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败纵目

手机 2021-11-06 07:03:41 2.26 W 万古神帝

茶

万古神帝败纵目

哈弗大狗早上就要去开回来了,这是在云南邦盛国际茶城做普洱茶批发应采儿发微信给我,也就是我在看万古神帝败纵目时,随着神链解开,罗生天被禁锢的神气,在体内运转了起来。

血肉滋养,经络延伸。

眼眶处,血痂掉落,一双新的眼睛生长出来。

如同树桩长出新芽,但,已不是曾经的天生神目。

与生俱来的神目,本身就蕴含天地玄妙,如天生神力、天生聪慧一般,是自身天资的体现,对修行有巨大益处。

罗生天见昔日远逊色于自己的血屠,居然已经达到大神层次,心中不免失落,感慨物是人非,世间沧桑。

论天资,罗生天的确在血屠之上。

但,论魄力,论气运,论关键时刻的决断,血屠都胜过罗生天,是靠一次又一次拿命去拼,去赌,再有今日的成就。

更抓住了本源神殿和黑暗之渊两次大机缘。

人生亦是如此,抓住一次机缘,就能飞黄腾达。抓住两次,足以弥补出生的不足,超越那些天生贵胄。

剑骨分身问道:“是谁取走了你的双目?”

“不用了,一双识人不明的眼睛而已,失去便失去吧!”

罗生天经历人生最大的挫折,心境有明显提升,洗尽铅华,对荣辱得失有了新的见解,看向凌权大神时,身上颓气散尽,恢复凌厉气势。

他以神气凝聚出一柄长刀,横劈出去,斩在凌权大神的双目之处。

“噗嗤!”

凌权大神神力被封,无法动弹,双目破开,血液飞溅。

凌权大神眼眶淌血,并未惨呼,反而疯狂大笑:“有本事现在就杀死本座?你们走不出罗刹神城的,闯神狱,便是在践踏罗刹族的秩序。杀罗刹族神灵,就是在对整个罗刹族宣战。㶡尊和聂神王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杀啊,杀了我,你们也得陪葬。”

剑骨分身体内,一道明亮如白昼的剑光飞出。

是剑魂!

剑魂直斩凌权大神的神魂,将他的神魂念头斩灭无数。

“唰!”

神剑笔直刺出,穿透凌权大神眉心,破了神海,将一枚神源挑了出来。

剑骨分身抓住神源,炼化后,扔给商月。

一位太虚巅峰大神的神源,对下位神而言,是无价之宝,可以迅速提升修为和知识感悟。商月自然欣喜,立即将神源收起。

除了神源本身的价值,更重要的是,神源中尚还残留有凌权大神的神魂。

商月被凌权大神搜魂,可谓奇耻大辱,精神自然受创,已生心魔。

唯有亲自斩了凌权大神,断了搜魂的过去,才能从内心深处,弥补精神损伤。

剑骨分身看向罗生天,道:“凌权大神就交给你处置了!”

凌权大神神海被破,神源丢失,神魂念头被斩无数,可谓修为尽废,从人生之巅坠入深渊。

这是比杀死他更悲惨的事!

“不,张若尘你杀了我,我要死在你的手中。”凌权大神疯癫般的吼道,不能接受如此惨淡的命运。

血屠忍不住开口,道:“师兄,说好的,他的神血归我。”

“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剑骨分身察觉到罗刹神城中正发生某种变化,于是,领着罗乷,泉中生、商月,先一步向地面而去。

黛雪女王与已经臣服张若尘的两位罗刹族神灵“朝歌”和“暮晚”,站在第一重狱门的塔楼上,主持阵法。

他们皆神情凝重。

“神尊,有些不妙,罗刹族似乎有封王称尊者留守城中。”黛雪女王道。

张若尘登上塔楼,透过一层层阵法光幕。

看见,外面邪刹之气浓厚,呈暗红色,如同层层叠叠的云雾,将无数城域吞没,浩浩荡荡的向神狱而来。

“哗!”

“哗!”

暗红色的邪刹之气所过之处,街道上的阵法,纷纷被激活,形成明亮光束,冲向天空。

被镇压在阵中的薪禾大祭司,只剩一团精神力云,发出尖锐的笑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张若尘你强闯神狱,救走量组织成员,又杀了凌权大神,如今已是罗刹族公敌。他们来了,他们已有绝对充分的理由杀你,再也不用顾忌天姥。哈哈,你就算惊艳绝伦,数千年踏入了无量,最终还是得惨淡收场。”

星空中,凌权大神的神座星球熄灭了!

神城中,无数罗刹族修士惶恐不安。

太虚大神陨落,就陨落在神城中。

这对罗刹族而言,不仅仅是少了一位强者,更是脸面被践踏,秩序被瓦解,是一族之辱。

第一重狱门外,聂神王的神躯重新凝聚,正在炼化侵入体内的剑意。

围绕在他身周的黑袍祭祀,定祖一脉的神灵,皆是内心不安。

即畏神狱中的张若尘,又惧铺天盖地而来的邪刹之气。

聂神王回头看向站在第一重狱门上方的剑骨分身,眼神已是平静下来,道:“今日算见识到天姥神使的厉害了,终究是一代新人换旧人。神城的这一潭浑水,本座就不蹚了!”

聂神王带领一众黑袍祭祀,飞上神舰。

剑骨分身道:“神王欲要离开,恐怕不易。”

聂神王眉头一紧,抬头看去。

只见,神城上方的星空消失了,被厚厚黑云覆盖。

黑云如一张罩住宇宙的黑布,吞噬一切光亮,给人无尽幽深的感觉。

城中的空间结构,瞬间增强了百倍不止,天地规则固化,许多修为不够强大的圣境修士被压得变成了凡人一般,想要保持站立姿势都难。

十万年了,罗刹神城的终极护城神阵,再次开启。

此阵开启,任何修士都休想再从神城离开。

越古君、师智神尊、雪海太子,与雪海神国一系的神灵,从厚厚的邪刹之气中走出,包围了神狱。

雪海太子眼神困惑的望向族府所在方位,道:“㶡尊居然在这个时候将护城神阵完全开启。”

“护城神阵镇压一切,㶡尊在这个时候将其开启,已是表面态度,是站在了我们这一方面。张若尘和罗乷一个都别想逃!”师智神尊笑道。

护城神阵要发挥出最强威力,必须族府、大罗神宫、城主殿同时催动。

只一方催动,威力仅有三成。

此刻的护城神阵,便只发挥出了三成威力,不过,催动阵法的,并不是族府中的㶡尊,而是定祖山中的量组织。

天音神母展现出远超世人所知的强大精神力,在八十阶之上。

她与三位身穿量使神袍的精神力神灵一起,控制了阵灵。

城主殿外的红叶林,已被夷为平地。

张若尘被定祖山的神纹压制,纵目神尊同样如此。

两人,一个用拳,一个挥刀,都激发神器威能,打得天崩地裂,罗刹族历代神灵留下的神纹也被磨灭无数。

纵目神尊能做一座神国之主,绝非庸者,修为达到乾坤无量巅峰。

而张若尘先是炼化了神丹,又得空城子传道,修为提升一大截,绝非刚破境的新晋神尊可比,距离乾坤无量中期仅一步之遥。

纵目神尊是越战越心惊,意识到眼前这位年轻神尊,真的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在无量境都能跨越两个境界。

昔日齐天部族大族宰齐琳,一直在观战,挡在二人交锋的战场和城主殿之间。

她道:“后生可畏啊!纵目,你若再不拿出真本事,怕是要败在他手中了!”

纵目神尊猛然跃起百丈高,双手抓住刀柄,身后一颗神阳显化出来。

神阳,呈紫红色,火焰炽烈。

爆发出来的温度,在别处,可以焚穿空间。

那颗神阳,就是传说中的“熵”,是地熵神国的立国之本。唯有每一代的神国之君,可以吸收熵的力量。

“地熵无道!”

纵目神尊斩出最强一刀。

整颗紫红色神阳融入刀中,直劈而下,气势之霸道,如能开天地。

“你若在气势最巅峰时劈出这一刀,我还真不敢接。但,你的气势早就枯竭,此刻不过是外强而内虚。”

张若尘左臂抬起,地鼎出现在手心。

鼎身上,所有巫文都显化出来,一座洪荒世界的虚影呈现,迎向纵目神尊劈出的绝世一刀。

洪荒世界被刀芒切开,刀身与地鼎直接碰撞在一起。

“小心!”

齐琳察觉到不妙,背后一座璀璨的命运之门显化出来,映照向张若尘,要压制他的力量。

“轰!”

神刀劈在地鼎上,鼎身立即爆发出绚烂璀璨的本源神光,将刀身震得激颤。

鼎中,一道刺目炫白的光柱,冲天而起,击中纵目神尊。

纵目神尊的神躯,被白色的本源光柱穿透,血肉不断化为微粒。

齐琳脚踩高深至极的步法,如同鬼魅一般,穿过地鼎形成的本源神光区域,打出不死印,一掌击在鼎身上,将张若尘连人带鼎震飞出去,撞在一座天柱峰的山壁上。

整座天柱峰都在晃动,无数阵法铭纹浮现。

“轰!”

张若尘手举地鼎,从泥石中飞出,重重落到地面,道:“齐大族宰好深厚的修为,看来想要以一敌二,还是太难了!”

“虽借了地鼎之威,但能逼得我出手,你已经足以自傲。乾坤无量初期这个境界,当世天尊也不及你。”

齐琳给予了张若尘极高评价,眼中杀意,却也更加浓厚。

纵目神尊已落到地面,胸口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透明窟窿,但身上气势丝毫不减,反而战意更加强烈了!

“九鼎一出,谁与争锋?本尊现在已不是他对手,一起动手吧!”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