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重狱

茶烟酒 2021-10-29 07:50:44 1.71 W 万古神帝

茶

万古神帝重狱

万古神帝重狱,“你说谁是蠢货?”

凌权大神心中盛怒,以神念,解开穿透罗乷身体的一根根神丝,关闭弑神沙阵法,走了过去。

“啪!”

一巴掌抽出。

罗乷倒在石台上,嘴里不断流淌出鲜血。

但,她却知自己的计谋已经得逞,成功骗到凌权大神,离间了他和薪禾大祭司。

否则凌权大神这一掌落下,她岂有活命的机会?

薪禾大祭司看出凌权大神怒指自己,而不是罗乷,立即道:“别中了她的计,你若不信,可以亲自搜魂。”

罗乷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笑了起来。

本是打算搜魂的凌权大神,被这笑声惊醒,暗呼好险。

若是让那些忠于罗衍的神灵,知晓他出手搜了罗乷的魂,必会影响他父神接任大帝位和族长位。

等于是拱手将把柄,交到薪禾大祭司手中。

凌权大神更忌惮的是,在自己出手搜魂的时候,被薪禾大祭司偷袭。

为了独吞《归藏》和罗乷身上的秘密,薪禾大祭司完全有可能这么做。到时候,大不了一并嫁祸给雪海帝君。

凌权大神警惕的同时,冷静下来,道:“我若带你去见你皇兄,你就会将《归藏》讲出来?”

罗乷以手掌,撑起身体,但修为被封印,根本没有反击之力,故意装出落寞凄凉之态,道:“事到如今,我哪里还有别的选择?只求定祖继任大帝位和族长位后,能给我们兄妹一个痛快。在此之前,我也只求少受一些痛苦和折磨。”

凌权大神能够理解罗乷的心态。

已经两百年过去,一切都成定局。就算罗乷最初还有什么幻想,现在也该认命了!

凨尊大概率是陨落了!

神殿也做出表态。

她的所有希望,都已变成绝望。

凌权大神叹道:“放心吧,我们同宗同祖,只要你们能够支持父神继位,父神怎么可能痛下杀手?做不出这么残忍的事,毕竟是一家人!”

罗乷岂会相信他?

定祖不会亲自出手,但定祖座下的神灵,一定会代劳,不会留下祸根。

薪禾大祭司心中困惑无比,以自己八十四阶的精神力,怎么可能搜不了一个上位神的魂?

难道是因为她修炼了《归藏》的原因?

《归藏》的太初篇章,是罗乷在狩天战场上得到,传说是罗刹族一切功法之源,藏着开启罗刹族族人潜力的秘钥。

悠久岁月过去,《归藏》早已失传,残留的卷本连太初篇章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有罗刹族神尊曾说过,完整的《归藏》出世,将开启罗刹族修炼体系的新格局。

毫不夸张的说,《归藏》的价值,等于冥族的《冥书》八卷。

这便是薪禾大祭司和凌权大神都想得到《归藏》的根本原因!

薪禾大祭司猜测得没错,她之所以搜魂没有搜到罗乷掌握的重要信息,就是因为《归藏》。

归藏,藏魂于天地。

除非她精神力达到八十五阶,才能以罗乷体内神魂为媒介,找到缺失的记忆碎片和神魂念头。

薪禾大祭司随凌权大神一起,带着罗乷,向关押罗生天的重狱行去。

凌权大神虽然怀疑薪禾大祭司,却也没有完全相信罗乷。毕竟,他是清楚罗乷诡计多端,未必不是用了离间计。

再说,定祖没有登上大位前,怎么都得和罗刹神殿维持友好关系。

这里是神狱的最底层,关押的,都是忠于罗衍大帝的神灵和神将。数量不少,其中一些已经被搜魂。

罗乷一路走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什么量组织成员,不过是你们谋夺天罗神国利益的手段罢了!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吧?”

凌权大神冷笑不语。

不多时,来到关押罗生天的重狱外。

看到被十八根神索吊在半空的罗生天,罗乷紧咬贝齿,重重拍在铁柱上,五指紧拧,道:“你们太过分了!”

吊在半空的罗生天,全身血淋淋的,瘦了一大圈。

双目的位置,变成两个拳头大小的血痂。

显然他那一双天生而来的神目,被人挖走了!

罗生天耳朵动了动,抬起头,颤声问道:“罗乷,罗乷……是你吗?”

昔日的神皇子,失去了往日的英姿,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依稀听到了罗乷的声音,于是,大声吼道:“放了我妹妹,有什么冲我来!凌权……凌权……你说话吧,啊……啊……”

罗生天身体挣扎,野兽般的吼叫。

锁在他身上的神索,浮现出符纹,发出刺目的电芒,使得罗生天浑身血肉都焦黑,流出脓血。

罗乷盯向凌权大神,道:“开门,放他下来?”

凌权大神打开了关押罗生天的重狱,不缓不急的走进去,神念一动,十八根神索上的电芒逐渐散去。

“别吼了,本座带罗乷来看你了!你看,叫你别动,你偏要动,这神索上的劫电,会把你炼死的!”

神索如同十八根灵蛇,自动退去。

“嘭”的一声,罗生天从上方重重摔落下来。

罗乷快步走过去,将罗生天抱住,手指发颤摸到他眼眶处,冷声问道:“谁,是谁?”

罗生天抓住了罗乷的手,紧紧捏住,道:“罗乷,罗乷,真的是你吗?不会又是他们安排来骗我的吧?”

罗乷以最大的理智克制自己,让自己保持冷静,道:“我要和皇兄单独待一会儿,你们可以出去了!”

“这不可能!”凌权大神道。

罗乷道:“你在担心什么?有什么值得担心?我只是单纯不想看到你和那位大祭司,想安抚皇兄的情绪。若是想要《归墟》,你们最好按照我说的做。”

薪禾大祭司冷声道:“清澈,你留下,看着他们。”

“只给你一刻钟时间。”

丢下这句话,凌权大神和薪禾大祭司走出重狱。

罗乷暗暗松了一口气,道:“开启阵法!”

那位名叫清澈的黑袍大祭司想了想,走到重狱门口,将神阵激活,整个牢狱空间都被笼罩了起来。

凌权大神生出不好的预感,道:“我们这位罗乷公主心智超群,将我们支走,必有目的。”

“她的修为,包括肉身力量,皆被封印。就算有些小聪明,又能掀起什么浪花?再说,清澈还守在里面呢!”

薪禾大祭司想了想,又道:“我得出去了一趟!”

见薪禾大祭司向外走去,凌权大神心中生疑,但最终还是留下来镇守,担心重狱有失。

罗乷很清楚重狱的神阵有多么厉害,便是薪禾大祭司那样的精神力,也休想穿透阵法光壁。

她看向清澈,道:“你到底是谁,现在可以说了吧?”

罗乷早就察觉到清澈有问题,只是一直隐而不发,所以,想尽办法,将凌权大神和薪禾大祭司支走。

清澈揭开脸上的黑色面纱,立即冲到罗生天面前,双目泛红,抱住了他的脸,道:“神皇子殿下,殿下,是我,我是商夏!”

听到商夏的声音,一直心有防范的罗生天,身体轻颤。

清澈的指尖,涌出一缕缕水气,凝化成商夏的身形。

而黑袍清澈,身体僵硬,如同石化。

商夏本就是先天水灵,跟随张若尘修炼过一段时间,达到了半神巅峰。后来,张若尘将她和商月,送给了月神,成为广寒界的俗世大能。

多年过去,商夏已是渡过神劫,成为下位神。

两百年谋划,商夏终于找到机会,浸入罗刹神殿黑袍祭祀清澈的体内,如愿以偿,见到了罗生天。

她是先天水灵,本体为液态之水,可以与精神力七十阶的清澈的血液完美融合,所以才瞒过了薪禾大祭司。

但显然,这依旧是冒了天大的风险,随时可能被识破,没命!

罗乷道:“现在不是你们叙旧的时候,商夏,你必须得去一趟剑界,找到张若尘。”

“找他做什么?两百年了,他若还记得你,早就来了!”罗生天情绪激动,愤然道。

罗乷道:“罗祖云山界遭到乱古魔神袭击,自顾不暇。定祖野心勃勃,觊觎帝位和族长大位。现在,就连罗刹神殿都表明态度!”

“如此局面,唯有将天姥请出来,才能镇压一切,平定内患。必须去找张若尘,无论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说动他,让他去黑暗之渊。”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凌权大神性格多疑,做事畏首畏尾,又贪婪成性,颇好对付。凭借《归藏》,我还能拖住他一阵。但,等到定祖归来,他会直接对我搜魂,这一次没有凨尊可以护我们了!”

“甚至,时间可能比我想象中更加紧迫,如果我没有猜错,此刻薪禾大祭司已经去传讯联系罗刹神殿的无量境强者。”

凭借《归藏》,罗乷有信心挡住薪禾大祭司的搜魂,但面对无量,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商夏道:“这两百年,张若尘一直没有消息。不过前段时间,倒是听说,他在离恨天破境,而且遭到地狱界、量组织、乱古魔神的袭杀,有诸天出手。”

罗乷心口一痛,她知晓张若尘很不容易,所以她是即害怕张若尘来,又害怕他不来。

但两百年了……

两百年不管不问,何等的狠心,她心中怎会没有一口怨气。

罗乷道:“我们还有第二条路!若找不到张若尘,或者……请不动他。就去雪海神朝,找雪海帝君,将《归藏》的第一卷讲给他听。告诉他,他若能保住我们兄妹的性命,我就将《归藏》的完整篇章告诉他,并且支持他做罗刹族族长。此人雄才伟略,野心极大,必会有所绝断。”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伏天氏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