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车房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一剑斩神王

车房 2021-11-04 08:43:40 1.45 W 万古神帝

茶

万古神帝一剑斩神王

万古神帝一剑斩神王,神城,是罗刹族这片星域的核心。

大罗神宫则是神城之心。

神宫壮丽,朱色殿宇成片,宫墙如山岭横陈。夜色下,墙内挂满明灯,极尽繁华,但随着罗衍大帝陨落,整座宫廷变得静悄悄的。

与之相反的是,相距神宫仅两条街的神狱,往日蝇虫难近,此时却格外热闹。

神舰收缩舰体,降落到神狱第一重狱门外。

聂神王走下神舰,身形魁硕似公牛,皮肤黝黑,耳大如扇,但眼神沉定,气势如山,每一根头发都在闪烁神芒,给在场修士以巨大压力。

真神之下,全部跪地。

“拜见神王!”

众神齐声。

聂神王目光淡漠,看向薪禾大祭司,问道:“现身的真是御英?”

“绝不会有错。”薪禾大祭司道。

“看来罗衍的那双子女必是量组织无疑,走吧,带本座去看看。”

要搜魂罗乷和罗生天,得有一个由头,聂神王这般说出来,是故意讲给在场的罗刹族修士听。

“轰隆!”

神狱内,传出一声巨响。

地面晃动,神狱附近有建筑倒塌。

地下的阵法铭纹,被撕裂了不少。

“哗!”

一道直径数十米粗的阵法光柱,直冲天穹,照亮方圆数百里城域。

“神狱中的神阵被触动,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劫狱!”

聂神王刚刚驾临,就发生这样的事。

薪禾大祭司的脸有些挂不住,和一众神殿的祭祀,立即向神狱中赶去。

别的罗刹族神灵、圣境军士面面相觑,实在难以相信,居然有人敢闯神狱禁地。

不过,聂神王的真身在此,无论来的是谁,想来都难逃一死。

聂神王心生感应,转过身,看向密集的阵法铭纹和神纹闪烁的宽阔街道。

只见,一位英气逼人的男子提剑而来,那些阵法铭纹和神纹仿佛惧怕他一般,自动退散而开。

穿一身银白色神袍。

持一柄炙热而赤红的神剑。

气场极强。

神狱外的罗刹族修士,包括欲要返回狱中的薪禾大祭司,皆感觉到剑道规则在身周穿梭。

每一道规则,都如一柄剑。

他们不敢动弹。

一动,仿佛就会被无形的利剑刺穿。

“是他,他终究还是来了!”薪禾大祭司自言自语,向聂神王看了一眼后,心中稍定。

做为天姥神使,张若尘在罗刹族的名气极大,不输聂神王。

按理说,张若尘这样的身份,任何罗刹族修士见到他,都得上前行礼。

但现在气氛很诡异,罗刹族众修士的目光,都看向聂神王。说到底,张若尘终究是外族,且来者不善的样子。

聂神王嘴唇咧开,大笑一声:“真是可喜可贺,恭喜若尘神使破境成功,今后得称一声若尘神尊了!”

别的罗刹族神灵听到这话,皆心中震撼,继而都含笑祝贺。

剑骨分身已来到近前,道:“我来是为带走罗乷,诸位想来不会有意见吧?”

诸神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

一位精神力七十三阶的黑袍祭祀,道:“罗乷乃量组织成员,是罗刹族重犯,神使纵然身份高贵,有无量之境,却也无权将她带带走”

那位黑袍祭祀,被剑骨分身目光凝视,顿时感觉有无形之剑穿透魂灵,说话都变得结巴。

剑骨分身道:“可有证据证明她是量组织成员?”

薪禾大祭司能抵挡剑骨分身的神威,冷声道:“要证据很简单,直接搜魂便可。”

“罗乷是我张若尘的未婚妻,福禄神尊指婚,命运天域订婚,谁敢搜她魂?”

剑骨分身的势,如同天剑出鞘,逼得薪禾大祭司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

聂神王脸上笑容已是变得玩味,道:“幸好只是订婚,若尘神尊可以置身事外,否则天下人还以为神尊你也是量组织一员。”

剑骨分身道:“神王这是要强加罪名?”

“没有,绝对没有。”

聂神王连连摇头,道:“神尊乃是天姥钦点的神使,怎么可能是量组织成员?要不神尊你亲自搜罗乷和罗生天的魂?”

“聂神王的提议甚好。”薪禾大祭司道。

剑骨分身看向她,道:“据我所知,大祭司亦是量组织成员,本尊想先搜大祭司的魂。大祭司可愿配合?”

“你”

薪禾大祭司怒目盯过去。

剑骨分身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因为一则流言,你便搜罗乷公主的魂,大帝尸骨未寒啊!你这是死罪!”

出乎所有人预料,剑骨分身手中神剑闪电般斩出,光痕切破空间。

“小心!”

聂神王大惊,立即打出神器“冰魄印”。

迟了!

剑光撕裂薪禾大祭司的精神力场域,她身上的红袍有极大来历,是罗刹神殿的防御宝物,但也只挡住了一刹那。

“嘭!”

红袍四分五裂,肉身化为血雾。

就连神魂都被斩成了碎片。

唯有精神力念头,如同烟雾一般,发出凄厉的惨叫,向四方逃逸。

一剑斩大神,而且是精神力八十四阶的顶级大神。

所有罗刹族修士都被吓住了,急速后退。

一位太白大神道:“若尘神尊,你要在神城中发动神战吗?你要向整个罗刹族宣战?”

“天姥神使也不可为所欲为,凡事难逃一个理字。”又有硬气的罗刹族神灵开口。

剑骨分身道:“要讲理?那本尊问问你们,没有确凿证据,可以随便对罗刹族神灵搜魂吗?”

无人敢开口了!

谁敢开口,必然是要被张若尘擒过去搜魂。

聂神王脸色铁青,道:“若尘神尊若再无理取闹,欲祸乱神城,便休怪本座不给天姥面子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话?天姥的面子,需要你给?”

剑骨分身无视聂神王,径直向神狱第一重门行去。

飘在四周的精神力念头烟雾,发出无数个声音:道:“张若尘,你太无法无天了,这里是罗刹神城,不是你的剑界!”

精神力念头烟雾凝成一缕,先一步冲入第一重狱门。

薪禾大祭司欲要用神狱的阵法,镇压张若尘。

无量又如何?

在绝世神阵面前,亦要低头。

薪禾大祭司刚刚进入第一重狱门,凝聚出形体,就见黛雪女王站在狱门上方,身周环绕一圈圈阵法。

“大祭司,这里虽不是剑界,但也早已不是你的地盘!”

黛雪女王手中水晶法杖一指,一座座圆形神阵,犹如白色的天地齿轮,镇压到薪禾大祭司身上。

每一道阵法铭纹,都如一座山岳,直是压得薪禾大祭司身体再次爆开。

第一道狱门外,聂神王展开神王世界,衍化出一座数百万里的冰霜世界。

冰魄印,似一轮白日,悬在天穹。

张若尘虽然惊艳,但只是刚刚破境,而聂神王却是乾坤无量中期的修为,自然是有十足底气与他一较高下。

甚至在他看来,自己占尽了优势,完全是狮子搏兔。

张若尘不想因为无量级的战斗,对神城造成太大破坏,因此,直接调动天地间的剑道规则,施展出剑十八。

剑出,亿万里星海沸腾。

但,力量却又凝聚于一线,刺啦一声,数百万里广阔的神王世界被一分为二。

聂神王飞了出去,身体从眉心到肚脐被劈开,绚烂的血光飞洒。

所有神王威势,被一剑破去。

神躯变成两半,重重坠落在地。

落地之声,宛若重锤击在在场所有罗刹族神灵心口,他们全部单膝跪了下去。

世间一片寂静!

如此战威,神王都一剑败之,谁不敬,谁不畏?

远处,坐在末法神殿中的末法神王,一直在关注神狱外的局势,此刻表情凝固,内心极度震撼。

虽说聂神王有几许轻敌,但,一剑就被劈成两半,这太颠覆认知。

那是乾坤无量的力量?

那是张若尘吗?

桂庄中,罗刹族诸神哗然。

“不可能,不可能,聂神王来的是一具分身吧?”

“张若尘太霸道了,先斩薪禾,又斩聂神王。”

“摆明了,他要强闯神狱救人,果然与传说中的一般,年少气盛,意气用事。”

越古君额头处皱成了“川”字,道:“好厉害的剑道,凭此一剑,我这个神国帝君也不如也!”

“他才多大?如此战力,整个地狱界能胜他的,也不多了吧!”雪海太子表情苦涩,只感觉和张若尘生在一个时代太悲催。

师智神尊神情含笑,鼓掌了起来,道:“张若尘强闯神狱,一个外族之人,欲要挑战整个罗刹族的秩序,我们有更加充分的出手理由了!”

夜幕中,一道幽影无声无息穿过重重阵法,来到城中一座神山的山巅。

在这里,可以俯看无边无际的灯火,距离大罗神宫和神狱仅百里。

这道幽影的身形逐渐凝实,面容模糊,唯有衣角处一个“凨”字在风中飘动。

幽影道:“还是太年轻了,做事不计后果。”

一道魁梧而霸绝的身影,坐在山巅一块巨石上,窥望神狱的方向:“年轻才该有这样的锐气!到我们这个年龄,做事考虑的东西太多,反而念头难通达。”

幽影道:“这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御英已经现身,想来天音也在城中了,许多事都已浮出水面,张若尘来的正好,可以先帮本帝收网。就是不知大鱼是否上钩?”那道霸绝的身影双目逐渐幽冷。

但,夜幕中,却又传出他的叹息。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