

岸边,一道身影出现,银色长裙猎猎,瞬间一缕精神丝线卷来,横跨遥远的距离,将王煊扯离深海上空。

方雨竹跟到了下游,一直在追寻,在看到王煊冲出海面的刹那,第一时间将他接引了回来。

超凡大浪起伏,这里的动静自然惊动了远方的人,许多目光向这边投来,虽然相距极远,但海边的人没有弱者,可感知到。

海下一个又一个大气泡爆开,各色能量物质撞击,越发惊人,超凡光海动荡。

“咦,他居然还活着,被救回来了。”

“他似乎从深海中得到了了不得的奇物。”

一时间,很多人的目光移不开了,更有不少人在行动,迅速接近。

原本各方都在争夺奇物,在厮杀,海底不时有血腥事件上演,比如那头神圣巨龙尤其喜欢捡便宜,等人收集到一些造化真晶后,它就会突然降临,夺走别人的机缘。

王煊从兽皮中出来,全身都被金霞淹没了,摆明得到了不得的东西,成功将矛盾吸引了过来。

许多人都不再暗战与厮杀了,不少眼睛都在盯着王煊。

此时,方雨竹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因为过往的经历,她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身边的人死去,而她却无力阻止。

所以,相对而言,上古结束后,她身边的人都很较为安全,很少有人敢激烈地去猎杀她信任的人。

但是,这里不同,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她,现在那头神圣巨龙第一个飞来了,带着磅礴的威压,龙吟震的超凡光海都在剧烈起伏。

银色短发青年微笑,也沿着海边走来,很平和,但是绝世强者的气息流动,他显然要出手。

王煊蹙眉,这里相邻超凡光海,导致神话规则再现,每一个人在岸边都很强,有真正的绝世之威。

他叹息,道:“看来,我只能呆在海里了,这片光海不消退,超凡规则不彻底跟着远去,我不适合出来。”

“我分化出一部分元神之光,和你一起进入海底。”方雨竹说道。

王煊摇头,道:“不用,方姐你在岸上坐镇,对付正主。我在海中突破,然后去狩猎他们分化出的元神之光!”

他提醒方雨竹,岸上的强者不少,别被人围猎。

“我不会有事,有斩神旗在手,即便被人围攻,也不会有意外发生。

方雨竹对自身的状况并不担心,只是怕他在海底出事儿,毕竟大多都为强者分化出去的元神之光,不仅实力强,经验更老道。

王煊虽然出色,但要面对可能是逝地出来的生物,或者瘆灵,亦或者绝世强者分出的化身,局面危险。

“没事儿,我马上就要突破了,在海中,无人敢动用超凡规则,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再说,我还有斩仙剑。”王煊晃了晃手中的铁钎子,很干脆,扑通一声,跃进浅海下,因为敌人来了。

岸边气氛微妙,颇为紧张,有人盯上了方雨竹,在暗中联合,想对她下手。

“各位,不要乱来!”张启帆开口,身穿白大褂,自身虽然不是这里的至强者,但是其身份敏感。

轰!

这个时候,海底沸腾了,那条巨龙太猛了,第一个冲过来了,要再抢王煊的金色造化浆液。

“狗龙,你还上瘾了,我早晚和你算账!”王煊避而不战,直接在海中远遁,他觉得时间不会很久,自己就能破关,那道关卡晃动的越来越厉害了。

同时,他有些不满,他的回归,居然帮了这些人的大忙,原本不少人都打生打死呢,结果都盯上了他。

主要是,他现在太吸引人了,宛若立身在刺目的光轮中,所过之处,璀璨金色物质蒸腾,明摆着告诉别人,我现在很特殊,来吧,打我啊,猎杀我,夺造化啊。

咚!

神圣巨龙的这道分身虽然洗尽规则,但依旧强的慑人,迅速缩短距离,在光海中罕有人可以和它比拼速度。

王煊吃了一惊,这才开始就要被追上了?

“猫龙,这是在找死,一而再的想夺我造化,一会儿等着被剥皮吧!”王煊有意刺激它,分散其注意力。

因为,他看到了那些蕴含红色物质的气泡,从深海中被那种大浪卷到岸边部分。

他一边在快速炼化和吸收造化真液,加紧冲关,一边在想办法,必须放缓这条龙的速度,不然会被它追上,会被这群强者围猎而死。

“鼠龙,来,我与你决战!”王煊换着花样,一口一个蔑称,将那条巨龙引到了红色气泡区域。

他的身影倏地划出惊人的轨迹,引爆了那些红色气泡,虽然远没有深海的红色气泡大,但这种物质即便是少许,也杀伤力惊人。

这里发生大爆炸,巨龙翻滚了出去,龙血横流,元神之光流逝,身体上坑坑洼洼,差点被炸断,翅膀都被烤焦了。

追下来的人都吃了一惊,这头巨龙极其强悍,本体是绝世高手,现在化身居然满身是血,龙角都断了一根。

砰的一声,王煊遭遇重击,那个留了一头银色短发的青年隐形匿踪,欺身到近前,给了他一击,震的他嘴里发苦,元神之血流淌。

不过,他拼着挨了这一击,也成功将铁钎子送到了对方的心口前,可惜,这人太强了,留下一道残影,只是肩头被刺破,飞了出去。

下一刻,王煊引爆了这块区域所有气泡,趁乱遁走,继续逃亡。

那头巨龙咆哮,满身剧痛无比,翻滚过后,它身体发光,再次追杀下去。

那个短发青年带着阿大和阿二,不紧不慢,也在跟着,大后方的人也一起追来围堵。

“冲关!”王煊很狼狈,拼命吸收耀眼的金色造化浆液,不断在深海与浅海间游离,闯关,逃遁。

“真不错,这种造化物质效果绝佳,哪怕神话腐烂后,这种物质大概率也能保留部分超凡之力!”

有人惊喜地说道,刚才王煊再次被人短暂拦住,被龙尾扫中,身上有点点金色物质飞落出去。

“快了,赶紧给我松动,撬开逍遥游境界的大关卡!”王煊低语,在逃亡中冲关,没有别的选择,唯有突破,才能改变局面。

他确信,在这个特殊的地方,他一旦踏足更高的那个大境界,他不会惧怕这些人,将真正的改天换地!

事实上,岸边也爆发了大战,超凡规则交织,更为恐怖,撼动了星空!

但是,当光海蔓延,要去同化超凡规则后,绝世强者的气息又都敛去了。

关于几部至高经文,关于各种前贤手札,王煊研究的足够多了,现在他很急迫,不断冲击那个大关卡。

他觉得自己吸收的那种金色造化真液不少了,大半都消失了,理论上来说,可以破关了才对。

很快,他意识到,欲速则不达,心境不够平和,在这种被人大追杀的过程中,他的精神波动太剧烈,和某些经文要义相冲突。

“世间,只有我一个人,所见,所感,都是虚幻的,哪里有什么龙,那不过是我以黄泥捏的一只爬虫。”

“哪有什么银发青年,是我用肥皂沫吹起来的泡影,弹指即碎。”

“更没有什么群雄,都是我在纸张上画的土鸡瓦狗,算的了什么。”

关键时刻,王煊动用那篇精神病重度患者的经文,没有去钻研其最高层次的经义,只是用来洗脑,催眠,让自己静心,不要焦躁。

起初,它很有效果,让他静心了,那道大关卡也在不断松动,仿佛要破开了。

可惜,他被人追上后挨揍了,被巨龙拍了一爪子,被银发青年轰了一拳,被精灵少女射了一箭,被一个绿皮神魈呲牙笑着喷出的绿光打中心口。

王煊痛醒,无法保持那种精神病重度患者的心态,再次艰难逃亡。

“我又不是老张那种确诊的精神病人,还是暂时不练那经文了。我就是我,以最强大,最真实的状态冲关,无论是剧痛也好,被追杀也罢,真我如实承受,在这里冲破一切阻挡,强势突破!”

王煊调整心态,他认为刚才练的精神病大法,是在逃避现实,现在他满身是伤,元神之血洒落,他无惧,在真实状态中体验,强行冲关。

到了最后,金色的造化浆液的精粹都被他快炼化干净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体内有碎裂声响,像是一道巨大的关卡龟裂了,破碎了。他停了下来,舒展拳脚,浑身爆发刺目的光,他终于突破了,体内轰鸣声不绝于耳。

王煊不再逃,体悟这种强绝力量涌动时的感觉,先后分别运转几部至高经文。

“是逍遥游大境界吗?不管了,我的确打碎了那道坚固的天花板,冲上来了,成功破关!”

王煊霍的转身,面对追敌。

刹那间,他留下一道残影,扑杀向那个精灵族的高手,喀嚓一声,直接扭断了她的脖子,又震碎了她正具躯体,让其元神之光爆散。

瞬间,他扑向那条巨龙,杀了它一个措手不及,激烈的对抗,他手中的铁钎子噗的一声刺眼了它的一只眼睛。

神圣巨龙怒吼,浑身发光,暂时摆脱他,瞬移出去,在不远处盯着他。

“这种感觉,真不错啊!”王煊低语,杀气猛烈地爆发,他抬起头,提着“斩仙剑”向前逼去。

标签: 深空彼岸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