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烟酒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亲手写下婚书

茶烟酒 2021-10-25 06:29:35 1.42 W 万古神帝

茶

站长微信:ergr2001

万古神帝亲手写下婚书

万古神帝飞天鱼第三千四百四十五章亲手写下婚书。

说明:下文2589字,分0段,阅读约901秒。

“他可是神尊,我们……”

“怕什么,神祖就在昆仑界。”

劫尊者和十数位千星文明的神灵,来到竹亭外。

别的神灵,围到四方。

张若尘很淡定,一边煮茶,一边道:“诸位贵客远道而来,何必这么怒气冲冲,不如坐下来,喝一杯儒茶?”

劫尊者率先发难,道:“喝什么喝,赶紧将婚书拿出来。”

“什么婚书?”张若尘道。

“敢做不敢认是不是?别人长辈都找上门来了,还在装傻充愣,我都替你臊得慌。脸都不要了!丫头,过来!”

劫尊者向千星天女招了招手。

鱼晨静踩着轻盈若淑女的缓慢步法,低头来到劫尊者身旁,那矜持的模样,宛如一位深居闺阁的少女。与昔日羽扇纶巾、英姿勃发的千星天女相比,判若两人。

“你看看,你看看,多好一个姑娘,因为你当年做的事,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你要是不负责任,本尊只能行家法了!”劫尊者恶狠狠的道。

张若尘目光终于落到鱼晨静身上,笑道:“原来是天女殿下,好久不见。你是因为当年的那卷婚书而来?”

鱼晨静一言不发。

这是那些长辈的意思,让她什么都不要说,一切交给他们。

鱼苍生目光似火,道:“张若尘,你这是认了?”

风吹竹亭横梁上的珠帘,发出悦耳的碰撞声,若金珠银珠落玉盘。

张若尘不缓不急的道:“当年那件事,我的做法,的确极端了一些。但后来,我和天女殿下有过多次合作,结下了深厚友谊。”

“在龙神殿,我有救过天女的性命吧?并且,天女心境上的弱点,也是我帮你弥补的吧?我本以为,天女心胸开阔,已经不再计较那件事了!”

鱼晨静倒是真的早就已经放下,虽然觉得张若尘那个时候很混账,但,后来多次合作,已是化干戈为玉帛。

甚至,觉得这家伙坏的时候,更有魅力一些,每每回想起来,都有着异样的感觉。

正经严肃的时候,反而很有距离感。

就像此刻,他四平八稳坐在那里,无视千星文明诸神的目光,无形中展现出了神尊气势,让人不自觉的,就会生出一股敬畏。

鱼晨静脑海中想到神祖之前说过的话,如今星空防线毁了,古之强者相继出世,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千星文明就会化为劫尘。必须多谋几条退路,剑界得有一支千星文明的火种。

在赶来前,祖父密音于她,“昆仑界新生代高手如云,必与张若尘的一品神道有关,这是始祖出世的征兆。始祖得道,举界辉煌。千星文明不能错过这个搭载气运腾飞的机会!你对张若尘可有情愫,哪怕只有那么一丝?”

这时,鱼晨静突然开口,道:“若尘神尊这话可就有些不对了,怎么只记得你帮过晨静?却忘了晨静也帮了你许多?攻打须弥道场那次,孔雀山庄一战,还有中央皇城对阵地狱界大军。”

“若论人情,晨静何曾欠过你?”

“如今若尘公子,变成了若尘神尊。九天神龙一跃起,便要负心当年情?”

此刻的鱼晨静,哪还有半点憔悴的模样,目光如星辰般璀璨,分明能言善辩。

张若尘道:“负心,用在这里不恰当吧?”

见张若尘气势低沉了下来,鱼晨静乘胜追击,走入竹亭,直视他双目,道:“怎就不恰当?婚书的事,我心胸广阔,可以不追究,毕竟我们的确生死与共过。但,你怎能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而且还认为你对我有恩,可以挟恩还债?”

鱼晨静眼睛一眨一眨,睫毛纤长,就差没有将“渣男”两个字说出来。

竹亭外的诸神,安静下来了。

看来根本不需要他们出面,只要张若尘还要脸,斗嘴,绝对斗不过鱼晨静。

劫尊者也是大吃一惊,自觉小瞧了这位千星天女,能够被封为一个古文明的继承者,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这样一来……

生的孩子,应该不会笨到哪里去。

鱼晨静道:“我其实一直有一个疑惑,既然我们早就已经是挚友,若尘神尊为何却一直没有将婚书还给晨静?总不会,真的是忘了吧?”

“其实婚书和那根腰带,早就在一次战斗中毁掉了!并非若尘有意不还。”张若尘道。

鱼晨静道:“那神尊就是记得了?既然记得,口头上一句解除婚约的话,却也没有说过。难道一个女子的清白,在你眼中,就那么不值一提?”

见千星天女词锋厉害,死死拿捏住了张若尘,劫尊者立即扮演好人,传音道:“别死扛了,做人怎么也得有底线,老夫觉得那丫头说的很有道理。做错了事不可怕,及时补救便是。哎,谁叫你是我张家最杰出的后人,老夫这次也只能帮亲不帮理了!”

不等张若尘开口,劫尊者以语重心长的道:“诸神驾临昆仑界,外面肯定已经沸沸扬扬,事已至此,想瞒肯定是瞒不住。与其等到将来流言四起,损了天女和千星文明的清誉,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变冤家为亲家。老夫做主,改日就带张若尘去千星文明提亲。”

张若尘盯向劫尊者,眼中满是问号。

劫尊者传音:“我在帮你!你将来是剑界之主,要学会爱惜羽毛,风流不可怕,就怕天下人觉得你没有担当和责任感。到时候,谁会服你?别瞪了,赶紧表态。难道你想千星神祖捅到你太师父那里?这得多伤你太师父的心?”

这一次,不得不说,张若尘的确理亏。

当初那么做,自然是为了自保。若后来千星天女真的加害他,他心中丝毫负罪感都不会有。

偏偏他和千星天女成了好友,并且多次承受她的情义。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人嘛,总得为年轻时的荒唐,承受因果。

见张若尘欲要开口,千星天女立即道:“提亲就不必了!若尘神尊毕竟是有家室的人,晨静乃千星文明未来的继承者,怎能做他人的小老婆?池瑶女皇、无月堂主更是晨静无论如何都惹不起的大人物!只求神尊莫要再以谎言欺骗,将婚书和那定情之物还来便是。”

千星文明的诸神,个个心中叫好。

婚书和定情信物,张若尘摆明拿不出来。

鱼晨静这招等于是以退为进。

劫尊者都懵了,张若尘这小子招惹的女子,怎么一个个都精明得这么厉害。他不禁庆幸自己运气好,曾经遇到的女子,没有这么难缠。

“赶紧吧,她要的就是两个承诺。一个是不做小老婆,一个是不被无月、池瑶她们欺负。这你都做不到吗?”劫尊者再次传音。

张若尘盯着鱼晨静那双明亮美丽的杏眸,道:“你决定了吗?你内心是否真的愿意?其实,根本没必要如此,以我们的关系,千星文明若遇危难,我绝不会袖手旁观。不如,用婚书和那定情信物,换我欠你两个人情?”

“那我的清白呢?当年你那样对我,这又值几个人情?”

鱼晨静道:“你可知,当年你在婚书上,用自己的圣血,写下了’我愿意’三个字?”

“这些年,你为何没有主动提过解除婚约?你不提,我便会一直以为,你还愿意。我又怎知,你是忘了?”

话到深情处,她眼中所有锋芒都消失,唯有泪光和苦涩。

当年一起经历的种种,早已烙印进她心里,每每星空中传来关于张若尘的消息,她一直都十分关注。

但张若尘已经飞得太高,走得太远。

若不是千星文明真的需要走剑界这条路,若不是长辈们的劝说,她完全可以斩断心中的念想,只追求神道,只谋求文明的繁盛,两人不会再有太多的交集。

最多再见时,相互说一句“好久不见”。

见她眼神深刻而认真,张若尘不再回避,道:“晨静,当年的婚书和定情信物,我的确还不了你了!”

“但,我可以重新再写一份!”

“哗!”

手臂一挥,石桌上出现了笔墨纸砚。

提笔:“千星天女鱼晨静温婉秀美,聪慧伶俐,是我倾慕的女子。今日,我张若尘……”

笔走纸张,沙沙如语。

千星文明的诸神都暗暗点头,看出了张若尘的诚意。

曾经的婚书,是在张若尘的逼迫下,由鱼晨静书写。

现在却是张若尘以自己的语气,主动写下。一封婚书,包含了对昔日做法的道歉,与对鱼晨静的尊重。

对一位神尊而言,对一界之尊而言,能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容易。

此事闹得这么大,总算可以给外界一个交代,不至于折损了千星文明的颜面。鱼晨静不仅可以继续做千星文明的天女,而且,继承者的位置,可以更稳。

张若尘将婚书交给了鱼晨静,又双手解下自己身上的腰带,放到她手心,道:“剑界未必能走到最后,未来谁都不知道局势会如何发展。但,从今天起,有我张若尘一日,便有你一日。用时间来证明这一切吧!”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V:ergr2001

万古神帝 XML HTML 闽ICP备18003373号-11 分站 联系我们