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来文章正文

逆天邪神无心出岫

剑来 2021-11-06 13:41:17 2.36 W 逆天邪神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逆天邪神无心出岫

逆天邪神无心出岫是减肥训练营法人郝蕾告诉有更新了,那时候在茶馆冲泡西湖龙井茶春茶时,就打开苹果13手机看了下,池妩仸挂着帝后之名,却是行着帝王之职,因而也未能在蓝极星停留太久,短短两个月后,便回归了神界,同时将千叶影儿也强行拽了回去。

毕竟,凋残待兴的梵帝神界正是最需要她的时候。

云澈则是一直留在了蓝极星,每日往返天玄大陆和幻妖界,偶尔还会前往沧云大陆,带着幽儿返回绝云深渊下的黑暗空间,缅怀邪神当年无奈而痛苦的抉择。

若无邪神留给后世的恩典,若无劫天魔帝舍却自己和麾下魔族的选择,根本不可能有今日的现世,唯有难以想象的灾厄。

可惜他们

红儿古灵精怪,幽儿恬静乖巧。如今世已无灾患,云澈对她们也是倍加的好,对红儿各种奇怪的过分的任性的要求也都是容之纵之。

红儿最大的爱好便是吃,吃的千奇百怪。但从云澈捡到她到现在,从不见她长胖,更不见她有丁点长大。

又是两个月过去,云澈依旧很少踏出蓝极星。

神界玄者一般从不屑于在下界久留,而云澈却是每日纵情逍遥,似要把失却的那些年无数倍的补回来。

池妩仸会不时将一些神界的大事传音予他,由他来定夺,但结果全都是被云澈原路推回,无论大小事皆由她决定。

当然,这样的结果都在池妩仸预料之内,但该“请示”还是要请示,一来好歹是对这云帝的尊重,二来免得他淡忘了自己还有个神界之帝的身份。

神凰帝国,栖凤谷。

在天玄大陆,无人不知“栖凤谷”之名。因为它是凤凰神女静心和修炼之地,在无数玄者,尤其是神凰玄者的眼中,它是只可向往和遥遥朝拜,不可近临亵渎的神圣之地。

一个少女之影盈盈落于这片世人眼中的圣域之上。

已完全长成的云无心秀颜绝美无双,初雪为肌,白玉为骨,一颦一笑皆如诗如画。

她一身素雅白裙,衣袂翩然。一条简单的云带勾勒着纤腰若素,亦悄然衬出她胸前的傲雪丰盈。

栖凤谷从不淡去的赤霞无声铺下,映着少女宛若世外谪临的仙姿。暖风微拂,青丝曼舞,不知道是这凤凰霞光衬托了她的绝美风华,还是她的存在让这片凤凰之地更加的美幻出尘。

今日,是她每月固定向师父凤雪児请教修炼凤凰颂世典之期,只是刚到栖凤谷,她便忽然察觉到这里的气息透着明显的异常,平日里格外躁动的火元素都变得极为温顺,似敬畏,似恐惧。

“父亲在这里?”

轻念一声,云无心却没有找到父亲的气息,最大的可能,是有着结界相隔。

云无心没有向前太远,父亲和师父的气息便同时出现于灵觉之中果然是笼于结界之内。

随着她的临近,传来的不仅有他们的气息,还有让她一瞬间止住脚步的声音。

“无无心来了唔!”

“不管她!你这个衣带打的什么结,好难解,还是撕掉吧!”

“不行,那是苍月姐唔呜”

虽然这种情境她都近乎习惯了,但玉颜依旧瞬间染霞,她马上转身,向反方向瞬间远离。

“可恶!”云无心气恼的一跺脚她恼父亲毫无收敛的荒淫本性,更恼被世人奉为凤凰天女的师父在父亲面前却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任由欺凌。

这时,她眼前忽然一阵恍惚,现出两个女子之影。

左侧黑衣黑裙,黑发黑瞳,容颜绝美的仿佛不该存在于这污浊的尘世,她在看着云无心,巧笑倩兮间,一双眼眸仿佛无止无尽的暗夜,吸引着世间的灵魂永世沉沦。

右侧则是一个身姿娇小的女孩,七彩的裙裳裹着纤幼的身躯,上面偶尔流溢的光彩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点缀苍穹的星光。

一张奶白色的脸儿精致的像是白玉琢成,但与身边笑意嫣然的黑裙少女相反,她的身上却透着一股与外表全然不符的孤高与冷傲,明明娇美精致的过分,却又仿佛万灵万物皆不可近。

云无心无从判断自己意识的忽然恍惚持续了多久,但她回神之时,心中瞬间警觉。

“两位小”她下意识的要喊出两位“小妹妹”,但神识扫过,却仿佛碰触到没有尽头的深渊。“妹妹”二字被她快速敛下,音色依旧平静:“这里是凤凰神宗的禁地,两位并非凤凰神宗之人,还请勿要临近。”

黑裙少女的螓首微微一歪,双眉也随之弯成两道精巧的月牙:“你是无心?怪不得云澈哥哥总说你长得好看,果然呢。看来,那位月婵姐姐也一定超级好看。”

“哼!他看中的女人,再怎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彩裙女孩轻哼道。

“”云无心唇瓣轻张,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们难道是”

“媚音!彩脂!!”

云澈带着些微激动的声音遥遥传来,随之风暴卷起,他的身影已“嗖”的闪现,立于云无心之侧。

身边,是凤衣凌乱,雪颜酥粉的凤雪児。

“嘻嘻!”水媚音眸溢媚光,笑吟吟道:“云澈哥哥,看来我们来的有些不是时候呢。”

“╭(╯^╰)╮”彩脂微微别了一下脸颊。

凤雪児脸上粉霞更郁,也更美得不可方物。她未露羞赧,向水媚音和彩脂浅浅颔首,然后看着云澈轻语道:“她们是?”

云澈方才的呼喊,已是让她知晓了两女的身份。但,这毕竟是她们第一次相见,还是要交由云澈来正式介绍。

“我的媚音,和我的彩脂。”云澈微笑着道。他无需说的太多,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他在神界的每一个红颜帝妃,他都向她们描绘的格外详细清楚。

“这是我的雪児,和我的无心。”他又侧首道。

云无心向前一步,急声行礼道:“无心见过媚音姨娘,彩脂姨娘刚才无心多有失礼,还请两位姨娘宽恕。”

她对父亲在神界的那些帝妃一直颇为好奇,尤其是拯救蓝极星,更拯救他们和父亲一生命运的水媚音,她心中更是有着极深的感激和向往。

如今她就在眼前,她心下亦激动万分。

“无心好乖。”水媚音浅笑着转眸:“雪児姐姐,云澈哥哥说你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看的女子,果然呢对了,其实,我在好多年前,就见过你了呢。”

“欸?”凤雪児微愕:“什么时候?”

“大概”水媚音稍稍一想:“是在九年前,那个时候,我才十五岁,嘻嘻。”

她神秘一笑,然后媚眸向着云澈轻轻一眨。

“九年前?”凤雪児思绪流转,却更加疑惑那个时间,云澈尚在神界。如水媚音这般女子,她若见了,定终生无可淡忘,但心海之中,从无此忆。

“咳咳咳咳!”一阵刻意加重的咳声响起,云澈摆手道:“不重要不重要!无心,你不是一直想见你媚音阿姨么,那就由你先带着她去见见你呃,其他的姨娘们。”

水媚音此刻到来,亦说明神界那边的“阵眼”已经筑成。

他向前,拉起彩脂的手儿:“彩脂,跟我去一个地方。”

幻妖界,妖皇城。

“你要带我去哪里?”

彩脂被云澈拉着小手,一路从天玄大陆带到了幻妖界。

“你马上就知道了。”云澈脸上带着微笑。

前方,便是他出身的云氏一族所在,但他并未带着彩脂落下,而是带她飞向了云族的后山之中。

彩脂刚要再次发问,忽然,她感知到了什么,整个人顿时怔住,一双星眸的神光在轻颤中变得格外复杂。云澈带着彩脂停了下来。

下方,是一个颇大的药园,环境清雅静谧,周围铺满了百草万花,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花香和一股沁心的药香。

药园之中,有着一个老者的身影。

虽不过短短十几年,但云谷在幻妖界已逐渐有了济世盛名,纵妖皇族和十二守护家族的人见了,都是敬重有加。

即使如此,云谷依旧习惯于亲自采药。只是此刻,陪伴在他身边的不是苏苓儿,而是一个相貌英挺非常,气质更是卓然非凡的中年男子。

如果此时,有神界的玄者到来此处,看到这个中年男子的刹那,定会惊得当场瘫跪在地。

因为,那是曾经的星神帝

星绝空!

“此叶只取七分,以些微玄气相裹,两息之内置入寒玉”

“此株虽盛,但实已被浊染,当弃之”

“此草名为湘遥子,其形其息与蓬舟草皆有九分相像,一旦错用,重至危命,切要将其每一丝形息特征都刻入心间,此为医之根本”

云谷耐心的教导着,他是这世上最了不起的医者,也是最好的师父这一点,云澈比任何人都清楚。

星绝空高大的身躯自然前倾半躬,云谷每说一句,他都会重重颔首,满脸的认真与尊重。

“”彩脂定定的看着,眸中无漾,唇间无声。

“我抹去了他所有的记忆。”云澈依旧拉着彩脂的手儿没有松开,轻轻说道:“现在的他,没有了过往,没有了力量,也已不再叫星绝空。”

“他如今随云谷师父姓云,云谷师父为他取名‘云空’,虽无法将他收为弟子,但答应将他留于身边,随他学医和行医。”

“虽然才短短三个月,但,他毕竟曾是星神帝,没有了记忆,却还有着模糊的超然认知,进境极快,有时偶尔迸出的言语,还会给予云谷师父颇大的帮助。”

“云谷师父最初收下他是因为我的请求,现在却已是越发愿意将他留于身边。相信用不了太久,幻妖界,便会多一个了不起的医者。”

对于星绝空,云澈恨之入骨。

但,他终究是茉莉和彩脂的生父。

他再怎么怨恨,都无法出手杀他。

他甚至不敢将他丢至彩脂面前。因为他知道,彩脂对星绝空的恨意犹胜于他,一旦见到,恨意骤涌之下,很可能会真的出手将他处决。

他不能让彩脂背上弑父的枷锁就如一年前,他阻止千叶影儿杀千叶梵天一样。

抹去他的所有记忆,让这曾经的星神帝王用染满罪孽的双手去治病救人,为他自己稍稍赎罪,直至自然寿终而亡。

这是云澈所能想到的对彩脂而言最好的结局。

彩脂唇瓣终于动了动,发出一声有些艰涩的颤音:“他配吗!”

云澈伸手,将她揽于怀中:“对我而言,他配。因为他无论犯下了多么大的罪孽在某个方面,我却又不得不深深感激于他。”

微微垂首,他看着彩脂的脸颊:“因为他的存在,我才能遇到茉莉,才能像这样将你抱在怀中。”

轻轻挣扎,但马上,她的娇躯便完全依入了云澈胸前,星眸中的眼泪随着脆弱一起涌上,她轻泣着呢喃道:“母亲姨母哥哥姐姐他们全都全都”

“为什么这个恶人却可以是这样的结局为什么”

云澈闭上眼睛,双臂收紧,任由彩脂尽情的哭泣。

感受着胸前湿痕的弥漫,他内心却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彩脂这次眼泪的释放,能不能让心落深渊的她,一点一点重新变回当年那个宛若无暇精灵的“小茉莉”。

标签: 逆天邪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